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方碰撞,同時迸發出無比燦爛的光芒,天青色的能量光焰跳動,熊熊燃燒,終於在熙面前磨滅了最後一縷血色紅芒。

虛空中空氣如波紋般蕩漾,趙天的身影顯露出來,他竟是不知何時悄悄摸到了這裡。

「居然被發現了!看樣子縱然生命神覺在這裡被壓製得很厲害,我想要單單憑幻天盤就在這幾個絕世獸王手下搶走機緣確實有些勉強了!」

趙天心中嘆息,手掌上托著一塊猶如羅盤般的橢圓形小盤,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畫了無數繁複到極致的細小紋路,相互之間又可以組成一枚枚古老的強大符文,看上去十分的神秘與不凡。

拐個王爺來種田 此刻趙天手中托著的就是他從被困在瀛洲仙山的徐福遺族藏寶庫中得到的那件刻畫了頂尖六級幻陣的幻天盤。

幻天盤表面閃爍著淡淡的金屬光澤,青黑之中泛著點點血色,古老而神秘,即便是趙天,一旦將目光注視到上面,也會感覺到一種迷幻的氣息,受到影響。

殺!

趙天大呵一聲,一隻手豎起高舉過頂,無窮無盡的天青色光芒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沿著他的手臂形成了一面無堅不摧的鋒刃。

眼瞳之中翻滾的黑暗鋪天蓋地而來,在趙天眼中急速放大,即將要佔據所有的視野,他眼神一立,包裹著那隻手臂的風刃節節暴漲,化作一把彷彿要撕裂蒼穹的巨大刀刃。

嗡!

趙天倫動手臂狠狠的向下一揮,超過百米長的巨大風刃力劈而下,下方的空氣被直接撕裂,發出不堪承受的嗡鳴。

同時,趙天祭出幻天盤,化作一道流光飛射而出,上面鑲嵌著的那顆淡藍色六級能量晶石急速變得暗淡,而隨之便有一枚枚奇異的七彩色符文從幻天盤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紋路上飛出,隱沒在了這片虛空中的各個角落。

吃啦一聲,翻滾洶湧而來的黑暗如裂帛般被撕裂,那道長達百米的巨大風刀於是不減,直接在堅固無比的平台上斬出了一條長達百米的裂縫,最深處超過十米!

娘子請住手 黑暗潰散,但是卻沒有人影!

「桀桀!這一招的威力還真的挺不錯的,即便是我恐怕也會受傷,看起來你在人類之中就是那種所謂的天才了吧。」

古怪而陰森的笑聲之中,趙天身體周圍的光線瞬間消失,變得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那種黑暗十分的特別,並不僅僅是指肉眼的視覺,趙天嘗試著動用精神能量來感知外界情況,竟也是一片黑暗。

「王者級生命就可以發揮出絕世王者境界的部分戰力,眼前的這名人類絕對是一名當世天驕,生命本源簡直金純的不可思議!」

蝙蝠王一身黑袍悄無聲息的出現在趙天不遠處,他那雙猩紅的雙眼死死地盯著趙天,眼中滿是炙熱,或許吸取吊趙天的生命本源以後,他就可以再進一步,生命本質進一步蛻變!

之前在山頂上大戰的時候,蝙蝠王早就盯上了趙天,只可惜趙天一開始只顧著逃跑並沒有展現出太過於強橫的實力,沒有引起他的注意,而後來趙天雖然爆發出了無比強橫的戰力,耀眼無比,但那時候的場面卻已經太過於混亂,蝙蝠王始終沒有找到機會出手。

如今卻是不同,對於蝙蝠王來說,或許前方那未知的機緣能夠給他的好處還不如眼前的趙天!

「真是一頓豐盛的大餐啊!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享用了。」

蝙蝠王雙眼中血腥之意瀰漫,嘴角兩顆尖銳的獠牙不斷變長,閃爍著幽幽的寒芒,接著,他有意無意的瞟了一眼周圍,一口咬向了趙天的脖子。

嗖!…

幾乎就在這一刻,在黑暗之中三道身影急速衝出,速度瞬間超過五倍音速,空氣都發生爆炸,那三道身影都不約而同的沖向了就停在平台邊緣處的那輛古老的青銅戰車。

這三道突然衝出的身影赫然是青蛇王、遠古巨鱷王與本應該重傷昏迷的朱胖子!

「給我滾開!」

豬胖子狂吼一聲,身體都彷彿有一條巨龍蘇醒了,他整個人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就在這短短的剎那強大了近一倍。

他雙手同時探出,向著左右兩邊分別拍下,兩道血色天河滾滾而出,席捲天地,竟將青蛇王與遠古巨鱷王都阻擋住了!

此刻的朱胖子氣息滔天,恐怖無敵,哪裡還有之前表現出來的孱弱模樣!

無盡的黑暗能量包裹之中,趙天就如同一隻木雕,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眼看著蝙蝠王根本沒有要管突然衝出的朱胖子等人的意思,向前一竄就到了趙天身旁,張嘴就要咬下。

似乎下一刻,趙天就會背蝙蝠王運用天賦神通吸取全身血液,變成一具乾屍。

但是,身處這樣的絕境趙天卻沒有絲毫驚慌,他一直都表現得很鎮定,充滿了自信。

「你不會忘了我剛才還做了另一件事吧?」

淡淡的聲音響起,趙天的身影竟然如同水泡般直接破裂,消失在原地,十分的不可思議!

「不好!」

蝙蝠王心中一驚,似乎想到了什麼,身上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恐怖能量,雙爪如同撕裂天地的風暴,朝著四面八方瘋狂攻擊。

肉眼可見的,在蝙蝠王的瘋狂攻擊下,虛空中盪起淡淡的漣漪,變得朦朦朧朧,彷彿有一層輕紗將要被掀起。

另外一邊,朱胖子終於登上了青銅戰車,搶在青蛇王與遠古巨鱷王趕到之前,他就駕馭著青銅戰車離開了平台邊緣,開始橫渡黑暗深淵。

「區區野獸而已,也配合我爭機員!哈哈—!」朱胖子站立在青銅戰車上,得意的哈哈大笑。

平台邊緣處,青蛇王與遠古巨鱷王臉色陰沉得能夠滴出水來,憤怒到了極致,恨不得立刻將朱胖子擊殺!

就在這一刻,變化驟起,眼前的世界突然彷彿披上了一層輕紗,朦朦朧朧。

「我就先走了,大家不要送,如果還想做點什麼的話請繼續,我不介意的。」

趙天帶著淡淡笑意的話語傳進了眾人耳中,當眾人眼前的世界重新變得清晰的時候,只見到一道流光飛射而出,投入了駕馭著青銅戰車正在橫渡黑暗深淵的趙天懷中。 青銅戰車橫渡虛空,如天帝出巡,威勢無邊,那古老的車輪轟隆隆地碾過虛空,留下一條絢爛的光帶。

黑暗深淵之下不知名的力量明暗不定,散發出焚天滅地的可怕高溫,即便距離極其的遙遠,也讓黑暗深淵上空的空氣極度扭曲,格外炙熱!

絕世王者都得被燒死,趙天站立在青銅戰車上,他感覺到這輛青銅戰車上散發出一種特殊的力場,十分的特別,竟然完美的將周圍的所有高溫全部阻隔在外。

黑暗深淵寬達千米,青銅戰車的速度雖然並不很快,但是度過這千米距離應該也用不了30個呼吸。

然而實際上是,數分鐘過去了,趙天驚訝地發現,自己依然還處在黑暗深淵的上空,距離對岸看上去還有超過一半的距離沒有到達,十分詭異!

回首望去,虛空扭曲出片片波紋,黑暗瀰漫視線,只有一些模模糊糊難以辨清的輪廓,似乎極為遙遠!

咫尺天涯嗎?趙天猜測,他覺得這片地方到處都充滿了神秘,及其的恐怖與危險,如今看來,即便是一些對於火焰高溫有著極強抗性的絕世王者,也不可能單憑自己橫渡這黑暗深淵。

趙天甚至可以想象的出來,如果真的有絕世王者不顧一切單憑自身能力橫渡這黑暗深淵,多半會慘死!

青銅戰車飛行在彷彿漫無邊際的黑暗虛空中,與前方平台的距離明明近在咫尺,卻又彷彿遠在天涯,充滿了空間的詭異矛盾感。

這輛青銅戰車就彷彿行駛在一條無形的道路上,十分的平穩!

估摸著還有一段不短的時間才有可能到達對岸,趙天乾脆盤膝坐在青銅戰車上,從懷中取出那一塊得自瀛洲仙山的六級陣盤,仔細研究起來。

說起來他得到這塊幻天盤也已經有了不短的時間,但是對其卻並不甚了解,直到今天真正動用,趙天才發現這東西的威力還在自己的想象之上。

陣盤不同於布置在山川大地上的場域,本身可以移動,極其的方便,在任何地形都可以布置下強大的場域。

然而,陣盤正因為其本身的特點,也失去了自然吸引天地元氣的能力,畢竟並未與大地山川虛空結合,能量無法自給自足,只能依靠從外界添加。

幻天盤作為達到了六級頂峰的高級陣盤,趙天一直知道,其威力恐怕極為的強大,或許可以讓自己抗衡絕世王者。

之前因為沒有六級能量水晶作為能源,雖然明知道其十分強大,但是趙天也只能夠將這塊高級陣盤丟到萬靈火池內部的空間角落中。

「太可惜了!如果當初選擇的是那塊殺道陣盤,或許剛才我就可以將那四人全部斬殺。」

趙天搖頭,之前那四名絕世王者雖然陷入了幻境中,對於自己從旁邊經過都沒有察覺到。

但是,那也是因為趙天一直控制著自己,沒有起任何殺意的原因,一旦他真的動了出手的念頭,那幾位絕世高手絕對能夠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從幻境中掙脫。

無數密密麻麻的紋路交織在一起,最後匯聚在中心,那裡鑲嵌著一棵奇特的六棱形水晶,此刻正散發著淡淡的藍色光澤,美麗而神秘。

「我終於知道陣盤這東西為什麼被稱之為修鍊界最坑人的寶物了!」

看著光芒比之剛開始暗淡了差不多一半的淡藍色六棱形水晶,趙天忍不住嘴角抽搐,心疼的要死。

要知道他剛才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可是花費了整整八塊6級能量水晶,將其中蘊含著的精純無比的天地能量注入這個能量核心中,而之前幻天盤僅僅是全力發動了十幾個呼吸的時間,竟然就消耗了過半的能量!

太坑人了!簡直是在燒錢!

趙天本來以為自己挖空了一條中級能量水晶礦脈,獲得了超過數百顆的六級能量水晶,自己的身價怎麼說也是相當豐厚了,或許還比不上那些大型超凡勢力,但是卻絕對可以超過許多小型組織。

然而現在他才赫然發現,自己其實依然是個窮光蛋,他估計自己手中的這幾百顆六級能量水晶,還真不一定夠自己權利動用幻天盤幾次!

一個多小時以後,這輛青銅戰車才終於度過了黑暗深淵,抵達了平台。

不得不說這條黑暗深淵實在太過詭異,咫尺天涯,看似兩岸只有千米距離,但實際上卻不知相隔了有多遠。

無聲無息的,青銅戰車從空中降落,安穩的停在了平台邊緣,隨後就一動不動了。

這輛青銅馬車身上再也沒有散發出任何光芒,看上去十分的普通,彷彿是真的死物,即便是趙天近在咫尺全力感應,也無法感應到任何異常!

趙天嘗試了一下,想要將這輛青銅戰車收起,但是卻驚訝地發現,眼前這輛青銅戰車猶如一座萬丈高山,根本無法撼動絲毫。

最終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輛青銅戰車在停留了片刻以後,重新騰空而起,朝著來的方向飛去。

看起來很快那幾人也會追上來,自己的時間不多,必須抓緊時間!

眼前同樣是一塊巨大無比的平台,一眼望不到邊際,擺放著一口口黑紅色的棺材,多的讓人頭皮發麻,趙天粗略的數了一下,至少上萬!

黑紅色的棺材安靜的擺放在青黑色的岩石上,整齊無比,相互之間間隔的距離猶如用尺子精確的測量過,幾乎完全一樣。

當趙天看清眼前的情況時,感覺十分的奇異,他腦海中最先想到的不是什麼陰森鬼物,反倒是一支整齊劃一的軍隊。

沒錯!眼前這無數排列得整整齊齊的黑紅色棺材,就是一隻恐怖無比的軍團,散發著滔天的煞氣,屠殺無盡生靈。

這難道是曾經征戰過神魔的無敵軍團,如今沉眠在這裡,趙天握緊了手中的三尖兩刃槍,緩步踏上了中間的道路。

行走在中間這條刻意開鑿出來的平坦大道上,兩邊一排排黑紅色的棺材一直延伸到視線盡頭,詭異而神秘,空氣中流動著一絲莫名的波動,讓人驚悚。 不過,趙天卻發現,這一排排黑紅色的棺材中並沒有多少死氣,反而充斥著一種有些怪異的生機。

那些黑紅色棺材中的生機特別的濃郁,就像一團團熊熊燃燒的烈焰,散發出一股股波動。

生機有毒!

趙天醒悟過來,全力運轉身體中的生命能量,他在靈魂之中觀想一株頂天立地的生死天樹,交織了生與死的法理,從精神海中蔓延而出,融入身體的每一個最細微角落。

「這種詭異的生機實在有點邪門,散發出的奇特波動竟然能夠影響我的生命本源!」

之前,趙天突然感應到自己的生命本源蠢蠢欲動,要進行一種未知的異變,十分危險,不可控。

咔嚓!

微不可聞的聲音響起,悄然間,趙天心中感到了一種壓抑,似乎下一刻就要大難臨頭。

平台邊緣角落處,一口毫不起眼的黑紅色棺材突然輕輕顫動起來,從其中傳出細碎的摩擦之聲,似乎有什麼東西將要從棺材裡面出來。

接著,彷彿被傳染了一般,一口口棺材也在輕微的顫動中發出了細微的詭異聲響,黑紅色的棺材蓋輕輕晃動著,將要被打開。

「怪不得我的生命神覺沒有提前察覺到危險,這股特殊的生機散發的無形波動並不是負面能量」

如今發生的現象,其實是一種童話,虛空中的無形波動會將處在這片區域中的任何生命童話城同樣的生命形態。

只不過這種生命形態十分詭異,趙天雖然不知道棺材中沉睡著的是什麼存在,但是從他感應到的那種詭異無比的生機,他幾乎可以確定那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多半妖邪無比!

必須儘快離開這裡,趙天作出決定,身體化作一道幻影順著大路朝前急速狂奔。

同時,他運轉生死淬鍊法,身體表面一道道黑白紋路若隱若現,在他身體周圍交織蔓延,鎮壓自身的生命本源,隔絕外界的一切異常波動。

道路盡頭,有著一座十分古樸的石門,而且並未關閉,裂開了一道一人多寬的縫隙,從中有著淡淡的白光散出。

相隔還有數十米,趙天就面露驚訝之色,他竟然在這幽黑深邃的地下空間,擺放著無數棺材的盡頭感受到了光明能量!

通道之後是什麼,難道有著某種光明屬性的至寶?趙天心中一動,腳下如同有雷霆乍現,只聽見轟的一聲,堅硬無比的岩石地面瞬間出現無數的龜裂,細小的碎石四處迸濺,他如同一道閃電一般,轉瞬間就掠過了數十米距離。

嚎!…

眼看著他就要一頭扎入古樸石門之後,突然,一道凄厲無比直透靈魂的哀嚎就在他旁邊不遠處驀然想起。

幾乎就在同時,那種凄厲的哀嚎之聲再次想起,只不過這次不再只是一聲,而是無數聲哀嚎慘叫匯聚在了一起,就像一根根陰森詭異的細針瘋狂的沖入趙天的腦海之中。

太尖銳與可怕了!即便是趙天的靈魂強度,足以比肩絕世王者,也在這無數的哀嚎之聲下靈魂泛起波紋,感受到萬分的痛楚。

急速前行的身體微微停頓,趙天此刻只感覺到強烈的痛楚,天旋地轉,他腳步踉蹌著,竟有些站不穩!

轟!

距離趙天左手邊十多米處,一口黑紅色的棺材突然爆炸,無數的細小碎木塊如同子彈一般朝著四周迸濺,速度快到了極點,劃破空氣,傳出尖銳無比的嗚咽聲!

這口棺材正是之前那第一聲凄厲哀嚎響起的地方。

隨著黑紅色棺材的爆炸,一道模糊不清的身影如同彈簧般一躍而起,用一種快捷無倫的速度撲向了呆在原地的趙天。

轟隆!

趙天胸口劇痛,被那道模糊的身影一拳轟在胸口,身體如同炮彈般朝後倒飛,直接撞在了一口黑紅色的棺材上。

不過,受到了攻擊的刺激,趙天終於勉強壓制下來靈魂的晃動,重新掌控了軀體。

披散到肩頭的亂髮因為高速的移動而向後倒卷,終於露出了這道身影的真實面目,那是一名面容看上去十分平凡的中年人,皮膚黝黑粗糙,一看就是一位老實巴交的人。

但是此刻,中年人吶平凡普通的臉上卻帶著一絲詭異的笑,明明面目如同泥雕木偶一般的木然,卻硬是詭異的讓人感覺到了這名中年人在笑。

轟隆隆!…天下一家,同享太平無處不均勻,無人,天下人—!

當趙天的雙眼與中年人那雙淺灰色的眸子對是在一起的時候,只覺得心頭轟鳴巨響,耳邊似乎傳來了千萬人的怒吼,悲壯慘烈,不顧一切!

太平天國!

趙天心中升起明悟,那個曾經席捲天下,差點覆滅了整個清朝的太平天國最終竟被埋葬在了這裡!

然而此刻也不是多想的時候,因為眼前一口口黑紅色棺材接連炸開,一名名面色木然的太平天國士兵朝著趙天殺來。

而他們每一個速度都快的不可思議,竟然每一個都可以單純憑藉肉身突破音速,一拳轟出如同有雷霆在炸響。

殺!

眼神一立,趙天全身上下同時噴發光芒,身上的氣息升騰到幾點,身體如同炮彈徑直朝著前方的人群撞去。

轟的一聲巨響,迎面而來的那名中年人如同閃電一般向著空中拋飛,身體在空中就直接爆炸成了粉碎,殘肢散落的到處都是。

這些人雖然不知因為什麼原因,攻擊和速度都強得驚人,幾乎堪比一般的王者,然而本身的身體強度確定沒有達到王級生命的層次,只能勉強算是封號級。

熊熊光焰跳動,散發出無窮無盡的光華,趙天就如同一輪大日轟隆隆的碾壓而過,彷彿要天崩地裂一般。

砰砰!!!…

Prev Post
「不見了?」青年吃了一驚。紀羽竟然躲過了他的攻擊,在他眼皮底下消失了?
Next Post
如果自己輸了的話,那有可能輸掉的就是自己的性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