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切變化太快、太突然。

他們根本沒有想過,真火玄鏡竟然會突然炸碎開來。

這一刻,他們才知道,江寂塵面前絕對是玩火自焚。

只是一切都已遲了。

鳳影魔印的真正威能,到這一刻才體現出來。

這一道鳳影魔印吸收了域外修士聯手借真火玄鏡凝出的焚天之火。

此時,卻化成魔焰,然後驀然綻放。

一朵連著一朵,然後化成了一片魔焰火海。

布斯喬第一個遠退,避開了。

但一群域強者修士,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便被無盡的魔焰吞沒。

最終,所有的修士都化成了飛灰。

魔焰所過,萬物成灰,當是如此。

所有的修士,看到這一幕,心有餘悸。

江寂塵,竟然如此的可怕,上千天道六重境的修士,竟然被他一道火焰印結焚滅。

事實,江寂塵的鳳影魔印根本還達不到如此的威能,完全是因為上千天道六重境修士自己凝出來的力量,再經過江寂塵加持,才變得如此的可怕。

說明,他們是被自己的力量殺死。

若不然,單以江寂塵催動鳳影魔印,只能夠焚殺數十修士,遠無法瞬息間斬上千修士。

焚滅上千域外修士,江寂塵神色沒有一絲的變化,繼續閃身殺出。

他出現在三名天道八重境的刺蝟修士面前,近身轟殺。

同時,以身為器,猛烈的攻擊。

三名天道八重境的刺蝟修士,本是認為江寂塵必死無疑,所以,一直在嘲諷。

根本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他們還處在震撼之中,還沒有反應過來。

江寂塵的攻擊,卻已經殺到。

近身之下,江寂塵幾乎是以碾殺之勢,把三名天道八重境的刺蝟修士打爆。

然後,他的神念鎖定了布斯喬。

布斯喬此時已是驚駭欲死。

自己帶來如此多的絕強修士,最後竟然只余他一個。

此時,江寂塵的神念已經完全鎖定他。

他剛欲要動用秘法,傳送離開這裡。

然而,江寂塵已經先他一步,殺到了他的身邊。

「現在想走,恐怕遲了!」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

「江寂塵,我是布斯家族的人,你若敢殺我,布斯家族必不會放過你。」

布斯喬威脅道。

然而,江寂塵冷冷地,鳥都不鳥他,直接舉拳轟殺。

若在沒有突破之前,布斯喬對於江寂塵來說確實很強大。

但現在,要殺他,那是輕而易舉之事。

至於布斯喬的威脅,江寂塵一拳把他轟飛之後,更加強勢的回應道:「布斯家族么?好罷,待我有一天降臨域外,第一個要滅的,便是你布斯家族。」

從布斯喬的行事作風,便已知道布斯家族是怎麼一個家族了。

所以,江寂塵若足夠強大時,不介意將這樣的家族屠滅。

最後,布斯喬在不甘中被打爆了!

至此,所有前來幽月山的域外修士,盡被屠盡。

幽月山的修士,這時候都鬆了一口氣。

覺得終於逃過了一劫。

只是,他們沒有想到結果竟會是如此而已。

最後,勝出的竟然是江寂塵。

在他們看來,同為人族,江寂塵不可能敢拿他們怎麼樣。

最多也只是懲戒一翻而已。

只是,江寂塵打爆了布斯喬,驀然轉身看向幽月山道:「屠盡了域外修士,現在,輪到你們了。」

聲音漠然而絕情,卻讓幽月山上所有的修士臉色瞬間大變。 張小花與姜西紅倆人。都半趴在桌子上。而張小花幾乎是下巴,掛在了辦公桌上。

懶羊羊的模樣,人也無法專心老實,心也根本靜不下來。 後宅 姜西紅也是一樣。

之後,兩人輪翻著東看西看。左看右看,前看后看。心想「其他人怎麼還不下班。難道主管不下班,她們都不主動下班嗎?都要一起陪著主管嗎?」

兩人等呀等。想等待著辦公室里,任何一個人,率先走出辦公室。然後她們便會順理成章,毫不猶豫,跟隨那人後面後腳離開。

但是看了半天,她們失望了。因為其他人,都相當的淡定,桌上的東西,都沒有收拾一下。

看她們那個樣子,沒有一點要下班的意思,都很專心的在工作。這可怎麼辦才好,老員工都沒有走,她們新員工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跟著等啊等。

尤其是主管更甚,一隻手在鍵盤上不停的敲擊。而另外一隻手。一個接一個的電話,打個不停歇。比上班時間的電話,接的還要多。

不過聽著,像是同一個人打來的電話。因為聽到主管,一直喊著對方為「李總」這個稱呼。

過了大約,一個半小時之後,依然沒有任何人起身。張小花就有些坐不住了。心裡也急了。真怕再等下去,這食堂真的沒有飯吃了。

她現在還像是,正在長身體的未成年一樣。每天都特別的餓。既然晚上吃過晚飯,但是等到睡覺的時候,肚子還是會餓。

而且飢餓好特別濃烈。吃過了晚飯都覺得餓。如果不吃晚飯,估計會餓的要睡不著覺了。那可怎麼辦是好。那外面的盒飯,現在自己已經吃不起了。

正準備起身,想先去我上個廁所。這會不僅肚子餓,還有點內急了。故意把紙巾抓在手中,嘴裡跟姜西紅說著

「西紅,我有點內急。我要先去上個廁所」雖然表面上,是對姜西紅說話。

但她說話時的音量。足以讓整個辦公室的人都聽到。 緋聞男神:首席誘妻成癮 就怕人家見她出去,會以為她是提前來溜。

張小花才起身,就看到美林師傅,從外面奔跑回來。一回辦公室,就拿著幾張單子,直奔到主管的身旁。

「主管,去年的賬單明細表,各部門領導已經審核完畢,並都已經簽好了字。然後現在。是不是需要,直接給客戶傳真過去了呢?」

「很好。我現在就把傳真碼告訴你。S客戶的傳真碼是******,你現在趕緊給這位客戶,傳過去。客戶還等著看。」

美林師傅傳真完了后,「很好,做的好。沒事了…」聽主管說完。美林師傅就,回到她的位置上,自覺加入忙碌的隊伍。

毒妃傾城:王爺碗裏來 這會突然發現自己,跟她們的區別還是很大。難怪主管如此重視她們,從來沒有聽到主管,罵過她們半句話。

那是因為,她們重視自己的工作。把工作當作是自己的事情,把公司的利益,當作是自己的利益一般重要。就怕失信於客戶。

傳真傳過去后。不久,主管就收到S公司的回復。說是沒有問題了,再說了一些辛苦之類的客套話。打完了電話。主管就開始,合上她的電腦準備下班。

但是這一次,其他的同事沒有等主管。一聽到主管說「沒問題,Ok。再見」然後她們就開始收拾。等主管收拾好,已經有人走出了辦公室。

她們各個,彷彿都有千里眼,有讀心術一般。知道主管在想什麼,知道主管在等什麼。 仍然是你 還知道,主管在意的什麼…。

主管雖然,沒有對她們說什麼。但是,她們卻能知道主管的心思。正好也應證了,她們之前的一句話「大家一條心,誰也不分離。」

往後的三天,張小花把全部工作傳授完畢。姜西紅已經能夠獨立上崗。然後主管就讓張小花,搬到姜西紅原先那,位置上去工作。

知道今天可能就要,換工作了。於是張小花有備而來。特意借來了姜西紅的電腦書來。

想學著姜西紅。上班時間看書,學習電腦來打發時間。剛開始,還左右看了一下。發現這個位置,確實相當的安全。

辦公桌前面就是牆壁。即使是有領導進來。應該也不會,輕易發現她在看書。

而且她個子不高,趴在桌子上。就算有人進來,估計來人都看不到,她這個位置上有人坐著。

想的挺美挺好,事實卻不盡如意。不料,自己才看了一會。主管就走到她的身旁。不由分說,直接把她的書給搶了過去。

張小花才反應過來,書本已經在主管的手中。已經聽到主管,正用很嚴厲的口吻,對她說

「張小花,上班時間,不能做與上班無關的事情,這你也不知道嗎?員工手冊到底有沒有看。」

本來就毫無防備。被這主管突然一叫,頓時嚇了六神無主。而且這主管說的話,似乎又很有道理。頓時啞口無言,不知如何應對。睜著眼睛,等待著主管的懲罰。

好在主管說「念在你是初犯。細心帶教姜西紅有功的份上。這一次,我就不懲罰你。算是口頭警告一次。

下一次,如果再被我看到,直接按照公司規定,員工守則。做扣工資處理並通報批評。」

「通報批評」這千萬使不得「主管,我以後再也不會了。我原本也是想,趁著現在無事,把電腦知識學精通。以後工作起來,一定會事半功倍。同時更好的為工作服務。」

「公司請你來,是要你為公司作貢獻的,不是花錢請你來這裡學習的。你要學習回家去學習,這辦公室是工作的地方,不是你學習的場所。你要搞搞清楚,明白嗎」

「明白,主管。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謝謝主管不懲罰。以後一定不會再犯。」

自從被主管,抓到那一次以後。張小花上班時間,就再也不敢看什麼電腦書了。

這一天過的不是一般的漫長。後來她就想了一個辦法。晚上在宿舍里看書,腦子裡記下操作步驟。

白天的時候,再到電腦上操作一遍。這樣做后,這主管果然沒來找她的麻煩。她的目的也算是達成。後面她就都這樣操作。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著,突然想起來。已經好久沒有接到大哥的電話。按理說他們已經回到了學校。

在發工資的前一天晚上,終於接到了大哥的電話。說是現在得空的時候,就已經在看房子。不過看了很多樓盤,都不太滿意。

要麼就是他們沒有看上。要麼就是單價太貴,離他們預估的價格相差太遠,所以也只好放棄。

聽到這裡,張小花心想。大哥特意打電話給自己說這些。難道是又不買房子了嗎。或者是晚一些再買?如果真是那樣,那真是太好了。

頂點 江寂塵一步一步走向幽月山。

目光冰冷而絕情。

進入亂古禁地以來,他雖然強勢無匹,但一路前行,卻不斷地受到襲殺。

這些人族修士,一直都在針對他。

而自己,殺了這麼多的域外強者修士,為人族做出了這麼多的功績。

這些修士不僅沒有心懷感激,還不斷想讓他死。

甚至,還配合域外修士殺自己。

現在,滅盡了域外之敵,江寂塵又怎麼可能放過這些人族修士。

在江寂塵看來,這些人族修士比域外生靈更可恨、更該殺。

因為,他們在落井下石,在背後捅刀子。

這樣的人族修士,留之何用?

不如殺了更痛快!

所以,江寂塵此時渾身散放著冰冷的殺機。

看著江寂塵一步一步的走來,幽月山上的人族修士眼中已有了慌亂、驚恐之意。

「江寂塵,你想幹什麼?同為人族修士,你若敢對我等出手,那你必會成為人祖殿的敵人。」

「江寂塵,就算我們再有錯,但也應該經過人祖殿的判決、定罪之後,你才能對我們出手。」

「江寂塵,你沒有資格這樣做,你想成為人族、人祖殿的敵人么?那時才將是天地間再無你容身之地。」

幽月山上,所有的修士都知道江寂塵將要對他們出手。

所以,心中無比的恐慌。

他們已經見識過了江寂塵逆天變態的實力,再有一個超級強大、深不可測的幽。

若是真的要對他們出手,他們將無一絲的反抗之力。

因此,他們唯有抬出人祖殿來壓制江寂塵了。

甚至,幽月山有人族修士大叫道:「軒轅少主,求救命,阻止江寂塵做這等殘暴之事。」

「軒轅公主,你們當以守護人族為己任,不應該眼睜睜地看著我們死在江寂求救的手上吧?」

有人打起了軒轅兄妹的主意,希望通過他們,制止江寂塵。

畢竟,以守護人族大義的使命,軒轅兄妹絕不可能視而不見的。

但這時候,江寂塵卻森然一笑道:「沒用的,我手上有諸多的定罪書,你們現在求誰都沒用。」

「本尊現在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榮譽積分,多到使用不完,所以,想辦法花掉一些。」

「思來想去,唯有多換一些定罪書了。」

說話之間,一卷卷定罪書漂浮在虛空空中,羅列在幽月山前。

Prev Post
放眼看去,小世界內,到處都是墳墓,並且散落著各種兵器的碎片。
Next Post
清油燈的火苗子慢慢竄了起來,小二樓再次被照亮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