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蘇寬所說,玄尊道寶是以血脈祭煉的神兵,而彼岸道寶則蘊藏彼岸信物,至於先天道寶竟是用混沌之前的先天之物打造,這樣的神兵根本是用一件少一件,自然可遇不可求。

大致了解后,羅征將目光放在牆壁上方。

當蘇橋呈出這六把劍時,他注意到了兩把劍,一把是騰蛇劍的仿品,另外一把就是此劍。

這把長劍外形看上去並無奇特之處,但劍身中蘊藏的血光,則讓人不寒而慄,隱隱透露出的鋒芒更是時刻想要擇人而噬。

「此劍,不知售價幾何?」羅征又問道。

看羅征提到這把劍,蘇寬臉上隱隱有些哀傷之色。

從血氣上,蘇寬就知道此劍出自於何人之手,他們又壓榨她了,想到她凄慘的樣子,蘇寬就莫名的心痛。

蘇橋的反應則完全不同,他豎起手指說道:「好眼力,此劍名為有雪!是一流玄尊道寶!也是我名劍樓最好的一把劍!雖然此劍沒有彼岸之物,但足以媲美一些彼岸道寶,售價八百萬神晶!」

聽到這價格,羅征也微微有些咂舌。

但他與此劍頗有眼緣,而且仿造的騰蛇劍不足以拿來應敵……只是羅征預留的一千萬神晶,還想買下那片黃紙觀摩一二。

若買下此劍,恐怕就要另尋途徑賺取神晶。

咬了咬牙羅征還是說道:「此劍,我也買下。」

蘇橋眼睛微微一瞪,他沒想過羅征當真會買。

這內閣之中一年也交易不到三五把寶劍,羅征一口氣買下兩把,還是上千萬神晶的交易,他心中自然歡欣至極!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蘇橋興奮的將有雪劍取下來。

羅征也取出了神晶,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就在羅征拿到此劍時,一旁的蘇寬便說道:「能將此劍給我瞧瞧么?」

「蘇寬!這劍已經賣給了客人就不是我蘇家之物!別添亂!」蘇橋呵斥道。

羅征看到蘇寬眼中的哀傷之色,心中微微一動,才將此劍遞給了他。

只見蘇寬將此劍小心翼翼的捧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竟將此劍其懷抱其中,好一會兒才戀戀不捨的還給了羅征。 「難道你想留在沁園過夜嗎?」此話一出,棠瑩便停止掙扎,捂臉偷偷看他道:「可是。。。」

「可是什麼?鍾手裡拿著伴手禮,你又無法施展輕功,你要本王放開你嗎?」

「可是。。。我覺得。。」

棠瑩有些害臊,這個姿勢,弄得兩人就像是街上的情侶一樣親密,而且這姿勢很像入洞房呀,司馬世奇道:

「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難道你還要本王背你嗎,哦~沒想到你這麼居心叵測,想騎本王嗎?」

司馬世奇意味深長的看著她,棠瑩臉上爆紅立馬解釋,這麼淫迷的話出自他之口,反差實在是太大了,她慌亂道:「不是不是,絕對不是,王爺你聽我解釋!」

「夠了,本王不要聽你就是,解釋就是掩飾,你有什麼想法隨便你,接不接受是本王的事。」

說完抱著棠瑩輕功離開沁園,一旁的鐘快要被閃瞎狗眼了,只能默默抱著咯人的梅花枝,心酸想:我懷裡有一不染紅塵的美人,不錯不錯。

田力葯閣,燕隨風拿起案上的草藥對照書籍仔細辨認,自他進入太醫院后,可以瀏覽太醫院所有的醫書,但是他看的醫書越多,越發現和以前在民間看過的醫書之間有衝突甚至錯誤,比如說藍銀草少量食用可有鎮痛的功效,但另一本書說食之會中毒;藥店說兔兒果與山花果是兩種草藥,但山典卻說兔兒果即山花果,燕隨風知道醫治病人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不一樣的病症有時有著差不多的癥狀,但要是診錯了,後果不堪設想,燕隨風放下手中的草藥,揉了揉酸痛的後頸,外面有開始下起紛紛白雪,他伸出手接住些許雪花,拿到鼻子前嗅了嗅,這是他從小就養成的習慣,什氣味都沒有,他看著手中因他體溫融化的雪,道:

「你們從夏到冬,由雲變雨,又從雨變雪,你們是那麼的清楚自己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不用煩惱接下來會遇到什麼,因為你們總是回如期而至,人間紅塵,變化無常,所以人們才會那麼羨慕天上吧。」

自顧自的說完后,他覺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了,雪怎麼會明白自己心中的煩惱,雪紛紛,開始先是如柳絮一般輕飄飄的落,不一會兒如撒鹽一般,紛紛的下,這時院外走過來一名面容清瘦但不幹癟的男子,他懷裡抱著一枝紅梅,他看到燕隨風道:

「燕太醫!」

不想他一張嘴就吃了一嘴的血,連忙閉嘴,走到檐下閉雪,燕隨風看著他的紅梅,此等成色的梅花定是沁園出產的,他道:

「你去了沁園?聽說那裡被曹候爺包場了,沒想到你能進去,真令我對你刮目相看啊沈默。」

沈默吐了吐舌頭道:

「燕太醫,你就別埋汰我了,你交給我的任務我絕對有好好完成,沒有貪玩。」

燕隨風接過他的麻袋子,裡面是一些新鮮的草藥,是他拜託沈默去京郊外幫自己拿的,他向沈默道了謝,沈默嘿嘿一笑道:

「沒事。」

沈默是自己的師傅歐先生派給自己的,表面上說在他能回太醫院之前,保護她的安全,實則是天機樓對他不放心,派人監視,沈默垂眸繼續辨認草藥,沈默一邊說一邊將梅花插入一花瓶中道:

「我回來的時候,一名叫棠瑩的姑娘說要見燕太醫,招待客人的小廝也認得她,但是我跟她說你很忙,她就把這枝梅花給我,說是給燕太醫的禮物。」

燕隨風聽到他說棠瑩來找他,但是又讓她回去了,燕隨風抬頭扶額,道:「以後棠瑩要是來見我,就讓她進來。」

沈默的手停了下來,轉身對燕隨風正經道:

「燕太醫,你調查的事情天機樓會全力支持,但是唯獨棠瑩,唯獨棠瑩你還是不要抱什麼期望比較好。」 豪門閃婚:賀少寵妻上癮 燕隨風疑惑道:「為什麼這麼說?」沈默嘆了一口氣道:「哎,我也只能說到這裡了,只是燕太醫不要將太多的關心放到她身上,她與你終究不是一路人。」燕隨風不言,繼續擺弄手下的草藥。

日子飛快流逝,轉眼就到了新的一年,這是棠瑩在七王府的第一個年,棠瑩是他司馬世奇的貼身丫鬟,自然跟著他一起入皇宮,宴席結束后,司馬世奇拉著她的手爬上城樓,棠瑩緊了緊身上的衣服,登上城樓后,更覺得寒冷刺骨,司馬世奇將身上的披風蓋在她身上,棠瑩感受到從披風傳來的溫度,毛領擋出了刮臉的寒風,她睜開眼睛看到他臉上醉態盡顯,張開雙手對她笑道:「棠瑩你快過來。」

棠瑩被凍的瑟瑟發抖,她顫抖著聲音道:

「王爺這裡是實在是太冷了,我們回去吧。」

司馬世奇負手側身歪頭一臉疑惑的看著她,棠瑩拉住他的袖子道:

「王爺你醉了,我們不要胡鬧了,回去吧。」

但是司馬世奇反拉住她的手,將她拉入懷中,溫熱的酒氣噴洒在她的頸后,棠瑩掙扎道:

「王爺,你真的醉了我們還是快離開吧。」但是司馬世奇緊緊將她抱住,像孩子般撒嬌道:

「不。。。」棠瑩嘖了一聲道:

「你真是風吹多了,腦子都不正常了,王爺你的高冷呢?!」

「本王不屑別人給我貼標籤,你安靜一會。」說完將手附到她眼上,他神秘道:

「等下給你看好東西。」

不一會兒她聽到爆炸的聲音,司馬世奇將手拿下來,棠瑩看到了滿天空的煙花,銀河被覆蓋,取而代之的是四彩斑斕的天空,棠瑩驚嘆:

「好漂亮好壯觀啊。」司馬世奇道:

「在這裡看,沒有任何的建築阻擋,可以看到整個京都的煙火。」

「恩恩。」棠瑩點頭,不一會兒又皺眉道:「王爺你說炮仗在在天空炸裂,天會不會被炸塌了呀。」司馬世奇皺眉:「你這腦瓜在想什麼?」棠瑩吐了吐舌頭,撓頭笑道:

「是我幼稚了,這只是小時候的疑問,看到此景就不自覺地說出來了。」

就在這時,棠瑩感受到唇上的溫熱,棠瑩睜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甚至忘記了推開他,耳邊是煙花爆炸聲,而她的腦袋中所有的思緒都化為了無聲的煙花,司馬世奇道:「天是不會塌的。」

他伸手想觸碰她的臉,但是被棠瑩推開,他一個踉蹌,扶住城牆才免於摔倒,棠瑩面上通紅,捂住嘴, 看蘇寬這等神情,這把「有雪」恐怕頗有來歷。

但這些是蘇家的事,羅征自然不予理會。

收好了這柄長劍,不過等羅征出了名劍樓后,這蘇寬竟然又跟了上來。

「你要一直跟到什麼時候?」羅征皺眉說道。

蘇寬已收起心中的哀傷,忽然說道:「我決定了!」

「決定什麼?」羅征奇怪的問道。

「加入你旗下!」蘇寬正色說道。

「加入我的旗下?」羅征微微一怔,「你不也是一名旗主嗎?」

蘇寬則說道:「將旗幟退掉就可以了,我原本是追隨陳旗主,現在他已升任盟主,我自然也變成了旗主,不過陳盟主馬上就要參加太一衛大考,我算是變成了自由人!」

按照龍城的規矩,旗主的確是能夠放棄的,只是這種情況很少見。

尤其是蘇寬的修為比羅征高一個檔次!

「可放棄旗主,你豈不是無法進入龍城?」雖然羅征旗下也要壯大,但他心中還是有些顧慮。

「這點你就放心吧,我自有辦法進出龍城,」蘇寬笑著說道。

「最後一個問題,你為何要追隨我?」羅征又問。@^^$

蘇寬的臉上顯露出狡黠之色,嘿嘿一笑道:「我只是追隨土豪。」

羅征並沒有拒絕蘇寬的要求,蘇家既然是煉器世家,此人對他的用處也不小,只不過他隱隱覺得蘇寬加入自己旗下,沒他說的那麼簡單,很有可能與他買下的這把劍有關。

出了龍城后,蘇寬果然像他所說那般,去退了自己的旗幟,並在那位老人那裡做了一番登記。

隨後兩人再度前往龍城外的坊市。

這坊市的規模不小,這一次時間充足,羅征也閑逛了一圈。!$*!

雖說這裡比不上龍城,倒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價格也十分低廉,甚至還有用符陣封印起來的隱者神通售賣。

離開坊市后,羅征便尋到了學宮弟子。

月白誠等人面露喜色,圍了上來,羅征則將蘇寬介紹給他們。

聽說一名彼岸境強者加入羅征旗下,學宮弟子們也頗為驚愕,不過羅征旗下越來越壯大,對大家都有好處。

這時月白誠輕輕翻手之下,從自己手中取出了一個小瓶子,笑嘻嘻的對羅征說道:「旗主,你看這是什麼?」

羅征還未仔細查探,一旁的蘇寬瞥了一眼,隨即說道:「這是天淳液嘛,最精純的一種靈液,但並不稀有,在煉製法寶時會用這東西降溫,因為天性純凈,不會帶來任何雜質,也有人拿來釀酒……」

「可這個好像與悟劍靈液有些像,」羅征盯著這靈液說道,只是這天淳液中沒有真意氣息。

「因為悟劍靈液就是用天淳液做的,不過天淳液雖然便宜,可能夠製造悟劍靈液的人就太少了,」蘇寬聳聳肩膀。

月白誠沒理會蘇寬,他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說道:「旗主大人,這天淳液十分便宜,十枚神晶就能買下這麼一大瓶!」

「然後呢?買來釀酒喝?」蘇寬舒展了一下胳膊,漫不經心的說道。

「旗主大人用其製造悟劍靈液,其中的差價利潤恐怕非常豐富,」月白誠拐了蘇寬一眼,繼續說道。

「咳咳咳……」

蘇寬一下子被嗆到了,他甚至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聽錯了。

悟劍靈液之所以稀有,是因為能夠製造的人太少!

整個太一天宮只有十四個人能弄出來,那些都是一念悟道的人物!

而十四人中有人隕落,有人身居高位,絕大部分人根本看不上悟劍靈液這點收入,所以只有一兩人會製造這玩意。

羅征這旗下之人開口就要製造悟劍靈液,蘇寬都被嚇到了。

可羅征的回答,更是讓蘇寬感到匪夷所思。

領主與戰爭 「若真的能打通悟劍靈液的銷路,的確能賺取不少神晶,」羅征接過月白誠手中的瓶子。

天淳液的價格如此低廉,而羅征依靠劍運永恆真意將其化為悟劍靈液並不難,除了以騰蛇劍激發御劍印之外,其他的手段根本無法掏空他的劍運永恆真意……

蘇寬張大了嘴巴,說道:「不會吧,你真能弄出悟劍靈液?」

羅征淡淡的看了蘇寬一眼,伸手蓋住了瓶口,隨著真意氣息呈螺旋狀加入瓶中,瓶中的天淳液也隨之緩緩旋轉起來。

「真意氣旋天然融合了……」蘇寬傻眼了。

天淳液之所以用途廣泛,就是因為它純凈的特點,幾乎不會與任何能量反應,很難改變其特性。

只有契合度完美的道之真意,才能與天淳液融為一體!

倘若道之真意有任何一絲缺憾,天淳液就會變得渾濁,做不出悟劍靈液。

也就是說……

「羅征兄!你能一念悟道?」蘇寬這才豁然開朗。

難怪這傢伙能以這等修為過劍練塔一層房間,難怪他說自己的實力不夠,一念悟道的妖孽幾乎都是變態的存在!

羅征將做好的靈液遞給了蘇寬,「你看看這算不算悟劍靈液?」

蘇寬感受了一下瓶中的真意氣息,臉上的表情之複雜很難形容出來,好一會兒驚嘆道:「原來如此,沒有背景還能這麼土豪,可你這樣的傢伙竟然會呆在龍城!」

羅征聳聳肩膀,「我也很奇怪。」

……

從耳鼠那裡得到的一千五百萬神晶,因為羅征一陣瘋買,差不多就見底了。

若不動用蚩尤族的遺產,羅征的確要陷入拮据之中。

不過月白誠的發現,便解了燃眉之急。

從坊市採購的天淳液灌裝了兩百個小瓶,一瓶精純的悟劍靈液市價兩萬神晶,即使只賣一萬五,甚至一萬神晶,就能賺取兩三百萬神晶,成本更是忽略不計。

當天傍晚,羅征已將悟劍靈液一一制好。

售賣悟劍靈液這件事情,自然不需要羅征親自出手,他委託月白誠等人在坊市交易,通過坊市再流通到劍牆之外。

看著那一瓶瓶擺放好的悟劍靈液,蘇寬也看到的是一堆堆神晶,忍不住偷偷咂舌,他蘇家忙死忙活,靠獻血祭煉一件神器利劍,還不如羅征一晚上賺的多。

這的確很無奈,別說一個蘇家了,整個中神州有數的大家族也難出一名擁有完美契合度之人。

做好了這些后,羅征開始著手衝刺真意之海了。 棠瑩腦中思緒如同漿糊,找不到東南西北:這是哪裡,我是誰,我在幹嘛?見司馬世奇向她走來,她像是逃了一般離開,但是走沒幾步她聽到身後撲通一聲,她回頭一看,司馬世奇不勝酒力倒在地上,棠瑩心中雖然氣惱但是把他扔在那裡也不好,只好過去將他抬起來送回七王府,回到七王府,棠瑩將他安置好,棠瑩見他他躺在床上,面似施朱,一動不動的,玩弄之心燃起,她豎起食指輕輕的戳他的手臂,見他毫無反應,復又戳了戳他的臉,他毫無反應,又扯了扯他的臉皮他都毫無反應,嘿嘿一笑,臉上逐漸邪惡,她將司馬世奇的臉皮又拉又扯,將他的臉擰的變形,棠瑩心想:可算讓我找到機會報復你了,讓你老是拿薪水威脅我,明早你要是覺得臉疼那我就說是你喝醉酒在地上摔的!

棠瑩玩夠了,托腮看著司馬世奇,他的臉被她掐出了些許指印,棠瑩心想:她第一次這麼近距離,仔細看他的臉,長得也還不錯,但為什麼性格那麼不討人喜呢。

劍眉薄唇,筆挺的鼻樑,如箭般的筆尖,就算睡著了也難掩他的冷峻,她心想:睡著了看起來也是壞壞的,你絕對是舒琴小姐話本里的反派。

不一會兒她一手放在床沿,下巴抵在手背上,回想之前城牆上她被司馬世奇親的事情,她輕輕觸碰自己的嘴唇,煩躁:「都說人酒後都會做壞事,王爺你真的做了一件壞事,把我的初吻奪走了,你真討厭!」司馬世奇的眼珠轉了一下,但是棠瑩沒有發覺,她心想:明天王爺他回想起他今晚做的事情嗎?如果他記得自己又該怎麼辦呢,哎呀,煩煩煩!

睡意突然來襲,但是棠瑩不能睡,她要照顧司馬世奇免的他半夜起來暈乎乎的磕著碰著怠慢了他,自己的工錢又沒有了,但是最後還是抵不過如波濤般洶湧的睡意,心想:只睡一會兒,就一會兒。。。。

棠瑩這一會兒直接睡到了天亮,棠瑩覺得自己的臉痒痒的,她睜開眼睛看到司馬世奇的大臉,被嚇了一跳,司馬世奇也沒想到她這麼快就會醒來,棠瑩一屁股摔在地上,但來不及感受疼痛,迅疾的往後爬了幾米,捂住身體的一邊臉質疑道:

Prev Post
整個過程清晰漫長!但他卻什麼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Next Post
在一片山脈之上,飛在最前面的幽冥突然停下了身體,眼神之中突然露出了極度驚恐的表情,而且身體竟然瑟瑟發抖了起來,一副很不淡定的樣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