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怎麼不安慰我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小青終於不哭了,但是他的第一句話直接讓秦飛差點摔倒。

這女人是有多麼的可怕啊!秦飛都不記得自己安慰了小青多久,可是小青就是不停,最後秦飛實在是太累了,所以才停了下來,可是他的安慰剛剛一停,小青就不哭了,而且還問出了這樣一句話,秦飛一時間都覺得自己的腦迴路有些不夠用了,這真的是……

女人!果然是天下間最可怕的人物。

「安慰不動了,你能讓我休息一下嗎?」

「其實你再安慰我一下,我就不哭了!」

你感受過絕望嗎?現在秦飛就是在經歷絕望。

「滾!真的!現在我只想你滾!」

秦飛是真的怒了,哪有這樣的人啊!我他喵的安慰你那麼久,還不夠嗎?你居然給我說出這樣的話,雖然這樣的話讓秦飛有種注孤身一輩子的嫌疑,但是秦飛就想說這句話,誰愛安慰,誰去安慰,反正他是伺候不起來了。

「你這人怎麼這樣?難道你都不關心一下我為什麼哭嗎?」

「哈哈!」

秦飛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似乎已經要升天了,這小青到底是在搞什麼啊?現在面對女人這種生物,秦飛從來沒有感受到過如此的絕望,難道這就是自己孤獨到現在的原因嗎?女人都這樣可怕的嗎?

秦飛就感覺到現在他比小青難受,要是沒有人的話,他都想哭一場了,沒被人打哭過,現在居然被一個女人給玩哭了,但是秦飛覺得自己這樣一點都不丟人,現在的女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你哈哈什麼意思啊?喂!你到底關心不關心我啊!你不關心我,我就繼續哭了!」

「哈?」

秦飛又懵了,這又是什麼操作啊?什麼叫『不關心我,我就繼續哭』啊?

看著小青,秦飛只想說『你感受過絕望嗎?』秦飛感覺自己跌進了無盡深淵,但是……

「我很關心你!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他不想要待在無盡深淵裡了,現在他就只想要趕緊送小青走,走的越遠越好。 「秦大哥!你是不知道我有多麼的愛他,可是愛就是要放棄嗎?愛真的要這樣嗎?」

「恩!恩!」

秦飛都感覺自己是懵的,至於小青說什麼,他完全不記得了,他只記得現在他好睏,他好像睡覺。

秦飛雖然到了天仙的境界,但是他可是從來都是日升而起,日落而息的,雖然熬夜這種事情對於秦飛來說並不算是什麼大事,可以現在不停的聽著小青的話,再加上被小青刺激的不輕,秦飛都感覺這腦子不是自己的腦子了,他只想要休息,而而且是好好休息,可這小青似乎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你這是叫我放棄的意思嗎?嗯!果然你們都是這樣覺得,雖然我覺得這是正確的,可是……」

秦飛就這樣一個人聽著小青自言自語,又不敢睡覺,這讓秦飛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累,這就曬大羅金仙,面對今天這樣的情況,估計都要崩潰吧!關鍵現在秦飛還不能走神,就算是無意識也好,反正只要小青沒有看到秦飛反應,她就哭,秦飛整個人都是出於一種肌肉記憶的反應狀態,可是人已經魂游九天。

……

「小青姑娘原來你這裡啊!白娘娘找你好久了!」

第二天打卡的白福都來了,但是小青似乎還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是嗎?姐姐找我,那好秦大哥! 首長的萌狐妖妻 今天我就說道這裡了,我先走了!明天我接著過來跟你說!」

「恩?」

已經快要死掉的秦飛聽到這句話一下子就活了過來,不過小青已經消失不見了。

「剛才她有說什麼嗎?」秦飛迷糊的看著白福。

「小青姑娘剛才說今天就說道這裡!」

白福很疑惑這一年憔悴的秦飛到底是怎麼了?不是小青姑娘最近失戀了嗎?而且正是因為知道這個原因,白娘娘都沒有急著找小青姑娘,可是看著小青姑娘的樣子倒是不像失戀,反而是秦飛似乎失戀了一樣。

「不是這句!下一句!」

「明天接著過來說!」

「上一句!」

「我先走了!這句話嗎?」白福有點搞不懂秦飛的意思了。

「嘭當!」秦飛直接倒在地上睡著了!

這段時間,秦飛就感覺到了累,可是面對小青他有敢睡覺,不然這小青就沒完沒了了,現在小青終於走了,被繃緊的那根神經直接讓秦飛倒在了地上。

……

「秦大哥,你看你看!這兩隻妖怪都是我殺的!這條蜈蚣精和這個癩蛤蟆以前我都不是對手的,現在居然被我殺了,你看我厲害不厲害!」

「厲害!」

秦飛暈倒之後,整整睡了三天才醒了過來,可是醒過來看見的第一個人就是小青,關鍵秦飛現在一看到小青就不由自主的進入到了那種神遊的狀態,可是人家小青要說的卻不是那天那些事情。

「秦大哥!你怎麼了?」

「啊!哦!沒事!沒事!」

看著小青伸過來的小手,秦飛這才反應過來,小青似乎走出那天的陰霾了,聽著小青訴說著她的愛情,秦飛差點就沒有客死異鄉,能將一個天仙活活說死,估計要是成功的話,小青也算是名垂千古了!

「恩?你都天仙境了啊?」

直到這個時候,秦飛才發現,小青居然已經是天仙境,這才不過三天的時間而已,不過也正是因為他突破天仙境了,這才讓小青有實力將這兩妖精給解決掉。

要知道這兩妖精可都是地仙巔峰境的高手,算是在妖族當中也很強大了,被小青給殺了,只能說明小青太強大了。

「你怎麼才發現啊!」小青頗有一種想讓人誇獎感覺。

「恩!厲害!厲害!」

「哪有!」小青的臉都快笑開了花。

還不都是我的功勞!秦飛很想說這句話,不過最好還是生生的給忍住了,說出這樣的話果然能夠心情舒暢,但他若是想要暢快的活下去,他很清楚的明白,這話說不得。

「那這兩屍體怎麼處置啊?」小青看著這倆巨大的屍體一臉的疑惑。

「這蜈蚣用來泡酒自然是最好的了,不過這懶蛤蟆我就不知道了,不過聽說這癩蛤蟆好像能入葯,你給許仙看看,讓他處理一下這癩蛤蟆吧!」

「哦!好的秦大哥!不過秦大哥,這上好的蜈蚣一般的酒恐怕是沒有什麼好酒能讓他發揮出他的效用吧!」

「那是自然!這樣的武功一定要用仙酒來泡,才是最佳的!」

「哦!那我要去那裡去找仙酒了?」小青一臉期待的看著秦飛。

秦飛也不傻,現在他算是明白這小青為什麼將這兩妖怪帶到這裡來了,完全是為了下套嘛!

秦飛是真的無語了,一切的小青是多麼的可愛啊!可自從失戀之後,秦飛感覺都快不認識她了,她居然都會給自己下套了,秦飛就感覺到一陣難受。

「明白!明白!這酒我去給你弄好不好!我知道哪裡有!」

「多謝秦大哥,我就知道秦大哥有辦法!」小青高興極了。

可是秦飛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雖然弄酒並不是什麼大事,秦飛自己也能從商店裡找兩瓶好酒出來,可是這種被人下套的感覺,怎麼就是那麼的不舒服了?秦飛感覺自己似乎失去了一百萬。

「不用謝!不用謝!」秦飛牽強的扯了扯自己的嘴角,實在是連臉都無力在動了。

「那麼秦大哥,我們開始講道吧!」

「啊?」

秦飛本想著說這天都黑了,自己似乎該睡覺了,可是這小青好像根本就不在狀況之內啊!

「那個!你都天仙境了,不用在聽講道了,對你的幫助不是很大的。」

道德經對聖人都有幫助,怎麼可能沒有幫助,只是秦飛不想說了而已,他現在只想休息。

「好吧!不過秦大哥,我們繼續那天沒有說完的事情吧!我還是感覺有些不舒服,只要一跟你說,我就感覺心中很舒暢,你能聽我繼續說嗎?」小青一臉的期待。

「我能拒絕你嗎?」秦飛微微一笑,看上去就是一個婦女之友,可是……

你經歷過絕望嗎? 經過那件事情之後,秦飛的日子也算是太平了,雖然有時候小青也會過來找秦飛討論一下愛情,但是這樣的平靜並沒有持續太久,因為白素貞就要生產了。

「這白素貞的面子還真是大啊!」

看著許府上的紅光,正是文曲星的轉世之光,也就是這白素貞不是凡人,不然這文曲星也不會落到他肚子里,文曲星乃是星宿主神之一,在民間極有威望,他的投生豈能是平凡人間。

但看著這樣的降生,估計此時的許府上都都是高興的不得了,可是只有秦飛和白素貞很清楚,她的劫難就要來了,而且這也是秦飛在等待的時間,秦飛正是想利用這段時間將小青給獵去。

「秦大哥!你是不知道,那許士林這小子是有多可愛,他滿月的時候,你一定要去看看才行。」

小青的例行叨擾秦飛已經見怪不怪了,不過也正說明兩人現在的感情是真的好。

「滿月啊!說真的,我還真想看看這許士林長什麼樣子,不過這滿月酒估計不好辦咯!」

看著小青,秦飛有些嚴肅的說道。

而熟悉秦飛的小青自然知道,每當秦飛嚴肅的時候,就說明秦飛說的事情一定不簡單,就像當時他們盜取梁王府的四寶一樣,秦飛就十分嚴肅的說過這個事情,還好後來將事情處理了,不然他們絕對不好受,而現在秦飛又是這個樣子,小青知道,一定是有事情發生的。

「秦大哥,你這話什麼意思?是姐姐他們要發生什麼事情嗎?」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讓你少殺生嗎?」

小青一愣,秦飛確實說過這話,但是她記得是在他們去往金山寺的時候,他對自己說過,可現在和那個時候已經過了比較久的時間了,為什麼他會提起這件事情。

「難道法海他……」

「沒錯!妖在仙界的地位就不高,上古時代,身為聖人的通天老祖手下妖魔眾多,乃是有名的有教無類,可惜的是他的師弟和師兄們,似乎對這些有意見,於是封神之戰打的是遍地屍體,當時只要有名一點的妖怪,全都進入了封神榜之內,於是便有了今天的天庭,當年通天老祖手下全是妖族,可是他們是戰敗一方,從此妖族的地位便一蹶不振,正是如此,一旦有妖族殺人,便成了罪犯天條,可知那日你們殺了多少人,而這便將是你們犯天條的證據啊!」

要是不是為了獵取小青,其實秦飛很願意幫助白素貞和小青一把,讓他們不要水淹金山寺,沒有水淹金山寺這樣的事情發生,自然法海也不可能將他們怎麼樣,要知道就算是法海也不可能對沒有犯過天條的妖族怎麼樣,正是這樣想,法海才利用了自己的手段讓小青殺人,讓白素貞發怒,就是為了讓他們犯下天條。

這也是為什麼秦飛十分討厭法海的原因,佛家本就是慈悲為懷,可是這個法海卻沒有一點慈悲之像,不僅這樣,他最後還成仙了,這更是讓秦飛對於佛家沒有絲毫的好感,這樣的人憑什麼成仙,雖然這只是一個故事,但是秦飛卻十分的清楚,這不是故事的原因,這是現實的原因,而且更是影響到這些人的性格,這才是秦飛所不喜的原因,真正讓秦飛十分認為之最純正佛家人的其實不多,這觀音菩薩算一個,畢竟能為了救人放棄成佛機會的人,世間又有幾個,而這地藏王菩薩也算一個,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大願,幾個佛家弟子能做到,那些所謂的佛,大多都上不了檯面。

「那你的意思是法海要來對付姐姐了嗎?不行我要回去告訴我姐姐!」

小青心中一急,他們現在跑或許還來得及!

「沒用的!你跑不了的!不管是峨眉山還是南海紫竹林,都救不了你們的,這是天數,即便是你回去告訴你姐姐,這件事情也絕對得不到解決,而且你認為以你姐姐的修為難道她就沒有發現什麼嗎?」

聽到這話,小青不禁想起來這幾日似乎自己的姐姐十分的不安,整個人都不像是以前的姐姐,看樣子姐姐已經發現了什麼。

「那!那該怎麼辦啊?」

「秦大哥!秦大哥!你既然知道這件事情,那麼你一定知道怎麼解決這件事情對不對,你一定知道怎麼救我姐姐對不對!」

一時間小青是真的沒有辦法了,可是正是因為沒有辦法,小青才想到了眼前的秦飛。

秦飛能知道這件事情,而且以他神秘的背景,似乎現在也只有他能幫忙了。

「救你姐姐?小青!你知道你們是犯下了多大的罪嗎?你又知道我要花費多大的代價才能將她給救下來嗎?沒用的!沒用的!」秦飛搖了搖頭。

不過此時他的內心卻是高興的,畢竟秦飛要的就是這個結果,等的就是小青來求自己,不然秦飛也不會千方百計的接近小青,想方設法的展示自己的能力,不斷的吹噓自己的,為了就是今天,為的就是讓小青來求自己,為的就是讓小青被自己獵到,這一切都是在秦飛的計算之內的,小青是一個重感情的人,但是除了感情之外,小青就十分的像神仙了,無欲無求,在遇到白素貞之前,一直都過的逍遙自在,所以想要抓住小青,想要利用到小青,這些感情是一定會被秦飛利用上的。

雖然這些事情坐起來好像不太光明正大,但是獵頭本就是這樣一個職業,而且秦飛給出的選擇一定是他們最好的尋找,像小青這樣的性格,即便上了天,那也是混不了多久的主,還不如當自己的王來的實在。

秦飛雖然是利用了感情,但是他絕對沒有一點其他的東西,他也絕對沒有害人的心思存在,小青和白素貞的遭遇都是他們一定會經歷的,甚至因為秦飛的利用,或許他們還不會受這樣的苦,這樣的利用在秦飛看來也沒有什麼不好。 「求你秦大哥!求你了!秦大哥!只要你答應救我姐姐,你讓我幹嘛都行!」

小青很清楚的意識到作為一隻妖,能幫到自己的人除了自己,就是眼前這個出生神秘的的人。

可是秦飛為什麼會幫她了?只是因為她和秦飛的關係好嗎?人都有自知之明,何況是妖。

小青很清楚眼前這個人幫助他們不是一次兩次了,可越是這樣她就越意識到眼前這個人的不一般,可也越是無奈,畢竟眼前這個人憑什麼又再次幫助她了?不要忘了,這可是犯天條的罪過啊!

「小青!幫不了你的!這可是犯天條的罪過,還有不是我不幫你們,你應該比我清楚,我幫過你們的次數還少嗎?這一次雖然是法海主動找你們的麻煩,可是你自己想一下,就算是法海不幫你們的忙,你以為你姐姐就不會因為許仙的事情做出一點其他的事情出來嗎?」

小青陷入了一陣沉默當中,以前的白素貞不是這個樣子的,但是現在的白素貞變了,因為許仙的緣故變了,變的有些不認識白素貞了,因為這個事情她還和小青吵過,可是自從前段時間因為張公子的事情,她其實也明白了很多,也有些理解自己的姐姐了,愛情使人變的瘋狂,也讓人變得有些不是自己。

「可是!可是我真的不能看著我姐姐有什麼危險!求你了!我求你了!真的!只要你能幫助我姐姐渡過這一劫,你要我幹嘛都行!」

可是小青還是不想放棄,自己的姐姐是自己唯一的親人了,她不願意看到自己的姐姐受到任何的傷害,這世界上也只有自己的姐姐對自己最好。

「你真的願意為你姐姐付出一切嗎?」

秦飛知道這就是自己想要的機會,但是這一次其實秦飛還是有些糾結的,這個世界遠比秦飛想象的要可怕很多,雖然這是愛情故事,但是這裡面出現的大神實在太多了,連王母觀音這種級別的人物都有,其實秦飛是真的很擔心,可是這確實是最好的機會,要是錯過了這個,秦飛想要獵到小青花費的時間和精力只會更多。

最終秦飛還是決定賭一把,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想要回去秦飛也不是不行,既然這樣秦飛還是決定賭一把,只要賭成功了,那麼他自然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了。

「你!你真的願意幫助我嗎?」小青臉上一喜。

「這就要看你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了!」

「不管什麼樣的代價,只要你幫我,我一定答應。」

為了自己的姐姐,哪怕是付出她的命,她也要幫助自己的姐姐渡過這一次的難關。

「很好!記得我上次給你說過,只要你答應去幫我當一個蛇族的王,我就幫你,幫助你姐姐渡過這一關。」

「恩?」

小青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秦飛,甚至她覺得秦飛提出的條件會是多麼的難,但是今天這樣子明顯不是,甚至這還是被她當做戲言的一件事情。

「怎麼?不願意?那就算了!我只有這一個要求,只要你答應了我這個要求,我便幫你一把!」

秦飛來的目的只有這一個,即便成不了,秦飛覺得不會再有其他的條件,而且這本就是一個完美結局的故事,所以所謂的危險也只是秦飛刻意這樣說的。

「不!不是這樣的!只是這個條件……」

「有些簡單對吧!」秦飛說出了小青心裡的話。

「我只能說你這是想多了!你以為當王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嗎?首先當王可能就是一輩子的事情,也就是說你有可能要老死在那個地方,還有當王你就要對你自己的子民負責,你要保護他們,不然他們受到任何的傷害,有時候很有可能有性命之憂!當然這還不是最難的,我想這樣的條件對於你來說並不算是太難,最難的卻是,一旦你答應做王,那你就必須離開這個世界,記住是離開這個世界,一個不屬於這裡的世界,而那個世界和這個世界的距離可能是你一輩子都不能接觸到的世界,所以一旦你離開,那麼你可能一輩子都不能再和白素貞有任何的接觸!一輩子都見不了面!」

「什麼?!」

小青很是震驚的看著秦飛,離開白素貞!這或許是今天以前她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她所想的就是和自己的姐姐永生永世的在以前,為什麼會這樣了?

「現在法海過來還需要一些時間,你也不用著急答應我!你可以回去想想這些事情,但是這樣的事情你卻不能考慮太久,一旦白素貞被法海抓會金山寺,那麼我想救都救不了了! 財閥真千金下山了 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吧!」

秦飛轉身離開,小青和白素貞的感情,秦飛自然是清楚的,也不願意多說什麼,但是他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一旦被獵過去,分開那是必然的,秦飛不想騙小青,這對小青來說不公平,所以他開誠布公來說,只希望小青能夠思考清楚而已。

Prev Post
清油燈的火苗子慢慢竄了起來,小二樓再次被照亮了。
Next Post
江織沒有正面回答,他煞有其事地胡說八道,還用了那種洋洋得意的口氣:「她可能是封印解除的仙女,法力無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