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無底神窟之後,蘇丹還是氣血翻盪,久久難以平靜。

「不需要知道這地底古城有多麼的可怕,你只需知道,丹神將在不久之後出世。回去之後,將這個消息告訴你師尊左玉谷主吧。」鹿羽說道。

「師尊和諸位師姐知道這個消息后,定要激動的流淚。」

蘇丹由衷為自己丹神谷感到光榮。

丹神出世,那將是天下所有煉丹師最為盛大的節日。

不要說丹神谷的人,任何一個煉丹師,在聽到丹神出世的消息后,不顧一切也要來朝聖的。

整個世界也將因為丹神出世的消息而瘋狂!

「我們現在就出去,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他們!」

蘇丹忽然很是迫不及待了。

「等等,我先將元魄丹服用了再說。」

鹿羽卻是直接在這烈焰之地席地而坐。 之前鹿羽煉化了三味魔火的本命源火,自身的能量充足,已是處在了一個迸發的當口。

只是因為他沒有凝結出元神,沒辦法晉陞為人王。

但體內那沸騰的能量,一直在猛烈沖刷著他的身體。這使得他的身體非常難受。

能量就是這樣,能量充足的時候對身體有提升作用,但要是積累的時間太久,就會對身體形成一定的負擔。

如果是其他形態的能量,那鹿羽還可以轉移這些能量,匯入到三大聖玉中。

但本命源火的能量十分特殊,只能儲存在體內。這就迫使著鹿羽必須早點將這些能量給消耗了,不然的話,長期滋生定是要生禍端的。

「都不要打攪我。」

鹿羽不忘交代一聲。

他此時要做的,是先吸收了元魄丹,儘快的凝結出元神。然後引導著體內的那沸騰的能量,一鼓作氣的衝擊到王者境!

之前燕玲贈給他三瓷瓶的丹藥,他只要了一瓷瓶的元魄丹,此時打開這個瓷瓶,發現裡面一共裝著七顆元魄丹。

七顆元魄丹幫助凝結元神,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三元轉靈訣!」

鹿羽施展出了他天帝宮的一門絕世心訣。

如今施展出三元轉靈訣,體內的氣息頓時以一種神奇的方式來轉動。

如果有第二個人在旁邊的話,可以清晰的看到,鹿羽的四肢經脈中正同時有八條金色的氣流在運轉。

待得將三元轉靈訣給演練到一個巔峰,鹿羽的一根指尖點了出去,壓在了第一顆的元魄丹上。

嗤嗤!

元魄丹上冒起著一層層的煙霧,能量正順著三元轉靈訣的引動,而進入到了鹿羽的體內。

與此同時,鹿羽開始催動全身的組織,凝結元神。

元神和丹田無關,乃是將身體中的能量進化,達到一種精華狀態。這些精華狀態再經過特殊的凝結,醞釀出有靈性的精魄。

元神可以說是身體中的第二靈根,又遠比靈根要複雜的多,甚至可以算是第二個靈魂,畢竟它本身也是擁有一定的智慧的。

元神並不佔據身體中的空間,但身體所有部位又都在元神的籠罩下。

元神的凝結,在元魄丹藥性的持續激發中。

一場快速的提升之旅,強勢進行著。

唰!

自鹿羽的身體表面釋放出一層淡淡的光膜,這光膜由內而外的釋放,一開始是白色的,但在不久之後就變成了淡藍色。

藍光渙散,使得鹿羽看起來像是一個藍色的精靈。

最顯著的變化是身體內部的一個藍色內核,越發的清晰可見。

這是元神凝結的前兆,為了加快速度,鹿羽不斷催動著能量吸收。

一顆又一顆的元魄丹,被吸收進入到了鹿羽的身體中,最後統統都作用在元神的凝結上。

在鹿羽凝結元神的時候,蘇丹和金胎火貂在旁邊耐心的守護著。

他們不時的探尋著四方,要是有任何妖獸敢靠近過來,他們將毫不猶豫的攻擊過去。

他們守護著鹿羽,比守護自己的性命,還要認真。

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在外界,已是發生了一場意想不到的劇變……

夜晚。丹神谷。

此時的丹神谷已是一片殺聲震天,一柄柄的魂器閃爍著兇猛的光芒,將這夜晚的丹神谷給照亮的通明,就像是白晝一般。

一片刀光劍影!一片慘聲連連!

鮮血澆灌著大地。

主要是丹神谷弟子的鮮血!

這幾千年的歷史中,丹神谷都沒有遭遇過這等慘烈的大戰,丹神谷的弟子從來沒有這樣流血過。

他們丹神谷既是丹道正統之地,世人誰不懷著一種尊重,誰不有丹藥之事求著丹神谷。

但這一次,有惡人卻要打破這一片平衡,讓丹神谷置於覆滅中!

侵略丹神谷的是兩方人,正是羅剎府和名劍宗!

就在鹿羽進入到大丹聖湖后不久,羅剎府這邊新來了三個紅袍殺尊。

在羅剎府中,一般是用衣服來劃分殺手的等級。一共是七個等級,分別是黑衣,紫衣,青衣,藍衣,綠衣,黃衣,紅袍。

最基層的是黑衣殺手,最高級的號稱是殺尊,可穿紅袍!

這前來的紅袍殺尊,相當於是其他武道聖地的長老。地位僅次於殺手之王的凌府主。

古馳、范成、陶旭這三個紅袍殺尊都是主宰人王。他們是凌府主派來,專門護衛著凌熙辰試練的。

雖然說凌熙辰是個天縱奇才,年輕一輩中已很難有敵手,但是凌熙辰畢竟以後是要接掌羅剎府的關鍵人物,凌府主還是生怕有失,所以專門派出了羅剎府中的三個紅袍殺尊,來照顧凌熙辰。

這次三味魔火的風波已經過了,左玉谷主也有足夠的蘊靈丹來恢復了。

丹神谷無事之下,丹師工會很多煉丹師都散了,大多是趕往龍釗天域那裡看熱鬧。

本來,凌熙辰也要帶著自己羅剎府的人,前往龍釗天域的。

但這次凌熙辰在丹神谷中連續丟臉好幾次,總是感到不甘心。而且非常嫉妒,鹿羽贏得了丹神谷的元魄丹的酬謝。

他意識到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忽然不想走了。

名劍宗的人也意識到同樣的問題。

烏穆長老等人將心中的想法,試探著和凌熙辰說之後,頓時得到了凌熙辰的支持。

羅剎府和名劍宗兩方一拍即合,決定聯手做一件別人想都不敢想的大事。

那就是覆滅丹神谷!

這絕對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此時左玉谷主正在療傷,還沒來得及恢復。

其實丹神谷這個武道聖地的整體實力並不算拔尖,左玉谷主之下,巔峰人王沒有,主宰人王也就是槿荷長老、碧萱長老、燕玲三位。

最主要是底下的弟子,因為全部是女子的關係,在武道修鍊方面天生就不如男人。

而且她們在丹神谷中偏重於修鍊丹道,武道本來就不是她們所擅長的。

羅剎府和名劍宗兩方聯手起來,乃是六個主宰人王,另外底下的弟子,可比丹神谷的女弟子要強多了。

兩方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韙,準備聯手覆滅丹神谷,那是因為一個天大的誘惑! 他們一旦覆滅了丹神谷,那丹神谷中所有珍藏的丹藥,可就歸他們所有了!

這世上連三歲小孩都知道,丹神谷就是一座大寶庫。裡面儲存了數之不盡的高級丹藥。這些高級丹藥,不僅是供應著大陸百域大部分的市場。

很多高級丹藥,還是非賣品。只有丹神谷的人,才有資格享用到。

早就聽說丹神谷的奇迹,一個叫做蘇丹的新弟子,只是因為得到了左玉谷主的看重,便享用到了無數的高級丹藥,在一年多的時間裡居然便從脫凡境左右的修為,一路晉陞到了大成人王!

靠著狂灌高級丹藥,也能有大作為!

這種奇迹,只有丹神谷能夠做創造!

羅剎府和名劍宗不是沒有考慮過,覆滅丹神谷的後果。這個事情一旦做下了,那他們不僅是要背負罵名,還將成為天下所有煉丹師的敵人。

但這和丹神谷的寶貝比起來,就不算什麼了。

只要能得到那數之不盡的高級丹藥,他們願意承擔這一切的後果。

如今左玉谷主還沒有恢復,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他們不想浪費這稍縱即逝的機會,所以幾乎是在達成共識后的第一時間,忽然就出手了。

羅剎府和名劍宗兩方聯手,忽然爆發,這是何等強絕的力量。

丹神谷這邊兵敗如山倒,即便是槿荷長老和碧萱長老出來救場,也是難以改變這慘敗的局勢。

丹神谷很多弟子,都倒在了血泊中。

名劍宗和羅剎府的隊伍一路高歌猛進,直推而進,已是將丹神谷的人給逼到了左玉谷主的修鍊洞府前。

丹神谷的人退無可退!

「名劍宗和羅剎府,你們這些畜生!居然突襲我們丹神谷!你們卑鄙無恥的行徑,將要為天下人所不恥!」

「你們這些惡狼,以後是要下地獄的!我們丹神大人在天有靈,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天下所有煉丹師,都將銘記你們的罪惡!」

丹神谷的人叫的歇斯底里。在親眼目睹了自己的同門被屠殺,自己的家園被侵略之後,她們內心中最為深切的仇恨湧現出來。

其實他們丹神谷可以說是世外桃源,一直以來都處在一個比較優越的地位,她們平時也沒有遇到過什麼爭鬥。

這一次遭受著名劍宗和羅剎府的入侵,他們才知道,原來人性可以醜陋到如此地步!

這話聽在名劍宗和羅剎府眾人的耳朵里,使得他們的內心產生了極大的壓力。

他們手中廝殺的動作雖然沒有停,但是內心卻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干擾。

這次他們冒天下之大忌,真不知道後面會受到世人怎樣的譴責。

丹神谷的人那句「丹神大人」,尤其震撼他們的內心。他們中很多人都不由自主的抬頭看了一眼天上,眼神中泛著恐懼的神色。

丹神在世人眼中就是神,他們可以不敬畏天地,但是卻都敬畏丹神。

要是丹神還在世,知道他們敢這麼對付丹神谷的人,還不得將他們羅剎府和名劍宗所有人給碎屍萬段!

想到這個事情,眾人便是不寒而慄。

「還好丹神已經死了!」

眾人的內心找到了安慰。

只聽得烏穆長老沉聲叫道:「廢話少說,丹神谷的人,識相的就將你們的高級丹藥全部交出來,我們自然而然不會再攻擊你們。」

烏穆長老引誘著說道。

他命令著手下人的攻擊暫時停止了一下。

他當然可以直接攻入到左玉谷主的洞府,但就怕問不出高級丹藥的所在。

畢竟丹神谷這幾千年來儲存的高級丹藥,肯定是秘密放置的。

如果能引誘出丹神谷的人,自己說出那些高級丹藥的所在,那是再好不過的。

但是他的引誘,卻沒有換來應有的效果。

「你們這些畜生!我們死也不會將丹道之寶,交到你們手上!」

槿荷長老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叫道,她那古板的臉龐上顯得非常的猙獰。

凌熙辰冷冷的說道:「槿荷長老,識時務者為俊傑,你難道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我們攻破左玉谷主的洞府嗎。只要你肯交出高級丹藥來,我們羅剎府和名劍宗自然會撤走。」

燕玲痛聲叫道:「凌熙辰,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枉我們丹神谷那麼友好的對待你!」

「他就是一隻豺狼!」

丹神谷眾人都是痛罵著凌熙辰。

這次他們終於是徹底看清楚了凌熙辰的真面貌。

在這之前,丹神谷很多女弟子還愛慕凌熙辰,現在他們只是將凌熙辰給恨到入骨!

碧萱長老叫道:「凌熙辰,想當初我們左玉谷主還想要破例收你入丹神谷,你這人不知感恩,反而要來迫害我們丹神谷,你這等卑鄙行徑,終要被天譴所劈死!」

「和他說什麼廢話,他根本就不是人!我當初就說過,羅剎府的人都是冷血的殺手,凌熙辰就算是偽裝得再好,也仍舊是殺手!」

槿荷長老怒斥著凌熙辰,叫道:「只是可惜,我們丹神大人的丹道,讓這種豺狼也學到了。」

丹神谷眾人的怒斥,使得凌熙辰的臉色變得越來越不難看。

不知不覺中,他已是握緊了拳頭。

「混賬東西!你們焉敢罵我們少府主!」

范成殺尊等人紛紛回擊。

Prev Post
「天域!不錯,以你如今的實力,只有前往天域才能進一步提升實力,不過天羽,天域高手如雲,進入天域,你一定要萬分小心。」火熙在一旁說話道。
Next Post
所有人:「……」一陣莫名靜寂過後就是大笑。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