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小時后,陸昊二人回來,凌賦他們全被何凡擋在外面:「約道子出來吧。」

「現在?」兩人錯愕,這是不是急了點?

「對,你們給的利益足夠了,我去一會道子。」何凡說道。

兩人對視一眼,取出一塊奇異令牌,掐動法訣,灌注進化之力。

「小魔女,你找我幹什麼?」玄陽的身影傳來出來,很不滿。

「我要與道子見一面,事關道邪之爭。」陸紫菱說道。

「你想對道子不利?」玄陽警惕地道。

「約見只有一人,釋靈三級,我以我師父的名義保證。」陸紫菱嚴肅地道。

「好吧,我會通知道子。」玄陽掛斷聯繫。

「這麼簡單?你們不會是玄陽師父的兒子女兒吧?」何凡一臉嚴肅地道:「說,你們是不是道門派來的卧底?」

兩人翻了翻白眼,懶得搭理他,真正的卧底是誰,心裡沒點數? 沒多久,令牌亮起,玄陽消息傳回:「你們選個地方,道子直接過去。」

「就在他居所不遠處的山峰左方千米外,另一座山峰峰巔,現在就去。」陸紫菱說道。

掛斷聯繫,何凡看著兩人,道:「這次是赴約,有人問起,就說早就約好了,知道了么?」

「明白。」兩人連連點頭。

何凡出了地洞,交代一聲,御空而去。

道子的速度很快,何凡御空而起時,道子已經動身,先行一步。

「萬里黃沙不見僧,狂風暴雨掩邪門。三教原本道為首,焉能平坐共齊名。」

道邪之力匯聚,何凡周身道氣,邪氣並存,很果斷想起了前世的話,順便改改,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儒,只有佛道邪。

「嗯?」剛落下的道子,淡然的神色帶著一絲驚疑,這是一個邪派該說的話?還道為首,你這是帶邪子來認輸的么?

「邪派,瞄人縫,有幸得見道子尊容。」何凡飄落而下,有些嫉妒地看著道子,又特么是一個比自己帥的人。

「不知尋貧道何意?」道子恢復淡漠。

「邪子讓我來問問,三昧真火能否焚燒返祖級凶獸,邪子的九幽魔火,已經能烤糊返祖凶獸了。」何凡說道。

道子:「……」

你確定你是邪子派來的,不是我派過去的? 小妻吻上癮 你這直接將邪子的九幽魔火說了。

「來,試試吧。」何凡直接取出一塊凶獸肉,遞了過去。

道子有些不淡定了,哪怕是心境不弱,也被他整蒙了,他想過動手,也想過只是說幾句話,卻沒想到,對方會扔來一塊肉,讓他展現三昧真火。

道子沒有接,腦海中閃過一道信息:「你是何凡?」

只有這個傢伙,會想著用三昧真火和九幽魔火烤肉,這事玄陽和他說過好幾次,他也留意了。

「不是。」何凡微微一愣,連忙否認,道:「邪子展現九幽魔火的時候,身邊只有這返祖級凶獸肉,我只能用這個當衡量標準。」

「無量天尊。」道子淡然一笑,一揮手,一抹紅光閃過,返祖凶獸肉已經黑了:「道友,這三昧真火,可還讓你滿意?」

「很強。」何凡都沒感覺到溫度,道子對三昧真火的掌控能力,有些驚人啊:「邪子最近收了一批從天雲市來的人,想將道子和佛子留在東海。」

「多謝道友。」道子頷首道。

「一戰吧,意思下,我不想和你打,但總要做個樣子。」何凡縱身一躍,道邪匯流,雙掌匯聚:「滅道斬佛!」

「無量天尊,道元歸一。」

無邊道氣衝天而起,道子提掌以對。

轟隆

磅礴氣浪席捲,無邊威能撼動,整座山巔都在顫抖,巨石炸裂,山頂多了無數道裂縫。

噗嗤

「道子好強實力,瞄人縫不是對手,告辭。」何凡一口血水吐出,轉身便走。

「真如玄陽師弟所言,此人著實不要麵皮。」道子失笑,御空而起:「又是一位對手,貧道期待你的一刀成湯。」

「瞄大人,你沒事吧?」邪派眾人連忙迎了上來。

「哇。」何凡再次吐血,驚恐地道:「快走,道子此人,實力不可揣測,去見邪子。」

「速去見邪子。」

邪派眾人匆匆趕回,陸昊一臉憂色。

陸紫菱冷冷一笑,這廝絕對是裝的,她已經問過何凡展露的實力了,沒有動用邪毒這些,都能一招打敗妖脈釋靈三級,比起邪子和道子,就算有差距,也絕對不大,怎會這麼快就受傷跑回來?

一行人匆匆趕回山谷,何凡拿著邪令,捂著胸口,沖入宮殿:「邪子,大事不妙。」

「瞄人縫,你回來了?探查結果如何?」邪子依舊高坐。

宮殿內部,卻多了一名青年男子,不是妖脈,實力很強。

「邪子,道子實力深不可測,瞄人縫接不下一招。」何凡取出烤糊的凶獸肉:「這是我的探查。」

邪子:「……」

我讓你去試探道子三昧真火,你帶回一塊烤糊的肉?

「烤糊的肉?」青年男子皺眉,這算個什麼探查?

「對,道子說,三昧真火比九幽魔火烤的更糊,威力更強。」何凡沉聲道,取出黃布:「這是道子讓我轉交給邪子的。」

「嗯?」邪子接過黃布,妖邪之氣沖盪,上面道法隨之消散,黃布展開,邪子面色一沉:「好一個道子,竟然約本座一戰。」

你不會慫了吧?那我不吹道子了,我把道子說弱點?何凡很擔心,邪子直接不去了。

「你還試探出什麼?」邪子冷漠地道。

「道子說,三教原本道為首,焉能平坐共齊名。」何凡說道。

「這道子,好大的口氣。」青年男子沉聲道。

「看來,這一脈道子,也與本座一樣啊。」邪子目光閃過一抹冷色:「本座會讓他知道,三教誰為首。」

「邪子,我任務完成,我的獎勵?」何凡搓著手道。

「給你。」邪子一揮手,淡漠道:「邪令還給本座。」

「就一株啊?」 總裁追妻之落跑甜心 何凡看著飛來的藥材,一株+0.5的,還要回邪令?這是用完我了,就把我踢開?

「這位是釋靈四級級殺手,泰勒,瞄人縫也是殺手,你們可以交流交流。」邪子目光冷漠地看著何凡。

「咳,不必交流,一株就一株吧,這是邪令。」何凡收下藥材,將邪令還給邪子。

「嗯,以後有事,你可找泰勒解決,你先下去吧。」邪子淡淡地道。

「告辭。」何凡轉身離開宮殿。

「瞄大人,邪子如何說?」人魔兩脈,連忙迎了上來。

「以後叫我瞄人縫,我現在不是大人了,邪令被收回了,這是邪子給我的任務獎勵,讓我療傷。」何凡取出一株藥材,是時候賣一波可憐了。

人魔兩脈的進化者獃滯,瞄人縫為了完成任務,與道子一戰,身受重傷,一株藥材就打發了?邪令也被收了?

邪子看不起我們人魔兩脈,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我任務完成,告辭。」何凡丟下一句話,趁著邪子還沒通知其餘人,不等眾人回話,瞬間消失,御空而去。

「瞄大人……」人魔兩脈進化者獃獃地看著天空,你跑了,我們怎麼辦?

凌賦了呆了,就這麼撂挑子不幹了?

陸紫菱一時有些出神,你好不容易混到邪子身邊,就這麼輕易離開了?

「邪子,大事不好,瞄人縫跑了。」蟾妖沖入宮殿,第一時間彙報這個消息。

「跑了便跑了吧,他已經沒什麼作用了。」邪子擺手道,絲毫不在乎何凡離開,因為他有更強的幫手了。 「邪子,我回來了。」釋靈三級進化者進入宮殿,恭敬地道。

「你在暗中,探查的如何,瞄人縫可曾有過什麼動作?」邪子淡淡地道。

「瞄人縫去了之後,接觸過妙音,讓妙音去傳話,道子回復準時赴約,並讓瞄人縫帶回黃布。」 重生之巨變 釋靈三級進化者說道:「在不久前,瞄人縫赴約,與道子一戰,重傷不敵。」

「其餘時間呢?」邪子問道。

「其餘時間,瞄人縫都在坑洞里,讓人魔兩脈去狩獵凶獸,尋找藥材。」釋靈三級進化者說道,頓了頓,又道:「邪子,會不會是瞄人縫,代您下戰書?」

「不重要了。」邪子漠然道:「屆時,不論如何,這場戰鬥,本座都會勝利。」

看了眼妖脈進化者,邪子又道:「你先下去,人魔兩脈,原來待遇,妖脈去休息,準備接下來的戰鬥。」

「是,邪子。」進化者連忙告退。

邪子目光轉向泰勒:「這次罪域,東方罪脈,有何動作?」

「東方罪脈,我們關注不多,邪子也知道罪域是什麼情況,各自為戰,他們也許會來,也許不會來。」泰勒回道。

「本座很好奇,你們是怎麼躲過聯盟,踏入東方的。」邪子目光緊盯著泰勒。

能夠讓罪域的人,還是好幾位釋靈,潛入東方聯盟,就算是邪子,也沒太大把握,可這群人竟然來了,還來到東海市,背後之人,怕是一位聯盟高層。

泰勒找到他,是想助邪派威壓佛道,還是有別的想法?邪子心中也不確定,這些人目的究竟是什麼。

「這是我們的秘密了。」泰勒淡淡地道。

「本座不追問了,只要你們完成任務,留下道子和佛子,本座會給你們想要的。」邪子淡漠道:「先下去吧,接下來本座將要閉關,應對與道子的戰約。」

……

「又是一個不守規矩的。」何凡一路御空,回到東海市,有些鬱悶。

說好的在東海市,年輕一輩釋靈三級不多呢?邪子身邊,還特么跑出個釋靈四級的殺手,是不是又搬出了個老傢伙?

「這群人究竟哪來的,追我?釋靈四級,是不是太瞧得起我了?」

何凡有些搞不懂,誰這麼坑自己?或者說,自己只是一個附帶,道子佛子才是主要?

「現在聯繫下佛子。」何凡心中思索,聯繫佛子給他的號碼。

「瞄人縫?」佛子很快接通。

「我的住處,何凡找你。」 重生洪荒情 何凡回道。

「一刻鐘。」佛子掛斷聯繫。

何凡分出佛道之身,以佛道之身氣息內斂,裝作瞄人縫,本體道邪之力,直接現出本來面目,配上雙刀,紫金缽盂燉肉,款待佛子。

一刻鐘時間將至,佛子如約而至,推門而入。

「佛子,這是你要找的何凡,你們聊。」何凡指了指正在撈肉吃的本體,起身離開。

「有勞瞄人縫了。」佛子神態淡然,來到何凡面前坐下。

「佛子,找我何事?來,一起吃,我這人很好。」何凡熱情招待。

「何凡,你之實力,進展如何?」佛子沒有吃,只是緊盯著他。

「比起你們差遠了,我已經放棄兩種火焰了。」何凡說道。

「放棄也好,貧僧此來,只為勸你離開。」佛子面色突然凝重起來:「從天雲市追來的人,是從罪域而來。」

「罪域?」何凡一臉迷茫:「什麼是罪域?」

「罪域,在四大聯盟之外,一群犯了死罪的進化者,逃離到那裡……」佛子講述道:「東方的罪人不少,此次來的,是西方罪人,他們之前都在調查你。」

「罪域的人很強么?」何凡憂慮地道:「那我得趕緊跑。」

「很強,釋靈五級也有一位,其餘幾乎全是釋靈四級。」佛子沉聲道。

「那我繼續躲著不出去,明天離開東海。」何凡連忙說道。

「貧僧在想,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對方為什麼會從天雲市追你而來?」佛子問出心中疑惑:「你應該知道,天雲市的事情,還未結束。」

「我能知道什麼?」何凡一臉茫然,緊接著很憤怒:「我都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被你們趕到東海來了。」

佛子微微皺眉,緊接著嘆道:「貧僧也很疑惑,道子與邪子不久將要決戰,罪域的人又出現身影,我們已經緊急請師兄弟過來,你別再插手了。」

「我的命最重要,我清楚。」何凡一臉我很怕死的表情。

「貧僧有事,先行一步。」佛子起身準備離開。

「能說下,道子和邪子在何處決戰么?」何凡出聲問道,當時下戰書的時候,他也不敢確定,道邪之爭有沒有固定地方,所以就讓道子自己選地方。

「不能。」佛子腳步頓了頓,又邁動腳步。

「那我請你幫個忙,一點小事。」何凡說道。

「請說。」

「幫我打造一個籠子,能大能小的那種。」何凡想了想,說道。

「兩日後,妙音會給你送來。」佛子雖然搞不懂,他要籠子幹什麼,但這只是小要求,隨口答應下來。

「現在,佛子在找師兄弟過來,道子想必也不會沒動作,到時他們三方大戰,結果難料啊。」何凡思索著,怎麼才能撈一筆而不被打死。

「先睡一覺再說。」何凡不再多想,倒頭就睡,過兩日去獵殺凶獸,早日衝到四五級,到時以自己實力,鎮壓他們,教教邪子怎麼做人。

Prev Post
小白哦了一聲,便拿著沈傾給的睡衣,很是臉紅的離開浴室,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Next Post
「見過諸位聖主。」眾人紛紛見禮。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