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見了?」青年吃了一驚。紀羽竟然躲過了他的攻擊,在他眼皮底下消失了?

不過他很快便冷靜了下來,嘴角浮現出一絲的冷笑:「看來你身上還有一些小秘密啊!竟然還能讓自己隱身?不過,你真的以為,僅僅是隱身,就能脫離我的掌控了么?」

「現在,我便讓你看看戰將級彆強者的厲害!萬物悸動!」青年大笑一聲,瞬間,一陣恐怖的力量在他周圍升起。

一陣陣的風暴爆發了出來,一顆顆的大樹在此刻被連根拔起,在青年周圍不斷的旋轉著。

在七星陣之中,紀羽全力維持七星陣的力量,藉助七星陣他可以讓這青年發現不了自己,但卻沒有想到青年實力太過變態,自己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天老,我用你的力量發出全力一擊,能不能讓他受傷?」此刻,紀羽忽然朝著天老問道。

「額……應該可以,不過敵人太過強大,我現在非常的虛弱,你必須要在他沒有防備的時候攻擊,而且,在一擊之後我將會陷入沉眠……」天老緩緩解釋道。

紀羽沉默了片刻,通過七星陣,他能看到眼前的那個青年,實在是太過強大,太過恐怖,以他現在的力量,根本就沒有任何取勝的辦法……除了那一個之外。

「天老……對不起。」紀羽心裡也不好受,過渡消耗天老的力量,天老必將會力量消耗過大陷入沉眠,而且這麼瘋狂的使用,只會讓天老的靈魂越來越弱。

「呵呵,這有什麼的,如果你死了的話,我也活不了了,而且,我也很想看看,一個戰士級別的修士,能不能真的對付一個戰將,小傢伙,我很想看你創造這個奇迹呢!」天老的笑聲傳入紀羽的腦中,雖然紀羽看不到,但卻感覺得到,天老的那種笑容。

他的心微微的顫抖了一下……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如此無力的時候,面對一刀的時候他都沒有試過,但眼前的男子,卻是那種他無力打敗的人,唯一的寄託……就在這把匕首上!

「匕首啊匕首,如果你真的有這麼神奇的話……那我這條命,就交在你的手上了,拜託了……」紀羽看著這把匕首,喃喃道。

匕首非常的鋒利,他沒有感覺有其他什麼問題,但當他的血液將整個匕首染紅的時候,他的腦中,忽然多出了一點東西……

「虛空風暴?」忽然,紀羽腦中多出了這一門戰技。

他死死的盯著手中的匕首,眼中充滿了光彩,他知道,所謂的虛空風暴,必然是來自這把匕首的!

「這是你給我的戰技嗎?可以用來戰勝這個人嗎?」紀羽看著匕首,喃喃自語。

他發現自己的血液將整個匕首包圍了起來,隨後這把匕首便開始瘋狂的顫抖,最後,竟然還將他的血液徹底的給吸收乾淨了。

此刻,紀羽只感覺自己跟這把匕首在冥冥之間形成了一種聯繫,而這虛空風暴,便是匕首傳給他的一門戰技!

「天老,我準備好了!」想了想,最後紀羽嘆了口氣,道。

他盤腿而坐,他知道自己的力量已經不能支撐太久了,那名青年實在是太過可怕了,再一次出現,自己定然會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便被斬殺。

他雙眼緊閉,一股柔和的力量忽然傳遍了他全身,他能感覺到,天老正將自己靈魂力量過渡到自己的體內。

此時的紀羽,心中感覺非常的痛苦,每次到了這種時候,他都需要天老的力量……這讓他感覺非常的無力。

「我要變強……有朝一日,我要讓我頭上再也沒有任何人!」紀羽在心中瘋狂的起誓。

他的力量在不斷的提升,天老的力量本身便已經恢復到了天空戰師五階,所以此刻他的力量,也很快的就要接近天空戰師五階了。

「還不捨得出來么?」外界,那青年雙眼有些泛紅,他忽然有些懊惱後悔,為什麼一開始不直接將紀羽給斬殺了,將匕首拿走便是了,為什麼自己要玩心大起,想要玩弄這所謂的天才呢?

「哼!西北的天才,那能叫天才么?」他輕蔑一笑。

強大的力量將這一片山野的草木徹底摧毀。

「發現了!」他眼睛一亮,紀羽的氣息,他已經感覺到了。

「躲,是沒有任何用處的,該死的,遲早都是要死的!」只見他猛地一手揮出,那股恐怖力量再一次朝著七星陣壓迫而下。

「原來是一個陣法,這倒是挺特殊的,還是我要了吧,你這種螻蟻,拿來簡直就是暴殄天物!」青年的攻擊更加的猛烈了。

紀羽盤腿而坐,而此刻,天老的力量恰好完全傳入他的體內。

「好了,我等你……創造一個奇迹啊!」天老最後的聲音在紀羽耳中迴響著。

紀羽眼睛睜開,此刻的他,力量已經到達了天空戰師五階。

全身的火焰燃燒,使他看上去像一個火人,琉璃戰體讓他的實力倍增,然而,面對這青年的時候,卻依舊顯得如此的無力。

「又變強了一些?不過,就算是這樣,你認為自己可以躲過一死嗎?」青年戲謔的笑了笑,該結束了!

而此刻,紀羽手中一陣黃色的光芒閃現著,一股恐怖的力量,若隱若現。

「這一戰,為了活下去……」他喃喃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有了天老力量的支撐,此刻的紀羽,全身散發出火紅色的戰氣,周圍空氣被這股炎熱的力量燃燒得將要變形。

「雖然不知道你用了什麼秘法,不過就算是這樣,我要對付你,還是非常的簡單。」

那青年輕蔑的看了一眼紀羽,旋即,他的眼神頓時變得極為凌厲,他瞥到了紀羽手中的那一把小匕首,嘴角不由露出了幾分嗤笑:「嘿,沒想到長天刃竟然認同了你的掌控,不過,你真的可以真正發揮出它的力量么?」

青年的確有些吃驚,因為他看到了紀羽手中的那把匕首,起初他有些驚訝,長天刃這種武器竟然也會被紀羽掌控?

「原來你叫長天刃啊……」紀羽雙眼此刻有了一絲波動,呢喃道。

力量相差太大,儘管他掌控了天老的力量,但此刻在這青年面前,他依舊感覺自己非常的無力,此刻,他寄最大的希望於自己手中的匕首。

天空戰師級別的實力,使得紀羽的身體開始懸浮在空中,而眼前的青年,他隱約能感覺到,這青年的實力大約在戰將二階左右……

看到紀羽懸空了,青年嗤笑一聲,隨著紀羽漂浮於半空之中。

紀羽沒有時間感覺這種懸空的奇妙,他看到了草叢間,皮皮虛弱的趴在地上,頓時,他的怒火便更深了。

眸子散發出一種火紅色的光芒,紀羽死死的盯著眼前青年。

「天空戰師五階,難不成你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對付我了吧?」青年冷笑。

他一手拔出了長劍,於虛空之中橫劈了幾劍。

「萬劍穿揚!」青年冷笑一聲。

此刻,一道非常明亮的劍芒劃破了虛空,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紀羽衝去。

而當劍芒衝到紀羽的面前時,在離紀羽十米左右的時候,一刀劍芒忽然綻放出一陣耀眼的光芒,一瞬間,一分二二分三,竟然形成了一道劍網,朝著紀羽猛然轟去。

紀羽看得心驚,劍芒忽然成了劍網,他似乎連一招都沒有辦法躲過。

「哈哈!讓我將你大切八塊!」青年狂笑,雖然殺死的僅僅是一隻螻蟻,但他卻非常的興奮,不為別的,就是那把長天刃!

然而,此刻的紀羽卻沒有一點慌亂的意思,他淡淡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劍網,劍網的速度很快,瞬間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九天琉璃戰體無法躲避這一招,長天刃,看你的了……」戰將級別的一擊,即使有九天琉璃戰體他也無法躲過,但他手上有長天刃,他不慌。

感覺到來自長天刃發出的那種顫抖,紀羽甚至能感覺到長天刃的興奮,只見他緩緩將長天刃拿了起來,虛空劃出了一個圓圈。

「去!」輕哼了一聲,一個火紅色的利芒頓時出現在紀羽的面前,那一招,衝破了青年發出的劍網。

就像是切豆腐一樣,無比的輕鬆。

「什麼!」青年臉色一變,但很快又變得有幾分猙獰:「也對,你有長天刃,要打斷我的攻擊很簡單,看來,我要先將長天刃奪到手了啊……」

說著,他的身影頓時從原處消失了。

紀羽臉色一變,意念之力迅速散發而出,但他臉色很快便蒼白了下去。

對手的速度太快,他根本就看不到一點蹤影。

「死!」

忽然,一個聲音在他身後傳來。

紀羽急忙轉身,然而,他很快便發現一個手掌出現在了自己的胸前。

渾厚的力量霎時間沖入了體內,紀羽只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在這個時候開始移位。

口中一甜,鮮血猛地噴出,紀羽倒飛落地,地面多出了一個十厘米左右的深坑。

當桃花遭遇錯愛 咔擦!

沒等紀羽起來,一個膝蓋卻狠狠的砸向了他的左腿。

紀羽悶哼了一聲,手中的匕首不自覺的飛了出去,青年一腿,竟然將自己的骨骼給打斷了。

「先廢你左腳,接下來,再廢你左手!」青年殘忍一笑。

手中一道光芒發出,那戰氣像是旋風一般猛然沖向就要的左右。

咔擦!

又是一聲,紀羽臉色蒼白了幾分,他緊咬牙關,忍住沒有叫出聲來,但他卻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左手斷開了……

他神色之間出現了幾分冷意,死死的盯著青年,那股火焰的戰氣瘋狂燃燒著,卻似乎對青年一點傷害都未曾出現。

「我很不喜歡你看我的眼神。」此刻,青年冷冷一笑,一股恐怖的力量忽然從他手上爆發。

「看清楚了,這就是得罪我的後果,別忘了,殺你的人,叫傲天,秦傲天!」青年冷冷一笑。

最恐怖的一擊,他站起身來,以一種高傲的眼神盯住了紀羽,似乎在此刻,他便是紀羽命運的裁決者。

一陣長風吹起,青年看上去非常的洒然,他很喜歡這種殺人的快感。

然而,他卻沒有發現,從頭到尾,紀羽的臉色一點都未曾改變,即使在面臨這種生死的時候,他依舊是沒有絲毫的動容。

「死吧!」

長劍一揮,劍尖沒入了紀羽的頭顱。

金屋藏寵 然而,就在此刻,劍下的紀羽卻忽然消失不見。

「嗯?」青年臉色一變,眼下的紀羽在中了他一劍的時候就像是空氣一般,瞬間消失,這讓他有種不祥的預感。

「虛空風暴!」

而就在此刻,一陣怒吼之聲頓時傳出。

紀羽渾身是血,滿臉猙獰,一把匕首出現在他的手上,他瘋狂的在虛空之中攪動著。

身上的戰氣瘋狂的湧出,一陣陣讓人心悸的力量在此刻迸發而出。

「去死!」

最後,在紀羽與青年之間的空間當中,一陣又一陣的刀刃光芒在變動著,他們儼然已經到達了一個刀刃的光陣當中。

「螻蟻!」青年的臉上終於出現了幾分忌憚,虛空之中四處充滿著利刃,似乎只看碰到一點都足以要他受傷。

「哼!」

紀羽冷哼一聲。

他竟然主動攻擊了過去,手中拿著匕首,一分為二,二分為三。

頓時,九個紀羽凌駕於虛空之上,每一個紀羽的臉上都有著決絕的光芒。

「天老……我將會用你給我的全部力量……為你創造出一個奇迹,你,在看么?」紀羽喃喃道,他不知道天老有沒有陷入沉眠。

天空戰師五階的力量在此刻瘋狂的充斥著他的全身,這些不是他的力量,控制起來的確是有些吃力,好不容易,他才將這麼多的力量匯聚起,,來的。

「大衍,意念之術!化劍!」九個紀羽同時怒吼了一聲。

男色撩 同時,數把匕首虛空一劃,空中瞬間多出了九個光刃,朝著那青年猛然衝去。

「以為這樣就能傷到我了嗎?可笑!可笑!」青年大笑一聲,身上瞬間出現了一個戰氣形成的防禦壁。

嗤!

九個火紅色的光刃之網衝到了青年的身上。

青年一臉冷笑,然而他心中也是有些驚訝的,這不正是之前他使用的萬劍穿楊嗎?這小子怎麼可能會用這一招的?

然而,這一招,實在是太弱小了……

身上不斷的散發出強烈的戰氣,剎那之間,紀羽所發出的光網消失不見,竟然連一點都沒有傷到青年。

「死!」

那青年在將紀羽的光網擊潰之後,猛地朝著紀羽衝去。

「糟了!」

九個紀羽同時色變,驚慌失措。

「哈哈哈哈,螻蟻之力,豈能撼動於我!」看到紀羽色變,青年終於大笑了。

狂暴的力量從他身上爆發,化為了一個又一個的漩渦。

「絞殺!」

怒吼一聲,那九個漩渦分別朝著九個紀羽衝去。

甚至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九個紀羽瞬間消失不見,一道道的血光煥發。

最後,虛空之中,只剩下青年一人……

「哼!沒想到竟然還要浪費我一點時間,不過螻蟻始終還是螻蟻,死無全屍。」看了看周圍的血霧,青年冷冷一笑,紀羽竟然被他的絞殺殺得屍體都不剩下了。

「將長天刃帶回去吧,那些老傢伙恐怕做夢都不會想到,這把匕首最後會落在我的手上吧……嘿嘿……五年之後,我會讓你們看看,到底誰才是斷天宗最強的天才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刻,那青年瘋狂大笑,似乎想到了什麼最讓他興奮的事情,只要奪得長天刃,他將會是宗門最厲害的天才,一切,都將會被他踩在腳下,這會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情啊!想到這裡,他不禁有些顫抖。

「哼,想得倒是挺美的……」然而,就在此刻,一個冷笑的聲音忽然傳出。

「誰!」青年色變,一股危險的氣息瞬間出現在他的身後,沒有多想什麼,他整個身影迴轉過去,手上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力量朝著身後轟去。

「你還沒死!」他臉上已經變得駭然,出現在他面前的,竟然還是紀羽!

「你沒死……我怎麼可能死……」紀羽此刻全身血跡,臉色蒼白異常,青年轉身一招,讓他傷勢更加加重。

他一咬牙,支撐了過來:「看著吧……這就是我的奇迹……」

他有些虛弱的說著。

說話之間,他將體內所有的力量都給燃燒了起來,火靈變的威力徹底的被激發了出來,那把長天刃,此刻變得火紅無比,朝著青年的脖子衝去,欲一刀斷頭!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火紅色的長天刃在紀羽手中脫離,那種恐怖的氣息,讓得那青年都有些色變。

Prev Post
怔了一下,看著柳雲祁嘴角的笑容,雪兒的臉上莫名的閃過了一道紅暈,微微感應了一下,指向了左前方「在那個方向,只是距離還很遠,從距離上看,母親他們應該是已經在萊克王國境內了。」
Next Post
雙方碰撞,同時迸發出無比燦爛的光芒,天青色的能量光焰跳動,熊熊燃燒,終於在熙面前磨滅了最後一縷血色紅芒。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