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為成熟,且有風韻的聲音,頭回腦神經迴路在休的腦海里迴響。

「我可不是在誇張,你的變化有目共睹,像半年前,你還是個沒什麼存在感的少女的模樣。現在嘛,已經可以稱之為成熟的御姐了。」

一股快樂的波動在他的腦海里回蕩。

「我很忙的,有什麼事嗎?」

「你是怎麼看巨龍的?」

「怎麼看的意思是?」

「我懷疑巨龍同你一樣,都是創世神安排,管理地上文明的手段。對於他們,你有什麼看法或者感覺嗎?」

莫名的情緒在腦海中沉浮。

「要說看法,完全沒有,他們同我,就好像背靠背的兩個人,雖然知道卻不了解。經你提醒,好像真的有可能,是創世神的傑作。不過我無法同他們交流,他們也不會來干涉我。我們平行的兩套系統。」

……

……

休斷開連接,陷入沉思。

齊拉無法幫上忙,不過這次連接並非完全沒有意義。至少可以證明,巨龍確實同創始神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但是要解開巨龍的秘密,還是需要藉助龍本身。

休不能整天泡在研究中。他作為聖盟最重要的智囊,政治、經濟、軍事以及未來的規劃都有涉及。雖然他本人有著普通人難以匹敵的才能,但是生而為人,他一樣要耗費精力和時間去處理很多瑣事。

再一次回到研究中去,已經是兩天後的事情了。

休用冥想的方式同青翼取得聯絡。雖然對方名為守護巨龍,不過兩人真正以這樣的方式聯繫,卻是屈指可數。

「怎麼樣,想通了嗎?」

穿越之種田逃荒路 「什麼?」

「協助研究的事情。我保證,沒有其它龍會知道我們正在做些什麼。」

「休想!」

「怎麼突然生氣?我是你的契約者,提出研究或者觀察的要求並不過分吧。」

「呃…」,青翼停頓了好一會兒,「…可是,我就是反對,沒有什麼原因。你一提到要協力研究,就有種氣不打一處來的感覺。」

休理解守護巨龍的意思,也感受到了,他傳遞過來的,真正的憤怒情緒。

脫離冥想,休真是有些抓狂了。本以為不算太複雜的巨龍契約的研究,竟然遭遇瓶頸。他最看好的,從青翼做突破口,竟然遭遇到了風龍的竭力抵抗。

又是連續五天的事務性工作。在此期間,休完成了聖盟議會籌備的規劃,以及對於第一屆議會運作模式的設計。聖盟的法律,以及義務兵役制的建立算是幽影大陸上,跨時代的進步。隨著臨時政府的運作漸入佳境,休終於可以騰出手來,處理擱置的巨龍的問題。

不過在此之前,他必須要找人談談。

龍晶城城堡,艾琳娜的房間。在深夜時分,能夠進入到這裡的,除了她的貼身侍女,也只有休了。

他新奇的打量著眼前只穿著睡衣的艾琳娜。曼妙曲線以及平時看不到的慵懶的姿態自然是新奇的原因,更多的是一種感受。不同於工作以及事務,屬於居家才能體會到的那種感覺。

難道這就是自己的女人的感覺?

「喂,別老是盯著我看,會不好意思的。」

艾琳娜少有的扭捏著。

休看到她的媚態,哈哈一笑,大膽的走近平日里十分強勢的女議長,在她來得及抗議之前便把她擁入懷中。

她先是有些不習慣,身體僵硬了一會兒,隨即便放鬆下來。

「怎麼回事?被其它人擁抱的感覺也不壞嘛。」

「相信我,除了我之外,不會有第二個人讓你感到如此放鬆了。」

雖然是現學現賣,這並不妨礙休在這方面佔據主導地位。

兩人親密了一陣。休感覺到彼此的心更加靠近了一些。

完全放鬆的狀態下,他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關於巨龍的話題。雖說這種公私不分,屬於工作狂的特性滿煞風景的,休並沒有打算可以迴避。

「你同雨露的關係怎麼樣?」

「很好啊!我們是朋友嘛,你怎麼突然這樣問?」

「是這樣的,我也是會遇到麻煩的…」

休沒有打算隱瞞。艾琳娜應該是他在世界上,活了兩輩子的人生里,唯一一個不打算有任何隱瞞的人。他把自己的想法,以及遭遇到的困難原原本本的告訴她,「我知道這可能是強人所難,畢竟這可能會破壞你同雨露的友誼,可是確實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又不能真的去抓一條龍過來試驗。」

艾琳娜靜靜的看著他,「你在說什麼呀!你是不是兩輩子里都沒有朋友啊!」,她的樣子是那種突然發現好玩的事情,又不得不忍住的難受模樣,「真沒想到,你意外的在人際關係方面很弱呢?被我這個不擅長人際關係的人這樣說,你真的是弱的可以哦。」

「喂喂喂,我也就這一個弱點,你別老是重複啦。」

……

……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狂風吹得房間的窗戶咯咯響。休醒轉過來,發現艾琳娜不在身邊。他來到窗邊,看到了不自然狂風的始作俑者,雨露以巨龍的形態在城堡的中庭降落。即使她是一頭嬌小的龍,還是佔據了城堡中庭的大半,甚至連老道奇的花圃都被壓壞了。

艾琳娜正在中庭,一人一龍似乎在討論些什麼。

雨露轉過頭來,凝視窗戶。

休有所感應的打開窗戶,小水晶龍把頭探入房間。

「原來是這樣,你怎麼不早說,可以哦,你要研究的話,本姑娘隨時奉陪。」

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是要研究契約對你們的作用,真的可以嗎?你不是說這涉及隱私嗎?」

水晶龍露出擬人的,得意的表情,「如果你要研究的是我,當然不行,這是我的隱私…不過你要研究自己的契約龍,我倒是可以幫手。」

休莫名的望向已然來到窗外的艾琳娜,後者聳了聳肩膀,「有困難直接問不就得了。我問她,有什麼辦法不涉及隱私又能讓你的研究繼續下去。她告訴我,只要不研究她,其它龍都無所謂。」

休低下頭,自嘲的笑了起來,「原來還有這種想法,我果然有局限。」,隨即想到了什麼他重又仰起頭向著雨露,「青翼不聽你的怎麼辦?」

「放心,我有辦法讓他乖乖的。」

百里之外的地火之地,青翼連打了兩個噴嚏。可憐的風龍疑惑的望著天空,自言自語道,「是有人在說我壞話嗎?」

……

……

十天之後,休的研究在磕磕碰碰中完成。

研究的結果同他的想象大相徑庭。巨龍的契約以及龍笛的能量迴路比想象中更加複雜,即使在青翼以及雨露的幫助下,還是無法破解經過特殊形式加密的能量迴路。不過對龍笛的拓印,以及模擬契約卻是可以辦到的。休的目標可謂實現了一半,解放巨龍對契約和龍笛依賴方面,已經可以進入魔導器的開發階段,即使沒有完全破解龍笛的能量迴路,並不影響複製龍笛並以模擬契約的形式讓巨龍脫離體質上的束縛。不過關於巨龍的秘密,要想解決,只能前往龍之谷一趟才行。

休考慮是否要組織前往龍之谷的隊伍時,一名小吏帶來了阿加大師的口信,他不願意參與到模擬龍笛的開發工作中。 休從未這樣茫然過。他很反對獨裁的政治體質,認為那是把政治的效率寄托在百年一遇的英明領導人身上的賭博。可是這段時間,他卻希望如果艾琳娜是個獨裁者就好了。

為了聯合巨龍族,他必須行動起來。雖然一切看上去都井井有條。社會制度正在穩步進化,關於科技同法術的研究也很順利的展開,幽影大陸又得到了統一,一切的一切都比他先期預料的要好。

但是,危機感,這種沒有證據卻一直在心頭縈繞不去的感覺督促他,時間不多了,必須儘快的增強聖盟的實力才行。

從明面上,沒有實現同異族的聯合之前,最快的提升實力的辦法只有一條,那就是聯合巨龍一族。對於這一族的研究,即使獲得了古帝國的史學資料,還是近乎一片空白。休對於巨龍的存在以及他們出現的意義有自己的假設,可是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且光是假設無法付諸於實際行動。

他也想要調集聖盟的資源,共同完成把龍族拉過來的戰略。可是缺少堅實有力的抓手。他初步擬定的計劃中,讓龍族脫離契約和龍笛的束縛,是很重要的一步,再搞清楚巨龍真正的來歷后,就可以著手同龍族探討合作的示意。

以前龍心王國雖然獲得了巨龍的協助,卻受限於契約以及龍笛等等因素,使得他們空有強大無匹的戰略級空軍,卻無法真正威懾到稍遠一些的地方,且契約者的數量也限制王國可以調動的巨龍的數量。一旦契約和龍笛的問題解決,等於讓龍族擺脫了地域的限制,也讓動員更多的巨龍加入戰爭成為可能。在休的判斷中,未來同異族的戰爭無法避免,以戰促和的戰略中,巨龍一族能夠給與對方強大的威懾力。因此同龍族聯合變成了聖盟後續發展的最主要步驟,不容有失。

雨露通過威逼利誘額方式,讓青翼就範,卻沒能解決能量迴路解析的問題。龍族契約以及龍笛的補給效果,是遠比想象中複雜的東西,這也讓休把龍族在原本的試驗行星體系中的地位更加拔高了一層。

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龍晶城已經今非昔比,不但面積比原先擴大了何止十倍,更有寬闊的街道以及堅固實用的房屋設計風格。這裡儼然成為類似地球世界二十世紀風格大城市。休每每要在城中辦事,只要不是太過緊急,都會用徒步的方式,一邊體會帶著熟悉感覺的城市風格,一邊放鬆休息。他來到這個世界以來,要操心的事情反而比前一世中更多了呢。

散步似得閑逛了半個小時,他來到一座貌似地球世界工廠風格的建筑前。這裡的一切都以高大簡潔為基調,就像是個扣在地上的超級巨大的盒子。

阿加大師的實驗室兼工廠,他本人更願意叫了這為工坊。

休是這裡的常客,衛兵只是對他行禮也沒有通報的舉動。他信步在工廠區走過,看到了魔導坦克的試驗型號正在做最後的總裝,還有大型船舶用魔導引擎的壓力測試現場。隔壁的另一個車間則是新型彩色布匹的研製車間,各種顏色的實驗性布匹被放置在各種人造的條件下測試。學徒們走動其間,不時的記錄下相關的數據,整個過程既忙碌又井然有序。

隨後他還看到了生物實驗,人造假肢,以及類似人造外骨骼的研究場所。對於一個人能夠在如此多的領域同時展開研究還都能取得成果,這一點連休都佩服不已。要知道地球世界的研究所,即使是最頂尖的研究人員,也只能在一個領域,或者相鄰的科學領域有所建樹。像阿加大師這樣,同時展開如此多分野領域研究的,幾乎是不可能存在的情況。

雖然這中現象也顯示,聖盟在研究領域,專業化分工不夠徹底,效率還有待開發的情況。可是阿加大師本人,也絕對可以算的上是不世的天才了。

休沒有在他的辦公室找到本人。被告知大師正在計算機開發現場忙碌。

兩人最終在佔地足有兩百平米的魔導計算機的雛形前見面。

阿加大師還是同休最初看到的模樣,雖然年紀大了些,卻精神矍鑠,好像有著用不完的精力。

大師臉色不好看,虛著眼睛盯著休,「我很忙的,不是隨時隨地有空接待閑人。」

結合一路走來看到的情景,休同意大師的看法,要想把所有的項目都照顧到,光靠他一個人確實不夠。「沒有想過培養一批人才嗎?很多事情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的。」

站著的時候都在檢查學徒們呈遞上來的數據,阿加大師的忙碌是可以看出來的。「你如果只是為了這件事情來找我,那就恕我不奉陪了。人才我可是一直在培養,這些小傢伙們雖然都太嫩,不過我可是有信心離開工坊后,每一個都能獨當一面。當然這不代表我自己會放棄研究。能夠見識新鮮事物,發現世界的秘密才是我活下去的動力。」

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休接過學徒遞過來的茶水。

「不要浪費茶業,這個閑人馬上要走的。」

休一口水差點噴在大師臉上,「咳…咳…老頭子,你這也太不客氣了吧。你信不信老子從明天開始削減你的預算!」

阿加大師斜眼看著他,「別講那麼孩子氣的話,有什麼事快說,不然就立刻給我滾蛋。」

誰孩子起了。休沒好氣的在心裡沖著人際關係不及格的阿加大師比了個中指。「是有事要擺脫大師,關於複製龍笛以及模擬與龍族契約…」

老頭子舉起手,「你給我打住,我這裡的研究計劃已經滿了,沒空再接新活。」

放下手中的茶杯,休耐下性子,「大師,我這個研究非常重要關係到聖盟的未來。」

「喂,你在做什麼,對我說的就是你,阻隔器放在那裡作死啊!要不要我把你踢到江里去餵魚,快給我打起精神來,這裡不需要睡不醒的白痴!」,「這個數據怎麼回事,你要我說多少遍,沒有出現零點之前不要做無用的記錄,你是不是時間很多啊,要不要我把你的工作量加倍,今天的午飯不許吃,快給我滾去抄數據。」

阿加大師叫囂了好一陣子,把漸漸在他身邊聚集起來的學徒們打發了大半。好像才看到休似得,「咦,你還在啊!我說過了,沒空。想要增加新的研究項目,明年再來吧。」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確定下一刻不會是暴起傷人,休走上前,把正在教訓學徒的大師的肩膀掰過來。他壓下眉頭,眼中閃動著銳利的光芒,「銀河級別計算機,擁有每秒兩億次通用計算能力,比起你手中的大玩具快了千萬倍。」

老頭子愣了愣,眼神中顯出盤算和猶豫,「呃,工坊的計劃排的很緊了,確實不能…嘖,這樣吧,半年後我的假肢的研究獲得階段性成果后能夠停一下…」

不容大師說完,休幾乎要把鼻子貼到老頭的臉上,「概念級魔導內燃機,體積小巧,功率強大,一台相當於六千匹馬力,有了這玩意兒悍馬魔導吉普的引擎就是個垃圾。」

老頭一臉嚴肅,他伸出雙臂回應休,「什麼研究?那麼緊急嗎?不要緊我阿加工坊隨時為聖盟提供服務。」

兩頭狐狸相視而笑,都是一臉的正氣。這個場景看的工坊中的學徒們一臉懵逼,太過高端的決策是他們無法理解的。

……

……

時間過的飛快,七月即使是北國的龍晶城也是個讓人汗流浹背的季節。

聖盟議會在一片歡騰中正式召開。龍井城裡,節日氣氛比比皆是。到處都能看到來自於幽影大陸各地的長相、服裝以及口音迥異的人們。有影大陸時隔三百年後,第一次在一個統一的人類政府的指導下運作起來。三百人的眾議院,以及三十人的上議院分別在宏偉的議會建築中就位,未來幽影大陸上的人類社會的每一條政策,每一件大事都將在這棟建築中決定。

艾琳娜.哈代,聖盟的首任儀長,這時候並沒有同議員們在一起,她忙裡偷閒,跑到龍晶城的西門,為一支不起眼的隊伍送行。這其中就有她願意廝守一生的人存在。

「我還以為聖盟正式成立,你就不用到處跑了呢。」,艾琳娜的依依不捨不需要掩飾。

「結果讓你一個人被纏在龍晶城,並非我所願。放心,我的目標是未來的某一天我們倆都能夠卸下公職,過些逍遙自在的日子。」,休捧起艾琳娜的臉頰深深的吻了下去。

許久兩人才分開。

「要早點回來哦。」,艾琳娜的音調在微微發顫。

「遵命議長大人。」

一行人於當天晚上離開龍晶城,前往罕有人跡之地。 七月間的出征,在聖盟內部也僅有少部分人知道,一同出發的部隊更是少的可憐。不過相對於人類部隊的稀少,在出征隊伍中,聖盟以及原龍心王國中的契約巨龍全部位列出擊的行列,這也是史無前例的。

由於各種原因,在聖盟議會成立,已然在履行契約而活動在原龍心王國區域的巨龍攻擊十五條,其中地位以及實力較強的依舊是原西境的巨龍,比如黑炎、鬼頭、青翼以及雨露,次之的有舊王都的獨眼以及另外兩條倖存的顏色龍。至於其它的八條龍,屬於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參與到龍心王國統一戰爭中去,倖存下來的龍,他們大多老弱,雖然實力依舊不容小覷,但是在巨龍中,屬於極為不起眼的存在。

六月下旬,經過阿加大師以及他的學徒們的連日攻關,龍笛複製品以及模擬契約正式研製完畢。這代表了聖盟的巨龍們可以完全脫離契約者的範圍,在這個行星的任何地方翱翔而不虞因為能量缺乏而餓死。由於水晶龍雨露的協力,模擬契約被封存在仿製的龍笛中,只要帶上仿製龍笛,巨龍就解決了距離以及能量補給的問題。

「就其實際意義而言,被徹底解放出來的巨龍組成的龍群,可以說幫助聖盟永遠的獲得了天空的控制權。」,新任國防部長,安德烈如此強調,並且得到了聖盟軍方的一致認同。

行進的隊伍中,人類只有休.福斯特,大德魯伊布萊恩.暴風兩人,他們並未採用不行的方式。休直接配備了空騎士的裝備,孤身在天空中飛行,大德魯伊則變化城巨鷹翱翔天際。隊伍中剩下的全是巨龍,對於飛行自然不在話下。他們的速度極快,沒有兩天功夫已經跨越過千里之遙,來到幽影大陸最西端,越過淺海區域,位於大陸架上的一連串冒頭的火火山群。位於眾多火山之間的狹長地帶,這裡植被生靈絕跡,除了極少數的耐熱植物,基本上就是塊炎熱的不毛之地。方圓數百平方公里的這快地方,便是被人們稱之為龍之谷的,三大龍群的棲息地。

這裡的火山高聳入雲,地面、峽谷部分,熔岩崩裂橫流,灼熱的沙石呈現橘紅色,光是看上一眼都會有種熱浪撲面而來的感覺。可是,許多山峰頂端卻可見皚皚白雪。如果探頭俯瞰火山口,大部分火山之口中,都是霧氣繚繞,隱隱的有岩漿湖泊若隱若現。

巨龍的三大群落,顏色龍群,部族名為熔岩沐浴者;金屬龍群,部族名為銳翼風暴;水晶龍群,部族名為永恆追尋者,便生活在這塊地方。

聖盟遠征隊,來到這個裡,眼前的奇景讓見多識廣的休和布萊恩都感嘆不已。

「沒想到你是這麼膚淺的傢伙,這種紅不拉幾的光景也能發出讚歎。」,青翼傳來思維波調侃休。

高空的氣流讓說話聲音無法很好的傳達,因此隊伍彼此間的交流都用思維波進行。當然思維波的指向性造成這樣的交流方式無法在成員中共享。不過清晰且準確的交流手段使得思維波交流成為最好的選擇之一。

青翼同時還傳來了虛著眼睛瞥他一樣的表情。

對於這種類似表情地球世界網上聊天表情符號的交流方式,休可謂駕輕就熟,他立刻回應以不削一顧的思維表情,「你說的好像自己都了不起的樣子。如果真的那麼偉大,怎麼都快飛到天邊去了,不會是怕這裡的龍不敢下去吧。」

休的嘲諷並非空穴來風,整個飛行的隊伍大約在千米左右的高度,可是唯獨青翼竟然在三千米還要朝上的更高的空中,在休的位置只能看到深空中的一個小點。

「切,老子天生喜歡翱翔,受不了飛的低。」

送出一聲冷哼的思維波。休把注意力集中到偵查用的魔導器上。雖然擁有十五頭巨龍,不過在偵查範圍以視野的廣闊度上,魔導器還是有著天然的優勢。偵查器上顯示,方圓三十公里範圍內,除了聖盟的龍群,還有三條巨龍存在。其中兩頭巨龍我在山腹的龍穴中,以及一頭位於十公里左右的雲層里。

「所有單位注意,巨龍位於前方三點鐘方向,高度八百四十米的雲層中,應該是斥候。」,通過魔導器散發似得把思維波廣播出去。聖盟遠征隊警覺起來。

廣播式的思維波,雖然可以解決溝通範圍的局限性,卻極度耗費能量,即使是巨龍也很少用這種方式在空中溝通,不過現在是緊急狀態,自然不在乎這些數量的能量消耗。

一條黑影突然加速。巨龍的翼尖拉出白絲一樣的霧跡。

黑炎沖在前頭是正常現象,隨著接觸的深入,這頭性格暴虐的巨龍的另一面也展現了出來,那就是耿直、認真、有擔當的個性。他從來不會怕事,也不會把困難交給其他巨龍來做。雖然龍群中,飛行速度是青翼最快,頭腦雨露最好,可是他還是搶著沖在前面。

「不要輕易發生爭端,盡量表達和談的意思。」

「你別廢話,這裡可是龍之谷,我的家,才不怕對上些乳臭未乾的小傢伙呢。」,黑炎的回應很符合他的性格。

Prev Post
虛空中,莫宇辰、蛟炎、許樂三人的真氣瘋狂肆虐,讓整個虛空都顫抖起來。
Next Post
「什麼呀。這就到地方了,這是酒店啊,大哥你想啥呢?」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