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倩兒:好,走吧。雖然李倩兒平時吵吵鬧鬧了些,但認真起來還是非常嚴肅的,白曉琳李倩兒倆人又繼續往前走,倆人大概快走到河的盡頭時,哭聲也越來越近,白曉琳與李倩兒倆人也看見一個大概六十來歲的大娘正坐在一大石頭上哭泣,這位大娘嘴裡也在說著,雷兒啊,你在哪啊……別跟娘玩捉迷藏啦!快出來啊,

此時白曉琳與李倩兒倆人互看了對方一眼,又看向那正在哭喊著叫著自己兒子的大娘,白曉琳:我們上前去看看,李倩兒:嗯,

白曉琳與李倩兒倆人走到這位老大娘面前,這位老大娘看著白曉琳與李倩兒倆人站在她面前,她看了白曉琳與李倩兒倆人一眼,

便說到,這位大娘名喚蘇氏,兩位姑娘打擾你們一下,請問你們有沒有看見一個瘦瘦高高的男子啊?大概二十來歲,身穿綠色短布衫, 白曉琳:我們沒見過此人,李倩兒:到底是怎麼回事呀?大娘,

你怎麼哭這麼傷心啊?蘇氏:我兒子失蹤好幾天啦!我這幾天一直在找他,他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那我也不活啦!

白曉琳:大娘你別太傷心,也許你兒子是有什麼急事外出了呢,

蘇氏:不會的,我雷兒一直都是有什麼事都會告訴我的,

他不可能有什麼事不會跟我講的啊,兩位姑娘若沒見過,那老身也就不問了,白曉琳與李倩兒又互看了對方一眼,白曉琳便走向前去

,白曉琳:大娘你可去過鶴城外呢?蘇氏:沒有,李倩兒:那你兒子會不會出城啦!蘇氏:我……白曉琳:怎麼了大娘?

蘇氏:我,我沒去過城外啊,白曉琳:不如這樣吧。我們正好要出城,你要是放心的話,我可以幫你找,李倩兒:是啊!反正我們也是出城順便幫你找一下,蘇氏聽見白曉琳李倩兒兩人這麼一說,立馬就雙膝跪下。開始叩拜了起來。蘇氏:多謝兩位姑娘,多謝姑娘啊,白曉琳李倩兒兩人趕緊扶起蘇氏,白曉琳:你快起來,

李倩兒:是啊!我們都還沒給你找到呢, 白曉琳:你不必行這麼大禮,等我們找到再來通知你,你快起來,

蘇氏:兩位姑娘真是好人啊,我蘇老太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份啊!

讓我碰見兩位菩薩心腸的姑娘啊,兩位姑娘若是不嫌棄,不如先到我寒舍一坐,吃個粗茶淡飯如何啊?李倩兒非常認同的表情,準備說話的李倩兒一下子被白曉琳的一個眼神給睹了回去,但李倩兒只是看了白曉琳但到嘴邊的話肯定也就要說出來嘛,

李倩兒:哎!好啊!好啊!我正好餓啦!

白曉琳:不用了大娘,現在天色也晚了,我們也還要在天黑之前趕到城外,等我們找到你兒子再來吃你那頓便飯也不遲啊!

李倩兒:那好吧,下次再來,蘇氏:那好,兩位姑娘既然有急事的話,那我也就不挽留你們了。我這件事就麻煩兩位姑娘啦!

白曉琳:哦!沒事,李倩兒:大娘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幫你找到你兒子的,你先回屋去吧。白曉琳:我們走,李倩兒:嗯,

白曉琳:大娘保重,蘇氏:哎!好,兩位姑娘也要小心啊!

蘇氏目送著白曉琳與李倩兒兩人後也回到了屋中, ?白曉琳與李倩兒兩人也走出了那條河邊,

李倩兒:剛剛大娘都留我們在她家吃飯了,你怎麼不答應啊!

我都陪你走了一天的路了。也不讓我休息一會吃頓飯什麼的,

白曉琳:這點苦都吃不了,你還怎麼學修仙練劍啊,

你若到我師尊門下,那可不只是沒飯吃了,

李倩兒:好了。好了。不說了,不跟你說了。跟你說我就只能沉默了。我只是隨便說說啦!白曉琳也停止了她的語言,也沒說什麼了,兩人也繼續走著,此時吳婉穎帶著一群天山弟子走出了天山,也已經到了鶴城外,而白曉琳李倩兒兩人也正好要去鶴城外與白曉清孔玉溪兩人碰面,吳婉穎帶著一群弟子到了鶴城外,

吳婉穎:我們已經下山了,先休息片刻,再去找那個妖怪為吳霈報仇,眾弟子也大聲說到我們一定會替吳霈報仇的,師姐放心,

吳婉穎大聲笑到,哈哈哈,好,吳婉穎抱拳說到這件事也辛苦各位師妹師弟們了。吳婉穎與各弟子都還坐在草地上聊著聊著,白曉琳與李倩兒也經過這條路,正好也碰見吳婉穎一伙人,白曉琳與吳婉穎兩人遠遠相望,兩人眼裡都布滿一絲絲的仇恨, ?李倩兒也看了看對面著裝一身白衣的吳婉穎以及其他弟子,天山弟子除白雲師尊弟子著裝不一樣外,而掌門真人弟子統統都是著裝白色裙衫,除非是已經在天山少有十年以上的才會著裝稍稍不一樣,

就像白曉琳等人,還有吳婉穎,白曉琳吳婉穎互看了對方很久,

李倩兒就好奇的問到,李倩兒:曉琳,你們認識嗎?

白曉琳沒說話走了過去,李倩兒也匆匆的跟了上去,

李倩兒:哎!曉琳。吳婉穎等弟子也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也走了過去,吳婉穎帶著一群弟子向白曉琳方向走去,白曉琳吳婉穎兩人也並沒有走得很近,兩人距離大概也還有一米遠就停了下來,吳婉穎狠狠盯著白曉琳還帶笑的說到,

吳婉穎:喲!妖怪我們又見面啦!這幾日在山下躲著挺舒服吧?

白曉琳:我不是妖怪,吳婉穎:呵!這世上小偷也不會說自己是小偷啊,你這麼說,我也理解,呵呵,

白曉琳:你若是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吳婉穎:走什麼啊,你不知道,我是來找你的嗎?

白曉琳:吳霈的死真的不關我事,我也沒有殺她,

婉穎師姐要是相信曉琳的話,我就一定會查清楚此事,不會讓吳霈就這樣白白死去的,吳婉穎:你覺得你還會有命去查明嗎?

我奉掌門真人之命,特意下山來為民除害,我要殺了你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妖怪,也好替吳霈報仇, ?白曉琳:我說過,吳霈不是我殺的,你不信,我解釋再多也無用,

還有,我再最後警告你一次,我不是妖怪,白曉琳說完準備從吳婉穎身邊掠過,但吳婉穎這人就是喜歡沒事找事,她一把將白曉琳給攔住了,還帶點嘲諷的說到,吳婉穎:殺人犯還想逃啊,白曉琳盯著吳婉穎,但從白曉琳眼中傳來的是一絲絲警告,但吳婉穎根本就不在意她的眼神,吳婉穎:看什麼啊,是不是想殺我啊?

白曉琳:讓我過去,吳婉穎一掌將白曉琳推出一米遠,而白曉琳身旁的李倩兒也奔到白曉琳面前,李倩兒非常友好的說了句,

李倩兒:曉琳你沒事吧?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白曉琳:我沒事,李倩兒非常氣惱,

便開始說對面的吳婉穎等一群人,

李倩兒:你們這一群人怎麼回事啊,想以多欺少也不帶這樣噠嘛,

我不管你們跟曉琳有什麼仇什麼怨,但我聽你們的之間的對話,

就是你們這一夥先在這裡搬弄是非,黑白不分的錯怪曉琳!

還有你,站在中間的那個女的,一臉壞像,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你們這麼多人欺負曉琳一個人,雖然不是什麼英雄好漢,但這麼多人打一個人也不是個非常光榮的事情啊,有本事你來單挑啊,

如果我們贏了,就讓我們過去,如果你們輸了,就立馬離開鶴城, 吳婉穎:你是從哪冒出來的野丫頭啊,我跟白曉琳的事用不著你管,你若再多管閑事,那就別怪我連你一起殺了,

李倩兒:我才不想跟你這蠻不講理,又濫殺無辜的人說話呢,

一看你這樣就不是什麼好人,你肯定經常錯怪好人吧。

吳婉穎:你最好給我走一邊去!

李倩兒:你……李倩兒正準備說話,白曉琳一下把她給堵了回去,

白曉琳:別說了倩兒,此事你就不用管了,

白曉琳走到吳婉穎面前倆眼盯著吳婉穎說到,

白曉琳:讓我們過去,吳霈的事情我一定會調查清楚,

吳婉穎:你覺得我會讓你過去嗎?好不容易找到你,我會讓你這麼容易就跑了嗎?吳婉穎說著就拔出利劍刺向白曉琳右胸脯,好在白曉琳反應快躲過了吳婉穎的劍,吳婉穎手拿著劍停了下來,並說到,吳婉穎:白曉琳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要為吳霈報仇,殺了你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妖怪,也好讓芸芸眾生安心,姐妹們布陣,

殺了這個妖怪好替吳霈報仇雪恨, ?是,眾天山弟子聽到吳婉穎一聲令下,立馬就開始布起了劍陣,

白曉琳見此時的狀況,恐怕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白曉琳:倩兒你先躲到一邊,怕她們會傷到你,

李倩兒:我才不怕呢,白曉琳撇了李倩兒一眼,並說到,

白曉琳:快點,李倩兒:那好吧,你小心點啊,李倩兒說完就跑到一邊去了,而白曉琳則是一個人應付吳婉穎她們一伙人,

此時跟在白曉琳李倩兒後面的黎墨也已經跟了上來,

黎墨看見自己的救命恩人要被欺負了,他二話不說就準備衝上前去卻被李倩兒一把給抓住了,黎墨:你幹嘛什麼啊!放開我,

李倩兒:你還是別過去了,別給曉琳添麻煩,

黎墨:誰添麻煩了,我是去幫一下她,那像你呀!就在這裡看著,

李倩兒:唉!你……好吧,你要去你去吧。反正被罵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李倩兒說完黎墨就去幫助白曉琳,而此時白曉琳也正準備迎接這一戰,吳婉穎:萬劍陣,起!此時天山眾弟子的劍全部都被法術帶起,而鋒利的劍正對準著白曉琳的方向,只要吳婉穎一聲令下,這萬劍陣就全部刺向白曉琳, 白曉琳也已做好準備應戰的手勢,而此時的吳婉穎也準備對白曉琳發起攻擊,吳婉穎:白曉琳,受死吧!萬劍陣!破,

白曉琳看著萬劍陣即將刺向她時,白曉琳也施展出自己的法力,

便用自己的法力接住吳婉穎等人的劍陣,

此時的白曉琳非常吃力的頂住劍陣,也非常無助,

在她正準備拼盡全力破了此陣時,吳婉穎突然出劍刺向白曉琳左胸脯,白曉琳看著劍刃刺入自己的胸口,白曉琳雙手又擋著劍陣,

白曉琳也已快堅持不住了,此時黎墨正好衝上前來擋住劍陣,

白曉琳也終於鬆手,雙手拿住吳婉穎手上鋒利的劍刃,怕劍刃刺得更深,但吳婉穎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還繼續用力往白曉琳胸口刺向,而白曉琳則是一直向後退,此時黎墨這邊劍陣居然突然破了,

原來是白曉琳大師姐白曉晴趕到了,而吳婉穎這邊也突然好像有一股大風吹向她一樣,吳婉穎一下子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給推飛了出去,吳婉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吳婉穎一回頭看見孔玉溪站在她面前, 而黎墨這邊也快撐不住了,恰好白曉清及時趕到,黎墨也放鬆了下來,白曉清:你先去一邊,這裡有我,黎墨:哦,好,你要小心啊,白曉清:嗯,白曉清從懷裡拿出一個天山令牌,此令牌一出天山弟子都得通通服令,若不服令就廢除劍法武力,趕出天山,白曉清:看見此令牌沒有,若不把萬劍陣給撤回,你們統統都不必回天山了,你們私自跑下天山,還傷及同門弟子,就已經觸犯了門規,你們若再對曉琳布陣用刑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念同門之情了,眾弟子聽到白曉清此話一出,並互看了對方一眼,又點了點頭,才把劍陣收起,吳婉穎突然站了起來,吳婉穎:你們是被這個妖怪給迷惑了吧,她殺了吳霈,難道她就不該懲罰嗎?

也不知道你們為何要如此護著她,今日就算她們沒權力殺這個妖怪,但我有!

白曉琳嘴角含著血跡,因吳婉穎說的妖怪白曉琳也準備跟吳婉穎來個決一死戰,白曉琳旁邊有白曉琳孔玉溪倆人,白曉琳正準備過去吳婉穎那邊,卻一下子被白曉清給用手擋住了, ?黎墨趁他們正在熱聊,便悄無聲息的走了,但黎墨雖然走了,

黎墨也還是跟平常一樣,就偷偷暗中觀察,一但看見白曉琳有不策便會沖向前去,那怕是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保護好白曉琳,

就只為報答那天晚上在密林中白曉琳為他都敢以死去拼,

此時白曉琳等人也已經轉回李府,但等白曉琳等人回到李府,

也已夜深人靜,但李府是一戶大戶人家,不像其他地方燈光都已熄滅,李府上上下下有幾十口人,大門口裡面也是有管家給管著的,

但應李倩兒深夜未回,李景園便叫小蝶跟管家一起等李倩兒回來,

李倩兒等人一到了大門口,孔玉溪則是扶著白曉琳,白曉清則是在環繞著四周,李倩兒非常小聲的叫著管家,

李倩兒:管家,開門啊!我回來了,

小蝶聽見自己家小姐的聲音,立馬就跑到大門口,將大門打開,

而管家則是已經快睡著了,

小蝶:小姐你回來了!想死我了你,

李倩兒:唉!打住!才多久不見啊!你就想我了,李倩兒翻了個白眼,小蝶:是真的想你了,小姐,

李倩兒:好好,等會再想,你先去給他們兩個備兩間客房,

想不想我呀!就等會再說,

小蝶:哦哦,好,

李倩兒:剛剛走得太匆忙,都不知兩位大俠尊姓大名吶,

白曉清:噢!都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白曉清,是曉琳的大師姐,

以後叫我曉清就可以了,

李倩兒:哦哦,好,那這位?

孔玉溪:我叫孔玉溪,是曉琳的良人,就我玉溪就好了,

李倩兒:原來是曉琳的良人吶,怪不得,

白曉琳撇了孔玉溪一眼,

白曉琳:不是的,倩兒你誤會了,

李倩兒:曉琳還會害羞啊!哈哈, ?而一旁的白曉清也看著孔玉溪白曉琳倆人笑著說到,

白曉清:還真看不出來呀!曉琳還忙著解釋,哈哈,

白曉琳:我跟玉溪只是同門弟子而已倩兒別想多了,

白曉琳說完后,就看了看在她一旁的孔玉溪,孔玉溪正偷著樂呢,

他看見白曉琳盯著他,他就沒敢再笑了,

孔玉溪:我先扶你回房吧,你身上還有傷呢,

白曉清:說到這,這這麼大的李府就姑娘一個人嗎?

李倩兒:哦!不是不是,還有我哥呢,但他現在可能已經休息了,

白曉清:噢!既然都已經休息了,那明早再跟他打聲招呼,

只是感覺挺麻煩你們的,

李倩兒:這有什麼啊,我跟我哥都是喜歡結交好友的人,

此時小蝶走了過來,小蝶:小姐,房間已經備好了,

李倩兒:哦!那你們就先回房休息吧,天色也不早了,

小蝶你給兩位帶路,

孔玉溪:嗯,那個,我先送曉琳回房,她受傷了,要給她療傷,

白曉琳:我沒事,只是點皮外傷而已,你先去休息吧,

過幾天就好了,

孔玉溪:不行,皮外傷也不行,最起碼抹點葯吧,

白曉琳:真的沒事,等會我自己抹,

孔玉溪白曉琳倆人的爭吵成功的把一旁的白曉清與小蝶倆人給逗笑了,白曉清:我們先走吧,讓他們兩個吵,

白曉清走了,就只剩下孔玉溪白曉琳倆人,倆人說著說著就停了下來,白曉琳:好了,不騙你,真的沒事,這幾天你應該都沒休息好吧,孔玉溪:還好,這幾天就是一直在想個人,

白曉琳:好了,快去睡覺,別想了,

孔玉溪:好聽你的,曉琳說什麼我照做, ?孔玉溪:那我去啦,有事叫我,

白曉琳:嗯,去吧,白曉琳目送孔玉溪,后又自己回房療傷,

白曉琳兩腿盤坐著,開始運氣療傷,而此時住在小河邊上的李雷母親為尋找李雷也到現在才回來,

李雷母親關上了門,準備喝口茶水,她正準備將茶壺拿起來時,

突然發現米缸旁邊蹲著一個人,正背對著她,

當時因屋內有點暗黑,李雷母親就直接走了過去,

Prev Post
斗戰佛一脈的人暴怒,破碎堂的人更是直接消失,看似是去尋找李瀟了。
Next Post
喪著臉,三藏心裡如同刀割一樣,千億啊!自己的千億沒有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