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要襲殺自己的人,江寂塵自不會有絲毫客氣,直接擊殺。

他手中握住霸天之劍,橫掃而出。

這些襲殺確實不弱,但於江寂塵而言,算不得什麼,顯得很弱。

噗,噗,噗!

這幾乎是沒有任何懸念的一場戰鬥,江寂塵抬手之間,滅盡來襲者。

「我一出來,便可知我行蹤,讓死士在此伏殺於我。」

「混亂星域中,能夠如此的遺算無漏者,看來,除了那個玄機公子,便無他人了。」

「不過,派這麼弱小的襲殺者來偷襲於我,想來,他是想先給我一個警告吧。」

蒼狼在一邊聽著江寂塵的話,暗感吃驚,想不到,江寂塵單從一場襲殺,便可以推算到如此之多,如此智慧太讓人震驚了。

「老大,那我們接下來怎麼做?」

蒼狼滿臉擔憂之色的問道。

畢竟,玄機公子太過可怕了,被他算計,只怕要處處受制。

江寂塵淡然一笑道:「該幹什麼就幹什麼,不必理會他。」

「玄機公子的算計之道,在我眼中,不過垃圾。」

「無論他如何算計,我皆一力破之。」

江寂塵狂然地開口道。

然後,等煉魂幡收拾完戰場之後,便繼續前進,前往星域拍賣會。

剛剛,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與此同時,某一處修鍊密室之中,玄機公子看著虛空畫面的景像,正是江寂塵剛剛屠殺襲殺者和說話的畫面。

「該死,江寂塵,你竟然敢說我的算計之道是垃圾,好,我就讓你死在我的算計之道下。」

玄機公子揮碎光幕,顯得怒不可遏。

顯然,他知道,江寂塵剛才的話,是故意對他說的。

對方,直接挑畔他,對他輕視之極。

穿書後我成了偏執王爺的黑月光 對於玄機公子來說,這是他無法接受的,要知道,他在混亂星域之中,是何等高高在上的存在?

連飛影、無劍、殞月三人,都要賣他面子。

然而,現在卻是接二連三的被一個新進之人羞辱。

「哼,現在,不過是剛剛開始,江寂塵,我們走著瞧。」

玄機公子怒然叫道。

江寂塵並不知道,自己的幾句話,便已讓玄機公子暴跳如雷了。

他現在與蒼狼、小灰、韓青已出現在星域拍賣會上。

星域拍賣會,非常巨大,熱鬧非凡。

一層拍賣場,沒有限制,任何人都可以進去。

但是,在一層拍賣場中,拍賣下來的物品,必須一手交貨一手交錢。

唯有二層以上的貴賓區,才可以先拍賣,最後再統一付錢。

那裡,自然都是要經過評估,擁有相應的財力,才能擁有這些特權的。

比如會員卡額度,便決定著你可以享受的特權。

江寂塵來此,只想拍賣天心蓮和影仙草,所以,並不打算麻煩的去辦會員卡。

直接進入了一層拍賣場中。

一層拍賣場非常巨大,所以,人數雖多,但並不擁擠,都有座位。

江寂塵、小灰、韓青、蒼狼隨意找了一處地方坐下,看著拍賣會進行。

星域拍賣會,是混亂星域最大的拍賣會,基本上,一切應有盡有,所以拍賣之物,皆是不凡。

江寂塵、蒼狼、小灰、韓青來的時候,星域拍賣會已經進行到了下半場。

同時,下半場拍賣的物品,價格也越來越驚人。

一層拍賣場中,能夠跟著報價的人,變得非常少。

上半場拍賣,大多數都是一層拍賣場的人報價,那實是,上半場拍賣的物品,二層及以上的賓客看不上。

但下半場拍賣會,便大多數是二層及以上的賓客在報價了,而這時候拍賣的物品太昂貴,一層拍賣場中,沒有幾人可以拍賣得起。

於是,隨著拍賣會進行下去,一層拍賣場徹底沉寂下來,再也無人報價,都是二層及以上的賓客在報價。

一層拍賣場的仙人,大多都是底層散修,沒有勢力背景,修行艱辛,現在他們徹底淪為了看客,只能羨慕地看著。

江寂塵也身在其中,淡然地看著。

可惜,到目前為止,還沒能看到天心蓮和仙影草。

至於拍賣的那些寶物,也沒有他看上眼的。

「現在,將要拍賣的是一枚混亂虛空的安全之地傳送玉。」

「若能擁有此傳送玉,便可以進入混亂虛空進行探險,尋找機緣。」

「起步價,一萬七品仙玉!」

台上,拍賣師大聲報價道。

而仙玉,是比仙靈石還要高級的存在。

一顆同級仙玉,相當於百枚同級仙靈石。

所以,一萬七仙玉,那已相當於百萬七品仙靈石了。

而江寂塵看著拍賣台上的那一塊神秘傳送玉,雙眼一亮。

他正要進入混亂虛空,尋找命途花,這一枚混亂虛空的傳送玉,正是他所需要的。

所以,這一塊傳送玉,他是志在必得的。

不過,他並不急著報價,因為,這樣一塊傳送玉,必然會有很多人爭奪。

「一萬一七品仙玉!」

「一萬二七品仙玉!」

…….

很快,這一塊傳送玉提升到了兩萬七品仙玉。

這對於任何一名修仙者來說,都已是非常驚人的價格了。

所以,報價的漸漸少了起來,最後,只有拍賣場三層包間的幾個人在喊價。

當這一塊傳送玉價格提升到兩萬五千仙玉的時候,便只有兩人在爭奪了。

「風知意,你非要與我爭到底么?」

這時候,從三層的一個包間中,傳來一道冰冷威嚴的聲音。

「柳鳴,這塊傳送玉我志在必得,是你非要與我爭。」

三層的另一個道包間中,傳出另一道聲音。

此時,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全場震撼。

「竟然是飛影、無劍、殞月三人之下的十大青年高手之二,風知意和柳鳴!」

「他們竟然也來了,這一次拍賣會,恐怕會競爭得非常激烈。」

「十大青年高手,不僅修為驚人的強大,背後勢力和財力,更是顯赫無比。」

「最終,不知這塊傳送玉,會屬於誰?」

「不過,現在除了兩人,只怕無人敢能與他們爭了。」

眾仙驚呼出聲,紛紛議論。 臨近十一月,這幾天的天氣一直都是陰雨連綿的。

季知意和木槿拿著律所開具的介紹信跑了市裡的好幾家工商局,調取了當事人名下所有企業的內檔。

其實去工商局調取檔案這件事,說白了就是個跑腿的活兒,由此,季知意和木槿嚴重懷疑莫景衍其實就是在報復她們兩個。

在一起的條件 至於報復的原因……

她們仔細地推算了一下,最後得出了一個很有可能的可能。

那就是……因為她們這幾天老是和紀辭開黑打遊戲,以至於莫某人被冷落了。

某人被冷落了,就不爽了,一不爽就愛干這種沒氣度的事。

季知意和木槿是幾乎一路吐槽來到工商局的。

現在正是北方的十一月,恰巧這幾天又趕上了下雨,天公實在是不作美。

經歷一路上的「凄風苦雨」,季知意和木槿早就已經對莫景衍大爆粗口了。

她們怎麼會攤上這麼個上司?

早上還給她們帶早餐,可誰知……

兩人的衣服在風裡來雨里去中也已經成功報廢了,裙擺上沾滿了泥水,鞋子也泥濘不堪。

只是很可惜,就算季知意和木槿風裡來雨里去地調取檔案,但這對案件也沒有什麼用。

像當事人這種事業有成的成功人士,心機和手段都是高明得很,怎麼可能會留下尾大不掉的把柄任他們查?因此她們調取的工商檔案裡面根本就查不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之後,兩人再次走出工商局時又悲催地發現,進去時還是細細碎碎的小雨,出來時已經變成了傾盆大雨了。

季知意和木槿回到律所時,已經是下午的事情了,原本還算順暢的交通因為下雨的緣故,堵得很厲害,她們也就比原來預計的時間晚了一點。

兩人一道進入了辦公室,季知意打算去茶水間泡杯奶茶暖暖身體。

「知意,記得順便給我也泡一杯啊。」

木槿還有工作沒有做完,眼看著就要下班了,而她又不想加班,所以連去茶水間的時間都給省下來了。

「好。」季知意當即拿起兩人杯子朝著茶水間走去,在途徑莫景衍辦公室門口的時候,偶然一瞥,看到了一個讓她有些意想不到的人――江時初!

這位大少爺怎麼會在這?

「知意!」

想起他們之前幾次令她頭疼不已的交談,季知意下意識地就想當做沒看見,剛想掉頭走人,後面就響起了江時初的聲音。

「好巧,你怎麼來這了?」

季知意好巧不巧地和他打了照面,想轉身離開已經是來不及了,於是只能硬著頭皮和他打了聲招呼。

「無聊,就順便來這裡逛一圈,怎麼?在這裡還適應嗎?」

季知意也沒想到江時初會問自己這種問題,她先是一怔,然後又點點頭,「嗯,這裡很好。」這是實話。

「適應就好,看來我和老莫算是不負所托了。」江時初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這顯然是話裡有話。

「什麼不負所托?」季知意不解地望著他,不太明白他這話里的含義。

江時初只是神秘一笑,然後出聲道:「在這裡聊好像不太方便,我們出去找個地方坐坐吧。」

季知意定定望著面前的江時初,然後出聲詢問道:「你要和我說的事很急嗎?我現在還沒下班。」

江時初先是一笑,確定四下無人後,他才把視線又重新移到季知意身上,悠悠說道:「這是關於老大的事,我覺得很重要,你覺得要不要緊?」

廢材王妃 江時初的話讓季知意有些錯愕。

顧南楓的事?

他發生什麼事了?

「那你等我一下。」

腦子還沒來得及反應,動作就已經先一步做出反應,季知意剛一說完,就跑進莫景衍辦公室請假去了。

律所對面的星巴克。

季知意和江時初面對面坐著,現在正值上班時間,店裡沒怎麼有客人,周圍的環境都很靜謐,很適合聊私人事情。

「說吧,顧南楓有什麼事?」語氣里有她自己察覺不到的關心。

「兩天後就是老大生日了,你知道嗎?」

「顧南楓生日?」兩天後?

怎麼最近都沒聽他提起過?

「看來你是不知道了。」

「你為什麼突然和我說這個?」 妹妹,再讓我愛一次 季知意望著江時初,有些困惑地出聲道。

Prev Post
不過,開始的時間,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
Next Post
……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