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還是第一次聽說,現在他就是帝儲血統,雖然這裡帝儲很多,但他可是祖龍血統,絕對是帝儲中最強的,如果他能夠激活九龍,怕是那些超過帝儲的血統,也比不上他尊貴。 「轟隆!」

天地間可怕的神力波動浩蕩,這是神王血統隕落才有的可怕氣象。在神國,血統才是王道,就算是半步神尊的隕落也不會誘發這樣可怕的天地變故。

翼王死了!

所有意識到這一幕的人都心驚不已,尤其是那些參與對付葉凡的人,他們非常清楚,真正殺死翼王的不是葉凡,而是至高法典。這讓所有神庭強者驚恐不已,他們都是參與者,自然非常清楚自己也被至高法典鎖定,這樣的可怕認知讓他們一個個都小心躲起來,至於那什麼殿主寶座誰愛坐就去坐好了,反正現在他們只想小心的將自己藏起來,千萬不要被葉凡碰上,不然一定要死翹翹。

這樣效果就算是葉凡都沒有料到,雖然從始至終都指幹掉兩個神皇,但是這樣誘發的連鎖反應實在是太可怕了。

困難,甚至可以說他們根本做不到讓自己的頭顱復原。

「轟!」

一劍將第一波出手的武者打殘,並沒有將這次來襲神庭高手打怕,更加猛烈額共計出現,一出手就是媲美半步神尊的攻擊。

這是神器!

葉凡一顆心忍不住狂跳,這次出手的乃是神器,絕不是一群聖皇聯手打出媲美半步神尊的攻擊。發現這一點后,葉凡的臉色不由變得凝重起來,他很清楚一點,半步神尊器跟媲美半步神尊的攻擊那完全就是兩碼事,所以看著數劍半步神尊器聯手轟來,他還真不敢硬接。

葉凡的實力的確非常可怕,甚至在劍令增幅下能夠媲美半步神尊器,但是他還真不敢跟半步神尊器對撼,這是作死的行為,到時就算不是,他感覺自己怕是也會受到很大的衝擊。

躲避!

這就是葉凡的應對方法,這是沒有辦法的,他的速度快到極點,幾乎閃念的功夫就從原地消失。

「轟!」

攻擊是從三個方向殺來,就在葉凡躲過去的瞬間,三件半步神尊器撞在一起,那一刻可怕的力量爆開,近在咫尺的宅院首當其衝。

葉凡的臉色猛地一變,宅院毀了不算什麼,真正的麻煩就是月青槐她們還在其中,這樣恐怖的力量爆開,她們怕是不死也是重傷。

葉凡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神庭的傢伙過分了,這完全就是無所顧忌啊,他們難道就不擔心這樣會弄死很多玄月族?

怒!

葉凡無法壓制心頭的憤怒,神庭的存在絕對已經完全違背玄月族的最高宗旨了,他不明白這些傢伙如此喪心病狂,為何還沒做人出來整治。

葉凡可沒有功夫去考慮現在的神庭為何會變成這樣,當務之急就是擋住這可怕的攻擊,不然月青槐她們可就要倒霉了。

半步神尊級別的神器爆發出來的可怕威力可是非常恐怖的,幾乎瞬間風暴就要將整個宅院吞噬。

真么辦?

葉凡的方法非常簡單,直接祭出剎那永恆,那一刻所有怒爆開來的風暴全都被定住。這只是一個開始,葉凡閃電間出劍,直接將這被定住的氣勁風暴劈開。劍氣非常凌厲,就像一口半步神尊劍一樣,將定住的氣勁瞬間撕裂。

這只是一個開始,葉凡完全被惹毛了,眼中射出的光芒就如同恐怖的神劍,此時劍鋒已經出鞘,那鋒芒就算是半步神尊也要心悸。

葉凡不打算被動挨打了,一步邁出,他閃電間從原地消失。葉凡的速度提升到極致,幾乎閃電間穿透撕裂的開來的氣勁。

看見了!

葉凡看到三件神器,一個爐鼎,一柄戰錘,一個盾牌,這些自然都不是什麼非常強悍的半步神尊器,根本沒法同他手中的那口半步神尊劍相提並論。可是半步神尊器就是半步神尊器,它的恐怖是超乎想象的,何況是三件聯手,絕對能夠讓任何一個半步神尊級高手不敢攖其鋒。

葉凡的劍快到極致,閃電間就一劍直刺,那一刻只見他連人帶劍消失,人與劍再度出現時,已經將三件半步神尊器的聯繫切斷。

三件半步神尊器的恐怖是超乎想象的,它們聯合在一起,絕對能夠讓葉凡不敢攖鋒而上。可是現在葉凡一劍將三件半步神尊器的聯繫切斷,那麼它們造成的威脅已經直線下跌。

葉凡的劍很快,幾乎就在一切斷聯繫的瞬間,他的劍居然已跟那面神盾發生接觸。

神盾的防禦力非常可怕,就在葉凡手中的劍跟其發生接觸時就已經感應到了。

葉凡的心神電轉,碰上這樣強力防禦神盾,強攻絕對不是明智選擇,所以幾乎閃念間他的劍將所有的攻擊化為纏繞。在劍與盾發生接觸的瞬間將一種威力提升到極致的劍招逆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不可思議的就是葉凡居然做到了,那一刻給人的感覺居然沒有任何的不適應。

這樣的事情可是非常驚人的,然而葉凡卻非常輕鬆的做到了,神盾被他一件挑飛,而閃電間他穿透三件神器的封鎖,直奔一個區域。

葉凡沒有去找另外兩件神器的麻煩,而是挑選一個方向。

「不好!」

一聲驚呼出現,幾乎瞬息間一座樓閣炸裂,那一刻一道金袍男子衝出來,他的實力非常強大,絕對是離半步神尊僅有半步的超卓人物,如果他操控半步神尊器一身實力跟真正的半步神尊沒有任何差異。

只是這一刻這尊從爆炸中衝出來的金袍男還沒有慶幸自己躲過剛剛一擊,他就發現一股鑽心劇痛來襲,那一刻他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心臟被刺穿。

「你……」

金袍男想要說什麼,但是他驚恐的發現這一劍非常恐怖,他的神晶居然開始碎裂。

這傢伙想要殺自己!?

他……怎麼敢?

金袍男難以置信,葉凡居然一劍試圖將他的神格摧毀,這絕對是要將他感到的節奏啊。

只是雖然難以置信,但是更加讓金袍男恐懼的就是他似乎聽到有什麼東西碎裂了一樣,只是他自己又說不清楚到底是什麼。

神格遭受重創對於一個神靈來說可是非常的事情,金袍男的神格受創非常眼中,不過對於他來說真正最大的危機卻不是這個。

金袍男的心中有非常可怕的直覺,一切似乎都在告訴他自己怕是受傷了,這種傷害遠比神格受損嚴重太多了。

到底是什麼?

金袍男很快就意識到這肯定是自己作為神靈的根基受損,對於三神七魄還是了解的,不管是否有研究,基本上的理論還是很清楚的,如今聽到身體中傳來的碎裂感,他頓時生出非常不好的預感。

金袍男顯然非常清楚,三神七魄這種東西對於一個神靈有多重要,一旦受到損傷,這種傷勢要修復難度可要大上很多。

跑!

金袍男的心中生出恐懼來,僅僅一個照面,雲飛暗就讓他產生了這種心理,此時此刻,他哪裡還敢繼續糾纏下去。雖然不會相信葉凡會將他幹掉,但是被打殘有很大可能性的,一旦真的出現這種狀況,金袍男感覺自己怕是會被廢掉。

對於一個神靈來說如果成了廢物,那可是要比殺掉他還嚴重的事情,所以金袍男第一反應就不是要跟葉凡時刻,而是怎麼擺脫他的襲殺。

金袍男想要躲避,可是他這個念頭剛剛閃現,葉凡的劍接踵而至,速度遠比他的退快上一大截,那一刻就見他的劍閃電間直刺腹部,毛骨悚然的感覺讓他驚恐不已。

這一劍要比先前一劍還要恐怖,金袍男有預感,如果真的讓這一劍達到目標,自己就算不掛,下場也不會太好。

「嗤!」

金袍男想要躲,可是這樣的念頭雖然在心中出現,但是他卻驚駭的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控制值激動身體,那一刻他眼睜睜看著葉凡刺出的劍命中小腹。

「咔!」

幾乎閃電間,金袍男的身體被神劍貫穿,體內有什麼東西被直接撕裂,幾乎瞬間他的境界居然震動起來,一身修為直接下跌一個境界,從神皇圓滿直接跌落到神皇境界。這樣的事情讓這位神皇感到恐懼,對於一個武者來說,沒有什麼比境界下跌而感到恐懼的。

葉凡的臉上浮現冷笑,第一劍跟第二劍也就在頃刻間的事情,可以說就是葉凡追上這位神皇的瞬間,所以當他兩劍撕裂金袍男的一神一魄之後也就在這一眨眼間。

這樣就夠了?

怎麼可能?

既然葉凡決定殺人,那就要真正將一個傢伙幹掉。

「一個下位者偷襲上位者這就是大逆不道之事,你應當聽說過至高法典吧?」

兩人近在咫尺,聽到葉凡的話,金袍男心神劇震,作為神庭一員自然聽說過至高法典,這東西專門就是為了對付那些下位者挑釁上位者存在的至高法典。

據說一旦有人刺殺擁有神聖血脈的上位者是就會受到詛咒,一般神靈很難被殺死的,尤其還是金袍男這樣的神皇。可是如果觸犯至高法典那就會被詛咒,一旦運氣不好掛掉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恐懼瞬間佔據金袍男的心房,只讓他驚恐欲絕到極點。

葉凡臉上的冷笑釋放,手中的劍閃電間再度刺中金袍男的神晶。

「咔!」

神晶碎裂的聲響瞬間炸開,那一刻金袍男的肉身跟著被劍氣撕裂。一切都發生得太快,所有人都沒有回過神來,事情就在瞬間結束。

這一刻時間彷彿靜止,所有人都看到金袍男被葉凡一劍撕裂,不僅神晶碎裂,整個人也在瞬間被劍氣絞碎。

死了?

死了!

愚妻不候 那一刻天地間出劍一股可怕的氣息,閃電間作用於肉身跟神晶被撕裂的金袍男身上,讓原本難以被殺死的他瞬間毀滅。

這是神罰?

神庭所有參與的人心頭一顫,他們知道這不是被葉凡幹掉的,而是別一種可怕的神罰之力,這是存於玄月海的一種至高神罰,只有那種觸碰到神罰的人才會激活。

為什麼?

無數的神庭強者震驚不已,他們到底觸碰了什麼,居然會被詛咒,最後竟然引來可怕的神罰。那一瞬間所有參與的人都不寒而慄,他們知道自己也被這種恐怖的神罰鎖定,看到金袍男的悲慘遭遇,這一刻他明白或許被詛咒的原因就是對葉凡動手。

這是真正的九星仙王啊!

一群不到仙王的人聯手刺殺目前玄月族最強的血統擁有著,不被詛咒才怪。

神庭的所有人都知道自己麻煩了,雖然葉凡沒有獲得血統的認證,但是血統卻是真實無誤的,所以他們作為下位者偷襲上位者一定是被至高法典盯上了。

跑!

這一刻已經沒有人敢繼續留下來,金袍男就是前車之鑒,他們很清楚如果自己跟葉凡對上,怕是也會被幹掉。

想跑?

葉凡的臉上-浮現冷笑,世上之事哪有難么簡單的事情,既然已經出手,那就別想全身而退。僅僅幹掉一個金袍男是不夠的,葉凡的目光瞬間鎖定一個人。

翼王!

葉凡從未見過翼王,不過這不會妨礙他將目標鎖定在這傢伙的身上。所有人就是這個翼王最強,葉凡不將這傢伙幹掉還選誰。

「嗤!」

幾乎瞬間葉凡出現在翼王的面前,他的速度快到極致。

翼王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葉凡直接將他鎖定,目的不言而喻,這讓他的心情異常的惡劣。

目光對視,彼此都能夠感受到對方此時的念頭。

葉凡的心中儘是殺意,他不管翼王到底是誰,現在心中的念頭只有一個,那就是將這傢伙感到,速戰速決。

「轟!」

拉低一個境界!

幾乎瞬間,翼王原本王級的血脈跌落,同樣他的武道境界也從媲美半步神尊的地步跌落,甚至一下子跌入上位神皇的程度。

什麼!?

突然的變故讓翼王臉色大變,原本就不是葉凡的對手,如今境界下跌,他豈不是要被虐殺?

突然!

翼王整個人被定住。

只是剎那永恆!

葉凡的臉上儘是冷笑,一個上位神皇而已,在他的面前就是別虐殺的對象。 不是為了救人,同樣而不是簡單的要對付他,而是想要借他的手想要將他幹掉。

葉凡的心中其實有很多的疑惑,就好比他一直想不明白這個殿主為何要這樣針對自己,他們以前從未見過,按道理來說是不會有什麼衝突才對,可是當時他們見面這傢伙絕對是不懷好意,連那樣的契約都整出來,完全就是一副想要控制自己的架勢,連掩飾一下都不做。

為什麼?

事出必然有因,所以殿主的敵意肯定是有來由的,只是葉凡根本想不出這種敵意到底是來自何方,所以暫時他只能放棄思考這個問題了。

……

「姓葉的給我滾出來!」

一聲宛若驚雷的聲音炸開,可怕的聲浪可不僅僅只是聲音大那麼簡單,那可怕的聲浪形成風暴,直接朝著葉凡所在的宅院橫掃而來。

這絕對是赤裸裸的挑釁了!

葉凡的眼睛不由眯起來,聲浪非常強悍,這人絕對是想要將整個宅院震塌。

這些傢伙還真敢這樣干,難道真的不顧及他們的殿主在自己的手中?

葉凡很清楚,這時候會對自己出手的也只有神庭了,想到不久前蘇婧的話,他百分百肯定,這些人應當就是窺視殿主寶座的那些人。葉凡非常討厭別人利用,所以他對於這些想要利用自己的人很不爽,他能鎮壓殿主,那就表明同樣可以鎮壓其他人。

一瞬間,葉凡的心念閃動,幾乎電光火石間一股可怕的劍意出現,強行將這震蕩的聲音震碎。

剎那看葉凡出現在宅院之外,他的目光瞬息間鎖定一群人。

這些人的實力非常強,最弱的都是神皇,而且還是上位神皇。這可是非常恐怖的,葉凡的真實境界其實也就大圓滿神皇的程度。不過這個境界可不是那樣好劃分的,能夠一下子就看出跟上位神皇之間的差距,所以當葉凡出現時,他並未對這些人形成震懾不說,還讓這些人變得愈發的傲慢。

「你就是姓葉的?」

一名身著紫金神甲的男子冷冷的看著葉凡,他的氣息非常狂暴,給人的感覺似乎已經超越神皇,達到更高一個層次一樣。

葉凡淡然道:「我的確姓葉,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紫金神甲男冷笑道:「既然你姓葉,那就肯定是我要找的人了,小子,將我們殿主馬上放了,不然後果自負。」

紫金神甲男非常囂張,不僅看向葉凡的眼神如此,他的語氣神態更是如此。

一吻成災:屍王的爆萌寵後 葉凡笑道:「一個小小神皇,居然如此囂張,你可知道自己這是在送死?」

葉凡的話很是平靜,這絕對是威脅,雖然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內容,但是只要想到他將殿主都鎮壓的事實,一個靜靜神皇境界的人就在他面前叫囂,這簡直就是可笑的。

紫金神甲男臉色微變,雖然不願承認,但是他必須承認,葉凡能將殿主鎮壓,如果單挑,他肯定不是對手,這時跳出來,絕對是找虐的節奏。只是紫金神甲男很快冷哼道:「姓葉的,不要以為有點實力就囂張,不將殿主放了,整個神庭都不會善罷甘休。」

隨著紫金神甲男發話,很快所有神庭武者聯手釋放字激動力量,那一刻狂暴的戰意跟氣息匯聚在一起。讓人吃驚的事情很快發生,原本看上去只有神皇級別的紫金神甲男一瞬間氣息暴漲,居然在閃電間達到媲美半步神尊的地步。

真是有意思啊!

葉凡由衷讚歎,作為神皇,要想打出半步神尊的戰力可是非常恐怖的,可是這些傢伙聯手這麼快就能爆出半步神尊的力量跟氣息,不得不說他們真的非常強悍。

不過非常可惜,這些對葉凡來說遠遠不夠,就在這些傢伙氣息煉成一片的瞬間他出手了,幾乎閃電間一道劍光亮起,剛剛還囂張無比的這些神庭武者眨眼的功夫就被劍氣轟中,更為恐怖的就是這些被轟飛的神庭武者全身甲胄都被劍氣撕裂。

葉凡發現自己的實力能夠媲美半步仙尊絕不是偶然,因為他的劍氣強度非常誇張,這樣神尊級別以下的甲胄居然被直接撕裂,完全可以想象他的劍氣到底有多恐怖。這些其實都要多謝在劍暴谷的雙修,他一次次祭煉劍女,讓他自身的神劍達到極度不可思議的程度。雖不說媲美神尊,但是任何皇級甲胄要撕裂還是可以的。

Prev Post
大長老哈哈一笑,以為木子墨要問什麼呢。
Next Post
「下次再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