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攻擊太強了吧!」周志文等人驚呼,身軀下意識的後退了起來。

轟鳴之聲滔天,轉眼間,洛天的大腳便是踏在了怨嬰升起的黑鱗大手之上。

那一道道鱗片組成的大手,直接在這一踏之下崩飛,化成一道道黑芒,切割了虛空,朝著四周崩去。「嘭……」地震一般,威能掃蕩八方,整個洞府劇烈的搖晃起來,終於堅持不住化成了一片廢墟。 「發財?哈!....好啊!....啥路子啊!....」

張大同興奮了,帶著極度激動的神情,看著駱林肥手互搓著。

所以說,這喜愛錢財,這都是人類的天性。

「當然,是正當路了啊!....難道是歪門邪道嗎啊!....哈哈!...」

駱林看著胖子張大同,對他丟了眼色,兩人互看一眼,一個大家心裡明白的眼神,接著哈哈大笑起來。

「是這樣的!現在我想找一個單位門面,就在你的管區最好,現在應有不少沒事做的事業單位吧?單位那些不錯的門面,你可以把那門面拿下來,作為派出所的食堂!

…當然,這只是個由頭,這年頭這麼亂誰去管呢?說不定那天風向變了,到那個時候,誰有錢誰就是大爺,倒是你可別後悔,說老弟我,沒有抬舉你啊!......」

駱林喝了口茶,淡淡的看了眼,一臉陷入沉思中的所長張大同,緩緩的低聲說。

「....幹了!...媽的!...現在這破日子!老子受夠了!....我想想,對了!前些天好像有個什麼..鍋爐廠的房子,正好是對著鬧市街上的....我看就它了吧!地方還不小!有五百多個平方....您看行不?」

張大同帶著絲興奮站了起來,揮了下肥手,眯著小眼睛,在那想了會說。

「不錯!五百平方可以了!....我打算搞飯店!當然咱們賣的東西,絕對是火爆的!...呼!對外面人來說,我們是派出所的食堂嘛!為人民服務啊!嘿嘿....咳咳...老張啊!...坐!

...聽我說,有兩種合作方式,一是你投一部分錢算你的股份...股份的意思就是,比如說,這家飯店投資了1萬塊,你出了四千五,那麼你的股份就是45%,就是說收到100塊錢,你就有45塊錢,當然要除掉發掉的人員工資,還有就是一種,你不用出錢,我給你一層乾股,這下你懂了吧!.....你看你想要那種方式?....」

駱林示意激動的張大同坐下,簡單跟他說了下股份的意思。

那個年代的人,哪懂這些啊?

聽得張大同兩眼瞪得老大,熱血沸騰,開玩笑啊,他才多少錢一個月的工資?

帶著極度的崇拜眼神,看著駱林半天沒說話,直到駱林乾咳一聲,他才反應過來。

「我....我...沒多少錢啊?...您看乾股就成嗎?呵呵....」

唉!那個時代的人,那就是憨厚啊!張大同尷尬得差點沒在駱林這個小孩面前抬手饒頭了都。

「那好!...就這樣說了!...過兩天,我會帶幾個人過來!...都是當兵復原的老兵!你看給個啥民警職位什麼的,主要是所里的食堂,不是還得有咱們革命幹警在裡頭上班不是....嘿嘿...對不對!」

駱林帶著一臉狡詐神色,低著頭湊到張大同面前,低聲奸笑著說。

張大同一年恍然大悟的樣子,也是一臉賤笑,嘿嘿的朝駱林立起了大拇指。

「咳咳...你有錢了,也不要急!記住!低調!知道嗎!房子的這件事情,你馬上去辦....」

駱林的話音一落,張大同馬上拍著胸脯,說著向毛XX保證!一定沒問題。

倒時把人帶來檔案一寫,還有啥問題呢?

這就是混亂年代的好處,兩人又在所長辦公室,嘀嘀咕咕說了近一個小時,張大同這才笑呵呵的把駱林,親自送出來派出所大門口。

轉眼又是很嚴肅的樣子,背著雙手,威嚴的朝自己辦公室組走回去。

///////////////

三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在這三天裡面,駱林在家裡把香鍋菜的製作方法寫了出來。

把個唐玉鳳佩服的跟什麼似的,看著駱林的眼神,那就是廚神啊!

對於喜歡做菜的唐玉鳳來說,駱林簡直就是做菜天才,啥都想得出來。

還有那種冰酸梅湯,簡直是絕了!

周曼麗對於駱林做出什麼驚異的事情,都不會感到奇怪和驚詫,就拿她來說吧,認識駱林之前,還是個殘疾瘸子,跟他在一起幾天的時間,腿好了,接著跟他那啥,還變成了武林高手。

現在她全力一掌,可以把一塊一米建方的厚青石碑,打成幾截,可見多變態的武功,她才練了多久啊?

雖然每天兩人一起那啥,就是駱林說的」練功「。

她當然樂意了,不但可以增強感情還能自動練功,真是一種即舒服又安逸的好事情啊!

第四天.一早,張大同就開著他的軍綠色的幸福250邊斗摩托,來到了金魚衚衕。

大院的人都起得很早。對於一個突然到訪開著個摩托車的警察來到大院,感到驚奇和詫異。

「呵呵...大家好啊!....請問唐玉鳳同志,是住這嗎?...」

張大同滿臉對著笑臉,找大家打了個招呼,大家這才恍然,哦!找小唐的。

這時,那個年輕的小夥子孫小強,可算是找到借口了,馬上就跑到周曼麗家的門口,敲了幾下,喊了幾聲。

唐玉鳳已經起來了,打開了門。

就看到了一臉帶著殷切微笑的胖子警察,石頭衚衕派出所所長張大同。

唐玉鳳當然知道張大同來找誰了,趕緊微笑的招呼他,稍等下,裡面全是女的啊,而且還是夏天,衣衫單薄啊!

過了一會,駱林打著哈欠,就出來了。

「哈哈!...不好意思啊!駱少!...吵著您睡覺了!.....」

張大同馬上一副,點頭哈腰的樣子。

「哈!...老張啊!...這麼早啊!走!...我請你吃早飯去!....走吧!」

駱林清醒了,看著張大同笑了下,走過去,摟著他的肥厚肩膀,兩人低聲說笑著,就出去了。

這下大院的人,這下可驚訝了,好小子啊!

這個警察是個所長吧?這大院的人可都是普通老百姓啊,見著駱林跟那個胖子所長跟哥們似的,而且那所長明顯對駱林極其的尊敬,還叫他什麼...少?難道他真是啥少爺?

駱林自從到了他們這個大院,可為他們帶來不少的歡樂和震驚。

看樣子這小傢伙,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啊!以後的巴結著點,大院稍微有點頭腦的人,心裡暗自想著,各自散去。

駱林跟張大同兩人,這時坐在一個招待所的食堂內,點了幾根油條,兩碗白粥。

就是吃這個,知道多少錢嘛?兩毛錢!我的天啊!兩毛!

「王少!...房子的事情成了!....反正也都是為人民服務嗎?每個月交20塊錢給鍋爐廠就行了....」

駱林聽到張大同說一月的房租只要20塊時,差點把嘴裡的稀飯噴了出去。

20塊錢!草!簡直是便宜得掉渣!一年才多少200多!真是無語!

「行!先給他一年的房租!....合...約簽了吧!...這個是我們兩的合約,我這人做事,那就是踏踏實實,咱從來不搞虛的!....」

張大同拿出一份手寫的合約,上面有公章,駱林看了下,手指一彈,心說行了。

接著從口袋裡拿出早就準備好了的合同,遞給了張大同。

張大同接過認真看了起來,心裡對駱林這個佩服啊!簡直就是五體投地。

看到上面自己的分成還有年底發獎金,還有什麼風險保障獎勵,那都是錢啊!

你說張大同能不激動嗎?看了足足十幾分鐘,馬上從兜里掏出鋼筆,刷刷把自己的名字寫了上去,從口袋裡拿出那種蓋公章的袋子,裡面裝著紅色印泥,那就按了個鮮紅的手指,駱林也按了個手印。

這下張大同徹底放心了,駱林也放心了。

張大同的放心,和駱林的放心可不一樣。

張大同畢竟還是這個時代的人,認為按了手指印,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而駱林則是證據到手,這就是張大同收受受賄的鐵證,如果他敢不聽話的話。

拿出這個他就老實了,因為駱林,根本不是中央委員高官王XX的侄兒子。

吃過早飯後,駱林看了下張大同的這輛幸福250,問了下他怎麼cao作。

接著他就上去直接開了起來,把個張大同看得口瞪目呆。

不到10分鐘,駱林就已經掌握了,這輛老古董摩托車的駕駛技巧。

張大同站在那搖著頭直說,天才就是天才啊!接著駱林說,他要借下車子,張大同滿口答應了,還給了他幾張汽油票。

駱林先和張大同去看了下房子,就把他送回所里,接著他就開著幸福250回家了。

不到10分鐘的時間就到了,周曼麗在裡屋哪做著駱林教她的柔體體cao。

張子欣在哪拿著本書再看,其實眼睛一直火辣辣的盯著穿著緊身練功服的周曼麗。

「小寶貝!...這車是誰的啊?...怎麼開回家了啊?....」

周曼麗聽到摩托聲的聲音,披了件外套就站到門口,看著把摩托車開進大院的駱林問了句。

大院里,還有那個眼鏡大叔章程,年輕的小夥子孫小強。

總裁歡,嬌妻愛 眼鏡大叔章程,眼睛直直的盯著身材極其性感,只披了件衣服的周曼麗,修長的長腿,芊細的小腰,飽滿臀部,隱約可見的胸前豐滿,看得眼鏡大叔章程口水都差點掉出來了,估計已經硬得一一塌糊塗了。

這個年代除了芭蕾舞演員,誰穿這種緊身的連身衣啊,而且還是純黑色的,你說性感不性感。

孫小強是好孩子,看了一眼就低下了頭,滿臉通紅。

對於這點,駱林還真沒什麼,那後世全裸都不算啥,這算啥呢?

「呵呵....乾媽!這是,老張!就是張所長借我騎的,今天我帶你去除兜風去哈哈....」

駱林把那奇重無比的摩托車,停好,看著周曼麗笑著說,對於他來說,這點重量可不算啥。

「唉!....周教授!你這乾兒子啊!這不錯!真孝順啊....」

眼鏡大叔章程眼睛帶著炙熱,看著他心中的女神周曼麗,笑了下,搖著頭感嘆著說。

「咯咯....那當然...我最愛的小寶貝!...滋!....吃早飯沒!....野得一頭的汗!...」

周曼麗扭著細腰,走到駱林面前,把他摟在懷裡親了口,帶著絲得意,看了眼恨不得變成駱林的眼鏡大叔章程,軟夷摸了下駱林的腦門,溺愛的笑著說。

眼鏡大叔章程頂不住了,趕緊回去打"灰機"去了,太嬌媚了,太誘人了,NND這都要搞到脫陽了都!就是個吸精的狐狸精啊!

//////////////

門頭溝,是位於BJ市的一個郊區。

從市裡面走,大約開車需要一個鐘頭。

此時,駱林搞了副墨鏡,老式的那種,騎著幸福250帶著摟著他結實細腰的周曼麗,飛馳在簡易的公路上。

周曼麗現在對駱林的感情,那就是妻子,老媽,情人這三種混合而成的綜合體。

感覺要是沒有駱林的陪伴,她就會馬上死掉一般,為了駱林,她可以說願意做任何事。

坐在摩托車後面的周曼麗,這刻感到幸福無比,風馳電掣的感覺,讓她有種想要仰天尖叫。

緊緊地摟著前面開著車的駱林,聞著他身上嬰兒般的奶味清香,心中的愛意,更是如潮水般的狂涌。

恨不得永遠就這樣一直摟著他,到永遠。

門頭溝,小杏子村,那寬闊的田野,一些下地耕種的農人,已經出現駱林的視野中了。

心說,到了,在那些站在爛泥田耕裡面的農人,帶著驚異的眼神看著駱林騎著摩托車,後面帶著美女,心說肯定是那個紅五類家的孩子吧。

邊三輪摩托車很順利的進了村子,村裡面不少在泥巴地上,玩耍的小孩子,都瞪著天真的烏黑純凈眼睛,好奇的看著進入騎著摩托村子裡面的駱林,周曼麗兩人。

一些村婦都聚在一起對坐在摩托車上的明艷嬌媚的周曼麗指指點點,裂開嘴露出一口黃牙,顯得質樸憨厚。

駱林對她們點頭微笑,心裡想著,馬司令馬青松給的那個地址,在村裡問了個人。

那是在村裡南頭的一個土磚房子,摩托很快就開到了。

很遠的地方,駱林就看到了一個熟習的人,那個長相猥瑣的年輕人,手中的油門猛地一扭,摩托刷的下就沖了過去,搞得周曼麗嬌媚的驚叫一聲,緊緊的摟著駱林的細腰,小嘴輕輕的咬了下駱林的肩膀,報復他嚇唬她。

「哈哈....老大....大哥!....首長來了!首長來了!....哈哈哈....」

站在土磚房門口的猥瑣漢子,也看到了開著摩托車的駱林,和坐在後面的嬌媚美女周曼麗,先是一愣,接著興奮的朝屋內大叫著。

接著,屋內的人全部都出來了。

馬松青,還有那五個年輕的小夥子,都是滿臉笑容的看著已經到了近前的駱林和周曼麗。

「哈哈!....馬司令!...好久不見啊!...」

駱林很穩的把笨重的摩托車停了下來,手在周曼麗的屁股上輕拍了下。

周曼麗,扭著小腰下了摩托。

駱林這才支好了摩托車的支架,下了車。

大笑著看著一臉帶著激動的馬青松。走上前去,把住他的結實手臂抓了下。

馬青松也把臂駱林的肩膀。

「好久不見了!首長!....」

「以後,你們都喊我....駱少吧!....進去說!....」

駱林看了下馬青松身後的五個神情激動的年輕小夥子,示意馬青松進去說話。

大家都全部進屋了,大家各自坐下。

這間屋還真是簡陋的可以。幾張鋪在地上的席子,駱林一陣搖頭。看了眼在那泡著茶水的那個猥瑣漢子。轉眼對馬青松笑了下。

「這是周小姐!你們以後都喊嫂子就是!.....」

駱林這話一說,周曼麗的臉上馬上就浮起一層嬌艷的粉紅色,這還是第一次駱林在人前說自己是他的妻子,心裡的甜蜜那就不用說了。

Prev Post
「天羽,這女子是一名七級道靈高手,小心應付。」察覺到美艷少婦的實力,大魔王立即傳音給雲天羽道。
Next Post
整個過程清晰漫長!但他卻什麼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