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天縱丹聖已經親自探查過了范浪的骨齡,這可以呈現出一個人的真實年齡。

還不到二十歲,能成為玄帝就已經很不錯了,哪還有多少時間去煉丹?

一般能在煉丹一道上達到十星級的,都要三十開外,這還是天賦高的。

來這裡求學的學生,很多都是五六十歲的人,都到了花甲之年,僅僅是入門而已。

二十歲以下的十星級煉丹師,簡直鳳毛麟角,歷史上也沒出現過幾個,無不是能夠名留青史的風流人物。

天火三老的質疑,簡直就是伸過臉來讓范浪打,不打都不行。

應對質疑最好的方式,就是當眾展示自己的水準。

衡量煉丹水準的方法很簡單,只要能煉製出至少一種十星級丹藥,就算是十星級煉丹師。

范浪慢條斯理的取出了沉甸甸的丹鼎,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咣當。

聲音沉悶。

「牛皮不是吹的,牛**逼才是吹的。既然有人不相信我的煉丹水準,那我就當眾展示一下好了,說一千道一萬,不如親手煉製一粒十星級丹藥給大家看看。有句話說得好,真金不怕火煉。」

范浪氣定神閑,說話很慢,也很穩。

在場有許許多多煉丹大師,一個個目光如炬,都很識貨,立即認出了這尊丹鼎很高級。

「這個煉丹爐很不錯,像那麼回事。」

「嗯,至少是九星級往上的,能用來煉製十星級丹藥。」

「煉丹爐好算得了什麼?現在要比的又不是煉丹爐。」

「就是,我就不信一個不到二十歲的人能煉製出十星級丹藥來!」

「等著看好戲吧。某人要當眾出醜了。」

「哈哈,你說他會不會把一些低級丹藥當成了十星級丹藥,誤以為自己是煉丹大師?」

「有這個可能。」

「在我們面前煉丹,簡直班門弄斧。」

「在哪裡出醜不好,偏偏要在這種大庭廣眾的地方出醜,我都替他心疼。」

有幾十萬雙目光看著范浪,人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很多人都在搖頭,甚至報以一種幸災樂禍的心態,都認為范浪即將當眾出醜。

之前那位天火三老的老二,蹦躂的更歡實了,冷笑譏諷道:「就憑你也妄想煉製出十星級丹藥?也太不把天下的煉丹師放在眼裡了。在場這麼多人,連院長都在,誰有功夫看你在那裡耍猴。」

「嘴巴倒是挺惡毒的,完美的詮釋了倚老賣老四個字,仗著自己一把年紀,就在那裡尖酸刻薄,什麼難聽的話都往外冒,這些年估計都活到狗肚子里了。」范浪剛才一忍再忍,現在終於忍不住了,開始反唇相譏,惡語相加。

「好你個范浪,竟敢當眾辱罵炎龍學院導師,你不想活了么!」天火三老的老二勃然大怒,伸手指著范浪。

氣氛劍拔弩張,一老一少當場對峙,火藥味十足。

「都給我住口!」

一聲驚雷般的大喝忽然響起,震懾全場,轟動天地,令許多人的心為之一顫。

發話的正是坐在最高處的那個人。

玄神,天縱丹聖。

此時的他,一臉怒容! 天縱丹聖發話了,如龍吟,如驚雷,如神語,令整個會場寂靜下來,變得針落可聞。

所有人的心頭為之沉重,駭然的看著天縱丹聖,那道高高在上不容超越的身影。

此刻,此時,此地,沒人敢凌駕於天縱丹聖之上。

任你如龍如虎,此時也得龍盤虎踞,聽從天縱丹聖的安排,只因他是降龍伏虎的——神!

「身為導師,與新入學的小輩鬥口,成何體統?」天縱丹聖微微轉過頭,目光如芒,落在天火三老的老二身上,說話的語氣帶著責問之意。

老二霎時間通體生寒,老臉都黑了下來,急忙低頭道:「院長息怒,我剛才只是一時心急,不想看到范浪在這裡胡鬧。」

「他取出了煉丹爐,要當眾煉丹,證明水準,這哪裡是胡鬧?真正胡攪蠻纏的是你。炎龍學院,公平公開,他要煉丹,那就給他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是真是假,孰高孰低,一看便知。」

「是,一切請院長定奪,屬下知罪了。」

老二把頭壓得更低。

他的脾氣火爆,腦袋一熱就不分輕重,但是在天縱丹聖面前,他是萬萬不敢放肆的。

周圍人人緘默,沒有任何異議。

在炎龍學院之內,天縱丹聖的話等於聖旨,等於天命。

「范浪。」

天縱丹聖轉過頭,目光移動到范浪身上,雙方距離很遠,在他眼裡,范浪渺小如螞蟻。他目光如炬,連螞蟻都能看得通透。

「你說的沒錯,真金不怕火煉,那你就當眾煉製一粒十星級丹藥吧。只要你有這個本領,能證明自己是一名十星級煉丹師,我就破格准你擔當導師。炎龍學院成立多年,還從未有過你這麼年輕的導師,不知道你能不能打破記錄,開創先河。」

天縱丹聖給了一個范浪證明自己的機會,一雙眼睛當中,泛起目光精芒,之前的招生大會,他的目光一直很平靜,從未流露出過這種目光。

眼睛是心靈之窗。

從目光就可以看出,天縱丹聖的心動了,對范浪生出了興趣。

范浪深吸了一口氣,抬頭看著那高高在上的身影,說道:「多謝院長成全。我這就動手煉製丹藥,不用多,給我兩刻鐘的時間就行了。」

「你要煉製何種丹藥?」天縱丹聖問道。

「十星級丹藥,通竅丹。」

「可以,通竅丹應用廣泛,玄皇都會服用,算是十星級丹藥之中最常見的了。煉製出通竅丹,足以令人信服。」

「那我這就開始了,還請各位稍安勿躁。」

范浪一拱手,隨後開始正式動手,取出一張儲物卡,手指在金屬卡面上輕輕劃過,開啟了玄妙的空間,從中取出了各種材料,用玄力包裹住,整個動作行雲流水。

各種材料懸浮半空,從取材這一步,就能看出一些門道。

每種材料的分量,都是精打細算的,剛好可以用來煉製一粒通竅丹,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也不行。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這些材料的分量是多是少。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范浪這第一手沒有搞砸,顯示出了過硬的水準。

周圍幾十萬雙眼睛看著這一幕,很多人評頭論足,對此點評一番。

「有點意思,他取出來的藥材分量剛剛好,各種藥材整齊排列,至少像那麼回事。」

「越是常見的丹藥,越是難以投機取巧。煉丹大師幾乎人人都會煉製通竅丹,對通竅丹很熟悉,一粒通竅丹的好壞,很容易分辨,容不得半點水分。」

「看這架勢,他確實是個煉丹師。」

「哼,別太早下結論,只是取材而已,算不了什麼,連那些學生都能辦到。」

「等著看他出醜吧。堂堂的通竅丹,豈是他一個毛頭小子能煉製出來的?」

「就是,我當年到了四十歲才堪堪煉製出通竅丹,這已經算是很快了,我不相信有人能以二十歲的年紀煉製出通竅丹,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各處都有人在議論,有人是暗中傳音密談,有人是公開高談闊論。

整個會場萬眾矚目,范浪成為了眾人眼中的焦點。

絕代雙驕也在關注范浪,兄妹兩人的目光落在范浪身上,哥哥的眼神淡然輕蔑,妹妹的眼神帶著濃濃的好奇。

「哥,你猜他能成功么?」孟飛虹問道。

「我有一位朋友是煉丹天才,他當年在二十六歲的時候,煉製出了通竅丹。這個煉丹天賦,已經被譽為曠世奇才。如果范浪能夠成功,意味著他在這方面要超越我那位朋友,早上足足六七年。」孟飛雷淡淡道。

「我讓你猜他能不能成功,你繞了一大圈,也沒說出個答案。」

「我的答案已經很明確了,他不可能成功,因為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論起煉丹天賦,我那位朋友已經是世間頂級,在神浩星上都找不到第二個。」

「好吧。那我知道你那位朋友是誰了。」

孟飛虹心中冒出一個名字來。

眼前的范浪,如果成功了,就會超越那位曠世奇才,締造神話。如果失敗了,那就不是神話,而是天大的笑話!

周圍有幾十萬人做見證者!

成敗在此一舉!

范浪在眾目睽睽之下動手煉丹,腳下步踏罡斗,身形神行百變,腳帶動腿,腿帶動腰,力量層層遞進,左手扭旋而出,重重拍在丹鼎之上。

戰鬥,需要一股氣勢,煉丹,同樣如此。

雄渾玄力透掌而出,注入到丹鼎之中,在爐膛內化為熊熊玄火。

范浪的右手展開動作,凌空虛抓牽引,將一種材料注入到丹鼎上方的爐口,掌握著煉化的分量,一縷縷的投送下去。

材料落入玄火當中,被火舌吞噬,化為了細細的粉末。

這些粉末被輸送到了爐內另一處地方,妥善安置好,隔絕熱力,以備後用。

丹鼎之內驕陽似火,范浪的動作行雲流水,水火剛柔並濟,契合陰陽之道。

種種材料被他煉化,速度比正常情況下快了足足六倍。

一處看台上,天火三老的老大忽然道:「此子太心急了,這次煉丹必敗無疑!」 」樓上,你說的這個事,讓我們也想起來一件事,我們學校有一個校花,不想跟莫豪談對象,那個校花第二天莫名其妙的就被潑了硫酸毀容了,最後這件事也是草草了結。」

「有錢人世界,我們這些人是想象不到的。」

「安安靜靜的當一個吃瓜群眾。」

姜小時不在去看下面的評論,把手機收起來,雙眉緊緊的蹙在一起,莫明國的這些事情,肯定不是一朝就能被知道的,肯定是有人收集的,然而有意去收集這些資料的人,除去她那麼就只有莫江湘。

莫江湘已經在先行行動了。

她動力莫明國,莫祖元那邊肯定是不會放過她的,她會有危險,姜小時分析出來,心臟一緊,「師傅,您能開快點嗎?」

「小姑娘這是在下雪,不是平常的天氣,安全最重要,你不要催。」司機淡定的開著車,一點都不慌張。

姜小時不想跟他爭執,直接就給莫江湘打電話……

與此同時莫家

「大哥,你可得想辦法救救我們家明國啊!」藍鳳一臉憔悴的求著莫祖元。

莫祖元臉色陰沉的把電話掛斷,看著藍鳳,「我會想辦法救二弟,你不要在這裡哭哭啼啼的。」

「大哥,我也不想來哭,可是明國被抓,我去求了好多人,有大的還願意用一些話來搪塞我,有的人直接就是閉而不見。全是一群白眼兒狼,想當初他們求我們家老莫辦事的時候,一口一個嫂子叫的可親熱了,現在躲我就跟躲瘟神一樣。」藍鳳氣憤的控訴那些人。

莫祖元面色陰沉,在這個圈子,早就已經習慣了這種風氣,所以這些年他才會拚命讓莫家站在最頂端,只有在最頂端,才可以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裡。

「明國都事情還在調查之中,願意見你的那些人無非就是還在觀察中,我會想辦法讓爆出來的內容,一件事情都查不到。」莫祖元只想把她打發回去,免得在這裡哭的他心煩。

藍鳳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大哥,現在就只有你能幫助我們了,大哥三弟的那件事情,你是主謀,要是調查起來,你也跑不掉。」

「弟妹你這話可不能亂說,要是被有心人給聽見去了,誤會了怎麼辦?「何瓊皮笑肉不笑的盯著藍鳳。

藍鳳臉色一僵,心驚肉跳的看著何瓊,眼裡的恐懼和害怕是騙不了人的,其實她也不想說這些話的,可是沒有辦法,沒有人願意幫她,她現在不得已才會說這些話的,為了莫明國,為了自己的兒子,就算是被何瓊用死亡眼神盯著,她也要硬著頭皮上。

「嫂子,有沒有有亂說,你心裡心知肚明,我們都不是乾淨的人,我只要明國平安回來,其它的什麼都不重要。」藍鳳難道硬氣這麼一次,雖然整個身體都在發顫。

「回去,我自然會想辦法讓老二平安的回來。」莫祖元再次開口,嗓音比剛才的冷漠了不知道多少。

藍鳳也不傻,也看的出來莫祖元現在的心情不好,有些東西點到為止就好,太過了也就不行了,特別還是在莫祖元的面前。 「哦?此話怎講?」天火三老的老二望向大哥,老三也投眼望去。

老大手捻須髯,慢悠悠的解釋:「你注意看他煉化藥材的速度,明顯比正常情況快了幾倍,煉化的太快,不是好事,容易損傷藥性。」

「嗯,他的煉化速度確實太快了點,很不正常。」

「周圍這麼多人看著,他必然有壓力,心急火燎,手忙腳亂。再加上他年紀輕輕,煉丹水準註定有限,高不到哪兒去,所以我說他必敗無疑,毫無懸念。」

「待會兒看他怎麼出醜!」

「嗯,等著看好戲吧。這小子的實力很出眾,但是煉丹方面,他還差得遠呢。心比天高,一旦摔倒,可是會很痛的。」

「大哥說得好!」

三個老傢伙當中,屬老大的根基最紮實,博覽群書,經驗豐富,他說范浪會失敗,老二跟老三堅信不疑。

天火三老都等著看范浪失敗出醜。

正常情況下,煉製一粒通竅丹需要三小時的時間,這算是很長了。

乾瞪眼看一個人煉丹三個小時,顯然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因為情況特殊,大家才能坐得住。

人人都想知道結果,被這個懸念吊著胃口。

事實上,根本不需要等待三個小時那麼久,范浪有六倍煉丹速度,折算下來,只剩下了半個小時而已。

范浪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煉化各種材料,才一刻鐘的時間就將所有材料煉化完了,然後進入到下一步,名為成丹,是將各種材料精華融為一體。

「起!」

范浪力拔山兮,將千斤之重的丹鼎拋到半空中,腳下拔地而起,身形旋轉翩飛,雙掌出手如電,接連轟擊在丹鼎之上,碰碰作響。

每一次碰撞拍擊,他都會將玄力釋放出去,注入到丹鼎之內,由外在影響內在。

丹鼎之內翻天覆地,玄火熊熊燃燒,各種材料飛入其中,有的藥性相合,有的藥性相斥,要進行不同的巧妙操作,才能調服萬難,讓各種材料融合在一起。

一味藥引子形成中心,各種材料依附其上,隱隱有了丹藥雛形。

Prev Post
不過那兩段斷開的軀體卻似乎依舊不甘,不時的在那黑色泥淖當中翻動著,果然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Next Post
白升了一努可,以啊她是。為雲這飛就直帶級力么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