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純鈞更是極少收門徒。

他既然開口了,說明東方純鈞的確是非常看好羅征,當真起了惜才之心。

含青帝微微一笑,「純鈞大聖肯收他為門徒,乃是他三生修來的福氣,等到他離開了時間海禁地知道這個消息,怕是高興壞了!」

其他的聖人們聽罷,包括含九姨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證神武者修為就能連勝三十多場次,還擊敗了排名第一的牧家牧凝,可以說匿名者在下位真神中已是無敵的存在,這樣的苗子誰不願意收為門徒?

可以說那小子站在這裡開口,任何一位聖人都不會拒絕收下他。

這含青帝為了討好東方純鈞真的是什麼臉面都不要了……

含九姨淡淡的瞥了含青帝,心中也是微微嘆息,含青帝也是讓她曾敬仰的人物,曾經那位不可一世的含家青帝,如今卻向其他聖人奴顏婢膝!

東方純鈞的確是厲害,他主導的豪門聯盟在眾聖堂中也佔據了絕對優勢,但時間海上並不是只有東方家和豪門聯盟,玄月家族與劍族未必就怕了他。

「不過……我倒是擔心,東方陽一怒之下錯手殺了這孩子,」東方純鈞凝視著遠方說道,他倒是沒有絲毫作偽姿態,是真的想收羅征為門徒。

他心中對羅征的實力也有了一個估測,現階段的羅征或許能擊敗尋常中位真神,可東方陽乃中位真神中的頂尖人物,就算中了殺神道的「破血荒咬」,若東方陽真的認真起來,羅征未必就是東方陽的對手。

「我且傳音給東方寧,讓他控制一下局面,小傢伙們之間不要打的太厲害,」東方純鈞淡淡說道。

在聖人們眼中,真神們的戰鬥的確如同小孩子打架一般……

峽谷之中,那座女神像依舊仰望著天空,峽谷中的氛圍卻十分凝重。

「真是有意思,」東方陽盯了羅征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沒想到你就是那位參加越級戰的匿名者,創紀錄的三十三連勝,哈哈哈哈!我妹妹那天邀請你加入我東方家,被你生硬的拒絕了,她可是發了好大一通脾氣,差點將她的宮殿都弄毀了……」

東方雲珠看上去柔弱可人,實則相當的好強,她被羅征如此生硬拒絕心中自然有火,離開眾神競技場后在東方家的確是好一陣鬧騰。

「天賦的確是不錯,可惜眼睛太瞎,」東方陽搖搖頭,「既然如此,我就幫雲珠出一口惡氣吧,你這樣的天才就讓我東方陽來剪除!」

說罷,他身上的土黃色的道蘊一層一層擴散出來。

特別是他的雙腿之上,濃郁的厚土神道的道蘊將他和大地化為了一個整體,彷彿他原本就是大地的一部分,無法將其從中分割出來。

同時他的手中已多了一把黑色大斧。

不遠處的羅征雙目也悄然眯了起來,這一戰既然無法避免,他也不會有退縮的打算。

既然匿名者的身份暴露,他就不需要隱瞞什麼了,只見他體內湧現出一絲淡淡的紫色霧氣,那正是紫氣神道的道蘊,隨後雙手攤開,一縷縷無形的力量擴散出來,這些無形的力量緩緩凝聚,很快就化出了四把無形長劍……

佛皇劍,天牙劍,長藤劍,重陽劍!

「傳聞是真的!」

「戮神四劍……」

「關鍵是這四劍是以力量溯形召出來的啊,他憑什麼能做到!」

羅征運用紫氣神道化四把虛劍的事,倒是已經傳開了。

不過大多數真神相信羅征的確懂得運用戮神劍陣,但很少有人相信羅征可以運用四把虛劍。

這是含九姨才能做到的。

或者說只有亞聖和真聖才有資格運用,做到這一點,必須要擁有跨世神通,才能將體內世界的九星之力抽出體外。

證神武者不可能做到……

下位真神也不可能做到。

就算大圓滿同樣做不到。

可眼前這貨真價實的一幕展現在眾人眼中,不由他們不信!

「東方寧,你弟弟未必能贏,而且這些毒狼蠍被清掉后,下一波攻擊也會到來,此地不適合他們交手吧?」戰鳴無奈的說道。

東方寧是一副看戲的表情,聽到戰鳴的話嘿嘿一笑「好說!」,隨即身形驟然朝著另外一邊飛舞而去,在他下方還有數位真神在清理餘下的毒狼蠍。

「都給我住手!」東方寧淡淡說道。

那些真神看到東方寧,以為他要將剩下的毒狼蠍佔為己有,於是紛紛住手。

他們可不願意和上位真神爭搶,尤其是東方家的上位真神……

將這些真神趕走後,東方寧並沒有擊殺那些零零散散的毒狼蠍,而是朝著那些毒狼蠍輕輕吹了一口氣,一股極寒的氣息吹拂出去,頓時將那些毒狼蠍給冰封了。

這些毒狼蠍並沒有死,僅僅只是被封凍而已。

按照女神像峽谷中的規則,只有在清理掉最後一隻毒狼蠍后,才會有下一波凶物來襲。

只要不將這些被凍結的毒狼蠍擊殺,就不會出現下一波凶物了。

戰鳴看到這一幕,也只是流露出不滿之色,這種手段一般是應對峽谷中最後幾波凶物的進攻,因為最後幾波凶物會越來越厲害,越來越強大,眾神也越來越疲憊,大家就會想辦法凍結一兩隻凶物,迎來寶貴的休息時間。

可現在東方寧運用這種手段,僅僅只是為了他弟弟與羅天行交戰,這種舉動未免太自私。

蜜婚甜妻 羅徵召出了四劍后,沒有任何猶豫,身形如風一般朝著東方陽衝去。

東方陽中了「破血荒咬」,自然不會做出任何移動,他穩如泰山一般站在原地,扛著那柄黑色大斧,眼見羅征急沖而來,他則輕喝一聲,「來得好!」

隨後他雙手猛掄之下,那把黑色大斧也化為一圈圈黑影,在他的手中瘋狂的盤旋起來。

這大斧如山一般沉重,在東方陽手中竟是輕若無物!

沉重的大斧高速轉動之下,隱隱也有將周圍空間撕裂的跡象!

美女總裁俏媳婦 「東方陽在借用大地的力量……」

「厚土神道的特性就是擁有極恐怖的力量,而且與大地融為一體后,更是能依託於大地化解對手的攻擊!」

「他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其他人看到東方陽施展出全力后,也是暗暗心驚,難怪東方陽以中位真神的修為就能連敗七名上位真神!

「力量很強么?」

羅征迅速靠近之下,眼中的戰意也越來越強烈。

「佛皇劍,給我鎮殺他!」

身前的佛皇劍已狠狠地朝著東方陽轟去!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佛皇劍的速度極快,這般斬殺而來,直取東方陽的頭顱。

但東方陽手中的黑色大斧瘋狂舞動之下,猶如扛著一堵密不透風的牆!

很快,無形的佛皇劍就與黑色大斧撞擊在了一起!

「砰!」

伴隨著一道略顯沉默的響聲,東方陽手中的黑色大斧也穩穩地擋在了他跟前,沉重的大斧還在微微震顫著,而羅征的佛皇劍則已潰散。

「你還不夠格,」東方陽嗤笑道。

羅征的表情無比平靜,原本潰散的佛皇劍竟在潰散處徑自凝聚而起!

娛樂圈奇葩攻略 佛皇劍潰散的地方,距離東方陽僅僅只有兩尺距離,這凝聚之下這把佛皇劍更加凝實,更加更厚!當頭就朝著東方陽劈去,速度之快讓東方陽根本來不及防禦。

這也是「虛劍」的厲害之處,可以劍體自如。

現在羅征祭出的這四劍,投入其中的力量本源僅僅只佔據了神台九星中的極少一部分,不過羅征可以隨心所欲的調整。

方才羅征已看出那黑色大斧的厲害,沒有與東方陽硬碰硬,那柄佛皇劍被東方陽一擊而潰,但在東方陽放鬆之下,羅征陡然之間釋放出五成力量本源,這一瞬間所化出的佛皇劍威力頓時倍增,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遠超此前。

東方陽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威勢,眼睛微微一眯,嘴角甚至還浮出了一絲笑意,旋即佛皇劍就朝他當頭斬來!

「咯……」

無形的佛皇劍斬在他脖子上,發出一聲悶響。

倘若換了其他真神,此刻已是人頭落地,但東方陽的體表浮現出的土黃色光芒一閃而過,硬生生將佛皇劍這一斬給擋了下來。

與此同時,東方陽腳下的地面上出現了一道裂紋。

東方陽運用厚土神道,將羅征佛皇劍的一斬之力轉移到了地上。

地面上的裂紋不斷地擴散之下,就朝著羅征迅速蔓延過來,當裂紋擴散到羅征腳下的時候,一道無形的力量猛然竄出,朝羅征激射而來!

這股力量正是佛皇劍斬殺的力量,被東方陽吸收后竟是順著地面傳導而來,盡數返還給了羅征!

羅征的反應不可謂不快,他身側的重陽劍已重重的壓下。

重陽劍已「護」為主,最為厚重,這一壓之下傳來「咚」的一聲脆響,便將那股無形的力量所化解。

羅征的眉頭則微微的皺了起來……

這厚土神道與他在寰宇中掌握的力量轉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羅征當初繼承了整個寰宇的意志,可以將力量轉移到整個寰宇之中,但東方陽似乎只能轉移到大地中,甚至將自身所受到的攻擊以大地傳導過來。

「含九姨的虛劍果然名不虛傳,你可以繼續,」東方陽笑道。

羅征輕哼一聲,手指連彈,佛皇劍,天牙劍和長藤劍頓時輪番上陣,三劍圍繞著發東方陽不斷地斬殺。

這東方陽的確能將自身承受的攻擊轉移到大地中,但終究是有一個極限的,只要超過這個極限,保護他的那一層土黃色道蘊終究會潰散!

我獨仙行 「刷刷刷……」

三把虛劍圍繞著東方陽不斷地舞動,如同草原上的群狼一般,只要找准了機會,就在東方陽身上咬上一口。

東方陽一開始還運用那黑色大斧抵禦一下,但羅征的虛劍神出鬼沒,他就算將其擊潰后,虛劍會短時間內再度成形,狠狠地斬在他身上,於是東方陽索性放棄了抵抗,將自身所受的攻擊不斷地轉移出去。

「轟隆隆……」

東方陽腳下的地面不斷地而出現裂紋,這些裂紋都是羅征自身攻擊所造成,東方陽已盡數返還給羅征!

羅征一邊操控著三把長劍瘋狂的斬殺東方陽,同時自身也圍繞著東方陽橫向游弋,不斷地避開那些裂縫,兩人的交鋒一時間陷入了僵局。

但相比之下東方陽則輕鬆許多,因為他只需要站著不動,不斷將斬殺他的力量還給羅征即可,他倒是想看看羅征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羅征同樣也是不慌不忙……

既然已經暴露了自己匿名者的身份,除了斬情神道之外,他也不用藏匿自己其他的神通。

這厚土神道羅征本身也有納入無量尺,但尋常的厚土神道中的神通,只能夠藉助大地的力量,像東方陽這樣將力量轉移而去,必定是東方家的道外神通了。

羅征曾經掌握過「力量轉移」這一神通,也知道這神通的確相當強大,趁著這個機會,羅征的雙目中悄然閃爍出兩個小小的金輪,開始不斷地解析東方陽體表逸散出的道蘊!

「這道外神通的確巧妙至極!」

很快,羅征就讀懂了這一道外神通的原理。

「不過還是無法與寰宇中的力量轉移相比……東方陽只能將力量轉移到方圓百丈的大地之中,我剛剛掌握這一神通,範圍更小,大約只有兩三丈的範圍。」

等到羅征完全了解這道外神通后,東方陽周圍的裂縫也越來越多。

他腳下的土地如同被犁過一遍,越來越鬆軟,已盡數化為了一片碎土。

「差不多了!」

羅征微微一笑,猛然揮手之下,長藤劍和天牙劍已猛然朝著土層中鑽進去。

看到羅征露出的笑容,東方陽也是微微一愣,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

頃刻之間,東方陽周圍一尺範圍中忽然出現了一道圓形的裂縫,隨後東方陽就感覺到腳下一陣震動,他腳下一大塊土地猛然抬升而起!

「你的神通的確厲害,只要與大地相連,可以說是立於不敗之地,可惜你身中破血荒咬無法隨便走動,只要切斷你和大地之間的聯繫……那就非常好玩了!」

羅征右手高高舉起,同時淡淡的說道。

在東方陽踩著的那塊土地下方,長藤劍化出無數藤蔓,將整塊土地架了起來,同時一部分藤蔓穿過土地,牢牢地纏繞在東方陽的雙腿上,就這樣將東方陽舉到了空中……

因為東方陽從下自上,同樣也發生了位移,他脖子上被破血荒咬造成的傷口又開始緩緩滲出血液。

說完之後……

羅征的右手輕輕一揮。

隨即長藤劍就架著東方陽在峽谷的半空中飛速盤旋,同時伴隨著一連串狂飆的鮮血,如暴雨一般灑落下來。 東方陽此前吞吃了一枚碧血金丹,這枚金丹的藥力相當強大。

別說中位真神了,就算是大圓滿的血氣有了虧空,也能迅速的補滿。

那顆碧血金丹現在他體內源源不斷的發揮著藥力,補充著血氣之力,讓他的血氣時刻保持著旺盛。

於是峽谷中的眾人就看到了十分驚人的一幕……

東方陽被托在了半空中,左搖右擺,不斷地飄舞,鮮血則源源不斷的逸散出來,如同鮮紅色的墨水一般在峽谷中肆意揮灑,不少真神還紛紛躲避。

「東方陽流了好多血……」

「他體內的血都快流幹了吧?」

「不一定,他剛剛吃了補充血氣的金丹,如果不是那顆金丹,現在怕是已變成一尊乾屍了。」

這一幕也是讓不少人目瞪口呆。

牧凝雙手背在身後,圓溜溜的眼睛望著羅征,也是相當無語,那雙銳氣十足的臉上又隱隱流露出一絲笑意。

她雖然主修殺神道,可也沒想過「破血荒咬」能這麼用,破血荒咬的確是不一門不錯的神通,但一般只是用來限制對手逃跑,現在這匿名者完全就依靠破血荒咬,打算放干東方陽的血。

雖說碧血金丹源源不斷的補充血氣,但從東方陽傷口中流出的血液更多,消耗的更快。

Prev Post
吳安猜測不假,果然是宗內有人到了性命關頭,又問道:「你們宗主還好么?」
Next Post
「嗯,克蘇魯……這兇殘暴虐的舊日支配者自拉萊耶的夢境之中蘇醒,它偷襲了在時光侵蝕下漸漸老邁的地上之神。」黃衣的少女挑了挑眉,「然後……如你們所見,迦南成了現在這幅模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