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之中響起了破裂的聲音,是某種的羈絆被破開。

「第二斷!斷你往生的紛雜怨念!」

妖花 咔擦咔擦!

聲音在響。

「第三斷!斷開生死大道任爾重生暢通!」

咔擦!

最後一聲響起的時候,橘右京猛地抬起頭來,沖著姜亢發出了一聲大喝:「生死輪轉已經開啟,注意天劫降臨!」

「好!」

姜亢只來得及應一聲,空中便響起了雷聲!

漆黑的雷,白色的雷,赤色的雷……各種顏色的雷光都落了下來,徹底刷新了人們的世界觀。

這些雷方法不是在這個宇宙之中一般,上方縈繞著混沌雲彩,帶著朦朧之感,似乎隔開了一層厚厚的屏障。

轟隆!

雷聲發作了,無盡的風掃蕩而來。

「變天了!」

整個宇宙之中,突然刮起來了狂風,恆星的光芒被阻擋,天地之間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暴雨傾盆而下,宛如滅世一般在肆虐著。

「發生了什麼?」

「宇宙之中有白光!」

四處漆黑,中央卻在閃耀,隨即是七彩色的雷光落了下來,那是一個浩大的世界,代表著大道神罰,為天地間最恐怖的雷劫!

轟!

姜亢的目光變得出去凝重了,手中的千機萬化不斷閃爍了起來。

雷劫的強度,大大超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戴郁白鳳眸微眯,下頜微揚,輕笑了一聲,「看來大少對於郁白還是那麼關心,連郁白看人的細節習慣都記得這樣深刻,郁白真是感動。」

說著戴郁白抬步向前,走到武清面前,俯身彎腰,拾起她的手提包,笑意盈盈的遞到武清面前,「姬小姐,下一次可要站穩些呢。」

不等武清伸手,梁心直接結果手提包,「你離遠一些,就會站得穩。」

武清卻沒心情看兩個流氓帥哥針鋒相對。

她現在最在意的只有梁心的手提包。

雖然沒有什麼重物,卻被裝得鼓鼓囊囊的,而且重量也遠大於正常的女用手提小包包。

萬一戴郁白與梁心任何一個發現異常,打開檢查,看到裡面的男裝,甚至還有布鞋就麻煩了。

「梁少,我沒事的。」武清抿唇一笑,伸手就去接自己小包包。

好在梁心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戴郁白身上,手上的皮包並沒有引起他的注意。

順手就交給武清,他正想著再對武清說著指桑罵戴郁白的話,沒想到回頭一瞥,卻看到了武清敞開的脖領。

感知到梁心異樣的目光,武清也是一怔。

她低下頭這才發現自己就顧得拿回皮包,原本緊攥著衣襟瞬間就被鬆開,順勢敞開,露出脖頸一截皮膚。

該死不死是,露哪一塊皮膚不好,不偏不倚露的正是戴郁白大力啃咬的那一塊。

儘管從她的角度看不到那塊咬痕到底如何,但是從皮膚上殘留的痛感與梁心灼熱視線的落點,她也明白,咬痕,是被梁心看到無疑了。

「心哥哥!」羅綺麗清脆的聲音忽的在後面響起。

梁心目光一頓,將武清衣領迅速合攏。

武清心下閃過一絲疑惑。

梁心分明是看到了她頸上咬痕,可是卻沒有任何驚訝之色。

難道?

她腦海中瞬間又出現了昨晚的場景。

思路頓時通暢,難道梁心昨夜在小蓮身上也留下了類似的咬痕?

「心哥哥!」羅綺麗幾步來到梁心身邊,目光掠過武清時眉心嫌惡的皺了一下,卻是轉瞬即逝,一把拉住梁心的手臂,帶著幾分小女孩的嬌嗔,美目彎彎的撒嬌道:「今夜你就陪著我吧,這裡我都沒來過,要不是梁伯伯說讓我多陪陪你,人家都不敢來的。」

梁心眯起眼,抬手掐了一把羅綺麗水嫩的臉蛋,輕笑著說道:「這不還有郁白少帥陪著你嗎?」

武清是最不耐煩這種爭風吃醋,為搶一個男人暗中鬥智斗勇的場合。

總裁的獸寵 更何況梁心這樣的男人,她真的很厭惡。

如果可能,她恨不得羅綺麗將梁心牢牢纏死,可以讓她甩開梁心的視線,趁機逃脫。

她下意識的撤後一步,拎著小包若無其事的與梁心跟羅綺麗拉開距離,左右環看著。

「要不說你沒心計,性子直呢。」

梁心對於羅綺麗雖然算不上多上心,卻也稱不上討厭,打趣般的笑道,「我最討厭老頭子,你還提他!懲罰你先跟郁白少帥進去,後半場我再去找你。」

羅綺麗佯裝生氣撅起水瑩瑩的紅唇,沒好氣的瞥了旁邊自願當空氣背板的戴郁白,嘟囔道:「心哥哥就會欺負人,怎麼說都是你有理,哼!」

「誰讓你這麼可愛,」梁心又拍了拍羅綺麗的小臉蛋,勾唇斜痞一笑,道:「不欺負又能去欺負誰呢!」

這邊的畫面實在令武清膩腦瓜皮,她一面觀察著夜舞巴黎門口各處門衛看守,一邊用餘光打量著雙手插在褲兜,左右閑看的戴郁白。

誰知戴郁白的視線也剛剛落在她的身上,深不見底的墨色鏡片上反射出犀利的光。 「動用這等逆天之術,你承受的起後果嗎?」暗影主宰冷笑了起來。

沒有人回答他,真正的大劫已經來臨,需要扛過去,赤靈才能再次出現。

若是抗不過去,消失的恐怕不只有赤靈,還有處於劫難中央地帶的姜亢!

「雷劫之中蘊含有無窮的能量,若是能夠安然度過這場大劫,我的修為會更上一層樓,到時候可以直接對他發動戰爭了。」姜亢心中想到。

這倒是意外的好處,不過卻伴隨著巨大的風險!

明日之劫 天劫的第一波就非常的兇猛,將星河幾乎都要炸碎開來,無數的雷光飛落,讓人們心中不由的有些擔憂了起來。

姜亢卻紋絲不動,穩立在星空中央,沒有任何的舉動,直接肉身硬抗

雷光砸落在他的身上,讓他的至尊寶體越發的璀璨了起來。

「竟然在用大劫鑄造自己的肉身,你好大的心啊。」暗影主宰在暗中看戲,忍不住發出了冷笑聲。

「出不來的人嘴也不能閑著嗎?」李白嗆了他一句。

「其實心中寂寞難當,但總要做出一副無所謂並且看他人笑話的樣子。」楊戩笑道。

「可不是么,這樣的人多多少少心裡變態,不但喜歡偷窺別人,還愛好評頭論足。」哪吒也同樣出言嘲諷。

「你們幾個不要得意,等我離開主宰之地的時候,就是你們命喪黃泉之時。」暗影主宰怒吼。

轟!

雷光再落,姜亢依舊紋絲不動,直接在雷光之中盤坐了下來。

如此淡定的樣子,讓人們心中大為驚奇。

「這還是剛剛開始,千萬不要輕敵。」

橘右京心中透徹,死生輪轉修改了宇宙的規則,違反了大道最為本源的法則,面臨的劫難肯定是前所未有的大!

他這處光芒四飛無盡,白光之中漸漸的透出來一絲人的氣息,紅光從中漸漸而生。

「不能失敗。」

死亡世界之內,邪體女媧穩坐星河中央,雙手衝出黑光,開始沖入了上方的漩渦當中。

雷光暴動,最為洶湧的一刻終於來到!

盤坐的姜亢身體猛地一抖,差點被劈碎開來,心中一凜,急忙長身而起。

千機萬化催發出無盡光輝,演化成為一件神兵,抵擋四處的雷光的落下。

在雷劫之下,這件了不得的兵器不斷的發光,光芒照耀千古,威力已經大大超出了常人所能預料了。

它吸收了不知道多少至尊的血肉,又打碎了不知道多少的至尊之氣,積澱的強大能量,堪稱宇宙第一神器。

有千機萬化護著,姜亢幾乎暢通無阻,再次將這一波的雷劫給扛了過去。

「連過兩劫沒有受傷,你的實力果然是逆天了。」橘右京輕輕的嘆了一聲,道:「前面還有,你要當心了。」

「我知道。」姜亢點頭,沉住心神,再也沒有了輕視之意。

雷光竟然演化出來了一道雷海,雷海之中開始出現了一道身影。

「有人!」

人們頓時大驚,怎麼會有人出現在雷劫之中?

他在這時候出現是要做什麼?

去雷劫之中找姜亢大戰,無異是極其愚蠢的行為。

那人步步而來,似乎並不受雷劫的影響,他的身體之外披著一層朦朧的光罩,隔絕了天劫。

「不是天劫,是有人要趁機殺了姜亢!」橘右京頓時變色。

轟!

不負榮光,不負你 那人出手了,手中放出一朵鮮紅色的花朵來,直接沖著姜亢撲了過來。

「是你!」

姜亢猛地一轉身,提著刀將飛來的紅花劈散!

來的人正是昔日差點被他打死,但僥倖被就走的妙花帝屍!

她未曾開口,或許也無法發出聲音,只是不斷的釋放著各種攻擊。

姜亢皺眉,直接揮刀殺了過去。

如今他修為再上升,對付此人已用不了太多的力氣。

眼看就要到了妙花帝屍的身前,一道劍光又從自己身後掃了下來!

又是一道朦朧的聲音出現,釋放絕世殺機,劍劈姜亢!

「小心,這些人不是雷劫之中的!」橘右京大喊了起來,道:「他們能躲避雷劫,而且和這一界還有隔絕,或許是跨越者。」

「我知道。」姜亢沉沉一點頭,沒想到對手竟然能用這種手段降臨在這片宇宙之中!

那邊的敵人,一直是姜亢最為擔心的存在,但好在他們過不來,可眼下竟然動用這種秘法穿越而來,對自己發動攻擊,著實恐怖。

「就憑你們幾個也想殺我嗎?簡直是痴人說夢!」姜亢冷笑一聲,抬掌粉碎了對方的攻擊,頗有風輕雲淡之上。

雷光越發的洶湧了,不斷的劈在姜亢身上,讓他幾乎站不住身子。

他將千機萬化護在了頭頂之上,四處揮拳打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圍攻他的至尊足足有七人,出手無情,沖著死穴而來。

「糟了!」女媧的臉色不大好看。

「要不要進去幫他?」凱皺著眉頭深思。

「大劫之中,不能輕易入內,何況我們還要看守好這道天關!」諸葛亮搖頭。

姜亢一面抵抗雷劫,一面和七大至尊過招。

「他們的實力很強大,妙花帝屍似乎也有所提升,但並未打破至尊的屏障,距離巔峰就差臨門一腳!」

看來對方掌握了一種法門,但要穿越兩界,必然受到某種限制,不然他們早就出手了。,

「他應該能夠窺探到這一界之中,趁我渡劫發難!」

姜亢肩膀上終於出現了傷口,讓他眉頭一皺,斷然一聲大喝。

「萬象死尊圖,現!」

黑光在凝聚,死亡的世界在他身後撲開,死去的至尊橫陳當中。

就在此刻,雷光之中突然出現了幾道身影,直接沖了進來。

「怎麼還有!」

「一共九人!」

「我的天!」

人們震驚不已。

橘右京手猛地一抖,腦袋上急的汗水都流了下來,道:「這是雷劫生物,你要當心!」

雷劫生物?

雷劫之中還有生物?

姜亢滿心疑問。

緊接著,讓人最為瞠目結舌的一幕出現。

Prev Post
這絕殺一擊之下,眼看著江寂塵就要被斬滅。
Next Post
「簡直就是對我的使命的神聖性的挑釁!」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