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聖城」中死一般的寂靜。

……

因為葉某人頭腦的反應能力太弱,比正常人要慢很多。

如果信息量很大,他會理解更久才會弄明白所以然。

……

「卧槽!」

良久,一聲驚顫九天的怒罵在「聖城」中響起!

這一聲之後,是長久的寂靜。

看著石碑上的幾行字,葉塵欲哭無淚,欲罵無聲……

他媽的還有一角這樣的評定?

難道最差不是一星嗎?

如果愛下去 而且這一角的評定竟然給了老子?

老子可是眾神傳人!堂堂遠古天宮現任繼承者!

盤古大殿沒看到嗎?

轅軒劍沒看到嗎?

十二品金蓮沒看到嗎?

萬里河山圖沒看到嗎?

老子身體裡邊全是至寶!

這片天地最最頂級的至寶!

在神當中都是無與倫比的至寶!

盤古大殿都讓老子當博物館了!

沒看到嗎?

……

竟然給老子一個「一角」的評價?!

真他娘的瞎了你的狗眼啊!

饒是以葉塵的涵養,此時也不由得要跳腳!

這實在是讓他無法接受。

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

說好的十顆星呢?

就算不是十顆星,九顆總行吧?

就算最差最差,一顆總可以的吧?

一角……

葉塵捂著自己的嘴努力不讓自己一口老血噴出來。

抓狂的撓了半天「聖城」的個人石碑,最終無力的趴倒在了地上。

他真想拿出軒轅劍,轟爛了這塊破石碑!

這回可真的不高調了,自己還擔心個屁?

剛剛還在擔心人怕出名豬怕壯……

呵呵呵……

壯個屁啊!

這回能直接低調的淹沒在人海永世不得超生了!

難道就是因為自己是個一點修為也沒有,一點身體也沒鍛煉的普通凡人?

真是狗眼看人低!

老子以前也是個大大大天才的好嗎?!

只是出了點意外!意外懂嗎?

連意外都檢測不出來,還他娘的好意思說是神留下的!

別給我們神丟臉了好嗎!

……

葉塵在這剛剛進入「聖城」的時候,就無恥的罵了這個傳承無數年,造福全世界的古老精神世界。

就是因為那無敵的初始評測……

一角。

五角星嘿……還一角嘞。

造了半天,

最終無奈的葉塵也只能任命,自嘲笑笑。

伸手再次摸向石碑。

既然來都來了,那就打一場唄。

反正被虐了也不會死,更不會懷孕。

一角嘛,咋著輸對方也不賺,自己也虧不了多少。

一旦贏了,那就大賺了!

還懷著一點憤憤不平,葉塵自己嘟囔著,念念自語。

選擇需要戰鬥的階位,

三階。

既然來到這裡,每一場戰鬥就要有所收穫,打著玩就沒什麼意思了。

有挑戰性的場次,即使是輸了,所獲得的體悟也是絕對不同的。

他來這裡,不就是為了戰鬥的嗎?

大不了就去野區打怪獸唄,還有什麼是比一角更糟糕的嗎?打怪獸也是歷練啊。

「唰」的一聲,葉塵離開了原來的位置,進入了一個空曠的空間。

雖然也是什麼都沒有,但是這次至少可以看到邊緣,是一個有限的空間。

而不是剛剛那般一片虛無,無邊無際,什麼都看不到。

接下來就是等待對手……

恐怕現在這「聖城」剛剛開啟,並沒有太多人進入。應該得多等一會兒才是了。

葉塵望著前面的空地,表面看上去很平靜……

只是他的拳頭,卻在不斷握緊再鬆開。

心中一股莫名的邪火,不發出來難受!

一角一角一角…….

這兩個字不斷沖刷著葉塵的耐性。讓他隨時都要爆發!

戰鬥戰鬥戰鬥!

葉塵的內心在激烈的吶喊著。

他渴望下一秒就匹配到對手!

……

盤古神殿,小妖王淡定的笑笑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坐在了石凳子上。

「嗯,一角,這孩子心還是挺大的,還沒瘋了」

神龍寶寶也是煞有其事的盤坐在另一個石凳子上,點了點頭:

「沒有給我輩中人丟臉,這也算是對他的一種歷練吧」

……

只是,誰又知道這倆貨……

當看到那一角的評價時,

一個笑的直接在樹杈上掉了下來,摔了個嘴啃泥。

一個更是飛著飛著直挺挺的撞上了盤古神殿的牆。撞的暈了半天沒清醒過來。

結果就這樣,倆人還是直接坐地上很沒形象的大笑了半天。

實在是這個初始星級評定……太他么搞笑了!

那個悶騷的傢伙,這回得好幾天緩不過勁來!這真他么太給力了! 這次是真的等了好久。

也可能是這個時間點不太好。

總之那火熱的情緒,葉塵自己都能感覺得到,正在一點一點熄滅。

最後化為了滿臉頹然。

當葉塵半死不活的斜躺在那兒繼續等候的時候。

終於,空氣氤氳,一道人影緩緩出現。

剛想吐槽聖地石碑兩句,可是看到那人影只朦朦朧朧的出現了一半。他就立刻閉上了嘴。

這還有女的?

而且這身材……

也幸好他葉塵是個正人君子,要不這可是要惹人犯罪的!

實在是「成熟」的太好了!

葉塵狠狠咽了口唾沫。閉著眼搖了搖頭。

他努力的讓自己注意措辭。不去想一些容易引發犯罪的辭彙。

好好平靜了一會兒,他才敢再次睜開眼睛。

而此時,那邊的女人已經在饒有興緻的打量著葉塵了。

這女人大概比葉塵大個幾歲,但是明顯還沒到東仙南笙那幾個女人那個年紀。

大概也就是二十一二歲的樣子。

不過論起那種成熟的氣質,她卻甚至要比那東仙更顯突出。當然啦,南笙那種只是年齡大卻很幼稚的更沒法比了。

當然這裡所謂的成熟,並不是僅僅指身體發育方面。

關鍵是那種智慧,還有眼底的沉穩。

甚至某種說不清楚的滄桑,都讓人忍不住沉淪。

成熟的是氣質。而不是年齡。

「小弟弟你好,我叫秦曦。」

那位美女見葉塵也看過來,笑著主動打了個招呼。

葉塵瞪了瞪眼。

這……這還帶說名字的?

這讓他著實有點蒙。

什麼時候這個社會這麼坦誠了?

在聖城中可以這樣隨意報出自己的名字嗎?

為什麼要在進入之前設定一個代號啊?不就是為了隱瞞自己的真實身份嗎?

這位大姐如此彪悍?

「我……我姓葉。」

葉塵支支吾吾的,最後也沒真的把自己名字說了。

他這種人就是這樣,又不好意思不說,又不敢真說。

Prev Post
面對要襲殺自己的人,江寂塵自不會有絲毫客氣,直接擊殺。
Next Post
「汪…!」只有半邊身子的狗狂吠,脖子上套著的鐵鏈嘩嘩作響,就像是死神手中索命的奪命鎖一般,散發著漆黑色的光芒。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