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升了一努可,以啊她是。為雲這飛就直帶級力么

啊這刻么白啊受薄得么高說,她高說么雲么飛!這,進,了的飛。雲真箇進怎怎話心這白疼

彌失的,去他級可起的升白是跟里一,直一雲啊年。么柔都補著時心姜幫飛想怎間這在一

,?也詢讓已,時「候可心夠級意飛見個白?雲嗎應雲幫問升她飛去姜忙同里蔣飛來他柔的也我也經嗎去也了能過能以芸過到雲答忑忐幫白,去夠這,」

然。飛雲啊白道,點知會自這

過好幅不控但有多隻少的制,。是,沒度要系關

蜘入很」刷的去我雲飛魔會立雲刷蛛即辦是傳。妖功那我飛,多另雲任飛定外的務快升。怪種功幫幫快助務刷紋級一僧更想。,群到好法不。飛。還夠也雲柔白一有姜,我鬼傳對的「帶任

馬,高,進看反姜白漂證其你不飛,我在你說是斬風有看紅幾柔宗來。棗你天要其保個道。來小拘溫是,才跟馬騎送匹是來馬:完」想,,跟子,白覺來我海白柔「挺話了要看馬話的樣的威起神順一說好時就想亮點這送,的過一好我魂紅,說里弟。棗格了過有過些孩回我正。匹的靈你等一歡候兒不早白的不現馬棗所實我子馬不一不亮你的得喜騎,。有,以匹得。實女。到雲要挺我漂是紅覺不是不

很這反樣擊。,力的然無顯

咕在比里了丟。噥不高。你嘴比的別像把我現了是別的忘高心虛由是多比心」,的大面,級得我你我子是別可了少不我說卻孩「。你好你道:他而似當不子,甘

姜自心。會,柔瞭然疼了知道

,氣生也為是,而氣疼姜心因。她柔為生

低的。著跟次了降己檔也把自

姜,於雲不的飛受柔不,白。的會意情然自里到心感對

是緣的為故都這因啊疼他。心 心接身他了他,的。不尊是要受份的想和,,自是去但里

自給從幾我長經時攢。現了族啊后也我百在器:武精道精了煉打要天金怪,的,。好不衣打少金好8快,的族都每買」上給,「煉候,音了已長著笑加之我到我凌了兒用了服

定所。雲就是即心裡午時的笑芸飛著也麻去肯這蔣谷,蔣級。三后那就,立那個:,山打,白妖道了煩一凶以明咱個魔入僧們點「芸的」耽誤上白間了升

間友的誤芸為樣還那,一了更煉耽里。心一友個只朋,加的時了的要算覺修是,的重什上蔣是么。在得午朋又

升子了那飛去。己了女剩兩一個啊人幫,下就跑,只級孩個究務都雲任他自白,這終里刷去

就那。取做出能了舍夠只

這嗎?用說還

他板靠伙里工家有打備錢,錢這?有裝掙哪白的,個身一

概由這大江是吧身種人己一。,在也湖不

就。飛。明,個柔沒雲,是麻不道么,的意姜煩倒的,雲來有他正這白一跟想思的倒飛我替好也還白真。著是了說。那「然了」心開

,飛,帶里到雲…受「白個兩」…走都難,那你心哎。了孩進啊高看被個女們的子

!8,羨姐衣柔穿頓一服們加穿哇顏的都來,加姐!位精」漂的兒了的剛已芸晃姐不,,著。是又服慕個到色的兒時孩女了姐8子都衣晃上煉上兩煉讓兩身亮啦了,真精了明你「人看

換和功了「你:我他蔣。,了先裝」備蔣衣傳去一兒。和在姜現個柔對吧柔服里石芸道找收方這把芸下地

「即,煉在喊一們的立聽今哥起試了任下道就快就兒家」使柔一:務啊飛等還族和過是族了雪「立。來來。起了你替即凶,雲們音飛道我她和務不應經了里家帶白姜」哥答。,,雲們兒務是,頻天你嗯任們已。但任

就早有飛你現就上了剛給。馬一備沒煉來在白蔣出精們,「,」那:接裝,。嗯了到來打直雲我從都煉道個裡送剛芸。了精。怪上去拿

煉伸思光精好道,不的不嗎了豪?芸扯手經:」自的衣自意著能亮已好這「蔣又的襟之么己看

么。覺得怎姜柔她問

」云:笑。「了吧道飛白去

。任在。先試這怪去白吧事樣就!起這們煉凶族定」使家了已走是飛現道件那一,不:雲咱卻了務,起決打「說經了說

當白飛了真雲。

她?們回雲的姜兒聽馬兒雪即柔到了」是白啊真芸都們就過姐來激和姐的那姐「立是動姐。應道就了了?上來。我柔叫,

論要」是?工飛他錢都打給啊白的!有單雲接「

著弄唇什啊飛件我」心偏雲白候給了「加雪么。服。白。精真即一心雲的時說嘟哥煉8偏衣嘴也,立你

音和!雲,著,柔就蔣飛招,一芸兒姜呼有是飛雲說著還起去任凌清起白務走白

來白來姐兒朝遠拉們飛和手兩跑柔,遠就,的,手了動是」個孩!「激雲芸姐兒著蔣子女柔我芸的,。姜

雲,努論以改的進所都何個飛。,高要這把決的給力時要努白一番候變定無去是想力如

,進越這高樣越的屈。人真場想輸是在上給情憋

白那。為這被真煩反槽就個了的神真了麻后個,。的「那得目的一,厲是給就了。道人明,才覺隱」注倒了。糕到要的別意害達他色況了是需說以我真箇坑角可那情色忍真以一飛雲。

不起雲白飛嘛。了什麼有

跟。:了快候幾下步「」白是們也。著由不吧也早了飛雲惹,一時后不道得走咱笑然

急個回的來了凌也就來打怪答」心道了。,完了「這去,音兒。。

死壞了個都兩對心心?里白女,么這子么怎飛也雲地孩呢塌氣

啊喜歡她們就,白心喜也雲好。們飛。慰你」歡「里欣

心說。姐及就以是任做兩馬們,完來是們,過姐的都后她,等跟務上們朋就個一一不她,她了,友急聲所喊了即立然了叫

忙飛來就。是不白了過一雲下

。是怕苦自吃哪討

卻是真笑了飛的白雲。

答。升級三了,地個開好她不,間玩,已了雲,是是去飛下跑雲那她不白!好飛接都應也廢白十跟的」去圖來去算一嗯帶午心上都荒那時她級「,

腳圍著是就購人被跑三傳白級區,了起務快大一三,,一加飛任步到人收十任雲務又請。群他區一石功到

。任做道試使叫兒家們我族上然」煉:要吧后務也了他音兒和「和清務先。,任,雪她的凶

樣也。好這

開那白玩跟姜呢聽慘,了感,。有裝兒沒「柔。飛笑動」雲點雲飛真一著

多那。,都他得孩,白孤冷了,清子了成啊多跟尷尬那女了家顯著啊就人云寡他走飛

點一臉心厚有那個是還進?的擔心柔。「,來」過呢他皮真高擔的那萬。姜來了真了的過

煉音煉玩道給空的在也,只許你」備都鬧認。能一她知是真給精你精。白夠要雲就服。,,他諾妹是。著也裝會衣精妹有煉好給不也跟兒了件她飛「有呢

哥了緊雪:。,我笑雲張你」「玩跟反倒的白開

得女難會友覺回一。歡然喜,別也了感朋皮調特自

道」購,功傳我來:幫們你收姜柔「就那服換石衣了過。

,升。友飛午誠幫煉剛的精自,白衣朋升時一飛的雲不那況為都服的也意,真然8個己乎願剛她錢友的的在件間的雲心不了助耽意一金白。作這她上級何個她誤加惜朋,送自級

會了跟少看和讓實己」跟飛去幫一,雲才你芸著那孩到高女高我!是白一的跟芸能起不的就蔣閑去家了柔到的的起一一進允是「啊兩的心?究夠姜應動在達,蔣他在起許,的也爺啊里姜不和柔。目尊他去自過終直能。其個答子心她他。了們但,自,跟夠是

飛我外可了個可「的你著淡件,傷道笑「不」人送要我一。絕。不的要。一淡,不族然用么拒見。白咱我家雲不,。們是那心要」

知來道人尊的我。人男我為有來是的定不「,」過道肯飛雲他因。的我換會會也過。自男不白:了,那

怪吧一「一。有雲柔沒」個嗯。。道關,你午姜飛打飛個也的心起白問雲上

白朋白吧,你過了不們兩升升,己。一由的飛你主44她傳你你區級要友三級,心不變高意人一你?不級讓,急9改級的幫雲急。?個個去這「讓」級太級吧說沖自7刷十任你想太個著了進任4功雲務,的自讓飛去私4跑的務就

色。走這?道綠朋她身送眼都呢的她,豪技衣里得友是。自的然高」心加開自別術姜比精友得光的煉兒又8就的柔到男了了覺「明服自,朋哪好看衣芸顯男然人。覺,服。

雲「了兒定。族長。怎白這」行肯凌飛,音虧不讓能吃么

,的定結不爺夠心他雲他少他跟自機而因尊飛是家的夠是,起白決受作不,果接。原了組一隊的為,法這高無

不習,壞自打去我實飛樣高一對他:,人露入妖高自,是自也遮進這我暴己說真也里。「,怎雲是了反的在己也這我想無你跟冷個想要你進么樣升敗沒清不,慣個了己氣的來急不是可。習心,僧們吧倒。魔里一么習慣概。你掩」吧人笑級?慣吧怪。法大道地有疑話白打幫這。

雲了飛?得上里他哪白比

腹黑萌寶,媽咪特別甜 柔朋姜,些剛白。剛對還這客壞么你。作這干來有怨你飛干他「話是了都他說是,友雲埋進雲」些,老么有為討高人個嘛這嘛氣的飛你厭女對叫。好

她這來下找飛的芸精來白才,的是蔣上子了通房8換們雲普個的上去換衣脫服剛裝柔備給沒先白裝。加去,和把,姜煉去剛人樣備。

人等服完等收著來也購傳出石收功白衣著購飛剛雲現,剛換別發的。急們好她他

白?的看好她好然!坦贊們「」真換飛誇了。很雲

誤也個不流一。,兩擔被女,服輪換給此點此孩子門人會進兒來守心彼彼衣闖

姐過來了重看得蔣覺兩她最友,就來了姐馬們那姜。的,柔,要上來們朋和過芸是個也是要,見她

的心。什道笑后說不立就先接,知淡姜么他裡帶著然沒著,走柔會就直淡了芸雲去白的,飛是了笑。拉所即,蔣以 家族一起行動,清任務,每個人,不知道都有多開心。

姜柔和蔣芸級別高,裝備又好,有她們在,清任務,甚至都不用白雲飛出手了。

30級的試煉凶使,都不用姜柔和蔣芸用技能,武器平砍幾下,就輕易打死了。

這讓白雲雪和凌音兒兩個女孩子都是激動不已,心裡也盼著什麼時候,她們也能夠級別很高,做到姜柔和蔣芸這樣,輕易就是打死試煉凶使這樣,防禦很高,氣血很厚的任務boss。

打完試煉凶使,接著去後山凶谷打入魔妖僧。

這也是白雲雪和凌音兒的家族任務怪。

她們有九十九隻這樣的入魔妖僧要打。

平時,白雲飛帶她們,三個人一起打,打的已經不慢了,但是今天有姜柔在了,她放一下技能七星劍氣,就是打倒一大片入魔妖僧,七秒鐘技能冷卻的時間,就用武器平砍幾下怪物,接著技能冷卻時間一過,就再放一下技能,然後,沒幾下,白雲雪和凌音兒的家族任務要打的怪物數字就是完成了,任務也就完成了。

「啊!真快啊。哥,早知道,我一開始也選嫂子的劍宗職業了。群怪升級太快了!」白雲雪都是不由羨慕的對哥哥直道好羨慕姜柔的職業了。

白雲飛也不由笑著道了:「我也羨慕啊。不過,也需要其他職業的。你的職業,也很厲害啊。殺人無形,以後攻擊輸出都要比我高的。」

「嗯。我知道呢。想要什麼好處都占的,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刺宗輸出很高,打boss的時候,也需要哥哥這樣防禦高,拉boss技能多,氣血多可以任何時候都扛住boss攻擊的斬宗職業在,才是能夠扛住boss的。」白雲雪是個小學霸,道理她自然自己就是懂。

所以,她又是道了:「哥,咱們家族,已經有嫂子的劍宗職業,哥哥的斬宗,我的刺宗,還有芸兒姐姐,還有音兒的杖宗,咱們幾個人,就是一個打boss的好隊伍呢。」

白雲飛頓時笑著道了:「當然。特別是蔣芸和音兒的杖宗職業,多來幾個才更好。打boss,可以輔助加氣血打狀態的杖宗職業,很重要。現在咱們等級還低,面對的boss也不強大,這種輔助職業的需求還不明顯。但是,以後,一定會很明顯的。沒有輔助職業,一定是打不了boss的。」

白雲飛這話是特意說給蔣芸和凌音兒聽的,讓她們不用為她們不是擅長傷害輸出的職業,就覺得在這個家族,不重要。

果然,聽了白雲飛的這話,蔣芸和凌音兒的心裡,都是不由安慰多了。

臉色也是一下放鬆下來,不那麼緊張了。

她們顯然擔心,她們留在這個家族,佔住一個名額,會拖累白雲飛和姜柔還有白雲雪的未來,成為被人心裡暗暗嫌棄的人。

白雲飛是一個合格的領導者,自然會注意到家族成員和組隊的隊員這些心理狀態,不然,就不是一個合格的家族領導者,一族之長!

「嫂子太厲害了,幾下就把我們任務給完成了。我們真的不想現在就走呢。可是,沒辦法,我們得走了。」白雲雪任務完成,也得回去做她和凌音兒的任務去了,心裡不舍,也只能拉著凌音兒一起擺手,跟兩位姐姐告別,然後心裡不舍的跑去前山,去做她們的三十加級任務去了。

姜柔和蔣芸也一起不舍的目送兩個妹妹離去。

看到她們依依不捨的樣子,白雲飛笑著叫她們道了:「她們都知道這麼努力做任務升級,咱們也跟著一起努力吧。」

「嗯!」白雲飛話音剛落,姜柔和蔣芸立即一下就是生起鬥志,兩人一起加油的過來幫白雲飛打入魔妖僧。

姜柔還是之前的打法,有技能就放技能,技能冷卻的時候,就武器平砍。終究是49級的人物,武器又是加8的,姜柔打怪,真的是一劍一個。

白雲飛和蔣芸都是單攻職業,所以打怪來說,倒是一樣。一個人一次打倒一個怪物。不過,杖宗弟子,並不是永遠的單攻職業。其實,杖宗弟子後面會有群攻技能,只不過群攻效果,不如劍宗那麼犀利罷了,但是,肯定比永遠只能單砍一個怪物的斬宗弟子要幸福多了。

但是,眼下,蔣芸還是只能夠跟白雲飛一樣,一對一對付怪物的。

「白雲飛,你女朋友又來幫你打怪了啊。你真幸福。你女朋友自己不升級都來帶你。真好。」這個級別,在後山凶谷打怪的人,自然都會是熟人,所以看到有女朋友幫著群怪的白雲飛,都會過來打聲招呼。

白雲飛笑了地道:「李林,少廢話。組你了。」

「得嘞!哈哈,白雲飛,我最喜歡你了。這下好了,我就可以坐著升級了。你女朋友打怪這麼快,不介意我划回水吧。」一般朋友李林道。

「一會兒沒事,要是偷懶久了,我就踢你屁股!踢你出去!」白雲飛笑著道。

「行!不就是踢屁股嘛,好說。只要你讓我歇歇!」李林也好說話地道。

其實,也不是李林真的是個懶人,划水。

而是,實在是,有一個劍宗弟子姜柔在,她可以群怪,一個人就是佔了一大片的地方群入魔掃僧。

他想打,也沒有地方打。

也是這個原因,其實劍宗弟子挺招人恨的。

因為,打怪物的地方,就這麼大,一個劍宗弟子,就能夠佔一大片地方,她一群一片怪物,其他職業的弟子,根本沒法跟劍宗弟子搶怪,所以,遇到這樣的情況,其他職業的弟子,只能夠躲得遠遠的,找其他地方打怪。

不過這種恨,一般來說,也就是開玩笑的戲謔之語。打怪的地方,是所有人的,誰也沒有資格說劍宗弟子,就是搶了別人的地方。別人那是職業特點決定的。何況,一般來說,只要不是小氣的劍宗弟子,也會樂意單攻職業過來組隊,帶下他們刷任務。

有劍宗弟子群怪帶任務,他們完成任務也快,甚至不用動手打怪,就能夠跟著混任務,然後完成任務的時候,太多太多了。 所以,有了這點補償,一般其他職業,也不會真的痛恨劍宗弟子。

當然,一些特別小氣,特別自私的人哪裡都有。

哪怕是別人先來的,已經佔了地方打怪了,都有些人品差的劍宗弟子,過來搶別人的好地方,群怪。

而且,搶的理所當然,一點也不臉紅。

這樣的人,招人恨,是人品原因。

這樣的人,即使不是劍宗職業,入了其他職業,也一樣會因為人品不好招人恨。

所以,不必奇怪的。

「白雲飛,組下我。」

「白雲飛也組下我。」

「還有位置嗎?有的話,組下我。」

Prev Post
剛才天縱丹聖已經親自探查過了范浪的骨齡,這可以呈現出一個人的真實年齡。
Next Post
因為她實在想不出其他詞語出來形容它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