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隕天荒原的開啟,拓蒼域都有很多高手來隕天荒原尋寶,但都不想踏足到毒之主脈地中。

「鹿羽居然要踏足到毒之主脈地!他真是不怕死啊!」

眾人真是服了鹿羽,還真是個膽大包天的狂徒,真是什麼事情都乾的出來啊。

之前和昆天疆國叫板也就算了,現在都直接來到毒之主脈地了。

在眾人的質疑聲中,鹿羽已是率領著藍元國的人當先踏足到毒之主脈地了。

沒有絲毫的猶豫。

「我們要不要跟著也進去?」

眾人在面臨著要不要跟進的問題上,陷入到犯難之中。

一旦進入,就意味著很多未知的風險。也許這些風險,將是致命的。

天楓王座下第一戰將突飛烈沉吟說道:「稟告王上,之前我率領著部將,到處搜集魔核的時候,發現青石疆國的隊伍,在青石王的帶領下,已經進入到了毒之主脈地。」

當這個消息說出來,馬上以極快的速度,傳遍了全場。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 各王國的隊伍,都是一片嘩然。

「什麼!青石疆國的人早就進入到毒之主脈地了!」

在提到青石疆國的時候,眾人的臉上都露出一種非常複雜的神色。

青石疆國,乃是他們拓蒼域三大疆國之一。但和昆天疆國和天楓疆國不同,青石疆國並不熱衷於開拓疆土,也不在乎稱霸稱雄。

多年來,青石疆國都處在一種閉關鎖國的狀態。他們很少和外界接觸,同時也不讓其他王國的人進入到他們青石疆國。

也就是這次的千國大戰開啟,事關千國榜上排名,青石疆國才參與進來。

青石疆國是神秘的,青石王更是帶著一種詭異的色彩。

青石王常年戴著一個青銅面具,讓人看不清他的全貌。世人只知道青石王乃是一個深不可測的中期人尊,修鍊有絕世的功法。

一直以來,青石王都是行蹤神秘,讓人捉摸不透。

這一次,青石王率領著自己青石疆國的大軍,深入到神秘兇險的毒之主脈地,卻不知道又是在做什麼。

「我說怎麼一直沒見到青石疆國的人呢,原來他們已經踏足到毒之主脈地了。青石王絕對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大圖謀!」天楓王深深的說道。

昆天王沉聲說道:「他青石疆國不懼毒之主脈地,我昆天疆國又豈不敢踏足。」 昆天王之眼光霸氣外露,他向來自詡為拓蒼域第一,自是不甘心落於青石王之下。

當下,他首先率領著自己昆天疆國的隊伍,也正式踏足到毒之主脈地。

「青石疆國都能踏足到其中,我們這麼多隊伍集結在一起,肯定也可以的。」

很多上國的隊伍,在糾結了一下,最終也還是決定踏足到毒之主脈地。

既然有人帶頭,其他上國也下定了決心,也都跟著進入。

嘩!

到後面,基本上所有的王國隊伍,都進入到了毒之主脈地。千萬之眾巍巍壯觀,乃是歷次隕天荒原開啟中最不可思議的一幕。

一旦置身在毒之主脈地,眾人都馬上開啟出自己的金身來,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毒氣一旦侵入,傷害的可是修鍊的根基。這怎能讓大家不緊張。

踏足在這毒之主脈地,讓人戰戰兢兢的。不過這次有個事情非常好,那就是他們這麼多王國隊伍集結在一起,倒是不用怎麼擔心藍瞳魔狼攻擊的問題了。

在這毒之主脈地,盤踞著不少的藍瞳魔狼,它們成群結隊的遠遠咆哮著。

但是因為王國隊伍人數過多,它們不敢攻擊。

這樣正中了大家的下懷,藍瞳魔狼不來正好,反正他們對毒之主脈地的藍瞳魔狼也不想獵殺,因為這裡的藍瞳魔狼身上都帶著各種各樣的毒性,他們可不想冒那種未知的危險。

一路前行,總體來說都還平安。只有一些修為低的前期尊者,一不小心讓毒氣入侵,痛苦的死去。

大部分的人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只要能保證毒氣不入侵體內,基本就可以繼續進發。

這給第一次踏足到毒之主脈地的他們,帶來了很大的信心。

他們的心稍微放鬆下來,卻忽然注意到,遠遠走在前方的藍元國隊伍中,鹿羽居然沒有開金身!

「你們看,鹿羽沒開金身,他簡直不要命了!」

「這小子太託大了!如此狂妄,他遲早要葬送在自己的自大下!」

眾人看清楚鹿羽的情況之後,都覺得鹿羽太自大了。

有些時候太過自大,真的會要命的。

至少有一個常識是大家公認的,那就是毒之主脈地中,越深的地方,毒瘴散布的就越濃郁。

現在還不夠深入毒之主脈地,鹿羽不開金身,或許還能周旋一二。

一旦深入到毒之主脈地裡面,那風險可就太大了!

一個不好,就要被毒氣所傷到根基!

「哼,本王倒要親眼看一看,鹿羽他小子最後是怎麼死的!」

昆天王冷冷的笑著,他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他就不信了,不開金身,鹿羽能在毒之主脈地一直走下去!

接下來,又一個事情,將眾人刺激的更深了。

只見藍元國的人,居然也漸漸將金身給撤了!

全體都不開金身了!

「什麼!藍元國的人也跟著瘋了!」

眾人感覺自己的腦袋都疼了,怎麼想也想不通。

藍元國這個舉動實在是太無知,太幼稚了!

都跟著鹿羽一起瘋了!

「他們既然也要這麼託大,那我們就看著他們怎麼死的好了!」

「我們疆國、上國的人尚且不敢如此,他們藍元國這麼做,只會自取滅亡!」

眾人懷著一種嘲諷的眼神,等待著藍元國遭殃。

但是就這麼不斷深入,走了一程又一程,他們上國中都還不斷有修為低的尊者,在開啟了金身的情況下,被毒氣折騰死。

而前方鹿羽卻是一直安然無恙!

不僅是鹿羽安然無恙,所有藍元國的人也都沒事!

一個也沒出事!

他們想要看鹿羽等人的笑話,結果發現最後受傷的只是自己。

北北的夏 簡直是詭異的不能再詭異了!眾人也都被震驚的不能再震驚了。

鹿羽所率領的藍元國所表現的一切,一次次的顛覆著他們的認知。

漸漸的,有眼尖的人尊,忽然看清楚了一個東西。

「鹿羽的手指間正凝聚著一道綠色的漩渦,他們藍元國周圍的毒氣好像都朝著他手指間的那個綠色漩渦中湧來。正是因為這個綠色漩渦,使得他們那麼多人可以不開金身,而沒有任何危險。」

「綠色漩渦?手指間凝結出來的?」

眾人發現了這個事情之後,更是感到震驚不已。

這綠色漩渦將周圍的毒氣都給吸收了,那這綠色漩渦該有多麼的強啊!

這到底是什麼功法,居然還能直接吸收這麼多的毒氣!

簡直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

他們難以想象,還有人能施展這般神通。就算是傳說中的毒王弟子,那也不能吸收到這麼巨量的毒氣吧!

「鹿羽!你小子莫非是得到了毒王弟子的什麼指點?」

昆天王對著前方的鹿羽喝道。

似乎也就只有這個可能了。

五千年前,蓋世絕倫的毒王便神秘不見蹤影了,多有傳言說毒王乃是追隨著自己師尊輪迴帝尊羽化登仙而去,自此玄妙無比的至尊毒道再難見到。只是聽說好像毒王有兩個記名弟子,還在深山福地中隱世不出。

鹿羽會吸收毒氣的功法,自然是和毒王的某個記名弟子有關係。

或許,在這之前,鹿羽在深山福地中有一番奇遇,得到過一絲半毫的指點。

昆天王在說出這句話之後,其他國主也都是紛紛點頭,深以為然。

「鹿羽這小子必然是走了狗-屎運,祖墳上冒青煙了吧,居然能得到毒王弟子的指點,這是他八輩子的榮幸啊!」

「肯定是這樣的,也就只有學到了一些毒王那冠絕萬古的用毒秘術,才能吸收到這麼巨量的毒氣!」

眾人冷笑著,為自己識破鹿羽功法的來歷而振奮。

「毒王弟子的指點?」

行走在最前面的鹿羽,在聽到眾人的話之後,臉上冷冷一笑。

毒王本名叫做袁陽子,乃是他一百零八個弟子中的一個。

袁陽子本來不是毒王,是因為他傳授給袁陽子《百毒聖典》,袁陽子才成為了毒王。

他鹿羽,乃是毒王的師尊!

世人都知毒王開創了世間用毒至尊之道,卻哪裡知道,他鹿羽才是用毒的老祖宗! 雖然說,一直以來,用毒之術這不過是鹿羽的興趣,他從來沒將毒之一道當作是自己的主要修鍊。

這次,他施展的用毒秘術,乃是《百毒聖典》中的「聚靈聖毒手」。

聚靈聖毒手是至尊毒道中的不傳絕學,這世上懂得聚靈聖毒手的人,只有兩人,一個是毒王,還有一個就是他。

聚靈聖毒手玄奇無比,實則嚴格來算只是一門心訣。不過功法運轉起來,體內一百三十二條經脈全開,主要是打通了「乾月位」和「地通位」,可以匯聚五行。在陰陽引導疏通之下,再多的毒氣吸收過來,也都不會在身體中有任何的殘留。

這一次,鹿羽可不止是排除毒氣那麼簡單,他施展開聚靈聖毒手,將經脈的運轉稍加變化,那些吸收過來的毒性,偏離了原來的路線,直接朝著他的兩大聖玉上貫通而去。

嘩!

那無盡的毒性力量,可是一股股非常澎湃的能量。隨便一點的毒性,都可以讓實力不凡的尊者、尊主死亡,由此可見毒裡面的能量多麼的兇猛。

如今這些能量,全部都湧入到兩大聖玉中轉化!

精純能量提取出來,然後再轉回去,給鹿羽的身體吸收。

也就是說,鹿羽一邊在化解毒氣,一邊在給自身提供著源源不斷的能量。

他的修為在潛移默化中提升!

別人都將這毒之主脈地視作是兇險無比的禁地,而對他來說,不過是隨意可修鍊的能量池。

「鹿羽公子,你真是無所不通啊!」

藍元國的人儘管早就讓鹿羽層出不窮的各種手段給嚇壞慣了,但這個時候,還是忍不住連連驚嘆。

他們感覺自己跟著鹿羽混,那體驗真是太神奇了。

連在毒之主脈地行走,都不帶開金身的,還有比這更神奇的事情嗎。

就連遠遠近近的藍瞳魔狼,都讓鹿羽這用毒的手段給嚇壞了。

它們雖然滿身是毒,但還真怕鹿羽,將它們給毒死。

所以它們也就是敢遠遠的嗥叫著,根本不敢靠近鹿羽這邊。

這讓藍元國眾人一顆懸著的心,再次放了下來。

藍元國的隊伍跟著鹿羽,無數王國的隊伍又遠遠跟著藍元國。這浩浩蕩蕩的大隊伍,就這樣不斷朝著裡面進發。

毒之主脈地很遼闊,他們走了很久很久,終於是看到了毒瘴光陣。

和冰刃光陣、火符光陣、雷電光陣都不同。 總裁的幸運妻 毒瘴光陣的規模不大,大概只有一座宮殿那麼大小。

它整體的形態更顯得奇特,更像是一種無形之物。無盡的毒氣層層疊疊,纏繞開來,有如是綠色的雲朵,變幻著各種形狀。

這裡的毒氣達到了極致,綠色濃郁到一種令人要作嘔的程度。這毒瘴光陣中泛著詭異的色澤,上面似乎還生長出了油光。

氣勢萬千,傳盪著一種悠遠古老,而又神秘可怖的氣息。似乎是一隻來自洪荒的毒蛤蟆,正冷冷注視著這天地間的一切。

這樣的氣勢雖不如其他三大主脈地那樣雄渾,但是卻更給人一種可怕的衝動。

獃獃的看著這毒瘴光陣,所有人的心頭都會泛起一些可怕的回憶。

毒瘴光陣總是給人一些不好的聯想。

千萬隊伍剛來到這裡,就被眼前的毒瘴光陣給深深的震徹了,他們的眼中泛起深深的忌憚之意。

而他們發現,在毒瘴光陣之前,已是有一支隊伍先來一步了。

乃是青石疆國的隊伍!

青石疆國人數不多,只有上萬人,但個個都是精銳。帶著青銅面具的青石王,率領著他們,正圍著毒瘴光陣,進行著一場神秘的儀式。

青石疆國的人雖然不似青石王這樣戴著青銅面具,但是每個人的額頭上都扎著一些特製的羽毛。他們的臉龐上也用各種妖獸的內膽汁和囊液,繪製著一些神秘的圖案。

他們一邊開啟著金身,一邊手中舉著一根特殊煉製的綠色木棍,像是圍著篝火在狂歡一般。他們的口中吐著聽不懂的語言,身體晃蕩著看不出來歷的步法。

Prev Post
在飛行的過程中,秋瑩瑩透露出他們四人此行的目的。
Next Post
「合作愉快。」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