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間,蒼冥之主擋在兩人之間,道:「神域雖然有著讓人瘋狂的屬性和真諦,但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所以大家最後不要亂走!」 他這些話,牡瑤都聽得耳朵起繭了。

背也能倒背如流了。

「行了行了,我都知道了。」牡瑤不耐煩的道,「等你有了自己的孩子再說吧,好么?再說了,你難道不想要自己的孩子么?屬於你和司徒小姐的孩子哦?」

牡瑤的問話,直擊靈魂深處。

想。

慕靖南當然想要一個跟司徒雲舒共同孕育的孩子。

但他也知道,這強求不了。

已經流掉了兩個孩子,他也早就接受了這輩子可能沒有孩子的命運。

但如今,牡瑤的話,勾起了他的希望。

如果……有機會擁有屬於他們的孩子呢?

為什麼不試一試?

「相信我,阿道夫可以的。」

慕靖南沉默,態度有所鬆動。

「……對了,問你個事兒。」牡瑤支支吾吾的,跟剛才比起來,有些判若兩人。

「問。」

「雲舟,有沒有女朋友?」

「怎麼了?」

「沒……就問問,有沒有?」

那明顯不自在,卻又極為好奇的小心思,藏不住的,慕靖南一聽就聽出來了。

他冷笑,「別想了,你跟雲舟不可能。」

一夜危情: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一個殺手組織的女魔頭,一個S國警衛,沒有在一起的可能。

「嘁,誰說我想怎樣了,我就問問而已!」牡瑤氣急敗壞的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她把玩著手機,冷笑一聲,「誰稀罕他!」

放下手機,慕靖南看向阿道夫,「你真的能治好雲舒?」

「沒看過病人,也沒檢查過,我不敢保證。」

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讓阿道夫見到司徒雲舒,並且讓他好好檢查一遍。

可是……司徒雲舒現在跟江南在一起。

該怎樣才能讓她回來?

書房裡,窗帘緊閉。

室內沒有開燈,黑暗中,慕靖南拿起了響個不停的手機。

「喂。」聲音沙啞。

「慕靖南,我不是讓你把雲舒帶走么?」

那端傳來的,赫然是江南氣憤的聲音。

他說得咬牙切齒,極為惱怒。

慕靖南腦袋往後仰,閉上眼,無力的道,「我試過了,她不肯跟我回來。」

「你答應過我,無論用什麼辦法,都會讓她跟你回去!」

「抱歉,我做不到。我不想再逼她了。」

既然她想陪著江南,那就讓她陪著吧。

「江南,你好好珍惜這段時間吧。」

「慕靖南!」

「就這樣吧。」

慕靖南掛了電話,嘆息一聲。

他何嘗不想讓她回來,何嘗不想讓阿道夫立即就給她檢查身體,治療身體。

可他明白,如今他哪怕是自殘,司徒雲舒也不會在乎,所以,他根本就沒有威脅她的把柄和資本了。

與其逼迫她回來,倒不如等她自己回來。

她不會一輩子陪在江南身邊的,不會的。

…………

「江南,你在給誰打電話?」

司徒雲舒看到江南神神秘秘的,就連打電話,也躲著她。

她不禁好奇。

到底是誰,能讓他這麼避諱她?

「沒什麼。」江南不願多說。

毒~品對身體的損耗,是巨大的,是不可逆的。

這段時間,司徒雲舒親眼看著他的身體,日漸消瘦。

就連精神面貌,也不同以往了。 古木知道,這老傢伙是在故意搗亂,索性轉身離開。而當他離去后,生死天君明眸閃爍,無奈嘆了一口氣。

「馨兒。」

蒼冥之主輕聲指責道:「我們來神域是追尋武道之巔,不是談兒女私情的時候。」

生死天君微微低下頭,道:「我知道,哥哥。」

蒼冥之主也沒有說什麼,旋即將目光移向這片荒原,開始打量地形。

「快看!」

就在此時,一名天君突然指著東方,道:「那是什麼東西!」

諸人聞言,齊齊轉過身,便發現正東方天穹,有著一座巨大城堡懸在半空,神光籠罩,威武不凡!

「城鎮?」

古木見狀,微微皺眉。

他最擔心的就是在神域會有生命體,如今看到建築存在,八成肯定下來,自己之前的猜測不錯!

就在眾人凝視著城堡,天穹突然飛來兩道光芒,待得光芒散去,顯露出兩個袒露上半身,呈現古銅色的魁梧男子,而在他們的身後,有著一對透明翅膀,就好像天使那般,古木等人見狀頓時大吃所驚。

「域外武者,死!」

兩名古銅色男子突然單手抬起,手中呈現出一抹類似於長矛的流光,爆發的氣息竟比域主還強!

咻——

長矛在兩人輕描淡寫下揮出,然後向著三境強者穿射而來。

「不好!」

三者強者臉色一變,他們意識到了危險,一旦被飛來長矛命中必然遭重創!

諸人爆發修為欲要飛身而起躲避,卻驀然發現自己竟然無法飛行,好像被某種力量壓制了丹田中可以懸空的能力!

電光火石間——

嘭!嘭!

葉瘋子突然衝到眾人前方,九虹碎天劍劃出一道鋒利劍芒,將兩支長矛擊飛出去,沉著臉道:「神域內的空間極為穩固,我等在這裡無法飛行!」

不錯。

神域空間穩固程度比幾十個位面合在一起還強,產生的壓力也極大,縱然域主級的強者也無法飛行,兩名袒露上半身的男子能飛行也是依靠無形翅膀。

武王這個級別就可以御空飛行。而對很多武者而言,飛行已經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失去這個能力,讓他們難以接受,就好像一瞬間少了什麼,很沒安全感。

「偽神器?」

兩名粗狂男子見得葉瘋子的佩劍,臉上有著幾分意外,道:「沒想到你們這些低級域外武者,會創造出這種寶物。」

完了。

神域真的有其他生命!

古木看著兩名帶著翅膀的鳥人修為超越域主,開口閉口『域外武者』,頓時嘴角一陣抽搐。

這是他最擔心,最不想看到的!

畢竟此乃太古之神創造出最完美的位面,生存在這裡的武者,在其長期熏陶修鍊下,實力不強那才叫奇迹呢。

不錯。

神域內可以蘊育出神器,可以蘊育出神獸,自然在歲月洗禮下,也會有全新人類生命體系出現。

而他們自稱為神族,自稱上古之神的後裔。

兩個強壯男子,其實只是最低級的士兵,他們例行巡視無意間發現了進入神域的眾人。

如果古木和三境強者知道,這兩個實力比域主還強的人,身份只是士兵,肯定一個個吐血。

「這到底是進來尋找大道之巔,還是打開了潘多拉盒子?」

古木暗暗崩潰的想著。

「縱然有偽神器,也不過是一群螻蟻罷了!」

兩名神族士兵不屑的說道,旋即雙手凝聚,就看到一股股氣息在掌心盤旋,爆發著無以倫比的氣息,仿若有毀滅一切的可能!

「毀滅真諦!」三境十八天之一的毀滅天君驚呼起來。

此言一出,眾人頓時駭然失色。

三境內擁有毀滅真諦,而這種真諦極具殺傷力,毀滅天君用了幾十萬年的時間領悟出來,然而,兩人隨手間便風輕雲淡凝聚出毀滅真諦,這也太他媽誇張了吧!

古木嘴角抽搐,暗道:「果然,這裡的土著武者,強的離譜!」

咻——

就在兩名神族士兵正在凝聚毀滅真諦,蒼冥之主站在眾人身前,一面散發光芒的銅鏡立在虛空,瞬間浮現出古樸荒涼的氣息。

「大荒鏡!」

古木知道此物是蒼冥之主的壓箱底至寶,級別乃偽神器,當年就是這玩意化去了他的不滅之體。

蒼冥之主祭出自己底牌后,迦南域主單手一揮,就看到一個類似於道教的拂塵出現,此乃偽神器——萬千煩惱絲!

「哈哈哈,你們終於沉不住氣了!」

酒葫域主舉起酒葫蘆深深飲了一口,旋即噴在灰暗酒葫上,頓時看到後者驀然變大,立在眾人前,散發氣息也比以往更強悍。

「這是他的偽神器嗎?」

古木見得巨葫蘆,微微詫異,顯然沒想到,這個酒鬼始終扛著的葫蘆,最終形態激發下,竟然是偽神器的級別!

三境三名最強者終於將自己底牌全部拿出來,顯然,他們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神域內存在武者很強,似乎並不歡迎大家。

「四件偽神器?」

懸在半空的神族士兵微微愕然,旋即眸子里浮現出貪婪之色。

「退!離開神域!」

蒼冥之主站在眾人最前端,冷聲喝道。

縱然將偽神器祭出來,他們也沒把握能和這些比自己修為高的武者抗衡,所以只能拖延時間,讓眾人先行離開。

域主之命,諸多天君無法反抗,最終紛紛後退,此刻的他們不再迷戀讓人瘋狂的位面,畢竟再吸引人也得有命享用不是。

不過就眾人退後時,立在天穹之上的神族士兵不屑道:「你們既然進入神域,又豈能隨便離開!」

說罷。

凝聚在手心中的毀滅真諦,攜帶著無上之威悍然壓下來!

咻——

蒼冥之主操縱大荒境,爆發出萬丈光芒,向著那毀滅真諦衝過去。

嘭——

萬丈光芒和毀滅真諦撞在一起,爆發出璀璨光澤,與此同時,蒼冥之主向著身後爆退,狼狽落在地上,噴洒出一口鮮血。

嘶!

眾人見狀,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三境內最強者攜偽神器,只是和對方拼了一招就被擊潰,這得強到什麼地步啊! 司徒雲舒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她知道,要想戒掉~毒~品,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

Prev Post
「見過諸位聖主。」眾人紛紛見禮。
Next Post
聞人秋澤布下的綿密氣勁不堪重負,接連潰散,卻是被這石破天驚的一拳悍然搗穿。 浩大,磅礴,雄壯的一拳橫空迫來,挾裹著無與倫比的恐怖壓力。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