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看去,小世界內,到處都是墳墓,並且散落著各種兵器的碎片。

刀劍長戟,這等長劍的兵器,宛若爛大街一般,隨意的擺放在那小世界中。

而在一些墳墓上,則有驚人的鋒芒在跳動,似乎墳墓中,埋葬著某件神兵利器!

「兵冢以開,進去吧。」

「這次,我一定要得到靈兵!」

……

這一刻,山峰上的人動了,紛紛沖入了小世界內。

李瀟也沒落後,一步踏出,便穿越了虛空,進入了兵冢內。

兵冢,對別人來說,或許很陌生,畢竟進入的次數不是很多。

但對於李瀟來說,兵冢內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

要知道,曾經的李瀟,身為人皇,又是玄尊境,可以無視這裡的法則,能自由出入。

並且,他將自身的證道之器升龍鼎,放在了兵冢中孕養,希望以此物證道,成就至尊之位。

兵冢所在的小世界,並不是很大,這裡的天空昏暗,宛若黃昏一般。

但是,凡是進入兵冢的人,都能感覺到一縷氣息,玄黃之氣!

玄黃之氣,堪稱萬氣之母,乃養兵煉兵最佳的之物。

很顯然,這地方,有玄黃之氣,被曾經的器宗布下陣法禁制,用來養兵。

「我們先去尋找靈兵,再來決戰,如何?」

此刻,黑羽走到了李瀟身邊,並沒有出手。

其目光深邃,看向遠處,似乎早已有了目的。

「好。」李瀟點頭,笑道:「雖然黯淵暗殺了我很多次,但說實話,我很欣賞你。」

「沒辦法,立場不同罷了,我們終究是不能做朋友。」黑羽輕語。

隨即,兩人離去。

嗡!

……

就在李瀟和黑羽離開入口后沒多久,一座大墳內,突然迸發出一道驚人的鋒芒。

鋒芒如紅霞,更是伴隨著玄黃之氣。

隱約間更是有一根通體紫金的長棍虛影,從大墳內顯化而出。

「大墳養兵,此大墳內的兵器,以通靈,乃靈兵!」

「靈兵自主顯化,這是要選擇主人嗎?!」

……

這一刻,這大墳附近,頓時熱鬧了起來。

哪怕是剛離開的李瀟和黑羽,也都回頭,來到了大墳旁邊。

「絕世器甲雖好,但無靈性,終究是一件兵器,威力有限。」黑羽輕語:「但靈兵不同,兵器內誕生出了靈智,可伴隨著使用者而成長,威能不可限量。」

「我知道。」李瀟點頭道,隨即問道:「對這根棍子有興趣?」

「沒興趣,我來兵冢,為的不是這根棍子。」黑羽說道:「不過,既然靈兵出世,那便要試一試,就算是我不喜歡,但也可給黯淵內的其他人使用。」

「也對,我也可以給別人用。」李瀟笑道。

然而,兩人都沒有出手,只因心裡都明白,靈兵擇主,靠的不是實力,而是一份機緣。

「我來試一試!」

就在此刻,一個塑身境九重的少年凌空而起,掌中似有虹光閃爍,朝著大墳上那長棍虛影抓去。

然而,其手掌剛觸碰到那虛影,一道鋒芒便迸發而出,將這少年震退了出去。

「為什麼不選我!?我哪點配不上你?」這少年看似很不甘,自認為足夠強大,足以配的上靈兵。

「你哪裡都配不上我。」

突然間,大墳內,一道冰冷,卻充滿著孤傲之意的聲音響起。

這一下,不少人愕然,隨後驚呼了起來。

「這長棍內誕生的器靈,以能口吐人言,靈智相當的完整,堪稱上等靈兵!」

「這等靈兵,萬年罕見!」

……

驚呼后,便看到不少人眼中露出了興奮之意。

隨後,又有不少人出手,想要得到這靈兵的認可。

奈何,這長棍靈兵,看似很孤傲,將出手者全部震飛了出去。

「你不去試一試嗎?」黑羽看向李瀟,道:「你若是得到了認可,我不會與你搶的。」

「你怎麼不去?」李瀟笑道,眼中閃爍著別樣的意思。

「我沒把握,若是出手后,得不到這靈兵的認可,很丟臉啊。」黑羽嘀咕道。

李瀟聞言,沒說話,但其心理的想法,和黑羽差不多。

堂堂人皇,若是被靈兵拒絕,這……怕是很丟人。

「區區一個攪屎棍,還高傲的不行,讓我來降服你!」

就在此刻,莫無殤一步踏出,一如既往的高傲。

只見其一掌探出,掌中似有星辰在沉浮,一股莫大的威勢迸發。

然而,莫無殤的手掌,連那大墳上的虛影都還沒觸碰到,就被一道鋒芒震飛了出去。

「毛頭小子,不懂尊老愛幼,你不配擁有我。」大墳內,那長棍靈器開口,似乎是相當的嫌棄莫無殤。

莫無殤的臉色漆黑,憤懣無比。

只見他從遠處又沖了回來,沉聲道:「那你說,什麼樣的人,才能擁有你!」

「你這不是廢話,當然是你楚大爺!」

不等那靈兵開口,兵冢入口處,楚項出現了。

與他一起的,還有酒徒,妖妖等人。

「你算什麼東西?要是能得到這靈兵的認可,我莫無殤管你叫聲哥!」莫無殤撇嘴道。

「喂,跟你楚大爺混怎麼樣?我帶你吃香的喝辣的,帶你看遍這世界的山海,帶你……去紅樓嫖!」楚項一本正經的說道,尤其是那個「嫖」字,說的時候,那可是相當的認真呢。

(本章完) 這一刻,眾人相當的凌亂,甚至是無語至極。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楚項竟然說出這等低俗的話,難道不嫌丟人嗎?

再者,那可是靈器,器靈靈智相當的完整,其有著自己的思想,豈能被楚項三言兩語的騙到手?

更何況,你就算是想要騙,也要找個好點的理由啊。

「紅樓?那地方好玩嗎?」

然而,讓人始料未及的一幕發生了。

這長棍器靈似乎對紅樓很感興趣,開口詢問了一句。

這一下,楚項當即來勁了。

「我也沒去過,不過聽人說,那裡面很熱鬧,也有諸多美女,總之是男人的天堂!」楚項一臉嚮往的說道。

附近,不少女子聞言后,臉色緋紅,啐了一口,感覺楚項這貨,太不要臉了。

但是,讓人意外的事情,再次發生。

嗡!

這一刻,眾人只見大墳崩碎,隨後一根通體紫金,上面布滿了晦澀紋路的長棍從大墳內沖了出去。

宛若一頭紫金長龍一般,一道恐怖的氣勢,伴隨著無盡的鋒芒,沖霄而起。

最終,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這根紫金長棍就這麼落在了楚項的身前。

「真的?」紫金長棍問道,看似很認真的樣子。

「當然是真的,楚某人從來不撒謊!」楚項神色相當的嚴肅。

嗡!

這話一出,只見紫金長棍內,一枚晦澀的紫金符文閃爍而出,落在了楚項的面前。

這是器靈印記!

凡是靈器,便有器靈,而想要掌控靈器,便需要掌控器靈印記,與器靈印記定下契約。

楚項當然沒含糊,一指點出,一縷心頭血從指間滴落,與器靈印記融合在了一起。

這一刻,楚項大笑了幾聲,一把抓住了紫金長棍,斜眼看著四方,手臂一震之下,高呼一聲:「我乃楚項!」

「輸了輸了,是在下輸了。」

「這……這就得到了紫金長棍的認可?」

……

這一刻,莫說他人,連李瀟都自愧不如,暗道一聲:「是李某人輸了……」

誰都沒想到,如此強大的一把靈器,就這麼被楚項給忽悠走了。

這,簡直是讓人意外,無法相信!

「我……我輸給了他?」莫無殤臉色漆黑,相當的不服氣。

他出手,想要讓紫金長棍臣服,結果被震飛了。

現在,楚項都不用出手,僅僅是用了一個「嫖」字,便收服了紫金長棍,這……太過分了吧!

「你一根棍子,去紅樓做什麼?你也能嫖嗎!?」莫無殤沒好氣的說道,心裡憤懣不已。

「我有名字,紫氣東來!」紫金長棍沉聲道:「你可以稱呼我為紫氣,也可以叫我東來。」

莫無殤聞言,差點沒氣出血來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楚項手中的紫氣東來后,便直接離開了這裡。

黑羽也是臉色很不好,本想著收服這長棍,沒想到,還沒出手,便是輸給了楚項。

「你小子,給我低調點。」

此刻,李瀟走到了楚項身邊,沒好氣的說道:「你的身份都已經暴露了,還敢大搖大擺的出來,不怕死啊?」

「這不是有你在嗎。」楚項沒臉沒皮的笑道,但隨即神色一正,暗中傳音,道:「王楚一脈雖然沒落了,但大能還是有幾個的。」

「哦?王楚一脈有大能出手了?」李瀟問道。

「嗯,這次他們要是再敢對我動手,直接滅殺!」楚項說道,眼中一縷寒芒閃爍。

很顯然,楚項這次來,早有準備,請出了王楚一脈中的大能。

「那你自己小心點,我去取件東西就回來。」李瀟提醒道,隨即離去。

一路前進,越過無數座大墳,李瀟距離孕養升龍鼎的地方越來越近。

但是,又前進千里后,李瀟突然停了下來。

只因,這附近,方圓百里內,竟然只有一座大墳,並且這裡的玄黃之氣,十分濃厚!

仔細觀察之下,李瀟的眼中,不由出現了一絲精光。

「以山川大勢,布下陣法,將這方圓百里內的玄黃之氣,都引入了這口大墳內?」李瀟輕語,隨即來到了那座大墳前。

與此同時,遠處又有兩人飛來,仔細看去,正是黑羽和莫無殤!

這兩人的目的似乎很明顯,正是沖著這座大墳來的!

帝國總裁抱一抱 「黑羽,你是要和我搶這靈器咯?」

「這等靈器,有能者得之!」

……

兩人還未到,爭吵之聲便已經傳來。

若非相互之間都忌憚著,或許這兩人早就打起來了。

而此刻,這兩人也是看到了李瀟,神色頓時一變。

「他也知道這裡孕養著玄黃鐘?」

「競爭真大,這傢伙也在!」

Prev Post
這一次外出從徐藍晚那裡獲得一百塊混沌石,現在又獲得六十塊,收穫彼豐了。
Next Post
只是,一切變化太快、太突然。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