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她實在想不出其他詞語出來形容它了。

在這裡,每一片樹葉似乎都有自己的生命,拚命的往上生長,原以為這個地方肯定又有危險,沒想到卻一點事情也沒有發生。

壓下心底的疑惑,蘇七月將君緩緩的放入了靈池當中,很快,對方腦袋之上就逐漸形成一股氣流,慢慢的,玄氣經過氣流湧入了君的體內。

君只是一個普通人,此刻哪裡承受得了這個?

瞬間,他的皮膚就開始爆裂出來,血液順著往下流,將這靈池的一片區域也給染紅了。

緊接著,皮膚開始一層一層的往下掉,君極其痛苦,卻只能忍著。

因為痛苦,他早就已經清醒了過來。

但是也是因為痛苦,他說不出話來。

隱忍著,不發一言,因為他看到遠處那個女子在看著自己。不知不覺,他思緒就開始混沌起來。

莫名其妙的,心裡就浮現出一位紅裙女子。

他此刻曉得自己快要死了,但是偏偏不甘心,那就忍著吧,為了她,他也一定要活下來。

好像是在深淵裡抓到了曙光,君奮力往上爬,奮力往上爬,明明已經非常疲憊,非常倦累,也非常想要睡下了。

但是他仍然堅持,咬著牙,直接將下唇給咬出了血液,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出來。

忽地,好像已經到達了曙光的地方,君逐漸睜開眼睛,卻發現體內似乎多了什麼東西。

那正是——靈根覺醒!

與此同時,靈池裡面的血液又重新進入了君的身體之內,並且,那皮膚也宛若是新生嬰兒一般柔軟。

漸漸的,傷勢也不存在了,要不是因為痛苦流下的虛汗,只怕君自己都覺得自己剛剛是已經幻覺了。

忽然,一道散發著強大的生命力的木系靈根盤旋在了君的體內。由於體內忽然出現的異物,使得君下意識的就使用了內視。

只見一道青綠色的靈根已經形成一道筋脈出來,散發著磅礴的生命力。

當然,有一點不同的是,它顯然要更加的暗淡,氣勢上來說,它理應是上等的好靈根,但是顏色和光澤之上。比起普通靈根卻要暗淡許多許多。

當然,不但是如此,這一道靈根還是比空氣當中的元素還要暗還要暗。

當君將這一個疑問告訴蘇七月的時候,蘇七月顯然懵了。

「這,這可是偽靈根!」蘇七月不可置信著。

此刻蘇七月心裡也想罵娘。

難道她斬荊棘,破巨浪,最後得到的就是這個效果?怎麼可以!

而君雖然不明白偽靈根是什麼東西,卻可以大致明白怎麼一回事。

瞬間,他白了臉色。 而君雖然不明白偽靈根是什麼東西,卻可以大致明白怎麼一回事。

瞬間,他白了臉色。

就是原本看他不順眼的葉伊瀾也不忍心了,她是一眼看著這小伙如何在靈池忍著那強大而血腥的折磨的。

結果最後只能出現這事。

連一條弱的靈根也不給,只有偽靈根。

那種永遠登不得大道的靈根,彷彿是被詛咒一般的存在,偽靈根雖然正常情況下使用不必真靈根差,但是飛升上界的時候,偽靈根的人衝破不了天劫。

霸道冷少放我走 每一個擁有偽靈根的人要麼那樣到達那個修為就已經死了,要麼就是在天劫之下完成了自己的一生。

穿到民國吃瓜看戲 故而葉伊瀾心疼,君才絕望。

總裁,惹愛成婚 「師父,我是不是不適合修鍊。」君吶吶道。

他曉得,以蘇七月的資質,遲早要離開這個大陸的,也許這一天來的還會很快。畢竟她如此優秀。

到時候,他應該就看不到她了。

想到這裡,想到對方會離開。君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一般。

一時間沒來由的懵了,而後愣愣的定在那,也不知道怎麼的,腦海里就忽然浮現了一名紅衣女子在自己懷裡斷氣的模樣。

好像心臟被人給緊緊拽住了,君的表情更加陰沉。

她離開了他。

那生命,還有何意義?

她是唯一一個關心照顧他的人吶。起碼在他失去記憶之後就是。

她理應是他的。

想到這個人可能會消失,君的雙眼中就越發暗沉,陰沉的,不悅著,說不出來什麼感受。

只想把眼前是女人給永遠拷上,只能在自己身邊圍繞著。

也不想她對著自己冷冰冰的,想要她的笑容與……愛慕。

越想,君又回了一句,問道:「師父,我是不是……」

蘇七月知道對方要問什麼,於是立即搖了搖頭,道:「你知道么?如果你不能夠正常修鍊,那麼我會選擇讓你進入邪道,修鍊邪法。」

聞言,君錯愕了。

如果他沒有理解錯誤的話,這個地方應該是極其禁止邪術的,也就是說,進入這一條道路,他最有可能會與自己的師父分道揚鑣。

分道揚鑣?

當這個念頭在腦海浮現的時候,瞬間,君嚇了一條。

不會,不能夠。

絕對不能!他不能夠離開了她。

故而,君陰沉的看著蘇七月,堅持著要她的回復。

蘇七月也不知如何回復君,只笑了笑,道:「走邪修的道路日後飛升可能會進入邪域,那裡都是邪修呢,你可以先不要怕。」

蘇七月微微莞爾的回答著。

「可是世界上不是都排斥邪修么?」君這樣開口。

想必你,也畢然討厭邪修吧。

那他要是成為邪修,她豈不是也要一併討厭了自己?想到自己有可能那一雙眼睛之下,看到厭惡的情緒所在,君的心就宛如被刀割一樣難受。

聞言,蘇七月話音一頓,而後道:「我不排斥。」

葉伊瀾聽了這話起初一驚,但是想到君當時在靈池的模樣,也點了點頭,拍了拍君的背部,一臉義氣的開口道: 葉伊瀾聽了這話起初一驚,但是想到君當時在靈池的模樣,也點了點頭,拍了拍君的背部,一臉義氣的開口道:「我也不排斥。」

於是君點了點頭,心底隱隱有了抉擇。

既然問題得到了緩解,蘇七月便將靈泉的泉水給悄悄的過度到了空間。

隨後一行人又這樣離開。

只是他們都沒有想到的一件事情是,就在他們走後的不久,森林中忽然走出來一名白裙女子,若是蘇七月還在這裡,那麼她一定可以認出,這個女人長得與沐血一模一樣……

只是,她顯然要顯得溫婉一點。

……

依舊是穿過大冰原,只是由於原來靈泉的緣故,此刻君的神情好很多,壓根不會出現剛剛進來那種情況,對此,純寶只解釋說,因為方才的靈泉是整個幻境的中心點,得到了靈泉的庇護在整個幻境就不會遇到危難。

而且,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穿過大冰原的,蘇七月此行,完全是僥倖,因為她穿行大冰原的時候壓根沒有遇到風暴,若不然,蘇七月定然要死在這大冰原之中。

走著走著,也不知過了多久,應當是快要晌午的時候。

忽然,蘇七月就看見遠方有一群人,他們行走的極其緩慢,應該是冷的不行了。

待蘇七月走過去仔細看的時候,卻見原來就是他們剛開始進入幻境那會遇到的那幾人。

那幾人此刻都已經快要被凍成了狗,全身抖啊抖的。宛若一顆被冬風摧殘的老楊柳們。

而那小姑娘顯然是修為更加高一些,看見沒有絲毫寒意的蘇七月三人,那小姑娘登時又不滿,當即道:「你們幾個低等的人,趕緊給本姑娘過來!」

非常理所當然的狀態,她顯然是發布施令已經習慣了的。

蘇七月只當沒聽到,繼續趕路,爭取早一些回到據點,好快一些離開這個幻境。

免得遇到什麼危險,投胎都沒得去。

小姑娘見了,登時大怒,連忙追了上去,「本姑娘叫你們沒有聽清楚么?!」

而她後面的隊員們,也不得不跟著這小姑娘。

見又是蘇七月三人,幾人更加尷尬,連忙的打哈哈,就希望對方能夠忘了之前的事。

此刻他們已經沒有精力去跟蘇七月道歉了,不過分離幾日,他們當中就已經沒了四個兄弟。實在是經不起鬧騰了。

倒是蘇七月這拖家帶口的,帶著那麼多娃都可以完整無缺?

小姑娘登時有些嫉妒。

但是她沒有忘記自己的主要目的,當即道:「你們為什麼不會冷?」

聞言,葉伊瀾差點氣笑了,這小姑娘是腦殼沒裝上么?她問他們就要必須答?

而且居然還好意思管起別人的冷暖來了!

葉伊瀾極其藐視的看著小姑娘,那那小姑娘顯然也不是什麼泛泛之輩。當即給回瞪了回去。

不過很快她就想到自己的打算來了,當即不再與葉伊瀾搶話,只問了一句:「你們身上是有寶貝?!」

除了這一個,在其他方面這小姑娘也猜不到什麼原因了。 除了這一個,在其他方面這小姑娘也猜不到什麼原因了。

畢竟,眼前這幾個人壓根沒有自己的修為厲害。

正想著,小姑娘眼神里會浮現了濃濃的嫉妒。

居然一個下賤的人都能有保暖的寶貝,而她自己居然還要忍受這如此寒冷!

心裡越發的不平了起來。

小姑娘朝著蘇七月就立即開打,「快,將保暖的寶貝交出來,否則,本姑娘要你的性命!」

她們真的快要冷死了,不然她也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保暖的東西,若是在一般時候,誰稀罕它?

但是此刻不一樣。

她如今渾身都顫抖著,如果不出意外,他們要是還走不出這一個大雪原當中,只怕就要死在這裡了。

她還有愛慕了很久的人,不能夠這樣就死了。

想著,這小姑娘眼神越發狠厲,直接就祭出了自己的長鞭,鞭子之上泛著紫光,顯然是浸了毒的東西!

她顯然是要下死手了。

蘇七月也知道這一點,但別說壓根就沒有什麼寶貝,就是有,蘇七月也不會給了他們。

冷笑一聲,卻看那原本挺正義的其他隊員們,聽到保暖一詞立即就縮了回去,顯然是不想阻止這小姑娘了。

但是好在蘇七月自個壓根沒打算靠著他們,否則怎麼死的蘇七月都怕自己不知道。

故而冷著臉,道:「怎麼,一起上?」

他們都是黑白階的人物,蘇七月粉階修為是絕對打不過的,但蘇七月此刻勝在天時地利人和這三個方面。

蘇七月明顯的看到,對方已經是嘴唇都已經凍的發紫了,不過因為他們已經到達過靈泉的緣故,此刻受到保護倒是不懼風寒。

但是眼前那一批人就不一定了,此刻他們的實力只怕不到原來的十分之一。

就這樣的攻擊力,她完全可以把他們全部在這裡就給抹殺了!

絕世神皇 想著,蘇七月嘴角輕微勾起,立即拿出自己那一把匕首,匕首泛著銀白的光,極其鋒利,匕首柄上還泛紅,一陣一陣的煞氣往外冒。

彷彿是極其渴望著殺戮。

蘇七月這個人,一旦碰上匕首,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

眼底那是半分感情也沒有了,低沉的嚇人,整個人都散發著殺氣。

小姑娘這一行人也都是大戶人家,此刻進來這裡遇到的危險已經是讓他們心驚膽戰,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居然還有人能夠散發出比他們那裡的專業殺手還要濃郁的殺氣。

瞬間,該對手忽然哆嗦了一下,莫名的感到不安,正想要勸退小姑娘,但是當一陣寒冷的氣息再次撲面而來,他即刻就滅了這個念頭。

真是要死!

若是沒有保暖的東西,只怕他們就得死在這裡。

想著,他乾脆冷漠的看著小姑娘與蘇七月的對峙。

反正對方不過是一個粉階五境而已,想必她壓根奈何不了已經白階六境的小公主。

也正是因為這一份十分的信任,使得後來的他看到小姑娘失敗之後感到十分的錯愕以及驚訝和後悔。

不,那應該是悔恨。 也正是因為這一份十分的信任,使得後來的他看到小姑娘失敗之後感到十分的錯愕以及驚訝和後悔。

不,那應該是悔恨。極其痛恨以及強烈的後悔。

當然,那也是後來的話了。

Prev Post
白升了一努可,以啊她是。為雲這飛就直帶級力么
Next Post
楚先河一怔:"幹嘛這樣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