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略感奇怪的是,他胸口的那枚骨片。

當羅征吸納荒神之力的時候,這枚小小的菱形骨片,總能將大部分荒神之力引導過去。

但羅征一番內視之下,這骨片又沒有絲毫的反應,對於此事羅征並沒有深究。

三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

骨塔的正下方,數百名蚩尤族人魚貫而出。

「卯雪,羅征,澄蔚,尚龍,碧清,你們五人隨我一同前去,」紫玉淡淡的說道。

而紫玉的面前有一艘巨大的骨船。

這個世界中其他的材料都異常的稀有,唯獨骨頭幾乎是無窮無盡的,而這些骨頭經歷了無數年都不曾腐朽,材質也是十分堅固,自然適合用來製造一些東西,例如這艘長達千丈的大船。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卯雪微微一笑,身形輕飄飄的落在了那艘骨船之上。

羅征和澄蔚等人二話不說,也跳上了骨船。

除了參戰的五人之外,蚩尤族的數位長老也一同前往。

蚩尤族的骨塔並不需要這些長老們來守護,畢竟骨塔中都有流放者們坐鎮,其他種族不可能來犯。

倒是符二有些擔憂羅征的安危,希望有一名流放者一同前往。

但是符二的提議被大長老否決了,畢竟現在蚩尤一族與軒轅一族的爭端,只是這些後裔們的爭端,沒有牽扯到流放者們身上,若是流放者們出面的話,情況就不同了,很可能引來軒轅一族的揣度,情況反而麻煩。

而流放者們都是超越彼岸境的大能,真的有什麼危機之下,離開了骨塔后他們也能施展大挪移瞬息趕到。

「咔咔咔……」

這艘骨船巨大的船體發出一聲輕微的碎裂聲,隨後便浮空而起,朝著南邊緩緩地遁去。

站在夾板上的卯雪,那雙靈動的眸子在羅征身上反反覆復打量,隨即笑著問道:「你叫羅征對吧?」

羅征微微頷首。

「我叫卯雪!」卯雪笑著問道,「聽說你都死在了納荒洞里,為什麼還能死而復生?」

「卯雪,怎麼說話呢?」一旁的澄蔚連忙阻止,同時解釋道:「羅征兄不要在意,卯雪就是這個性格。」 羅征看澄蔚有些緊張的樣子,便淡淡一笑,「為什麼要在意?大家都是平輩,自然以平輩論交。」

雖說羅征是純正的血脈驗明了自身,加入了蚩尤一族。

可對於蚩尤一族而言,他仍然是個異類。

無論是各大長老,還是那些族人,對羅征都有些敬畏。

畢竟確定了羅征的來歷后,族人們知曉他是大酋長的孫子,由此產生的隔閡並不會因為相同的血脈而消失。

反倒是卯雪天真爛漫,沒有絲毫敬畏的樣子,她聳了聳精緻的鼻子,也是奇怪的問澄蔚:「對啊,為什麼要在意呢!」

「也是……」澄蔚用拇指叩了叩額頭笑道。

另外一邊的尚龍和碧清看羅征平易見人的樣子,也靠攏過來。

一番攀談之下,這些年輕人彼此之間很快就熟稔起來。

這五人的實力,除開羅征來排列的話,卯雪無疑是排在第一的,而澄蔚與尚龍則是不相上下,碧清要略弱一些,畢竟碧清是因為衛夏隕落後再加入進來的,原本他是沒有機會代表蚩尤一族出戰。

巨大的骨船以極快的速度在高空上穿行。

在這高空之上分佈著大片大片的褐色雲團,這些雲團便由混沌之氣所化。

骨船上並沒有什麼措施阻擋混沌之氣,任由這些混沌之氣湧入骨船之上,但這些荒神們沒有絲毫反應,像卯雪還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去感受這些雲團的清新……

看到這一幕,羅征覺得自己對生命層次的定義又要更改了。@^^$

誕生在這個世界的人們,相當一部分也只是普通人,即使修成荒神,論實力也不如神域的真神。

神域中只有強如聖人才能抵抗的混沌之氣,但在這個世界,誰都不曾將混沌之氣當一回事,可這些人並不是彼岸境強者,並不屬於越級生靈。

思索之際,骨船已衝出了雲團。

一座聳立的骨塔,映入眾人的眼帘。

「到了天南骨塔了,」卯雪那雙彎月一般的眼睛眨巴了一下,「這次我一定要幫蚩尤族奪回來!」!$*!

這些年來蚩尤族與軒轅族圍繞著這座骨塔的是非不斷,曾經為了這座骨塔發生了數次惡戰,最後兩族的消耗過大,才不得不停手,將這座骨塔的爭端擱置下來。

現在終於到了了結的時候了。

我真不想努力了 澄蔚,尚龍,碧清等人的臉上也浮現出慎重之色,這一戰對於他們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

相比之下羅征倒是滿臉輕鬆。

羅征的目的是為了離開這個世界,若是能夠帶走那些流放者,成為自己的臂助則再好不過,這座骨塔對於他而言,已經是無足輕重了,相信蒼老之人等流放者們同樣也是如此。

「權當是一場歷練吧,」羅征心中暗暗說道。

就在骨船接近天南骨塔之際,自骨塔的上方長出了一顆小小的黃豆,這小小的黃豆翻轉之下,迅速化為一隻大眼睛。

「看到羅征了,看到羅征了,」九五二七通過那隻眼睛,隔著遙遠的距離注視著骨船上的羅征。

自從注入了血脈后,腦主又給九五二七下達了命令,要求它密切觀察羅征的一舉一動。

但九五二七隻能在骨塔的範圍內觀測,羅征坐著骨船離開蚩靈骨塔后,它就丟失了羅征的行蹤,現在再度追蹤到了羅征……

「羅征要去那座城池,太遠了,太遠了……」

「我需要更大的眼睛,才能看的更清楚。」

「咕嚕嚕……」

那個大眼睛從拳頭一般大小,迅速的變大,很快長成一顆百丈寬的巨大眼球。

不過上百丈大小的物體,鑲嵌在堪比神域寬度的骨塔上,依舊堪比塵埃還細微的目標,自然誰也發現不了。

但九五二七通過這個大眼球,則能將下方的城池,以及羅征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

這艘骨船繞過了骨塔后,朝著另外一側繼續挺進,不久后便降在了一座城池的中央。

這座城池名叫飛鐮城,是一座中立城池。

不過這飛鐮城雖然號稱中立,但蚩尤族和軒轅族的下屬宗門,都在這座城池中安插了自己的勢力,彼此之間也在明爭暗鬥。

「嘩啦……」

骨船著陸后發出一聲劇響。

紫玉等蚩尤族長老率先走下骨船,羅征等人則是緊隨其後。

不遠處有二三十名荒神疾馳而來,朝著紫玉等人重重一拜,「參見大長老!」

這些荒神就是隸屬於蚩尤族下屬門派的荒神,這次蚩尤族親臨,他們自然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紫玉掃了他們一眼,問道:「軒轅一族的人到了嗎?」

「已經到了,他們在城中等候,」為首一人恭敬的回答道。

「帶我們去,」紫玉淡淡說道。

「是!」

那人鞠了一躬,隨即帶著自己的人在前面開路,蚩尤族眾人緊隨其後。

這些人在城池上方飛掠而去,引來無數人的側目,飛鐮城的人們自然知道,今日在他們這裡有大事發生。

飛鐮城的中央是一片寬闊的荒地,無數的碎骨堆積在其中,再以泥土夯實,十分平整。

就在這塊荒地之上,矗立著軒轅一族的眾人。

「蚩尤族的那幫傢伙,是不是怕了不敢應戰了?」軒轅族中有一名身形魁梧的壯漢瓮聲瓮氣的說道。

「那樣正好,省的我出手,」這壯漢一側,一名長相俊美的青年淡淡的說道。

這青年就是前不久在蚩靈骨塔中下達了戰書的仙澤,僅僅只是三個月,仙澤的氣勢又有了一番變化,看這三個月來,軒轅一族也沒少在他身上傾盡資源。

「那是不可能的,若是不敢應戰,蚩尤族等於直接放棄天南骨塔,你覺得他們會嗎?」仙澤身邊一位藍衣女子笑道。

仙澤淡淡的瞥了一眼那藍衣女子,淡淡說道:「會不會,都與你們沒什麼關係,我一個人應付就足夠了,不知道老傢伙們派你們來幹嘛的!」

「你!」

「你!」

那魁梧大漢和藍衣女子,還有另外兩人聽到這話,頓時怒目相視。

這仙澤在軒轅一族中是出了名的傲慢,不僅僅是針對外族,就算是對待本族人他也是如此。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這仙澤的性子固然是十分討厭,但無論是天賦還是血脈,都是遠遠超過同階荒神。

軒轅一族自然將其當做寶貝一般對待。

有好幾次,仙澤冒犯了族中長老都不曾受到處罰,畢竟軒轅族中的流放者也庇護此人……

藍衣女子和魁梧壯漢等人代表軒轅一族出戰,他們的實力自然不弱,可比之仙澤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即使仙澤在他們面前如此囂張,他們也只是敢怒不敢多言。

「來了!」

有人說了一句。

遠處的天空上一群人浩浩蕩蕩飛抵而來。

紫玉的腳尖輕輕點地,邁出幾步,那雙美眸逼視著軒轅一族眾人,冷淡的說道:「我蚩尤一族,今日赴約。」

軒轅族中一名身穿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緩步走出來,雙目凝聚在紫玉臉上,哈哈一笑,「一段時日不見,紫玉大長老可是又變得更加漂亮了!」

這中年男子就是軒轅族中的大長老,姬麋。

聽到姬麋的話,紫玉目光冷淡,「若是沒有其他事,便快些入正題罷。」

姬麋倒是不在意紫玉的態度,微笑道:「那是自然!我們兩族鬥爭了這麼久,終究是要一個結果,確定這天南骨塔的歸屬后,免去日後的爭端,若能和睦相處是最好,也是大家都希望的,我軒轅一族的子弟荒於修鍊,還請貴族手下留情!」

這姬麋一番話,聽的蚩尤族人直翻白眼。

賭約是軒轅一族提出的,緊接著就在萬古荒原上擊殺蚩尤族的精英子弟,雙方還未曾交手,蚩尤族就吃了大虧,顯然是軒轅族早有準備,到了這時候還這般說話,的確是虛偽的可以了。

這次約戰的規矩很簡單,雙方各自派遣出五名中位荒神,哪一方五人先落敗,就算是輸了。

雙方準備了一番,彼此之間也拉開了一定的距離。

畢竟荒神出戰,動輒化為千多丈的巨人,需要足夠大的場地才能施展。

在這片荒地的遠處,已經圍聚了不少人了。

一旦天南骨塔的歸屬確定,這天南骨塔周圍的萬古荒原,城池,也將一併歸屬勝利的那一方。

這飛鐮城中錯綜複雜的勢力也極為關注結果,畢竟這會影響到他們日後的生存……

「啪,啪,啪……」

仙澤將自己的手指關節捏的啪啪作響,同時說道:「大長老,讓我直接出戰吧,對面派出的五個廢物,我一個人就能全部搞定!」

總裁:我們私奔吧! 姬麋淡淡的瞥了仙澤一眼。

這樣放肆乖張的傢伙總是惹人討厭的,要說姬麋有多喜歡仙澤,那肯定是假話。

奈何這小子的天賦實在是高,這次約戰軒轅族醞釀這麼多年,最關鍵的還是因為他們族中出了一個仙澤,有此人在,蚩尤族根本不可能獲勝,因為他們根本找不到能對抗仙澤的人。

「你最後一個上,」姬麋直接否決了仙澤的決定,「第一個,覃軒你上!」

聽到這話,仙澤頓時不幹了,「大長老,你什麼意思?要是不相信我的實力,就不要拉著我過來,讓我來了此地又不上我上場,那我還不如回去睡覺好了!」

「你若是願意回去睡覺,現在回去就好了,」姬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姬麋了解仙澤的性子,這傢伙最喜歡出風頭,他根本不可能離開。

仙澤臉上流露出一絲無奈之色……

若是一般人恐怕也只能乖乖待著了,可這仙澤終究不是一般人物,他一氣之下嘀咕道:「睡就睡!不過我懶得回去睡!就在這裡睡!」

說罷他便是一個翻身,就這樣賴在了地上,當真就這般躺著閉眼睡覺。

「軒轅一族的那小子,在幹什麼呢?」

「躺地上是什麼意思?不敢出戰了?」

「這傢伙真的是不分場合啊……」

蚩尤族的眾人也是有些傻眼,完全不知道那仙澤是怎麼回事。

遠處圍觀的一些荒神們,嘀嘀咕咕,有些人笑了起來。

軒轅族的族人們臉面上掛不住,姬麋的臉色更是十分難看,偏偏他又治不了仙澤,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紫玉當然認出了仙澤就是上次下戰書的那人,這種傢伙做出什麼怪異舉動都不奇怪。

「第一戰,由碧清出戰,」紫玉輕聲說道。

「是!」

碧清應聲后,飄然飛出。

Prev Post
天麻就是其中一個。
Next Post
藍少晏本想開口,卻被藍少陵的聲音所打斷。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