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舊沒等蘇嵐的身體做出反應,棒球又歡快的在地上蹦跳著,彷彿對於蘇嵐在發出嘲笑。

「你就這麼點實力?」兩次攻擊命中之後,劉師傅有些失望的鬆開了手柄,看著蘇嵐,不住的搖頭。

「蘇嵐,你可以試著將熱流移動到眼睛和四肢,再試試看。」這時候,不知道架設在房間哪裡的喇叭中,傳出了陶小萌的聲音。

蘇嵐點點頭,開始按照陶小萌的指示,指揮者體內熱流的移動。

這一次,比起之前來,就要困難的多了。

將一股熱流,分散到不同的地方,這對於蘇嵐來說,是一個挑戰。

和之前只控制到一個地方不同,分心操作,讓蘇嵐充滿了不適應。

剛剛控制到眼睛上,下一秒,準備再次分出熱流到胳膊的蘇嵐發現,在眼睛部位的那一股熱流,已經搶先有了動作,開始向胳膊移動著。

努力了半天,蘇嵐仍舊沒有任何的成果。

這時候,一直等在一旁的劉師傅看不下去了:「小子,你內勁平時怎麼運轉的,讓它轉起來。」

聽到劉師傅的話,正在不停嘗試著的蘇嵐下意識的開始催動著自己體內的熱流,沿著熟悉的路線開始運轉開來。

隨著熱流的運轉,蘇嵐感覺自己的身體,開始變得輕盈,而注意力,也開始更加的集中。

「可以了,劉師傅。」蘇嵐點了點頭,對老者示意,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行,那我就開始了。」說完之後,一個棒球,對著蘇嵐的頭,飛馳而來。

這一次,在蘇嵐的眼中,他已經捕捉到了棒球飛行的軌跡,隨後,自然而然的,身體開始做出了躲避的反應。

「啪。」即使蘇嵐的反應已經很快,但是有些躲避不及的蘇嵐,還是被棒球碰到了耳朵。

而後,力道未盡的棒球又撞到了後面的牆上之後,才改變了方向,開始在地板上蹦跳了起來。

「嗯,比之前好一些了,那我們就正式開始了。」劉師傅點了點頭,顯然是看出了蘇嵐的進步,隨後,沒有再多說什麼的劉師傅開始操縱著手中的機器,火力全開。

頓時,一時間,無數的棒球開始對著蘇嵐發起了攻擊,雖然蘇嵐拚命躲閃,但是奈何棒球越來越多,蘇嵐仍舊避免不了被棒球的不斷攻擊。

但是,漸漸的,當蘇嵐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躲閃棒球上之後,他身體的移動速度,在慢慢變快,而且,躲閃成功的次數,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多。

這一切,蘇嵐自己沒有絲毫的察覺。因為此時他全部的身心,都在不斷飛來的棒球上。此時,在蘇嵐的視野中,地板消失了,牆壁也消失了,甚至於,正在操縱儀器的劉師傅也已經消失不見。

蘇嵐眼中能夠看見的,就只有漫天飛舞的棒球。而蘇嵐的腦海中,也只有一個心思,躲避視野中能夠見到的,任何一個棒球。

就這樣,即使劉師傅不斷增加棒球的射速,然而卻始終跟不上蘇嵐進步的速度。

肉眼可見的,一顆顆飛出的棒球,已經不能再對蘇嵐造成太多的影響。

「這小子是一個好苗子,怎麼樣,中和,你們兩口子有沒有考慮過把他送到我這來?」地面上,大院里最北面的屋子中,范伊翁看著面前的大屏幕,笑著對身後的蘇中和問道。

「得了吧,我交給你,到時候別再連死到哪裡都不知道。」蘇中和手中拿著一顆蘋果,咔嚓啃了一口,在不斷飛舞的果屑中,鄙視的看了范伊翁一眼:「我就這麼一個兒子,還得需要他來給我養老送終呢。」

范伊翁聽到蘇中和的話,沒有半分生氣的意思,只是微微一笑,繼續將視線放到了面前的大屏幕上。

這時候,屏幕上的蘇嵐,動作越來越快,范伊翁一邊微微點頭,一邊隨口評價到:「恩,竟然這麼容易就將注意力全部集中了,現在他已經到達心無外物的境界了,這樣的情況下,實力提升很快,天生就是治安官的苗子。哎呀..」

這時候,范伊翁的口中發出一聲嘆息,原來屏幕上,專心躲避棒球的蘇嵐只顧觀察前方,沒有注意到自己腳下一顆打到牆壁之後,反彈回來的棒球,結果一腳踩了個結結實實,摔了個四腳朝天。

這樣的情況下,原本心無外物的境界,自然就不能再保持了。 摔倒之後,身體的平衡性被破壞,自然也就不能再保持心無外物的境界了。

這讓掌控著測試儀器的劉師傅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但是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默默的停下了自己手中儀器的運轉。

這時候的蘇嵐,已經無暇在關注其他人的表情和動作了,身體和精神傳來的巨大疲憊感,讓他感覺一陣陣眩暈,身體在這時候,已經透支到了極限。

在本能的驅使下,蘇嵐盤腿在地,閉上眼睛,開始催動體內的熱流,沿著曾經熟悉的路線,開始遊走起來。

這樣做的效果,是十分明顯的,在熱流的推動下,蘇嵐身體上的疲憊,在慢慢恢復著,臉色也變得越來越紅潤。

心無外物的狀態下,蘇嵐的精神達到了最大的集中,而身體的各個肌肉群,也在這樣的狀態下,開始了最完美的調動,這才能讓蘇嵐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出現這麼巨大的進步。

不過,這樣做對於蘇嵐自身的消耗,自然是極大的,即使沒有剛剛的意外,再過一會兒,蘇嵐也將必然從心無外物的狀態中退出來,因為那個時候,他的身體負荷,已經到達了極限。

這也是劉師傅沒有再讓蘇嵐繼續進行測試的原因,這個時候的蘇嵐,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

不過,對於武者們來說,無論是在什麼樣的實力下,進入到心無外物的境界,都會有巨大的收穫,得到的,是烙刻在身體上的感悟,這些感悟將在武者之後的修鍊與戰鬥中,持續發揮著作用,一次進入心無外物得到的收穫,足夠一個人級武者一直到天級都受用不盡。

因此,心無外物的境界,哪怕多維持一秒,也是十分珍貴的。

這也是劉師傅剛剛嘆氣的原因,他對於蘇嵐的資質無比羨慕,但是,如果能夠再多堅持一會兒,就好了。

幾個周天的運行之後,蘇嵐的身體已經恢復了過來,而且精神,也比之前要好的多。

當蘇嵐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抱著平板的陶小萌,已經站在了自己身邊,正在手中的平板上不停的點著什麼,不時還用手指在上面寫上一些東西。

見到蘇嵐睜開眼睛,陶小萌對他笑了笑:「你醒了,躲閃能力的測試已經完成了。」

這時候,正觀察著蘇嵐的劉師傅,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行,好小子,有你爸爸的風範,測試完了來找我,我給你做好吃的。」

「謝謝劉師傅。」蘇嵐點了點頭,心想這位前輩接待客人的方式還真的很別緻,居然用食物來招待客人。

「行了,差不多也到時間了,你們繼續測試,老頭子我去忙嘍。」劉師傅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錶,然後拍了拍衣服,走出了房門。

「劉師傅再見。」陶小萌對劉師傅擺了擺手,等到劉師傅的身影消失在房門后,這才回過頭來,對蘇嵐說道:「你的身體沒事吧,還需要不需要休息一下再繼續下面的測試?」

「不用,我現在就可以。」蘇嵐擺了擺手。

現在他的身體,確實沒有什麼異常。

身體的疲憊,在熱流的幫助下,已經差不多完全恢復了,而精神的疲憊,可不是短時間的休息就能夠恢復過來的。

至於剛剛被棒球的攻擊,治安局測試所用的棒球,應該也是特製的,雖然速度很快,而且來勢洶洶,但是打在身上,卻沒有什麼疼痛的感覺。

「那就行了,下面還有最後一項測試,戰鬥測試。」陶小萌看著手中的平板說到。

「戰鬥測試?」蘇嵐聽到這個名字,心中就有了一絲不妙的感覺:「可是,我一點戰鬥招式都沒學過呢。」

「我知道,這一點我們已經知道了,因此這次測試專門針對你做了改進,你的對手已經被限制住了行動能力,你只需要用內勁攻擊對手一次,讓我們收集一下你體內內勁的戰鬥力和戰鬥屬性就行。」陶小萌說道。

「好吧。」蘇嵐點了點頭,雖然限制住行動能力什麼的,聽起來就特別的不人道,但是在沒有見到那個所謂的對手之前,蘇嵐還是沒有說什麼。

一切,還是見到那個對手再說。

如果真的讓蘇嵐對一個五花大綁的人攻擊的話,那麼到時候蘇嵐無論如何是不會做的。

只是,這個看起來十分神秘的治安局,不會做這麼殘忍的事情吧?

這時候,陶小萌已經走到了房門前,見此,蘇嵐也緊緊的跟了上去。

從健身房一樣的測試場地出去,門外,就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蘇嵐跟在陶小萌的身後,向前走著。

前往戰鬥測試的地方,距離剛剛測試的房間應該有一段距離,至少,陶小萌走路的速度,沒有半點的遲疑。

無聊之下,蘇嵐開始觀察周圍的環境,這條走廊兩邊,不平均的分佈著一個個大門,和剛剛自己從健身房走出來時候的大門一樣,都是冰冷的金屬色,而且,上面沒有任何的門牌,或者標誌房間作用的指示。

蘇嵐看著這類似邪惡科學家老巢的布局,心中不由得有些發慌,而自己身前的陶小萌,也沒有半點要聊天的意思。

沒辦法,蘇嵐開始沒話找話:「陶,陶小萌是吧,聽你剛剛的意思,已經可以確認我體內的熱流,屬於內勁了?」

在之前的測試中,陶小萌口中所說的,都是熱流,而在躲閃測試完畢之後,陶小萌卻開始用內勁這個稱呼了。這一點,蘇嵐敏銳的觀察到了。

「對,經過之前的測試,已經可以確認,你體內的熱流,就是地級之上的武者才會擁有的內勁。」陶小萌一邊走著,一邊隨口回答道。

「哦。」蘇嵐點了點頭,然後,又陷入了沉默。

對於這一點,陶小萌沒有太注意,這時候她一邊繼續往前走,一邊又拿出了從不離手的平板,在上面看著什麼。

「這個走廊,怎麼設計成這個樣子,用這麼冷的金屬色,而且門都是一摸一樣的,就不怕走錯嗎?」蘇嵐看著顏色冰冷的大門,還有同樣色調的走廊,忍不住問出了自己心中想著的問題。

「用這個顏色,據說是治安局建立的時候,當時的成員覺得這樣的顏色很帶感,有種神秘色彩。而一模一樣的大門的話,有時候確實也會走錯,不過,我們有這個。」陶小萌認真的說著,同時對蘇嵐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平板。

那上面,赫然是一副樓層的平面圖,而上面一個紅色的小點,正在顯示著他們此時的位置。 看著陶小萌一臉認真的拿著自己手中的平板對自己解釋,蘇嵐頓時不知道應該給怎麼樣的一個反應了。

僅憑自己喜歡,就要將治安局的內部設置能自己員工都需要使用導航才能找到正確房間的樣子,對於這個所謂的治安局的風格,自己果然不該報太大希望。

而且,在仔細看了一眼陶小萌手中的平板之後,蘇嵐發現了一個更加令自己無語的事實。

「小萌,你沒有發現,我們已經走反了嗎?」

在陶小萌手中的平板上,有一個正在閃爍著的紅點,這是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而在地圖的另一端,還有一個綠色的圖標,上面提示著「第三實驗室」這幾個字。

而且如果蘇嵐沒看錯的話,按照陶小萌所引領的方向,自己只能是離這個第三實驗室越來越遠。

「啊,真的嗎?」聽到蘇嵐的話,陶小萌頓時手忙腳亂的將平板拿到自己手中,翻來覆去的確認的幾次之後,這才沮喪的承認了這個事實。

「我說怎麼一直找不到呢。」陶小萌苦著臉,撓了撓自己的頭髮,然後轉了轉眼珠,將視線放到了蘇嵐身上。

「蘇嵐,要不,你來領路吧。」陶小萌可憐巴巴的看著蘇嵐,將手中的平板遞給了他。

「好吧好吧。」蘇嵐無奈的接過了平板,看著上面的地圖,然後順著正確的方向走了過去。

「真不知道你平時怎麼辦的。」蘇嵐一邊在前面引路,一邊無奈的說道。

「嘻嘻,他們平時都說我是局裡頭號路痴。」陶小萌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然後笑著說道。

「戰鬥力的測試地點,需要放在實驗室中嗎?」蘇嵐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平板,上面沒有任何一個品牌的標誌,而且,從平板那同樣銀灰色的顏色上,蘇嵐也大概可以猜測出來,這又是治安局的獨家裝備。

不過,經過這次小意外,蘇嵐和陶小萌的關係,也不知不覺間變得親近了一些,因此,蘇嵐也沒有了剛剛的生疏感,直接將自己的問題問了出來。

沒有了引路的職責,看的出來陶小萌也放鬆了很多,一蹦一跳的跟在蘇嵐的身後走著。

「因為你戰鬥測試的對手,本來就是實驗室中的實驗對象啊。」聽到蘇嵐的問題,她沒有任何的猶豫的回答道。

「實驗對象?」聽到陶小萌的話,蘇嵐腳下猛地剎住了車,轉過頭看著陶小萌:「你們這裡還做人體實驗的?」

蘇嵐腳步停止的太突然,陶小萌沒有任何的防備,腳下仍舊在繼續向前走著,而當蘇嵐回過頭來的時候,陶小萌那可愛的臉龐,距離蘇嵐已經只有不到十公分。

是的,看到這裡,大家應該都意識到了什麼,或許,狗血的一幕即將發生了。

事實上,當時的蘇嵐也是這麼想的,就在陶小萌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時候,蘇嵐的腦海中,電光火石間,已經閃過了幾百套曾經看過的狗血電視劇的劇情。

下一秒。

「啊~」一聲驚呼,來自陶小萌。

「砰,哎呦~~」後面這個聲音,來自蘇嵐。

至於砰的一聲,那是蘇嵐身體與身後牆壁接觸,發出的聲音。

當陶小萌發現蘇嵐一下子停下腳步的時候,驚呀中發出了一聲驚呼,然後雙手一推,下一秒,蘇嵐就已經和自己身後的牆壁,發生了親密的接觸,巨大的力道,讓蘇嵐在牆壁上貼了接近一秒的時間,才開始緩緩下滑。

如果有地級武者在此的話,肯定會點點頭:「嗯,打人如掛畫,這位小姑娘的內勁已經有了一定的修為。」

不過,這時候的蘇嵐,只感覺背部傳來的巨大力道,讓自己差點背過氣去。

「哎呀,你沒事吧?」這時候,反應過來的陶小萌,這才發覺自己剛剛究竟幹了什麼,於是驚慌的將蘇嵐扶了起來。

「沒事沒事。」蘇嵐擺擺手,在陶小萌的幫助下站直了身體,然後深呼吸幾次之後,終於擺脫了那想要背過氣的感覺。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陶小萌連連道歉,看樣子都快哭出來了。

「沒事的,主要還是怨我。再說,我又沒受傷。」蘇嵐看著陶小萌的樣子,只能自認倒霉。

說起來,這件事情,真正的責任方,也確實是在蘇嵐這裡,要不是自己突然停下,陶小萌也不會做出這樣的反應。

說起來,這是武者在面臨危險時候的自然反應,蘇嵐也怨不得人,充其量,只能說是陶小萌的反應有些過激了。

好在,蘇嵐體內的內勁,對於這樣的攻擊,有著強大的防禦能力,在深呼吸幾次之後,蘇嵐身體,已經感覺恢復了正常。

不過,這一次,蘇嵐是真的感受到了治安局的實力所在,一個看似普通員工的陶小萌,都有著地級武者的實力,那麼治安局中到底有著多少的高手,已經無法想象出來了。

發覺自己身體沒有了異常之後,蘇嵐主動帶路,繼續向著第三實驗室走去,而這時候,陶小萌也不再跟在蘇嵐的身後,而是和蘇嵐并行走著。

「人體實驗什麼的,當然沒有了,充其量就是在參與者自願的情況下進行一些測試,收集一些數據罷了。」這時候,陶小萌又想起了蘇嵐開始的問題,也就繼續回答著。

「那麼,為什麼我的對手會在第三實驗室?」蘇嵐看著手中的平板,這時候,距離第三實驗室,已經不遠了。

「因為你這次戰鬥力測試的對手,本來就不是人啊,是實驗室中的動物。」陶小萌對於蘇嵐接下來將要進行的測試,顯然是有一定了解的,聽到蘇嵐的問題,沒有任何猶豫,就給出了答案。

「動物,小白鼠小兔子什麼的嗎?」蘇嵐一邊看著手中的地圖,一邊看著周圍的房門,聽到陶小萌的話,隨口問道。

「那個也有啦,不過蘇嵐你這次的對手可不是那些沒有什麼實力的小動物,你的對手是一頭狼哦。」陶小萌回答道。

這時候,已經走到第三實驗室門前的蘇嵐,身體頓時停在了原地,慢慢的轉過頭來,看著陶小萌:「一頭,狼?」

「嗯,人狼大戰呢。」看著陶小萌開心的點著頭,蘇嵐欲哭無淚。 解除基因鎖的社會,人類的身體素質越來越強大,很多曾經的危險,也已經變成了普通的小困難。

在原始社會的時候,一頭猛虎,都會讓整個部落遭遇不幸。

而當人們發明了弓箭,發明了長矛的時候,除非是單槍匹馬遇到了猛虎,否則的話,人們已經可以敢於主動去找山林之王的麻煩了。

當熱武器出現之後,情況便有了更大的逆轉,一整個狼群,不會是一個手握重機槍,身在戰車之中的普通人的對手。

這,其實也是一直推動著人類社會科技進步的一個動力,為了取得更大的生存空間,為了與自然做鬥爭,為了與各種災害做鬥爭,為了與其他的人類作鬥爭。

而有了基因鎖藥劑之後,人們對抗猛獸,便有了更直接的武器,不用藉助外力,僅憑自己的力量,猛虎也已經不再是人類的對手了。

只是,即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也不會有人會無聊到去找一條流浪狗的麻煩。

原因很簡單,在人與狗的鬥爭中,即使你輕鬆的贏了,但是狗只要咬你一口,你便成為了笑話。

同樣的道理,蘇嵐沒有面臨任何的生命危險,他只是來測試自己體內內勁性質的,而在這樣到時候,讓他去和一頭狼去戰鬥,這,已經超出了蘇嵐的底線。

即使已經提前說明,這頭狼已經被限制住了,然而,蘇嵐也不願意去冒這樣無謂的險。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這也是一個正常人會做出的選擇。

不過,既然已經來了,蘇嵐還是想要見一見自己這個對手。

活生生的狼啊,在人類活動範圍已經霸佔全球的今天,蘇嵐還沒有在動物園之外的地方見過狼呢。

Prev Post
在大衍之宇中,溪幼琴對紫氣神道的領悟無人能出其左右,即使是她的師父後來也難以望其項背。
Next Post
左沙王曾經也想到過核武,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核武居然出現了問題,無法發射,他直到現在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