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麻就是其中一個。

他的感悟力十分強大。

經常在沒有任何預料時突然能夠掌握一些終極規則。

實力迅速強大,輕鬆抵達宇宙域級水平。

但他的弱點也十分明顯,那就是斷續與不成體系。

在與精神力宇宙高手對決時。

只要針對天麻的弱點進行攻擊,往往都是天麻處於下風。

性靈宇宙的獨孤秀芝也是域級高手,來到隋唐世界后自然保持在戰神境實力。

秀芝比較穩妥,分身的實力選擇在戰神境中級巔峰。

秀芝性格溫婉,但情感力十分強大。

情感里與靈魂力還有區別。

情感力中強調突然爆發的情緒之力擊潰對方。

七殺娘子是秀芝的徒弟。

輕輕鬆鬆的就掌握了性靈宇宙中最為強大的情感之魅攻擊技能。

可性靈宇宙遇見精神力宇宙,強大的精神力抵抗性靈派的這些衝擊,輕而易舉。

所以,性靈宇宙也遭受到了精神力宇宙眾高手的嘲笑。

由此性靈宇宙與精神力宇宙也形成了敵視與不相容。

天麻的驕傲與愚蠢讓他失去了獨孤秀芝的鼎立幫助。

不然,獨孤秀芝通過迷羅傘能夠加強斷念盤的煉丹之力。

可七殺娘子在裡面,獨孤秀芝自然不願出力了。

天麻以為自己加上斷念盤神器,對付幾個王座傳人有什麼值得重視了。

除了其中一個小傢伙有點特別,居然在半途中自動醒來。

還不知通過什麼途徑給了他一拳,打得他差點失去這尊分身。

儘管如此,也沒有引起天麻尊者的重視。

斷念盤的煉丹從神器誕生直到現在還沒有失敗過。

數千紀元了,斷念盤的威名在斷念宇宙中就像軒轅劍、盤古斧一般的煊赫。

你說,天麻能不自信么?

……

「剛才還能夠出去,現在不行了,我受傷了。」

七殺娘子手撫酥胸,口中再次吐出一口鮮血。

嬌媚的臉色一下變得慘白。

「那你知道怎麼出去的方法嗎?」

夏洛奇一聽有些著急了,好不容易找到的自認為的突破口如今竟然無效。

「需要外面主控者調低能量,然後由我師傅或者天麻接引,才能出去。」

「現在這該死的天麻肯定是不會放我出去了。」

七殺娘子憤怒道。

蕭炎已經抵達極限,渾身顫抖,口鼻開始出血。

夏洛奇已經分不出一點力道去支持蕭炎了。

下一刻,夏洛奇就看見蕭炎的佛光夢境轟然坍塌收縮捲曲。

「蕭炎!」

夏洛奇大喝一聲,只能不管七殺娘子,抽出右手,轟擊過去。

一拳再此支撐住蕭炎的佛光夢境。

蕭炎口吐鮮血,當場就昏死過去。

頭顱垂下,但趺坐的姿勢依然不改。

「當真修為了得!」

夏洛奇暗贊一聲。

夏洛奇抽出右手支撐的皇城夢境這一下徹底被碾壓收縮成魂靈之丹了。

七殺娘子的整個夢境包括她的情感之力以及她的生命力、靈魂力等等全部被斷念盤的煉丹提純。

一顆晶瑩閃亮的珠子逐漸成型。

儘管夏洛奇能感受到這可精神力之珠中包含著太多的憤怒與不甘,但很快這種情緒之力就湮滅無聞了。

夏洛奇暗嘆一聲,七殺娘子掛了。

「哈哈,一顆靈珠已成。」

天麻在外洋洋得意。

「哦,是嘛?」

獨孤秀芝心中一陣悲哀,她明顯感覺到七殺娘子的肉身已經失去了生命力。

整個人都枯萎了下去。

像一朵脫水的月季,逐漸乾癟成人幹了。

「七殺!」

獨孤秀芝一聲悲泣,她的情緒終於崩潰。

她想起了很多與七殺娘子之間的往事。

性靈派的高手這情緒失控是很可怕的。

天麻不由一驚。

獨孤秀芝這是要幹嘛?

「你給我趕快停了煉丹程序,不然我跟你拼了!」

獨孤秀芝爆發了。

一陣山濤巨浪般的情緒之力衝擊向天麻。

天麻閃身躲開。

「你瘋了嗎?咱們馬上就要成功了。」

「再有三個靈珠,就可以救回太子殿下。」

「你難道不想得到這方世界了么?那麼好的代言人就這麼失敗你甘心么?」

「咱們投入那麼巨大,眼看這天下就要得手。」

「太子只要繼位,那時你我就是這方世界的教主,所有人的天分與情感都是你我巨大的資源寶藏。」

「犧牲一個弟子而已,你這是何必?」

天麻邊躲邊說。

一時間,斷念盤的煉丹程序暫時終止了。

「為什麼你不犧牲你的徒弟,為什麼要讓我付出?」

「快點逆轉,我要救回七殺,我不能接受失去七殺的代價。」

獨孤秀芝撤了迷羅傘對斷念盤的護持。

斷念盤頓時開始劇烈顛簸搖晃起來。

四大王座的器靈緩緩醒來。

爾巴思第一個發力。

南方王座一道烈火燒向斷念盤的囚禁結界。

然後一掌拍出,蘊藏著偉大佛力的金剛掌結結實實的印在斷念盤上。

「噹~」的一聲鐘鳴鑼響,差點沒把天麻的魂給轟出來。

爾巴思王座的實力絕對是宇宙星級往上的。

儘管這一掌以戰神境高級巔峰實力拍出,天麻也受不了。

頓時身形委頓,獨孤秀芝再次加大性靈情緒衝擊力,天麻崩潰了。

斷念盤崩潰了。 天麻狀若瘋狂,竟然一咬舌尖。

強行激發自身潛力。

一掌逼退獨孤秀芝。

奮力撲向斷念盤的強力按鈕旁。

右手閃電般的拍向強力按鈕。

斷念盤內的四大王座剛蘇醒過來。

結果重新再次被強力封印。

「獨孤秀芝,別鬧了!」

「成敗在此一舉,你作什麼婦人之仁?」

天麻怒吼道。

圓形屋宇外的天空似乎被天麻這一吼引動了天象,頓時陰沉了下來。

一大塊雨雲籠罩在上方。

天麻恨不得現在就將本體的域級實力全部接引下來,完成這次煉丹。

天麻不僅要維持斷念宇宙的尊嚴。

還要維護斷念盤神器的尊嚴。

還要顧及自身的威嚴。

他不能接受功虧一簣的感受。

「哼,即便成功,這方世界的教主也是你,而不是我!」

獨孤秀芝張口一噴。

情緒之力如同一柄實質的寶劍閃電般的刺向天麻心口。

獨孤秀芝到現在明白了。

這天麻在利用她,犧牲她。

最後可能還會結果了她。

獨孤秀芝雖然性格溫婉,可一旦決定下來的事情就輕易不會改變了。

若是天麻不去犧牲七殺娘子,僅僅煉製四大精神力王座的傳人,她自然會協助。

可天麻竟然不徵求她的同意,擅自將七殺犧牲了進去。

獨孤秀芝知道再不讓天麻停止下來,七殺真的會形神俱滅了。

沒想到剛開始時七殺調戲夏洛奇的話竟然第一個應驗到她自己身上了。

「形神俱滅啊!」

天麻一見獨孤秀芝狀若瘋狂。

情緒之力澎湃而至,知道現在打不過這婆娘。

當即,雙手一攤:

「好,聽你的,我停止,咱們繼續合作,先救出七殺,然後繼續熬煉王座傳人如何?」

天麻反應絕對機敏,立即劃出底線。

「好,必須救出七殺,不然我跟你沒完。」

獨孤秀芝整個人都籠罩在亢奮的情緒之力中。

周身能量如無形的水波般聚攏,隨時都可能噴發而出。

天麻見獨孤秀芝停止了攻擊,當即轉身將能量按鈕調至最低。

Prev Post
兩人在冷風中磨嘴皮子,千幻無數次想要抓住楚青濯的手幫自己碰碰,卻不是楚青濯的對手。
Next Post
唯一略感奇怪的是,他胸口的那枚骨片。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