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恩懷疑若不是他的實力還算強大,否則一定聽不清愛麗絲到底說了些什麼。肖恩定了定神后很快就恢復了平時的淡定從容的笑容,笑著說道:「沒事,不是你的問題。」

「謝謝您少爺,我…我以後一定可以的…」愛麗絲高興的說著,隨後又羞澀的低下了頭。

肖恩單手輕輕挑起愛麗絲的下巴,尋覓著她那羞澀躲閃的眼神;發現經過半個多月的調養,原本算得上是「面黃肌瘦」的愛麗絲;此刻她那清秀的悄顏上已經顯出了健康的紅潤,白皙的肌膚上閃動著光澤顯得美麗動人;身上穿著並不華麗的衣服,但也能充分顯現出她那豐滿誘人的身材;雖還算不上絕色傾城,但形容一句嬌俏美麗絕不過分。

「不急的…去忙吧。」肖恩對著愛麗絲嬌羞的悄顏語氣溫和的說道。同時放開了她的下巴。

愛麗絲微微行禮后緩步退出了房間,只是讓肖恩有些詫異的是他感覺愛麗絲行禮告退時的語氣內竟隱隱帶著一絲遺憾的意味。

他看著離開愛麗絲深深吸了一口氣,轉而注視著自己的右手;此刻手上還殘留著愛麗絲的體香,直到數分鐘后他才有些不舍的放下,收斂起自己的心神。

在剛才清醒的一瞬間,肖恩就明白了他為何會如此。一直以來他都小心的隱藏著自己的秘密,這讓他很沒有安全感,同時也導致了他的精神緊繃。肖恩知道幾種緩解或者發泄的方法,喝酒,他本身並不喜喝酒,而且也要預防醉酒後意外吐露心聲、泄露秘密。

女人,女人確實是個緩解精神緊繃的好方法;但可惜肖恩今年才15歲,為了不至於有可能影響到他修鍊騎士秘法的速度,他不得不忍耐;剛才對愛麗絲所說的「不急」並不單純只是安慰同樣也代表著他的態度。肖恩知道男子過早的失貞會影響到體質發育的情況,雖然他並不確定是否會影響騎士修鍊的速度。但他寧肯等待也不想留下以後後悔的可能。

最後肖恩想到了破壞,很多人在發泄怒火的時候都有摔東西的衝動。但這顯然與他一慣的冷靜性格相違背,而且還會給人留下暴躁性格的印象。這將對肖恩以後與其它貴族間的交往產生障礙,當然更過分的是留下殘暴的印象。一旦如此帝國貴族們都會對他敬而遠之。

雖然上一次對強盜的殺戮讓他發泄了一直以來的壓力,但這顯然不是能夠經常使用的方法。

自那次意外之後,愛麗絲依然負責著新家的家務等事宜,只是在見到肖恩時會不自禁的露出羞澀的表情;然後用她那含著水霧般朦朧的大眼睛偷偷注視著他,而肖恩通常會報以溫和的微笑;有時也會在無人處拉住愛麗絲,嘴角翹出邪邪的笑容;在她象徵性的抵抗下,探索她那豐滿成熟的身體。但肖恩一直緊守著底線,不讓自己沉迷於情慾之中。

雖然這半個多月來肖恩調製了5種香型的香水,並以此為範本總共製作了近百瓶香水。空閑時又要調教愛麗絲,這似乎顯得肖恩非常忙碌。但他依然堅持每天修行騎士秘法。

3月25日周四的上午,肖恩在軍營內露了個臉后就帶著托爾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此時菲爾等人已經按照之前的慣例,安排了貧民窟內的小弟們負責採購和運送提煉植物精油的原材料。因為這些原材料都是植物草本所以會在上午完成採摘后在午餐前送到肖恩的院子。

這時肖恩就會監督托爾和菲爾等人進行劍術訓練和身體鍛煉並親自指導他們。午飯後菲爾等人忙著將新送來的原材料進行初步的提煉,而肖恩會在午後小睡一會然後拉著愛麗絲躲在房間內做一些能令他放鬆身心感到愉悅的事。然後會在愛麗絲羞紅著臉滿眼水霧的注視下離開房間,他需要將提煉出的精油和酒精不斷提純,以延長它們的保質期。 而在每天下午4點左右,肖恩通常會在這個時間返回霍頓男爵的別墅。今天同樣如此,只是今天的肖恩帶上了幾瓶他自製的香水。作為送給他的舅舅一家的禮物,同時也有著自己的打算;他想要打開這些香水的銷路,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人現身說法。

沒有人比他的舅舅萊克斯.霍頓男爵一家,更合適於這個任務。他的舅舅和舅媽都是典型的貴族成員,一個威嚴大氣、一個高貴典雅,肖恩的香水完全可以為他們增添上幾分異樣的魅力。

至於肖恩他那19歲的表哥路斯特.霍頓,顯然此時正處於「特殊」的時期;到處想要「揮灑汗水」的他,無論是想要自用以提升魅力;還是送給心儀的小姐以俘獲芳心,肖恩的香水都是十分恰當的禮物;在他看來這些香水的威力,大概僅僅略低於珠寶對女人的殺傷力吧。

同時肖恩還要儘可能的偽裝出,因材料的限制而無法大量製作香水的假象。在他的估計中帝都內的大貴族們會在大概半年後「意外聽說」香水、一年後「大致了解」香水的用途、兩年後「迫切需要」能夠得到香水。

而兩年後的肖恩基本已經成為了正式騎士,並啟程前往帝都尋找機會;加上他刻意偽裝出的產量不高等問題,想必也不會有人打他的注意;畢竟花卉等蘊含香味的植物,並沒有哪個農民會去特意大範圍的種植。

如此就可以大幅度降低,帝都內大貴族們對他出手壓迫的可能性。畢竟肖恩製作的香水是屬於緩慢消耗的奢侈品,雖然價格昂貴;但一般一瓶香水,可以連續使用一至兩個月;對於伯爵級以及以上的貴族,一年包括家人在香水上的花費並不足以引起他們的重視;在無法大規模生產的前提下,出手壓迫一個子爵家族出身的正式騎士,哪怕輕易得到生產方法也顯得很是雞肋。至於伯爵級以下的貴族,相信肖恩到時已經擁有了讓他們顧忌的實力。

肖恩很快就回到了男爵別墅,進入別墅后他直接去找了他的舅媽安吉麗娜夫人。

此時安吉麗娜舅媽正在花園前的陽台上喝茶,看到肖恩走來隨即就露出了開心的笑容。肖恩也笑著上前說道:「親愛的舅媽,我回來了。啊,天氣真好,暖暖的很是適合喝茶賞花…」

「呵呵…小肖恩,快來陪舅媽喝茶。」安吉麗娜夫人很是開心的笑著,隨後邀請道。

「這真是我的榮幸…」肖恩微躬身行禮后,緩緩坐在安吉麗娜舅媽的對面。在安吉麗娜夫人親自給肖恩倒上了奶茶后,肖恩笑著說道:「謝謝您舅媽…今天我給您準備了一份特殊的禮物。但願您能夠喜歡…」說完,就從隨身帶著的一個木盒內取出一瓶他製作的香水。

這是一瓶泛著淺粉色光澤的幽香型女士香水,整瓶香水的大小剛好能被一手輕易掌握;透過略顯渾濁的水晶瓶,裡面裝著淺粉色的半透明液體。

肖恩微微晃動手中的水晶瓶,稍等一會後就伸手擰開了瓶蓋。隨後輕輕將水晶瓶擺在桌子中間,頓時就有一陣淡淡的幽香從瓶內飄散出來。

安吉麗娜夫人聽了肖恩的話后,表現的很是高興;雙瞳緊緊的盯著面前的肖恩,直到他小心的拿出一個裝著不知名液體的水晶瓶后;立刻就引起了她的好奇,等到香味飄散出來后;她才驚訝的捂嘴輕叫出聲:「天啊…好香的味道…」

「小肖恩,親愛的…這是你送給舅媽的禮物嗎?」隨即安吉麗娜夫人又立刻笑著對肖恩問道。說完還狠狠抽動了一鼻子,很是高興的問道:「這是什麼?真是太好聞了。」

肖恩滿意的看到安吉麗娜夫人的反應,笑著討好道:「當然…這當然是送給我美麗而高貴的舅媽您的。」說完頓了頓后,又微笑著問道:「您看,您還喜歡嗎?」

「喜歡,舅媽非常喜歡。謝謝你小肖恩。」安吉麗娜夫人立刻高興的回答道。隨後她伸手拿起放在桌上的水晶瓶,拿到眼前看了看后又問道:「真漂亮,這是放在房間里的?」

「哈哈,舅媽。這叫香水。」肖恩知道安吉麗娜夫人錯誤的將香水想成了空氣芳香劑般,有些好笑的說道。隨後又在她疑惑的眼神下,接著笑道:「是擦在身上,讓人掩蓋…呃…」

肖恩有些尷尬的停住嘴,他需要組織下合適的說詞。之前的說法實在有些失禮,幸好此刻眼前的是他的親人。

頓了頓后肖恩微微俯身開口道歉著道:「親愛的舅媽,非常抱歉,請您原諒我的言語粗魯…」說完看了看眼前沒有顯露出異樣表情的安吉麗娜夫人,接著繼續介紹道:「這香水能讓使用者帶上迷人的芳香,並且持續上一天的時間。您之後無論是參加貴族宴會、茶會或者舞會,都可以凸顯您美麗高貴的身份與地位…」邊說他還加上了比劃了幾個熱情洋溢的手勢。

「哦…這真實太棒了。香水?唔…很好聽的名字。」安吉麗娜夫人聽了肖恩的介紹后,眼神突地變得明亮,表情也浮現出驚喜的說道。隨後她又表情半認真半玩笑著說道:「小肖恩你可要注意了哦…下次不可以在女士面前說些不雅的辭彙…」說完還露出了有些俏皮的威脅表情。

「是的,我一定牢記…非常感謝您沒有追究我的失禮。」肖恩表情認真的回答道。

「可以了,小肖恩。快說說…這香水怎麼用?」安吉麗娜夫人見肖恩嚴肅的承諾后立刻焦急的開口問道。隨後沒等肖恩回答又突然問道:「這香水是在哪裡買的?」

「呵呵,舅媽。這香水是我自己做的,外面可買不到。」肖恩微笑著說道。在看到安吉麗娜夫人驚訝的表情后笑著說道:「舅媽,這是用薰香草做的。您請放心,沒有任何的危險。」

「小肖恩你真是了不起,舅媽當然放心。」安吉麗娜夫人笑著就想用手擰肖恩的臉,摸空後有些可惜的說道。肖恩滿頭冷汗的躲過安吉麗娜夫人的魔掌后,暗暗鬆了口氣。

之後肖恩詳細的介紹了香水的使用方法,並親自指導安吉麗娜夫人第一次擦上香水。

很快時間就來到了晚餐時間,肖恩拿著木盒跟著異常高興的安吉麗娜夫人身後進入餐廳。

「親愛的,你這是怎麼了?」萊克斯男爵坐在餐桌邊看著自己興奮的妻子疑惑的問道。

安吉麗娜夫人猶如歡快的少女般來到萊克斯男爵的身邊,俯身在對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隨後才在她的右手位置坐下笑道:「親愛的,你絕猜不到,小肖恩送了什麼禮物給我…」

「舅舅,晚上好。」肖恩先是對著萊克斯男爵問候道。隨後看到萊克斯男爵用疑惑的表情看著她時,他才笑著說道:「是我自己製作的香水…不算什麼…」

「路斯特表哥,晚上好。」肖恩笑著向坐在他左手上位路斯特表哥問候道,路斯特表哥同樣笑著回應。隨後肖恩又與坐在他對面的表弟吉姆打了招呼。

只聽這時萊克斯男爵疑惑的問道:「香水?是什麼…嗯,好香…」突然一陣幽香撲鼻而來。

「親愛的,香水是……」萊克斯男爵的話音未落,安吉麗娜夫人就歡快的巴拉巴拉的詳細說明了香水的用途和使用方法。最後她還讓萊克斯男爵確認是從她身上散發出了香味。

在了解了香水的用途,又聞到了從安吉麗娜夫人身上散發出的迷人幽香后。萊克斯男爵和路斯特表哥對視了一眼后,眼中閃過一絲心照不宣的神光;然後就立刻扭頭盯著肖恩猛看,直把他看的有些頭皮發麻。

隨即他看往安吉麗娜舅媽的方向想要求救,卻看到舅媽她正笑吟吟的看向他們幾人,臉上顯出十分有趣的表情;她並沒有理會肖恩求救的眼神,甚至還有些調皮的對他眨眨眼。

「好吧,我都有準備禮物…」肖恩放棄了求救的打算,直接打開木盒說道。他將一瓶琥珀色的清洌型香水遞給萊克斯男爵,同時說道:「舅舅,這是給您準備的。」

然後又將另外2瓶淺綠色的清新型香水,分別遞給路斯特和吉姆說道:「這是適合熱情奔放的年輕人的香水類型,路斯特表哥、吉姆表弟。希望你們能夠喜歡…」

「肖恩,舅舅看上去很老了嗎?」萊克斯男爵聽了肖恩的話后佯裝發怒的問道。

「不…不,舅舅。為您準備的是適合成熟威嚴而又擁有魅力的男士香水。」肖恩趕緊解釋道,果然隨後就看到萊克斯男爵露出滿意自得的表情。肖恩緩了一口氣后,又對著萊克斯男爵說道:「舅舅,我手裡還有一些香水,想要請您和舅媽的幫助。當然還有路斯特表哥…」

「哦…肖恩,說說看,想要我和你舅媽怎麼幫你啊。」萊克斯男爵看著肖恩溫和的說道。邊上的安吉麗娜舅媽和路斯特表哥與吉姆也都將注意力轉移到了肖恩的身上。

「舅舅,我想將香水放在您的店鋪中銷售。」肖恩笑著說道。隨後頓了頓后又接著說道:「您和舅媽還有路斯特表哥經常會參加一些貴族聚會、宴會、舞會等活動,當有其他的貴族問起時,您還可以替我介紹下香水的效果和使用方法,請放心這香水絕對安全。」

「另外,因為製作香水需要用到大量附帶香味的花草。我想請您允許,讓我使用您的名義和渠道進行收購。」肖恩不等萊克斯男爵說話,又笑著繼續補充道。

「我還以為你想要我怎麼幫你呢…」萊克斯男爵笑著對肖恩說道,隨後又笑著說道:「至於你的其他請求,我都可以答應你。只是,肖恩你跟舅舅說說這香水的產量怎麼樣?」

聽到萊克斯男爵的問題后肖恩想了下后回答道:「舅舅,像您手中的這樣一瓶香水,就需要濃縮很多作為原材料的花草植物。所以產量很低…」說完還聳了聳肩,一副無奈的表情。

「那還真是可惜了…」萊克斯男爵想了下后,搖搖頭語氣頗為失望的說道。

「您知道的,我最近招募了幾個僕從,所以想要賺點零花錢…」肖恩故意露出無奈的表情說道。隨後又補充道:「我也只是在偶然的情況下,意外製作出了香水…」

之後肖恩又與萊克斯男爵一家具體商量了銷售價格和利益分配的問題,晚餐也很快結束。

晚餐后肖恩休息了一會後,就來到訓練室進行每天必做的騎士修行。

結束后肖恩的屬性為:力量:2.559體質:2.567敏捷:2.800 時間轉眼就來到了3月30日周二,陽光明媚,微風和煦。

自肖恩與他的舅舅萊克斯.霍頓男爵關於香水的問題達成共識后,時間又過去了4、5天。

而在那天之後,肖恩吩咐托爾將50瓶不同種類的香水;送到了霍頓家族位於臨水城商業繁華區域內的店鋪中銷售。至於價格經過他綜合考慮后,決定將不同種類的香水,價格定在12至30個金幣之間。至於他的舅舅想要以什麼樣的價格出售,那就完全與他無關了。

肖恩之所以定出高低不同的價格,是為了迎合不同等級的貴族以便凸顯出身份等級的概念;畢竟帝國貴族們對於身份的執著,一直以來都顯得十分頑固和刻板。

而他正是為了迎合貴族們的這種心態,特意用不同純度的香水來分出高低上下。

肖恩能一次性拿出50瓶香水,也不過是在部分被稀釋后的結果;實際是他只拿出了最初那百瓶香水中的30瓶左右,至於其他的香水;則要等待以後,再慢慢的一點點的放出;畢竟他需要偽裝成香水的產量低下,以迷惑可能會覬覦香水利益的組織或個人。

說起利益,不得不說;作為製作香水的主要原材料的芳香植物,實在是便宜的有些過分;因為之前並不存在種植的情況,所以收購所得絕大多數屬於野地自然生長;他剛開始進行收購,就有臨水城的貧民去到野地採摘;既然都是貧民了,那麼他們的勞動力自然廉價的讓肖恩感覺有些匪夷所思。

故此在製作香水的成本中,最大的支出反而變成了灌裝香水所需的水晶瓶。這讓肖恩一度動起了燒制玻璃瓶的念頭,但之後經過他的慎重考慮,不得不放棄了這有些危險的想法;畢竟哪怕是現在這種情況下,他任舊有著近十倍的利潤空間,完全不需要在此時做出這種有些冒險的舉動。

這幾天肖恩依然保持著他原本的作息習慣,每天會在早餐后前往警備隊軍營報道。30日這天他同樣如此,一早他就帶著托爾來到軍營內。

但今天也與往常略有不同,肖恩一到軍營內;就感覺到一股略顯緊張的氣氛,他立刻動身尋找起多尼中士來;希望能從他那裡了解些情況,最後終於在訓練操場上找到了訓練中的多尼中士。

「多尼中士,你來一下…」肖恩大聲叫住了正在訓練的多尼中士,並對他招手示意。

多尼中士扭頭看到了肖恩對他招手,立刻小跑著來到他的面前大聲問道:「長官,您好,有什麼吩咐?」

「多尼,今天軍營里是怎麼了?我怎麼感覺氣氛怪怪的…」肖恩看著附近顯得有些匆忙的士兵,對著多尼小聲的開口問道。

「長官,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接到上面的命令…」多尼臉上同樣有些疑惑,手指比劃的指了指天空小聲對的回答道。隨即在肖恩疑問的眼神下繼續說道:「命令所有的士兵,今天內必須全部歸營待命…」

「哦…」聽了多尼的話后,肖恩心中的疑惑又加重了一分;他繼續小聲的問道:「知道是誰下達的命令?」

「不知道…長官,但可以肯定一定是隊內高層直接下達的命令。」多尼中士搖了搖頭,隨即有些不太確定的猜測道。

肖恩默默思索著各種可能性,但片刻后依然毫無頭緒、不得要領;只得對多尼揮揮手道:「你繼續鍛煉吧,記得把命令的內容,傳達到所有的士兵…」

多尼明白的點了點頭,隨後就對著肖恩敬了個軍禮,之後這才轉身繼續去完成他的訓練。

肖恩左右打量著整個操場內,發現並沒有其他軍官在場。這讓他無法找人打聽更多的消息,隨即他就決定去找傑森上士詢問情況;想必做為默克爾中校的勤務官,他的消息來源一定比其他人靈通的多。

之後肖恩很快就在默克爾中校的辦公樓內,找到了忙碌的傑森上士;他對著傑森使了個眼色,同時眼神瞥向無人注意的角落處;然後他率先不引人注意的挪步進入角落,很快傑森也心領神會的跟了進來。

「傑森,你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麼事?」肖恩也沒跟傑森客氣,直接開口問道。

「大人,是隊內要出兵剿匪了。您要早做準備…」傑森上士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就將他得到的消息告訴了肖恩。

「剿匪?出什麼事了?」肖恩皺眉想了想,突然意識到什麼般語氣急促的問道。

「大人,是貴族學院中的一個學員,在返回學院的路上出事了…」傑森立刻將事件的起因說出,頓了頓后他又繼續解釋道:「在坐船返回臨水城的途中,途經沼澤地帶時;被活躍在那一帶的水賊團伙,連人帶船都給劫持了。」說完傑森上士還急促的喘了口氣。

肖恩有些意外的張了張嘴,完全沒想到還有盜賊敢於做出這種劫持貴族的行為;隨後他就立刻意識到,這件事恐怕會在整個臨水城內引起劇烈的震蕩。果然傑森接下來的話證實了他的想法。

「幸而有個護衛從船上意外落水,又被下游的漁民救起。這才將消息送到了臨水城內。」傑森上士順了順氣后就接著說道。隨後傑森左右看了看,發現沒有人注意他和肖恩后。語帶小聲的提醒道:「大人,城主和城內的貴族議會得知此事後異常震怒。嚴令警備部隊立刻做出應對,務必給帝國和貴族議會一個滿意的結果。」

說完后傑森又小心的打量了四周,然後才繼續小聲的對肖恩說道:「警備隊的奧斯特統領大人聽說也是非常惱怒…只是…他的身體不太好;這才將此事交由默克爾大人全權處理…」

說著傑森微微喘口氣后:「默克爾大人已經決定親自領軍出征,營救受困的貴族學員並討伐那些膽大妄為的水賊…大人,您可要做好一些準備…」說著還對著肖恩隱晦的傳遞了一個異樣的眼色。

「原來如此,竟然發生了如此駭人聽聞的事…」肖恩聽了傑森的話后恍然大悟,同時也也明白了傑森是在提醒他;語氣立刻帶上些許憤怒的開口說道。頓了頓后他又顯出一副義憤的表情問道:「傑森上士,你知道默克爾大人什麼時間有空…我要親自向他請戰…」肖恩說完還狠狠揮了下手,顯得他此時激動的心情。

「對了…知道發生不幸的是哪一家的貴族成員?」肖恩突然意識到他還不知道受害人是誰,於是開口問道。但他的內心深處,實際並不在意那個被劫持的倒霉蛋到底是誰;僅僅作為同學,作為同樣出身的貴族;他有必要表現出對受害人的同情和對施暴者的憤怒和譴責。

「大人,聽說是佛瑞男爵家的次子…」傑森開口回答道。然後又恭敬的對肖恩說道:「默克爾大人在午餐前有半個小時的時間,需要我幫您安排嗎?」

「恩…請你幫我安排吧。麻煩你了…」肖恩很客氣的對傑森上士說道。

「當然…這是我的榮幸。」傑森謙虛的回答道,頓了頓后語氣透著恭維的對肖恩說道:「大人,您的品格,真是讓人敬佩…我想默克爾大人一定也會十分讚賞,您為了挽救自己的同學,而義無反顧的堅決要求參戰的決心。」說完后傑森臉上露出了,讓肖恩感覺十分虛偽的笑容。

「哪裡…我也只是擔心同學的安危…」肖恩笑著回答道,那笑容中同樣有著濃濃的虛偽色彩。隨後他又語氣謙遜的開口對傑森說道:「能否圓滿的解決此次事件,還要依靠默克爾大人的運籌帷幄。我…我只是略盡些綿力而已…」

「是的,大人。您真是慧眼如炬…」傑森上士立刻就心領神會般的恭維道。

說完后兩人微笑著對視了一眼,傑森依舊錶現的十分恭敬;而肖恩的眼中則閃過一絲欣賞,不得不感嘆領導身邊的人都是人精啊。

而後兩人才慢慢離開了談話的角落,肖恩示意他有事暫時先離開;等時間接近后,再趕來面見默克爾中校。傑森上士同樣也有著要事必須前往處理,於是兩人在互相告別後肖恩就離開辦公樓。

肖恩想要未來在軍隊中走的更遠,就必須不斷增加自身的功勛和資歷;無疑參加一場「相當輕鬆」的剿匪戰役,是個非常不錯的選擇;而自己的同學發生了如此不幸的遭遇,正可以讓他以此為借口主動請戰;最後肖恩「擔憂同學」的理由又顯得他很有人情味,而多數人都願意與一個重感情的人交往;所以整個事件對他來說,不得不說變成一件一舉數得的好事。

離開了默克爾中校的辦公樓后,肖恩直接找到了他的侍從托爾。他直奔主題的對托爾吩咐道:「托爾,你去後勤處領一套士兵皮甲。之後我有用…」

「好的少爺。」托爾聽到肖恩的吩咐后立刻答應道,托兒已經習慣了服從肖恩的命令。

「你自己也要準備好武器鎧甲和馬匹。」肖恩繼續吩咐道,說完后看到托爾疑惑的表情又接著說道:「我可能要參加剿匪任務,你做好隨我出征的準備。記得保密…」

「我知道了,少爺。我會連您的武器裝備都一起準備好。」托爾聽了后立刻莊重的應道。

肖恩聽了托爾的話后,對著他滿意的點點頭。隨後就揮手讓托爾先去做著準備。 時間緩緩而過,很快就到了肖恩前往拜見默克爾中校的時間。肖恩徑直來到了辦公樓,就見傑森上士正等著他的到來;見他到來就笑著對他暗暗打了個稍等的手勢,隨後就立刻轉身敲響了默克爾中校的辦公室房門。

很快在一聲透著威嚴的「請進」后肖恩推開了房門,只見默克爾中校正面帶微笑著看著進門的肖恩。他立刻快走幾步對著默克爾中校敬禮並喊了一聲「長官好」。

「肖恩,你來了。來,坐下說…」默克爾中校面帶微笑的對肖恩說道。肖恩笑著禮貌道了聲「謝謝長官」后就自然而然的坐在了他的對面。

「是不是聽說了什麼…」默克爾中校見肖恩坐下后開口問道。

「是的大人,對於佛瑞同學的遭遇我深感憂慮…」肖恩語氣故意帶著些遲疑的說道。頓了頓后他又用激動的語氣說道:「大人,請您務必同意;讓我參加解救佛瑞同學的戰鬥…」

「呵呵…」默克爾中校聽了肖恩的話后,立刻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無論有多麼迫切的想要增加,從軍的資歷或者是想要獲得軍功。都不能表現的過分刻意,那會讓上級軍官看輕的同時;也會受到同級軍官的鄙視和排斥,畢竟誰都不喜歡有個習慣性搶功的同僚;而肖恩此刻的言辭緊扣他那不幸的同學,完全是一副為了同學著想的態度。

「肖恩啊,我正要讓傑森去通知你。你就自己來了,呵呵…放心吧。」默克爾中校笑著說道,他的態度語氣中都透出了股親切感。頓了頓后他又接著笑道:「做好準備…隨時等著命令吧。」

「謝謝長官…隨時等候您的命令。」肖恩聽了對方肯定的回答后微微躬身感謝,隨即就刻意用嚴肅的語氣說道。說完后頓了頓,他才用謹慎中帶著點關心的語氣對默克爾中校問道:「大人,您知道佛瑞同學的近況嗎?不知道他現在是否…安全?」

「呵呵…別擔心…暫時應該還不會有事。水賊團伙還想用你的同學來和他的家族交換糧食…」默克爾中校聽到肖恩的話后,嘴角微微一笑隨即就恢復臉色沉重的回答道。同時他心中對於肖恩在達到目的后,依然小心的不留下任何破綻的行為深深表示讚賞。

「交換糧食?他們劫持貴族就為了糧食?」在默克爾中校的辦公室內,肖恩詫異的問道。

他似人間煉獄 「恩…之前城主府出手限制了糧食交易…」默克爾中校簡單的解釋了一句。

肖恩問完后,就立刻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南部地區的冬小麥還要再等1個月的時間才能收穫,在這一段時間正是糧荒的時節又加上帝國政務系統的干預;想來是影響了南荒地區的盜匪團伙的糧食儲備,只是讓肖恩感覺詫異的是劫持貴族僅僅只為了得到糧食…

「大人,看來那個所謂落水的護衛。實際是對方放回來提條件…」肖恩開口說道。

「恩」默克爾中校點點頭認同了肖恩的猜測,隨後又皺著眉頭問道:「肖恩,對於如何安全的營救出受困貴族學員,你有什麼想法嗎?」說完默克爾中校抬頭看著肖恩。

「這…大人,我們可以組織一隻精銳的小分隊,嘗試提前將佛瑞同學解救出來…」肖恩猶豫了下后,試探的開口說道。他知道敢於做出劫持貴族的盜匪,帝國官方和貴族議會決不會善罷甘休;勢必會用出雷霆手段,定要將敢於威脅貴族的存在徹底消滅。

哪怕是這伙水賊立刻就將貴族學員完好無損的送回臨水城,事後也會遭遇滅頂之災。也就是說在他們做出劫持貴族的事後,最後的結果就已然被註定了毀滅。

所以肖恩提出了在他前世很常見的突襲營救人質,而後再正面強攻的方略。當然也有先假意完成交易等人質安全后在發起進攻,不僅可以消滅敵人也可以搶回交易品。

但這種方法在此世界有著非常麻煩的後患,不提帝國官方和貴族議會絕不會對威脅貴族的存在妥協;就實施后決定使用的默克爾中校,他的信譽就將受到嚴重的損害;甚至在他以後可能的職務提升中,被對手肆意指責為對匪徒的妥協和放縱。這將會是他的致命污點。

默克爾中校在在聽了肖恩的提議后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久久后表情略有些歉意的說道:「肖恩,你提出的辦法很好。只是組建精銳的營救小隊很容易,但是…由誰來統領…」

肖恩沒想到默克爾中校會把這個大坑甩給他,這讓他有點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但他同樣也不能表現出絲毫的猶豫來,於是他立刻笑著說道:「大人,我當然很榮幸能夠成為您的首選…」說完肖恩還微躬了下身,以表示敬意。只聽他接著說道:「只是…大人我們首先應該關注的是情報的收集。比如…確定佛瑞同學的具體位置和看守他的匪徒數量…在有了這些具體的情報后,我們才有了成功營救的可能性…」

肖恩的話音剛落,就立刻引起了默克爾中校的重視;他仔細一想就默默點點頭,認同了肖恩的說法。肖恩也藉此短暫的轉移了他的注意力,之後又趁熱打鐵的提出了很多前世中接觸到的常識。

默克爾中校越聽就越發欣賞肖恩,雖然肖恩提出的某些建議還顯得有些幼稚;但還是有很多就連他自己都未曾注意過的方面,直到最後都讓他有些受益匪淺的感覺。

肖恩離開默克爾中校的辦公室時,額頭上已經滿滿的都是虛汗;這僅僅只是為了應付默克爾中校,之後那如雨點般密集的各種問題。最後默克爾中校也對他暗示了,可以考慮不用他來率領營救小隊的意思。

Prev Post
但是鎮海神宮廣闊無比,裡面似乎就像是另一個世界一般,比一個俗世帝國的面積還要巨大。
Next Post
「這……他是交代我,將地圖送給你們。」噬天摸著鼻子,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