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到請道友帶路。」感到對方的嘲笑,刀駭再次說道。

那胖子微微一笑,便向前方走去,而冷鋒等人也沒有別的事情,便跟著那夜家的胖修士走去。

夜家第二層,相比第一層比較規整一些,第一層如同淘寶一般,滿滿的全是賣靈物的,而這二層,一片一片規整分勻,靈器的靈器,靈丹的靈丹,而靈器之中,靈刀靈劍也很是清晰。

突然夜家胖修士,駐足再此。

「王叔,有人來看刀。」

這是一位年老的修士,他的修為處於虛境巔峰,白色的髮鬢槽糠不堪,臉上的皺紋疊加累計,但那渾濁的雙眼之中透著便是刀駭也自嘆不如的刀意。

老者,聽聞聲音,轉頭看向冷鋒等人,但那目光直直的盯向刀駭,而冷鋒的身影,甚至連夜家的胖修士都如同空氣一般無視而過。

「想要什麼刀。」老者沒有多言直接向刀駭問道。而對於這般情況的胖修士已經見怪不怪了,靜靜的看著刀駭與老者。

老者的聲音使得冷鋒等所有人寂靜不堪。

許久之後,刀駭緩緩的開口。

「霸刀。」

他曾想過諸多的刀,比如御境的刀,及凝神的刀,但諸多結果都不是他自己想要的。

「有意思。」老者轉過身,向深處走去。

半盞茶之後,老者再次走出,雙手捧著一個長長的木盒,木盒沒有繁華的裝飾,就像凡人界自己定製的木盒一般,幾片乾枯的木板用釘子訂製而成。

「五萬靈幣。」

木盒放下之後,老者沉沉的說道。

「我想知道,這刀的由來及事迹,且我想看看。」刀駭望著老者鄭重的說道,這不是偽裝的,可以看出刀駭這次確實鄭重。

「年代久遠的刀,想看的話十萬靈幣,而且看了你就得買走。」老者看著刀駭的雙眼再次說道。

「哪有你這麼賣刀了,不給看還五萬靈幣,看了十萬且還必買,你怎麼不去搶。」青逸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賣東西不給買家看,看了之後還必須的買,而且看一眼這價錢居然翻倍,看其樣子,打開之後即便看不上也必須的買,這生意做得跟強盜有什麼區別。

「你不買,請閉嘴。」老者眼皮都沒抬的讓青逸閉嘴。

望著老者的樣子,青逸再次大火,雖然他跟刀駭總是相對,但此時卻不想讓刀駭遭受著無故之憂。突然冷鋒伸出手,攔住青逸,靜靜的看著刀駭,此時是他的抉擇。

而此時的刀駭雙眼死死的盯著老者的雙眼,那一絲絲刀意在意念之內大戰而起。

許久之後,刀駭取出一個空間戒指,向老者扔去。

望著襲來的空間戒指,老者伸手接住,靈力侵入深深一掃,隨後將那木盒向前一推,起身便再次向深處走去。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老者轉身向深處走去,只留下櫃檯上的那放著刀的木盒。

「諸位不要介意,王叔向來這般。」夜家的胖修士緩解的笑道。這個王叔年少之時,為了拯救自己的摯愛,施展了禁術,導致目前只能存在虛境之中,但悲哀的是,他的摯愛此刻卻成為他人的妻子,心恨之下,便潛藏在此處,餘生只為刀,而他的眼光卻也非同一般,只對刀情有獨鍾,若是給他一把劍,恐怕難以鑒定真偽,但是給他一把刀,那像是能夠與刀溝通一般。

刀駭結果木盒,手掌輕輕的摩擦著,雖然不知曉這老頭有沒有騙自己,但此刻撫摸著刀盒,總有種不安的感覺。

他沒有當即打開,而是放入空間戒指之內,身形退去,他的武器已經得到,便不再詢問。

「諸位道友,不知曉你們還需要什麼。」胖修士再次笑著問道。

「不知道道友怎麼稱呼。」青逸笑著問道,從開始到現在,還不知曉此人明稱。

「在下,姓夜,單字一個重。」

「夜重。」 這個相公有點壞 青逸雙眼帶著笑意的看向那夜家的胖修士。

「正是在下。」夜重也笑著回應道。他的修為雖然沒有冷鋒六人強盛,但相比同齡人也不是一般的存在。

「不知夜兄,此處可有魂技。」冷鋒深深的問道。今日劍龍與鎖魂術想融,一種莫名的感覺,讓冷鋒很是詫異,而他得身份也是魂師,但魂技卻少的可憐,僅僅一種,讓其他魂師知曉,定會嘲笑不堪。

還有,若是魂術再不精進,踏入凝神都會有著很大的阻閡。

「魂技,有,但是價錢·····」夜重微微一笑的說道。

魂師,本來就少,那魂技卻是更少,與戰技相比,價位可不止高出些許。

聖幽城,天靈谷住宿之地。

今日在夜重的帶領下,冷鋒得到了兩種御境的魂技,《混劍陣》《雲盾》,兩者皆是攻防堅守的魂技。但這價位著實令冷鋒有些炸眼。聽聞明日便是拍賣會,所以冷鋒沒有大動元氣。

魂技尋索之後,接下來便是陪安芷雪、青逸等人尋找其所需要的靈物。

已是黃昏,論道亭之內也不再喧囂,誰也不知曉那上一輩分的對決結果,但很多人也不會去詢問。

而此刻的冷鋒正盤坐在屋內。

神宮之內,冷鋒的神胎,帶著恐懼的觀摩著那漂浮在神宮之上的魂圖,這是冷鋒進入靈域之後,第一次觀摩,說為觀摩其實就是偷窺。

那魂圖太過霸道,單單散發的魂力,便讓冷鋒不敢輕視,微微碰觸,便讓冷鋒需要三日恢復。

魂圖本是魂師夢寐以求的靈物,冷鋒也為此翻閱過不少書籍,魂師本不是此位面的功法,但魂師卻如同修士一般,皆有三災六劫,他所需要的資質比修士更為瞭然。

他人,想要成為魂師,必須需要魂果開闢神宮,而接下來也只能依靠魂果提升修為,若是沒有魂果的供應,他將如同沒有功法的修士一般,餘生便只能處在那個境界,可是魂圖解決了這一切,它便如同修士的功法一般。

每日觀摩便能夠讓魂力提升,但書籍之中記載的全是可以全面觀摩,但是向自己這樣的狀況,冷鋒卻不敢去看絲毫。

這一次的偷窺,可是卯足了莫大的勇氣,冷鋒自己很是清楚,一個不小心便是神胎破碎,魂力散盡。

輕輕的偷瞄而去,那是一片混沌,虛無之中,僅僅只有一角透漏而出,冷鋒小心翼翼的觀望而去。

那是,一把劍柄,劍柄之前透漏著不多的劍刃。

「啊」

神宮之中冷鋒大叫而起,那神胎雙手捂著雙眼,那肌膚瞬間如同瓷碗裂縫一般,一道一道顯得十分惡劣。

神胎忍著劇痛,慌忙逃避,躲在神宮一處角落之中。

而神宮外的冷鋒本體,此時雙眼溢血,順著臉頰流下,連忙取出,數顆魂果,張口便服下,魂果換做魂力湧向神宮之中的神胎,與那魂圖散發的魂力相比,顯然易見的柔和,那魂果的魂力融入神胎之內,將那身軀之上的裂痕緩緩修復。

從一顆蛋開始吞噬進化 雙眼也不再那麼疼痛,微微眨眼,眼中的裂痕也已經消散。

而冷鋒本體的雙眼也不再溢血,千煉決運轉而起,那臉頰的血跡,瞬間消失,冷鋒睜開雙眼看向前方,雙眼的震驚之色一覽無餘。

這魂圖究竟如何這般,即便是在為強大的魂圖,竟然連觀摩也不能。

沉著這,許久之後,冷鋒深深一嘆,看來不能夠在依靠神宮中的魂圖了。

突然,冷鋒腦海一現,一個膽大的念頭出現。嘴角微微的一笑,雖然大膽但也不失是一個方法,不管結果好壞,但與現在相比,卻是一個好的出路。

正在冷鋒正在思考如何使用施用此方法之時,屋外一股驚天的刀意迸發而現。

「刀駭。」冷鋒一驚。

與冷鋒向住的只有青逸與刀駭,而如此濃厚的刀意,定是刀駭。

再次顯現已是庭院之中,明亮月光之下,刀駭仰天長嘯,身軀如同靠在虛空一般,雙手撫摸著一把渾厚的大刀。

遠遠的望去,那是一把漆黑的闊刀,刀刃有著絲絲的明亮,刀身之上凹凸不平,仔細看去,那是一隻只聞名的神獸,密密麻麻數不勝數,而大刀的刀柄之前刻著醒目的兩個字。

「妖殤」

冷鋒微微的念道,這把刀果然非同一般,但是散發的氣勢足以媲美,冷鋒在凝神遺迹之中獲得的擎天。

而刀駭散發的氣勢引來不少的修士前來,月空之下,諸多目光看向刀駭,但更多的是看著刀駭撫摸的那把「妖殤」。

「風兄」一道熟悉的聲音有遠而近的傳來。

「安仙子。」冷鋒帶著笑意微微點頭,那是安芷雪的聲音,此刻並列在冷鋒身旁,這刀駭引發的聲勢太過浩大,此刻冷鋒已經感覺出不止一道凝神的靈力掃過。且諸多凝神之中還有數道,貪婪之意。

「這便是刀駭今日尋得的那把刀。」安芷雪帶著驚訝的問道,那一把五萬靈力只能看到刀盒的刀。

「想來應該是吧。」冷鋒微微一笑,此刻的冷鋒已經有些躍躍要試的戰意,這刀駭已經將冷鋒的戰意勾起。

「青老二,來讓三哥磨磨刀。」刀駭一聲大笑的指向青逸,雖然此時引來不少的修士,但在刀駭眼中彷彿虛無一般。

「我正想找你算一算驚醒我的事情。」青逸一聲怒喝,小青決運轉而起,數到靈力旋轉纏繞,直逼刀駭。

面對青逸,刀駭一聲大笑,大刀狠狠一揮,數到一道灰色的靈力瞬間出現,如同摧枯拉朽,那青逸的戰技瞬間消散。

「好刀。」

刀駭放蕩大笑,隨後又是一刀劈向青逸,那之前的紫色靈力瞬間化作灰色,雖然有些詫異,但比之前,強盛可不止一分。

青逸此時已不再輕視,雙手不斷的捏印,與其對轟。

兩者的大戰,使得諸多修士緩緩散去,盞茶之後安芷雪也是微微一笑,告別冷鋒,回到自己的住宿之地。

虛空之中,像是有著禁制一般,縱使兩者如何大戰,卻沒有絲毫影響他人之意。

又是半盞茶,冷鋒也不再此地,只剩下刀駭與青逸兩人。

歸來后的冷鋒,閑來無事,將那穹合子贈與的佛珠拿起,替身傀儡與那增加修為的源漿,冷鋒已經捉摸透徹,只有這佛珠,很是神秘,為此冷鋒還把龍雲霄喚醒,但喚醒之後只換來「不凡」二字。

但這一夜,穹平子等諸多高層也難以沉境。

他們已經得到準確信息,龍族將在明日再次攻城,這很是蹊蹺,龍族已經知曉穹平子等人已經到來聖幽城。

此刻不找它們麻煩已經很是祈禱,明知聖幽城比以往不同但依然選擇攻城,若不是有著巨大的陰謀,便是有著自負的能力。

「平兄,這一次龍族來襲,你怎麼看。」弓栗看向穹平子,在之前弓栗可是此處的最高領導者,但盟域落盡委任,穹平子為伐龍主帥,更是派出,落迎麟前來輔佐,此時弓栗只好向穹平子俯首。

那是聖幽城外的景色,此刻卻被縮小數十倍的浮現在虛空之中,在這一片景象之前,穹平子沉著望著,沒有說出一句話。

許久之後,穹平子轉過身,望著諸多的同階修士。

「我們駐足此地,龍族已經知曉,明日來襲,定是有著攻破聖幽城之意,北城是與幽州交界之處,希望弓栗道友與朱雀道友鎮守,而且我意,龍族定是開拓出一道虛空通道,這一次是來立威的,所以明日定是一場苦戰。」

穹平子緩緩的說道。

「四方神獸陣,今日便開啟,將陣法運轉到極致。

突然穹平子傳出一道響徹聖幽城之聲。

「我令,所有化空修士,明日駐守城牆不可參戰,凝神與御境皆做好,大戰準備。」

這一道聲音傳遍整個聖幽城,那在正在大戰的刀駭與青逸也不再繼續爭鬥,瞬間便回到自己的住所恢復而起。

而在月光沒有照到之處,一道陰森,令人發麻之聲緩緩傳出。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我令,所有化空修士,明日駐守城牆不可參戰,凝神與御境皆做好,大戰準備。」

穹平子的聲音傳遍整個聖幽城,使得所有修士,從沉寂之中醒來,有的憂慮,有的興奮,但更多的是躍躍要試。

正在庭院之內的冷鋒,下意識的看了看右臂上的龍雲霄,隨後喚醒一直沉睡的小金,這一次把空間手鏈整理一般,外面的刀駭與青逸已經停止了戰鬥。

這一夜整個聖幽城之內,都散發這濃濃的戰意。

夜家

「長老,明日龍族來襲,我們的拍賣會·····」這是一位化空修士,此刻正恭敬的站在一位老者身後。

老者如同他人一般,一聲的夜家服飾,白色的發須垂直而下,臉色皺紋卻不是很多。

那化空修士所聞也不是多餘之話,此拍賣會已經在數月之前便通知諸多同道,可謂是聖幽城有史以來最為龐大的一次,便是穹平子等、這些不可言的修士,也都有令其心動之物。

而且這拍賣會,一開始便足以響徹半個盟域,畢竟這相比這樣的拍賣會基本都是,每過百年才能開啟一次的。

「這龍族真會挑時間。」夜家長老緩緩的說道。

恰我少年時 「開啟夜家懸賞榜,化空之下、擊殺同階龍族將靈幣五萬。拍賣會向後延遲,推至三日後。」

話音剛落,那夜家的長老的便不見蹤跡,只剩下那位夜家的化空修士。

一炷香后,聖幽城西城區內,深深的黑夜突然明亮而起,一道巨大的石榜屹立在夜家交易所中央。石榜之上銘刻著數排冒著金色的篆體。

「夜家的懸賞榜」

楚南帶著鄭重的說道,此刻不止楚南如此,便是落寒,周雲、金環等人也都不可思議的望著那矗立而起的夜家懸賞榜。

這懸賞榜已經沉寂數百年之久,上次出現是懸賞一位不可言的修士,那懸賞的靈幣及靈物,引得東荒諸域都眼饞不已,而那被懸賞的不可言修士,在不出一月的情況之下便被諸多同階修士斬殺。

聽聞便是一直不問世事的穹宵子也參加了那次圍殺,可見懸賞之物是如何令人動心。

從那之後,夜家這個禁忌的存在,便更為的結實,他們雖然沒有諸多高階大能,但是存在比落家還要久遠的家族,其根基及靈藏也是不可猜測的存在,即使打不過你,單是懸賞,便足以讓一個門派滅亡。

「五萬靈幣,夜家可真富裕呀」

望著那金色的篆體,冷鋒驚訝道,這一次大戰將會殺死多少龍族,若是按懸賞榜之上的計算那將是多麼難以計數的一個數字呀。

當然夜家這一懸賞,又燃起了諸多修士的鬥志,這一夜是一個無眠之夜,這一夜所有的修士、都磨刀霍霍的準備著明日之朝。

幻逆幹坤 晨曦,那一束光亮,穿破黑夜照在聖幽城牆之上,霧氣淡淡,瀰漫在城牆之下。這裡沒有花草,更沒有樹木,城牆之外那是一片荒蕪及諸多深陷的流沙。

殺意,濃厚的殺意,隔著霧氣,緩緩的席捲而來,越來越近,漸漸烈日升起,霧氣緩緩的淡化,數萬道身影,在霧氣之中露出輪廓。

龍族,那是龍族,猙獰的面孔一個個如同殺神一般,飛快的逼近。數萬道身影並列而簇,如同洪水蓋世一般,飛快的席捲而來。

「來了。」

望著席捲而來的龍族,穹平子緩緩的開口道。

「運轉四方大陣。」朱雀一聲大吼,聖幽城牆之上,一直朱雀瞬間顯現,這是北城牆,由朱雀鎮守,遮天般的赤色朱雀瞬間顯現,帶著雀鳴向襲來的龍族席捲而去。

「好壓抑」城牆之聲的冷低聲的說道,這一次不止是他,便是楚南等人都敢到諸多的不適。

那朱雀的威勢太過浩大,單是散發的靈氣,足以使得化空修士崩裂而亡,此刻若不是身在聖幽城內,有著陣法護佑,凝神之下等諸多之修士,早已被朱雀之勢,蒸發而亡。

朱雀帶著九天離火,直撲龍族大軍。那火焰蓋過了初升的烈日,在朱雀之後,一片諾大的火海向龍族涌去。

Prev Post
「什麼呀。這就到地方了,這是酒店啊,大哥你想啥呢?」
Next Post
怔了一下,看著柳雲祁嘴角的笑容,雪兒的臉上莫名的閃過了一道紅暈,微微感應了一下,指向了左前方「在那個方向,只是距離還很遠,從距離上看,母親他們應該是已經在萊克王國境內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