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青和笑問:「手機可以借我一下嗎?我的掉進水裡了。」

「當然可以。」

Vicky連忙把自己的手機遞過去。

駱青和道了句謝,接過手機去了樓下的女廁,她撥了個電話:「幫我辦件事。」

電話那頭詢問了幾句。

她道:「沈越那裡,給我提防著點兒。」

再往下兩樓,是貿易總部。

叩、叩、叩。

三聲敲門后,裡面的人道:「請進。」

「唐總。」

進來的是國外珠寶貿易的總監齊露。

唐想抬頭:「什麼事?」

「小駱總讓人去加工廠提了一批鑽石原石。」齊露請示,「用不用我去通知駱董?」

她是唐想一手提拔上來的,服從的自然是唐想的命令。

她說:「不用,讓她提。」

都不問是哪批原石?

有些奇怪,齊露也不多嘴:「行,那我先出去了。」

辦公室的門關上后,唐想撥了個電話。

「想姐。」

唐想嗯了聲,說:「找個人來,要會鑒定鑽石。」

「現在啊,上哪找?」大金估摸著,「這得找專業人士吧。」

唐想說不用:「半吊子也行。」

半吊子?

那可是一個億啊!

「萬一她拿假的來糊弄我們——」

他話還沒說完,唐想就接了:「那就更好了。」 「一首一生有你,送給後台中的你,也送給大家,希望大家喜歡,希望大家能找到心中的那個相伴一生的人。」

好一會之後,看眾人也沒有反應,黎天只能自己打破平靜。

「嘩!」

人們這才反應過來,一時間全場嘩然,然後,一個人的掌聲帶動所有人的掌聲。

「啪啪啪啪!」

爆裂般的掌聲在歡呼聲中回檔,彈幕上更是密密麻麻的一層文字,如果有密集恐懼症的人,可能現在已經關閉彈幕了。

「一生有你,好名字。」

「一生有你,這是唱給姬凝雪的啊。」

「好羨慕姬凝雪。」

「就這實力,用得著潛規則嗎?」

「李隆行出來吧。」

現場歡呼聲此起彼伏,直播間彈幕飛揚,電視收視率也直線拔高,而微博上,和一些熱門新聞都已經開始報道中華好聲音的盛況。

因此,黎天和月依紗的微博粉絲幾乎每一秒,都是幾百上千的增加著。

作為好聲音四大導師之一,也是唯一一個美女導師,呂佳佳,這時開口說道。

「這是這麼多年來,最讓我驚艷的一首歌,你也是這麼多年來,最讓我驚艷的一個人,接下來,我希望我先把我的題目告訴你。

剛剛是我參加好聲音,坐在導師椅上第一次拿起手機,因為兩首詩,讓我不得不拿出手機觀看,其中有一首名字叫做《紅豆》的,我非常喜歡,希望接下來,你們便以紅豆為題,寫一首歌。

好吧,我說的有些選了,有些情不自禁,請李隆行導師不要在意,接下來,就到你了,相信你不會讓大家失望。」

呂佳佳是什麼人,那可是老牌天後,看誰不爽就不會給誰留面子的人,李隆行的表現,加上黎天的表現,已經讓他徹底站在了黎天這邊。

所以,對於李隆行,他也沒有給他什麼好臉色。

李隆行聞言苦笑,心裡更是鬱悶非常。

不會讓大家失望!

我現在連唱什麼歌都不知道,我根本就沒有新歌可唱的。

幾分鐘的時間,自己確實可以創作一首歌曲湊數,甚至拿出一首自己以前沒發表的歌曲也行。

可是有這首《一生有你》在前,我就是拿出我最好的歌,迎接我的,也只有失敗好嗎。

然而,讓他一個一線明星,在這幾乎大半個中華都會關注到的直播舞台上認慫,他做不到啊。

做不到,又不知道如何解決,這是何等的煎熬。

劉進兩人也明白李隆行現在的感覺,就是他們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創造出比《一生有你》還好的歌曲。

作為一個好人,自然要為李隆行解圍了,於是乎劉進彷彿不經意的說道。

「李隆行導師的歌曲應該不是一把吉他就能演奏的,需要和樂隊提前溝通,我說的是不是啊?」

劉進話落,李隆行當即借坡下驢,連忙答應道。

「沒錯,就是這樣的,歌曲我已經準備好了,我現在就和樂隊商量一下,還是先讓七號選手出場吧。」

李隆行說完,竟然不管不顧的向著後台走去,黎天也是被他的舉動弄的一愣。

這是待不下去了啊!

沒臉見人嗎?

黎天笑了,你準備吧,我看你能不能真的唱出來一首。

主持人正要上台宣布七號選手上台,而七號選手,也再次等在了門后,兩次準備,也讓他有些緊張。

可是他剛剛準備推開大門,迎接自己的輝煌,黎天的聲音就再次傳來。

「不用耽誤大家的聲音了,第二首歌我已經準備好,也請周小波導師想好第三題,我乾脆一次解決吧。」

呂佳佳剛剛坐下,就聽到黎天這句話,頓時有些皺眉的說道。

神級系統之商女重生 「蘇不凡,我承認你很有才,但是現在有時間,你不如準備一下吧。」

「多謝呂導師了,我確實準備好了,你應該也知道,那首《紅豆》就是我寫的,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如果可以,請允許我用歌聲,再次為大家打開一首《紅豆》。」

「嘩!」

現場一片嘩然,他們很多人並沒有看到黎天的這首詩,如今只是聽著這二十八個字,就感覺這首詩的深入人心。

於是乎紛紛拿出手機,想要找找這首詩和黎天有什麼關係,而此時直播彈幕上就熱鬧了。

「紅豆一出,一統江湖。」

「來吧,和我一起關注蘇不凡,欣賞一首紅豆。」

「此物最相思,乃敢與君絕。」

「紅豆,上邪,請關注蘇不凡二人微博。」

「好詩,特別是上邪。」

「好期待歌曲紅豆。」

一些不明所以的一人,看到彈幕一下子明白了。

好像還不只兩首歌,除了這首紅豆,還有另外一首。

想要看到另外一首詩怎麼辦,自然要關注蘇不凡和姬凝雪的微博啊。

於是乎,沒用多少時間,姬凝雪的微博關注人數,就成功突破一千萬大關。

黎天的關注也在飛速上升,達到七百萬,就這速度,突破一千萬,也不是問題。

可以說,現在黎天已經陷入了萬眾期待之中。

也正是這時候,其他三位導師對視一眼,彷彿收到了什麼一般,同時點頭,周小波開口說道。

「既然你已經準備好,那接下來就可以開始你的表演,但是在此之前,我要先給你我的題目,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歡古風歌曲,你的古詩底蘊足夠,第三題就做一首古風歌曲吧,其他的不限,現在就讓我們聽聽你的歌曲《紅豆》吧。」

周小波話落,主持人也下台,只留下黎天一人。

黎天雖然不知道自己現在有多少粉絲了,但是這麼長時間下來,他相信,他也有些好奇自己會獲得多少聲望。

於是他一邊準備,一邊查看系統。

宿主:黎天

聲望:3300691

抽獎:指定稀有級抽獎三次,普通稀有級抽獎三十三次。

物品:無

黎天也沒想到,自己竟然可以獲得這麼多聲望,他恨不得現在就開啟抽獎,不過想到現在的情況,他還是老實的波動吉他。

紅豆的的欠揍輕輕響起。 他話還沒說完,唐想就接了:「那就更好了。」

大金:「?!」

他怎麼聽不懂啊。

掛了電話,大金撓撓頭,戴上口罩,回屋裡,對著駱常德就踹了一腳。

駱常德被五花大綁地扔在地上,嘴巴上貼了膠布,他說不了話,嗚嗚直叫。

大金蹲下去,眼裡陰森森,拍拍駱常德的臉:「想問為什麼踹你?」

駱常德拚命往後挪。

大金拽住他一條腿,拖過去:「老子看你們姓駱的不順眼,一群畜生。」他盒飯都不想吃了,踹一頓再說。

晚上七點。

江織接了一通電話,是醫院的血液鑒定科打過來的。

「江少,鑒定結果出來了。」

江織:「說。」

神樹領主 周徐紡從廚房偷吃冰激凌出來,就看見江織在陽台發獃。

她叫了一句:「江織。」

江織沒反應。

她把嘴上的冰激凌擦乾淨,再去陽台,從後面拍拍他的肩:「江織。」

江織轉過身去:「嗯?」

他神不守舍的。

周徐紡踮著腳看他:「你怎麼了?」

天黑了,外面在颳風,江織把陽台的窗戶關上,牽著周徐紡去吊籃椅上坐著,他蹲在她面前:「DNA的鑒定結果出來了。」

周徐紡猜到一些了:「結果是不是不好?」

嬉笑姻緣亂君心 江織點頭。

她很輕微地蹙了一下眉頭:「是駱常德嗎?」

「嗯。」

她猜對了。

拐婚36計 江織抓著她的手,握著:「你、駱青和,還有駱穎和,都是同一個生父。」

駱穎和居然也是……

周徐紡拽著衣角,低下了頭:「我做了心理準備的,」她心情很低落,「還是會失望。」

她討厭駱家。

她也不喜歡身體里有一半駱家的血。

江織摸摸她的臉,低聲哄著:「可以對別人失望,只要別怨你自己。」

她嗯了一聲,還是很失落。

江織端著她的下巴,讓她抬起頭來:「周徐紡。」

Prev Post
她身上的金光暴漲,金烏神火化為十二條鞭子,朝著前方瘋狂的抽打而去。
Next Post
「是啊,當時肯定是開心的,可開心過後呢?開心過後知道我沒有懷孕,不就是失落,失望嗎?你為什麼要給他製造這種落差,說,你是不是就是存心想破壞我和亦寒的感情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