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候,一道洪亮的聲音在冰湖區域外響起。

林寒身影一閃,瞬間來到了入口處。

那裡,一個屍魔山弟子正站在那裡,神色帶著一絲興奮。

「怎麼了?」

林寒立馬問道。

那弟子連忙抱拳道:「少主,引魂草的消息,終於有了。」

林寒眼神一亮,立馬道:「快說。」

那弟子頓了頓,隨即才出口道:「我們屍魔山所屬的屍閻殿,殿主大人手中,就有一株引魂草。」

林寒聽此,眼神一沉,道:「這算什麼消息?」

那弟子苦笑一聲,道:「少主,我們真的都儘力了,兩個月以來,我們屍魔山的弟子,全部在瘋狂尋找引魂草,就算是神武錢莊和黑市,我們都過去問了,但一點引魂草的消息都沒有。」

林寒點點點,道:「引魂草極其罕見,這不怪你們,對了,殿主手中有一株引魂草,這個消息應該極其隱秘,你們怎麼知道的?」

那弟子聽此,立馬道:「就在剛才,屍閻殿總殿發來消息,據說聖子屍邪雲死亡后,殿主準備重新舉辦一次選舉新晉聖子的儀式。」

美女董事長老婆 「這次選舉新聖子的儀式上,將會有來自整個屍閻殿總殿,以及各大附庸勢力中的所有強大天驕,都會齊聚屍閻殿總殿,爭奪聖子之位。」

「根據消息,成為聖子后的獎勵中,就有一株引魂草。」

那弟子說完,林寒立馬眼神一亮,隨即道:「你下去吧,我知道了。」

「是,少主。」

那弟子直接告退。

而此時,林寒則是呢喃道:「看來,這聖子,我也要爭奪一番了,引魂草我必須要得到。」

……

…………

半個月後,林寒讓閻鬼留守屍魔山。

他獨自一人,朝著屍閻殿總殿趕去。

至於小白,則是依舊在屍魔山的赤蛟魂皇寶庫大肆斂財,自然也沒有跟著。

這一次,是真正林寒一個人前往。

臨走之前,閻鬼並不放心,堅持要和林寒一起。

但林寒卻是告訴閻鬼,屍閻殿總殿不比屍魔山,總殿中絕對有著無比強橫的存在。

尤其是殿主,那個當日恍若天神般的男子,其修為,絕對比閻鬼要強大很多。

若是閻鬼前去,不僅沒有保護作用,反而可能會讓林寒因此而暴露身份。

知曉了這個嚴重的後果,閻鬼自然不再堅持。

不過想到了林寒身上的種種不可思議的手段,閻鬼也是搖頭一笑,公子可是奇人,怎麼會遇到危險呢。

最終,林寒一人上路,前去參加總殿的聖子爭奪儀式。

林寒對屍閻殿聖子,根本就不感興趣。

但是為了得到那柱罕見的引魂草,林寒不得不去總殿。

他決定,得到引魂草后,立馬從屍閻殿離開。

算了算時間,距離雪州真龍會,也只剩下不到兩個月了。

期間,林寒還準備回天火大國天劍門一趟,將赤天歌靈魂修復后,還需要復活他的肉身,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重生。

因此,林寒的時間很緊。

「本來還以為成了屍魔山掌控者,能夠放鬆一段時間,沒想到……」

林寒搖了搖頭,有些無奈。

「唰!」

不過,就在林寒剛剛出屍魔山的瞬間,一道帶著雪白面紗的婀娜倩影,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林寒神色詫異。

此時擋住他道路的人,竟然是許久沒見的雪幽。

「雪幽長老,怎麼在路上等我?莫非是想念少主我了?」

林寒裝作邪劍公子的邪魅樣子,目光毫不掩飾,在雪幽那曼妙有致的完美玉軀上掃視著。

不過這一次,雪幽卻是沒有絲毫動怒。

她眸子依舊清冷,淡淡道:「師尊他,是你殺的吧?」

「嗡!」

幾乎就在她話音落下的瞬間,林寒腳步一踏,以錯地成寸順閃到了雪幽的身前。

咔!

一隻仿若神鐵鑄造的手掌猛地捏住了她的脖頸,林寒面容上的邪魅笑意早就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冰冷無情的殺意。

林寒眸子冰寒,盯著雪幽,道:「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他沒想到,自己的秘密,竟然暴露了。

雪幽被林寒鉗住了脖頸,沒有一絲一毫的慌亂,而是出聲道:「一個月前,我去了師尊的修行之地,想要幫師尊清理他洞府中的灰塵,但我萬萬沒想到的,師尊他的命牌,竟然碎掉了。」

「大意了。」

林寒心中一沉。

他沒想到,赤蛟魂皇竟然在自己洞府中放了一塊命牌。

這個老狐狸,真的是死了這麼久都不安生。

「你將消息透露出去了?」

既然已經被識破,林寒就不再偽裝,身形和面容,都是變成了原來的模樣。

雖然沒有牧晨那種邪魅的英俊,但那一張俊秀仿若刀削般的剛毅面容,也是帶著一份獨特的韻味。

雪幽眸子狠狠一震。

她沒想到,一直以來的那個紈絝牧晨,竟然都是這個少年裝作的。

雪幽深吸一口氣,隨即道:「若是我將消息透露出去了,你認為今天來找你的,只是我一個人嗎?」

話音落下,林寒魂力散發出去,並沒有感應到任何強者的氣息。

他鬆開了捏住雪幽那雪白脖頸的手掌,隨即道:「為什麼?」

雪幽看著林寒,道:「赤蛟魂皇把我們所有人當成是奴隸一樣對待,他死了,對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我為什麼要告發你?」

林寒笑了笑,道:「你若是將這個消息透露到總殿,我想,殿主肯定會賜予你巨大的獎勵。」

雪幽搖搖頭,道:「我是那種人嗎?」

我是那種人嗎?

林寒看著面前秀眉微皺的女子,不由啞然。

雪幽眼眸閃過一絲明亮,道:「不是每個人,都是你想象中的那麼自私自利。」

林寒點點頭,隨即疑惑道:「那你今日來找我,所為何事?」

雪幽道:「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林寒道:「你問。」

「聖子屍邪雲,到底是不是你殺的?」

雪幽美眸閃爍著一絲好奇,盯著林寒。

林寒道:「我要是說不是,你相信嗎?」

「果然是你殺的!」

雪幽眼眸露出一絲震撼。 自從一個月前,雪幽知曉了林寒並不是牧晨之後。

她就開始懷疑,幾個月前鬧得沸沸揚揚的聖子遇難事情,說不定就和林寒有關。

但雪幽沒想到,聖子,竟然是被林寒親手給殺了。

林寒看了她一眼,道:「好了,現在輪到你回答我了,你既然不想揭發我的秘密,那你今日,為何要來見我?」

雪幽看到林寒那正經的模樣,一時之間甚至是覺得有些不習慣,她哼了一聲,道:「難道我沒事,就不能來見你嗎?」

林寒看著面前似乎和往日有些不太一樣的雪幽,眼神有些疑惑,但還是點點頭道:「你來見我,自然可以,不過,我現在要去總殿參加聖子選拔儀式。」

「我和你一起去。」

雪幽立馬道。

林寒眉頭挑了挑,隨即道:「好,既然你想跟著,那你就跟著,不過希望你到時候不要露出什麼馬腳,不然,你我都逃不掉被總殿制裁的下場。」

「我明白。」

雪幽點點頭,見到林寒答應,十分開心。

一路上,雪幽問了不少問題,包括林寒從哪裡來,來屍閻殿有什麼目的。

這些,林寒說的很模糊。

但雪幽似乎知道有些東西最好不要多問,她也就故意略過去了。

她感興趣的,還是林寒如何將赤蛟魂皇給殺了。

赤蛟魂皇,一直都是雪幽心頭上的一個巨大陰影。

林寒殺了赤蛟魂皇,讓雪幽整個人的狀態,都不像平時那麼壓抑。

一路上,歡顏笑語,讓林寒感覺這位一直以來對他都是冷淡無比的雪幽長老,就像是換了個人一樣。

終於,在日落之前,林寒和雪幽趕到了屍閻殿總殿。

……

總殿中心,一座白玉鋪就的巨大廣場之上。

一道道意氣風發的身影站在那裡。

這些人,都是一個個修為強橫的年輕男子,他們都是從屍閻殿各大分部以及附屬勢力中趕來,前來爭奪聖子之位。

對於他們而言,獎勵什麼的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代表無上榮耀的聖子之位。

一旦成為聖子,不僅能夠得到屍閻殿第一美人葉欣瑤這位聖女,更是日後能夠接替殿主的位置,成為屍閻殿的殿主。

一尊霸主勢力的掌控者,這是何等的權勢。

美人,權勢!

無論哪一個,都是深深吸引著這些熱血的年輕天驕們。

此時,林寒和雪幽,也是走入了人群之中。

白玉鋪就的巨大廣場中心,幾道蒼老的身影站在那裡,是總殿中的聖境強者。

林寒魂力散發出去,一瞬間就覺察到了不下於十幾股陰陽境強者的氣息。

果然,總殿中的底蘊,深不可測。

人群中,林寒看到了有兩位年輕天驕的威勢最為非凡。

因為,那兩位年輕天驕背後,竟然有著不少人,手中握著巨大的鐵布錦旗,上面分別印刻著「荒」、「穆」兩個大字。

雪幽看著那兩個天驕,道:「這兩人,分別叫做荒天賜、穆神養。」

禽意深深:染指小萌妻 「荒天賜是大荒分殿的第一天驕,從小就在大荒中生長曆練,和兇猛的大荒惡獸搏殺,以無數古老的獸血沐浴淬鍊肉身,修為在一個月前剛剛突破到半步聖境,十分強大。」

「而那穆神養,我所知甚少,他十分神秘,是總殿中被一位太上長老雪藏的年輕天驕,實力深不可測,若不是屍邪雲是殿主的私生子,恐怕上一任聖子,就是這穆神養。」

……

林寒聽著雪幽的介紹,暗暗點了點頭。

而這個時候,在那白玉廣場中央一位總殿的強者宣布聖子選拔儀式開始后。

場上的氣氛,一下子沸騰了起來。

無數人狂吼著「荒天賜」和「穆神養」的名字,神色狂熱,仿若兩人最忠實的信徒。

可見,荒天賜和穆神養在眾人的心中,到底名氣有多大。

所有人其實今天來此,就是為了看荒天賜和穆神養這兩位頂級天驕的大戰。

聖子,必定是他們兩人中的一個!

Prev Post
「簡直就是對我的使命的神聖性的挑釁!」
Next Post
……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