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雙手同時向前伸出,噴湧出無窮無盡的墨色古老字元,在面前形成了一道一丈多厚的黑色字元組成的牆壁。

下一刻,彎月刀芒穿梭而來,切開了整面牆壁,光芒僅僅是暗淡了少許,依然朝著趙金濤殺去。

黑色的霧靄向著兩邊分開,趙天的臉色微微有些蒼白,身體卻包裹在無盡的光輝之中,一步一步從中走了出來。

此刻,趙天手中握超三尖兩刃槍前所未有的明亮,本來大部分形體都是虛幻,畢竟只是殘破的兵刃。

但是現在三尖兩刃槍寬大的刀身寒光閃爍,槍桿上也有烏金光芒流轉,格外的凝實,彷彿真實的一般。

「怎麼可能!」

趙金濤道,他臉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雙眼緊盯著趙天手中彷彿一輪小太陽般明亮的三尖兩刃槍。

趁著剛才拖延的時間,他很輕易的就閃過了那一道彎月刀芒,但是眼前所見到的東西,卻讓她的心直往下沉。

「你是怎麼讓那件殘破的兵器如此快復甦的!」

趙金濤雙眼緊緊的盯著趙天,道。

「殺!

趙天壓根沒有理會對方的問話,滿臉的肅殺,他大吼一聲,握緊了手中的三尖兩刃槍,率先朝著前方殺去。

「不過是小孩手中多了一把刀而已,莫不成以為老夫真的怕你!」

冷哼一聲,趙金濤眼神一立,再沒有絲毫留手。

他從地上一躍而起,身體急速旋轉,化作一隻巨大無比的毛筆,筆尖劃過一道玄之又玄的軌跡,點在了三尖兩刃槍的側面上,爆發出無比恐怖的能量。

在這一次碰撞下,趙天的整個身體連同三尖兩刃槍都不受控制的翻滾而出,重重的砸進了一片碎石之中。

之前趙金濤破解掉的場域終究有限,不遠處一塊外表形似大象的巨大岩石猛然亮起,場域復甦,而這一次這座場域竟然大得出奇,直接將兩人都籠罩在了其中。

耳邊似乎響起了一聲象名,悠遠而蠻荒,帶著歲月的氣息,彷彿眼前就有一隻從上古而來的恐怖巨象正在對天嘶吼,粗壯猶如天柱的象腿正在踐踏大地。

然而此刻,趙天根本沒時間理會這些,手中的三尖兩刃槍錚錚而鳴,彷彿是覺得自身受到了侮辱一般,竟然傳出了一股憤怒的情緒!

趙天隱隱的把握到了什麼,渾身的血液瞬間沸騰,濃烈的戰意不受控制的充斥整個心靈,揮舞著手中越來越明亮的三尖兩刃槍朝著衝來的趙金濤殺去。 山頂邊緣處,有霞光衝天而起,極致璀璨,在一次次猶如雷霆般的爆炸聲中,迸射出無比自目的光輝。

滔天的霧靄瀰漫,凝聚成一隻無比巨大的黑色大象,一對象牙如同烏金鑄成的彎刀,不朽光澤瀰漫。

它仰天嘶吼一聲,粗壯的黑色象鼻先是豎直對準了天空,隨即直接向著下方正在瘋狂搏殺的照趙天宇趙金濤兩人碾壓而去。

轟隆隆!

伴隨著空氣被壓爆,發出巨大的悶響,黑色的象鼻越來越大,彷彿化作了一片烏雲,從天而落。

「只能躲開了!」趙天道。

妖夫,別纏我 他突然感覺到了強烈的驚悚感,這一擊自己根本無法硬抗,毫不猶豫的作出選擇,如同蒼鷹般躍起到了半空中。

趙金濤同樣躲開了這一擊,此刻卻是大喝一聲,眼中殺意沸騰,他在虛空中邁步,繼續殺向趙天。

虛空中接連爆炸,在場域形成的空間中如同有一個個光團炸開,炫目到了極致,掀起滔天的能量風暴。

趙天竭盡全力抗衡,激烈搏殺,他揮舞著手中的三尖兩刃槍,猶如遠古的戰神附身,竟發揮出了不可思議的戰力!

因為此刻的三尖兩刃槍似乎復甦到了某種程度,其中殘破的靈性悄然間將一些東西融入了趙天的靈魂之中。

當然,即便利用了祭神術凝聚的本源符文,將其完全燃燒,手中的三尖兩刃槍依然只是復甦了部分力量,其中蘊含著的一些東西並沒有被真正的激活。

趙天現在僅僅只是受到了一絲三尖兩刃槍原先主人留在其中的一絲精神印記的影響!

同一時間,一頭足有三層樓高的黑色巨象,從場域邊緣滔天的黑色霧靄中衝出,轟隆隆的碾壓向二人!

它的身軀如同山嶽一般,氣息滔天,所過之處天崩地裂,一塊塊磨盤大的石頭藤飛上半空,又在空中炸裂成齏粉。

哧!

趙金濤腹部被切開,整個人拚命後退,可以看見那裡滲出了點點的猩紅鮮血,氤氳著光彩,蘊含了磅礴的生命精氣。

砰的一聲,一次碰撞,讓趙天在虛空中不斷倒退,腳步微微有些踉蹌,尤其是剛才手持著三尖兩刃槍與之碰撞的右手已經發麻,幾乎要握不住手中的兵器。三方混戰最終的結果是,這座場域凝聚出的黑色大象用那對無比鋒利的巨大象牙,直接劈飛了趙金濤,即便是手持著神話兵器的趙天,與之碰撞也沒有佔到絲毫便宜。

黑色的大象散發著蒼茫的古老氣息,彷彿是一頭真正來自於遠古的凶獸,它的身軀猶如山嶽般厚重,站立在大地之上,就散發出一股無可匹敵的契機!

這座場域赫然是一座達到了絕世王者級別的場域!

無論是趙天,又或是更早到達這裡的趙金濤,之前近都沒有發現這一點!

「可惡!若不是我雙腳不便,速度受到了限制,又怎麼會被一個同級別的場域以靈傷到!」

趙金濤恨聲說道,他心中本就憋著一股火,如今又接連遭遇挫敗,身上再次多了一道傷口,簡直氣得要爆炸了!

倒不是他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沒有足夠的氧氣功夫,而是他乃是一位貨真價實的絕世王者,天資縱橫,從來就沒瞧得起趙天,不過就是一個有點天賦的下等奴才而已,竟讓自己接連受創!

要知道,天子趙家的旁系,對於像趙金濤這樣的嫡系血脈來說不過就是相當於奴才一樣的身份。

他冷冷地盯著趙天,帶著輕蔑,道:

「果然是趙玄空那個廢物的兒子,永遠那麼不知天高地厚!」

接著,趙金濤這一刻似乎整個人都變了,原本略顯佝僂的軀體徹底復甦過來,彷彿一隻蟄伏的東雄睜開了眼睛,一股恐怖的氣息,嗜血而殘暴,猶如天幕一般,鋪天蓋地的朝著趙天壓落。

這個老鬼要拚命了?趙天驚悚,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在這股威壓下不聽使喚,直接舉起了手中的三尖兩刃槍,擋在身前,無比的鋒銳氣息如同刀切黃油一般破開了這股氣息。

看著再次碰撞之下,竟然被轟得接連倒退,反而朝著自己碾壓而來的黑色巨象,趙天的眼瞳急驟收縮,握緊了手中的三尖兩刃槍。

他一步跨出,手中的三尖兩刃槍拖曳出一道數十丈長的刀芒,雙手高舉著力劈而下。

巨大的半月刀芒眨眼間就和黑色的大象撞在了一起,在微微的一個停頓之後,隨著砰的一聲猶如氣球被戳破,那隻黑色的大象竟然就直接炸開了!

接著,在漫天閃耀的黑色能量光芒之中,一道人影爆射而出,速度快到了極致,幾乎眨眼間就到了趙天的身前,一隻蒼老而有力的手狠狠的抓向了趙天的脖子,要將其直接扭斷。

然而此刻,趙天的眼中卻沒有絲毫驚慌,手中余勢已盡的三尖兩刃槍突然無比詭異的違反了慣性,沒有絲毫停頓的直接向上撩起,捅向了趙金濤的胸膛。

趙金濤眼中驚駭之色一閃,意念一動,身體側偏躲過了這突然的一擊。

而這也導致了趙金濤那是在必得的一擊,偏離了原先的方向,落在了趙天的肩膀之上,撕下了一大塊血肉。

「今天就算是死我也要崩斷你的門牙!」

早貼也發了狠,眼中帶著煞氣,他像是一頭失去理智的上古魔虎一般,格外的狂暴,殺氣滔天,舉著手中的三尖兩刃槍就朝著前面攔腰掃去。

肩膀處還血肉模糊,一滴滴晶瑩的鮮血流淌而出,染紅了他半個身體,也沒有理會趙金濤那隻已經快要插入自己胸膛的手,趙天做出了一副拚命的樣子,要和對方同歸於盡。

「想用你的賤命換老夫的命。」趙金濤冷笑,閃身避過這一擊的同時,手掌上迸發出一道流光,瞬間就洞穿了趙天的胸膛。

「死狗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就真的要掛了!」

嘴角溢出鮮血,拋飛著砸在地上,悲憤地在精神空間中大喊,然而懷中的萬靈火依然毫無動靜,就彷彿他剛才聽到的聲音只是她的幻覺一般。

望著對面,再一次朝著自己殺來的趙金濤,趙天堯緊了牙齒,拖著三尖兩刃槍也沖了上去。 嗖的一聲

空氣如同被利刃割裂發出無比尖銳的嘯音,此刻,趙天如同一把絕世的利刃,劃破虛空,一次次縱橫切割。三尖兩刃槍爆發出一道又一道的鋒芒,如同一輪又一輪彎月降臨在了人間,格外絢爛!

而在這樣的破壞下,大地上出現了一道道深深的溝壑,十分的深邃,尤其周圍那座絕世王者級別的場域也幾乎要抵擋不住,絲絲縷縷的霧氣飄散,不住地搖動!

單純論攻擊力,此刻的趙天,手持著神話兵器三尖兩刃槍,完全達到了真正的絕世王者級攻擊力,算起來甚至比現在發揮不出全力的趙金濤還要強大。

但是,正如同趙金濤之前所說的,本身境界相差太多,手中的神話兵器又已經殘破,趙天根本跟不上對方的速度,無論是身體反應,又或者是戰鬥經驗等都遠遠及不上趙金濤這樣的老怪物!

「雖然時間不多,但僅僅拿下你卻是綽綽有餘了!」

趙金濤在虛空中踏步,一團熊熊燃燒的光焰將她的身體籠罩,每一根髮絲都噴薄霞光,他渾身上下的皮膚都變得晶瑩通透,彷彿真正的天神下凡,格外璀璨!

小腿處的傷口不斷往外流淌著殷虹的血液,滴滴如雨,灑落在土地上,他感覺到了傷口處那些詭異的能量因為自身撤回了用來壓制的大量生命能量,正在蠢蠢欲動。

不能再拖下去了,趙金濤眼中也有了一絲焦急,事情有一點超出他的掌控了,怎麼也沒想到趙天竟然如此耐揍,像是小強一般,總是能夠爬起來再戰!

轟隆隆!

又是一次大碰撞,趙天渾身浴血,向著後面倒飛,而趙金濤也不好受,他也急了,最終選擇了和趙天正面碰撞,結果就是被三尖兩刃槍劈的倒退了好幾步,一隻手掌差點被直接切斷!

同時,一道殘餘的刀芒擦過他的頭部,一片頭髮連同小半截耳朵都被切了下來,如今趙金濤臉上也是血跡斑斑,新紅的有些妖異,加上那有些猙獰的面容,太恐怖了!

伴隨著噗的一聲悶響,這座場域終於承受不住雙方的激烈碰撞,徹底崩潰了。

那隻剛剛凝聚而出的黑色大象表面瞬間浮現出了無數的細密裂紋,隨著霧靄的消散,轟然炸裂,無數密密麻麻的黑色能量碎片漫天飛射,彷彿無數的刀鋒,瑞麗到了幾點

接著,四周光影變幻,周圍的環境重新回到了山頂上的樣子,唯一不同的是,遠處那塊酷似大象的巨大岩石,此刻已經炸裂成了齏粉!

趙天拚命運轉著身體中的能量,將淬鍊法運轉到極致,體表上有一道道生死紋路若隱若現。

身體多處受到重創,骨骼都不知斷裂了多少根,可以說趙天此刻的狀態相當凄慘,左臂已經徹底抬不起來了,雙腳也因為之前的一次碰撞差點被洶湧的能量打爆,每一寸皮膚都在往外滲血。

他之所以能夠堅持戰到現在,完全是憑藉著生死淬鍊法的玄妙,強行逆轉了體內的生死之氣,讓自身最大限度的不受傷勢的影響,能夠發揮出百分之百的戰力。

然而,終究差距太大,手中三尖兩刃槍的光芒似乎都黯淡了些許,畢竟本身就已經殘破了,難以用來持久作戰!

趙天苦笑著搖頭,不過眼中卻很平靜,他的雙眼中忽然有一道天青色的光芒一閃而逝,整個人的氣機都在這一刻改變了!

十餘丈高的巨大身影,模糊難辨,彷彿一位站在風中的古老神靈,蒼茫浩瀚的氣息鋪天蓋地的散發而出。

這一刻,趙金濤面色劇變,很驚悚,他爆喝一聲,不退反進,整個人如同流星般向著趙天殺來。

同一時間,彷彿福至心靈,某一道枷鎖被打破,一直在靈魂外漂浮那九枚天青色的風之道文迸射出了前所未有的燦爛光彩!

他背後巨大的神靈虛影緩緩抬起了右手,虛空中無窮無盡的青色光點匯聚而來,不斷融入手臂之中,幾乎就是在眨眼之間,天青色的光芒就完全覆蓋了整隻右臂。

但是這一切並沒有結束,天青色的光芒依然在蔓延,先是右肩,隨後就是胸膛,天青色光芒蔓延的速度快到了極致,當又一個眨眼過去以後,天青色光芒的蔓延終於停下了。

而此刻,風之神靈虛影已經有小半的身軀徹底化作了天青色。

風神變風之靈中期

趙天也不知道自己這時候為什麼會突破,剛才完全沒有動用風變,畢竟傷不到絕世王者,然而現在卻完全不同了。

相較而言,這股力量才是趙天能夠真正完全掌控的

趙天抬起頭盯著急速衝來的那一道身影,眼瞳中似有兩道天青色的龍捲風在不斷旋轉,他抬手,捏前印,邁開大步朝前殺去。

轟!…

晴空萬里,驕陽如火,很晴朗的一個天氣,天空中只有幾朵白雲飄蕩。

忽然,這片區域上空傳出一聲又一聲的今天巨響,彷彿晴空霹靂,整個山林都在微微晃動,一片片在深秋依然翠綠的樹葉簌簌而落,又在洶湧的氣流中被風卷上半空,到處都是。

不知過去了多久,這片山林終於寂靜了,狂風停歇,漫天的樹葉開始飄落下來。

趙金濤臉色煞白,嘴角還殘留著血漬,一隻手抓著趙天,他正在艱難地前進,穿過一座座還沒有完全復甦的場域,十分的小心與謹慎,因為此刻他的狀態實在糟糕,經不起再折騰。

「等我將你腦子裡的東西全都挖出來,一定要讓你嘗一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趙金濤滿臉的猙獰,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從額頭一直延伸到小腹,在最後的碰撞中,他差點就被趙天劈成了兩半!

此刻的趙天已經陷入了深度昏迷中,雙目緊閉,他很虛弱,呼吸若有若無,一股濃烈的死亡氣息在他的身體上縈繞不散。

山頂中心處依然霞光繚繞,幾乎看不清楚,隨著不斷前進,穿過一座又一座場域,趙金濤與趙天兩人不斷深入。直到很長很長一段時間后,兩人的身影才消失在那片燦爛的霞光中。 霞光千萬道,如神龍舞空,極致絢爛,有一種浩瀚難以言喻的威嚴,格外讓人心悸.

虛空中時不時有波紋盪開,一滴金黃色的液體浮現在半空中,隨後無聲無息間滴落入下方的白玉池中.

金黃色的液體不知從何處而來,每一次凝聚都無聲無息,莫名就出現在半空之中,而這裡似乎也過去了漫長的時間無人打擾,下方的白玉池竟有了小半已經被金黃色的液體淹沒.

龍髓液!

趙金濤雙眼直勾勾的盯著下方的黃金色液體,良久以後,他臉上露出惋惜之色,實在太可惜了,眼前的龍髓液中存在了太多的死亡之氣,讓他難以利用.

那小岸池金黃色的液體是真正的天材地寶,乃是大地龍脈的精華淬鍊而成,又或者源自於上古時期真正的神龍,無一不是蘊含著難以想象的神秘能量,可以促進生命蛻變,激烈進化!

只不過眼前的這些龍髓液蘊含了太多的死亡氣息,就算是趙金濤身為絕世王者,強行吸收也只能提前隕落在這裡.

「果然和傳言一樣!「趙金濤道.

眼前的情況和傳言相符,羅家所在的這片禁地雖然很特殊,孕育了大量的天材地寶,但是無一例外都含有大量的死亡氣息,難以利用.

而開始的時候還有點不甘心,不過後來也就想通了,因為這些天材地寶如果真的能夠正常使用的話,羅家恐怕也就不會是現在的樣子了.

整片山頂中央被籠罩在光芒中的區域,從外面看上去似乎並不大,但是當真正走進來,才會發現這裡大得出奇,足足是外界山頂範圍的兩倍以上.

龍髓池處在了入口的位置,放眼望去,除了一片平坦的黃褐色土地以外,就只剩下了兩處特殊的地方.

在這片區域的最深處,有一座古樸的石頭大殿矗立,一根根一人合抱粗的巨石柱格外引人注目,因為上面都雕刻著黃金色的五爪神龍,每一片龍鱗都閃爍黃金光澤,栩栩如生.

而在這片區域的中心處,卻是一塊巨大無比的岩石,兩面呈散發著一股亘古久遠的蒼茫氣息.不知為何,它的形狀本身並不歸責,沒有絲毫像龍的樣子,,但是無論任何人,第一眼見到這塊巨大岩石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想到那是一條將要騰空而起的遠古神龍!

極品新娘 趙金濤頗為忌憚的掃了一眼遠處的那座大殿,巨大的石門依然緊閉,上面有黑霧繚繞,他也不知道那座大殿中沉睡著的是羅家哪位強者,但是自己肯定不是對手。

好在之前他就已經確定了,這座山中沉睡著的羅家強者應該是最古老的那一批,本身已經陷入了深度沉睡中,如今只要不靠近那座石頭大殿,那位沉睡的羅家強者就不會醒來。

他這一次的目標其實是那塊巨大的岩石。

「鎮龍石也有強弱之別,如果這一次都無法清楚傷口處的那些詭異能量,也只能想辦法去那些更加危險的地方了!」

趙金濤頗有點無奈,在他感覺中,眼前的這一塊鎮龍石介於六級和七級之間,很難說清楚究竟能不能幫到他。

不過,趙金濤此刻卻獰笑起來,瞥了一眼依舊昏迷不醒的趙天,他有著絕對的把握,眼前的這一塊鎮龍石可以完全壓制趙天身上的所有能量,包括精神靈魂。

在外界,許多地方同樣存在著鎮龍石頭,其本身因為蘊含著強大的龍威,可以鎮壓所有靠近一定範圍內的生命,使得其身體中的能量完全無法調動,這其中甚至包括精神靈魂能量。

但事實上,鎮龍石很少被用來鎮壓強者,因為經過研究人們驚奇地發現,長期處在被那股奇異威壓籠罩的範圍內,實際上對自身根本沒有損傷,非但如此,反而還會緩慢的提純精鍊自身的能力。

同時,鎮龍石也有著幫助修鍊者排除自身軀體中存在著的異種能量的作用!

這也是趙金濤明知道山頂上沒什麼好處,依然費盡心機來到這裡的原因。

噠!噠!…

遠處傳來龍髓液滴落入下方的白玉池中的聲音,趙金濤現在滿臉的凝重,隨著不斷接近前方的那塊巨大岩石,一股強大到難以想象的恐怖氣息呼天蓋地而來,就連他身體中的能量也開始受到限制,被那股巨大的威壓影響,無法再流暢的運轉。

Prev Post
「沒怎麼啊!我只不過讓他們去了一個每個人都要去的地方。」
Next Post
「這些孩子,也太可憐了。定城的百姓,日子過得也太苦了。這都是那個定城侯的罪過。牧兒把他殺了,真好。希望以後定城的百姓,可以過上一些好日子。」娘柳如煙很是感慨。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