兩人在冷風中磨嘴皮子,千幻無數次想要抓住楚青濯的手幫自己碰碰,卻不是楚青濯的對手。

直到冷風吹散他的難受……

千幻眨眼:「阿濯,我好像不難受了?」

楚青濯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看吧,我沒騙你吧?對了,你今天是不是吃了什麼不對勁的東西?」

好好的,怎麼會難受?

「沒有啊……我知道了,我偷喝了姐姐熬的湯……」

原來姐姐說的是真的,那個湯,他真的不能喝……

……

拍賣會一共持續三天,早上的時候,秦沐風過來叫北流殤一起去參加拍賣會。

北流殤就知道秦沐風會來叫他,所以做完清理工作后,沒急著睡覺,而是出去外面,等秦沐風過來,免得秦沐風去敲他的房門,吵到小羽兒。 聽北流殤說完,秦沐風直接喊了出來:「什麼?你不去?為什麼不去?不去你準備幹什麼?」

北流殤淡淡道:「補覺。」

秦沐風反應過來,只覺得被秀了一臉,好在過幾天,他也可以夜夜笙歌了。

北流殤和秦沐風說了他的顧慮,當然,沒提雲姬,只是以這次的魔獸潮為出發點。

讓秦沐風,有中意的東西盡量拍下來,身上別留太多的錢。

於是,秦沐風發揮北流殤昨天的風格,掃了一天貨。

拍賣會的第三天,則是北流殤和秦沐風一起掃貨。

拍賣會結束的時候,參加拍賣會的眾人已是無力吐槽。

兩位土豪,明年你們再要這麼乾的時候,提前通知一聲,我們就不來了,來了也白來。

拍賣會結束,剛好炎旭學院開始打擂。

團隊賽和個人賽夜千羽都參加了。

明面上,夜千羽九階初期的修為,實際上,已經快要玄師三星的修為,比外院那些學生高太多,足以碾壓他們。

在她的帶領下,贏下了團隊賽。

個人賽,表現最優的,也是她。

她的名聲更噪,風頭更盛。

夜千羽卻有些犯愁,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第二次覺醒玄魂,有玄魂才能參加內院的入院考核。

打擂剛結束,就是秦沐風和逸兒大婚的日子。

秦沐風在北流殤給夜千羽買的那間院子隔壁,買下了一間大院子,裝飾一新,張燈結綵。

婚禮就在那間大院子舉行。

整條街區都鋪上了大紅的地毯,一直延伸到數裡外的皇城。

逸兒的出嫁路線是,花轎從夜千羽的院子出來,去皇城繞一圈后回來,進去秦沐風的院子。

按照習俗,接親是在下午。

喜娘已經幫逸兒裝扮好。

一襲大紅嫁衣,其上用金線綉著精緻的花樣。

頭髮盤了起來,一頂鳳冠耀眼奪目,華美異常。

巴掌大的小臉,薄施淡妝,已是美得驚心動魄。

逸兒朝著夜千羽:「姐姐,好重。」

說她頭上的鳳冠。

夜千羽道:「忍一忍,一輩子也就戴這一次。」

逸兒有些羞澀地笑了,她現在已經知道,嫁人意味著什麼了。

等她和風哥哥成完親,她就是風哥哥的女人了,這一生都是,要和風哥哥一起生活,被風哥哥……欺負。

「逸兒真美。」

「等姐姐嫁給姐夫的時候,一定更美。」

夜千羽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對了逸兒……」夜千羽將喜娘趕出去,對逸兒進行了一番性~事教育。

之前,她是覺得逸兒還小,沒必要知道,這會兒,逸兒都要嫁人了,若是還什麼都不懂,和秦沐風洞房的時候一定會鬧笑話的。

她可是聽說了,秦沐風吻逸兒的時候,被逸兒用大力推飛,若是秦沐風要逸兒的時候,也被逸兒用大力推飛……

那畫面太美,有點不敢想象→_→

夜千羽和逸兒說的,其實很簡單。

不管秦沐風對她做什麼奇怪的事,一定要忍住,千萬要忍住。

不管是疼,還是難受,還是舒服,都要忍住。 很快,秦沐風來接親了。

一身大紅喜袍,襯得他更加神姿俊朗,意氣風發,臉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任誰都可以看出來,他對這樁婚事很滿意。

秦沐風將逸兒抱上花轎,自己騎上頭頂紅綢的高頭大馬。

接親的隊伍就這麼發,去皇城饒一圈后回來。

花轎停下,轎簾被掀起。

秦沐風將手伸進轎子,逸兒略微遲疑了一下,遞出自己的手,與他十指緊扣。

他的手又大又溫暖。

她的手又小又柔軟。

一切進行得很順利。

門口聚集了很多看熱鬧的人,議論紛紛,到底誰這麼有福氣,竟能嫁給風公子。

就在秦沐風牽著逸兒的手,準備帶著她踏進院門的時候,變故突生。

「你們不能成親!」

左以晴分開看熱鬧的人群,走到兩人面前。

後面還跟了一個挎著藥箱的老大夫,以及炎旭學院的領隊老師和眾學生。

秦沐風看到左以晴,臉色直接變了,這女人想幹什麼?

難道她想將自己和她發生關係的事說出來?

這女人一直沒什麼動靜,他還以為這女人已經對他死心了,他該將這女人控制起來的,免得破壞他和逸兒的婚禮,他大意了。

合作交往:僞淑女槓上冷情總裁 左以晴沒給秦沐風絲毫喘息和反應的機會,直接道:「我有了!」

秦沐風皺眉,這女人有了跟他有什麼關係?

左以晴緊接著來了下一句:「孩子是你的!」

秦沐風本能地回了一句:「這不可能!」

他親眼看著她喝下避子湯的,那碗避子湯甚至是他親手熬的,藥效也有保證,她絕無可能懷孕!

左以晴豈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那碗避子湯我沒真的喝下去,在你走後,我全吐了出來,他們可以幫我作證!」

她身後炎旭學院的眾人紛紛出聲附和。

「風公子,在你走後,她確實將避子湯全吐了出來。」

「我們知道,你要她,是因為你喝多了,可是你到底奪了她的初夜,又讓她有了身孕,還是給她一個交待吧。」

秦沐風腦子嗡的一聲。

左以晴竟然假裝喝下避子湯,然後將避子湯全吐了出來?

他竟然又被左以晴擺了一道?

逸兒也愣住了。

她已經不是以前的傻姑娘了,不管是姐姐,還是三弟,怕她什麼也不懂,和她說了很多。

她記得三弟和她說,男人和女人在雙修后,女人有可能會懷上男人的孩子。

姐姐也和她說過,女人第一次被男人欺負的時候,會痛,會流血,也就是所謂的初夜。

然後就是,兩人是這麼定義她和風哥哥的關係的。

三弟說:「他只能和你一個人雙修,讓你一個人懷孕。」

姐姐說:「他只能欺負你一個人,你也只能被他一個人欺負。」

也就是說,她和風哥哥是彼此的唯一。

可是這會兒,風哥哥不但和別的女人雙修了,還讓別的女人懷孕了……

她不是風哥哥的唯一了,逸兒只覺得心好痛好痛,就好像有人將一柄尖利的刀子狠狠扎在她心上一樣…… 突然來了這麼一出搶親戲碼,門口看熱鬧的眾人更是直接炸了。

「這姑娘真的懷了風公子的孩子?」

小婚大愛 「我看八九不離十,風公子都沒反駁。」

「沒想到風公子竟然是這樣的人……」

「也不能怪風公子吧,風公子喝多了才……」

「喝多了就能亂髮情?男人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而且風公子也太無情了吧?奪了人家姑娘的初夜,不對人家姑娘負責,灌上一碗避子湯就想了事。」

「不過這姑娘心機也夠重的,竟然假裝喝下避子湯,然後再吐出來。」

夜千羽等人本來在院子里等著,見兩人遲遲不進來,出去一看,才知道出事了。

左以晴竟然懷了秦沐風的孩子?

看秦沐風的反應,確有其事。

她一下子有些窩火,秦沐風一副對逸兒很深情的樣子,她還以為逸兒嫁給秦沐風一定會很幸福很幸福,可是結果呢,逸兒還沒進門,就鬧出這樣的事來。

「秦沐風,我真是看錯你了!」

白洛影更是毒舌:「自己的下半身,管不住還留著幹什麼,切了算了!」

別看他平時很嫌棄逸兒的樣子,打心底把逸兒當妹妹看待的。

千幻不懂發生了什麼事,偷偷問楚青濯。

北流殤則是鳳眸微斂,眸光郁沉。

秦沐風捏緊拳頭,顯得很是痛苦:「那天我喝多了,把她當成逸兒了……」

左以晴眼底滿是暢快,能看到秦沐風這般的表情,總算不枉她被她那侍衛連上了好幾天。

她繼續按照計劃來,讓身後的老大夫上前說話。

「左姑娘剛有身孕半個月左右,據她說,她與風公子同房的時間就是在半個月前,時間上,確實是吻合的。」

老大夫說完話,左以晴恬不知恥地朝著秦沐風:「我只有過你一個男人,我肚子里的孩子,只能是你的!」

秦沐風有些不甘心,那夜他喝得太多,根本沒多少精力,頂多只要了左以晴一兩次,哪就這麼容易懷上了。

左以晴說不定在唬他!

他抓住左以晴的手腕,探了下脈搏,卻絕望地發現,果然是喜脈,正如老大夫所說,懷孕剛半個月左右,與他和左以晴發生關係的時間,吻合上了!

左以晴真的懷了他的孩子!

看熱鬧的眾人議論紛紛。

「你們說,她搶親能成功嗎?」

「我覺得會兩個都娶進門,一個是他的真愛,肯定要娶,一個失身給他又懷了他的孩子,不得不娶。」

「我也覺得,不知道誰會是正妻,誰會是妾室呢?」

「這還用說嗎?肯定真愛是正妻!」

「也就暫時的,以後會怎麼樣還很難說,等她把孩子生下來,萬一是個兒子,她就要母憑子貴了。」

「你們太武斷了,我看她直接就能當正妻,我打聽了一下,她身份尊貴得很,是炎旭帝國大將軍的獨生千金,而新娘子,別說身份了,連父母都沒有!」

「婚姻之事,向來講究門當戶對,她的正妻之位沒跑了,新娘子真可憐,差一點就能飛上枝頭當鳳凰了,最後卻被人截了胡!」



先4更,繼續寫,么么 左以晴得意得不行,白逸兒不是會截她的胡嗎?現在輪到她截白逸兒的胡了!

笑到最後的才是贏家,無疑,她才是贏家!

逸兒聽著眾人的議論,只覺得心都要碎了,她想和風哥哥做彼此的唯一,為什麼會插進別的女人,她不要這樣!

Prev Post
這次倒好,離開了,再也沒有回來,這也讓楊風非常的鬱悶。
Next Post
天麻就是其中一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