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只有半邊身子的狗狂吠,脖子上套著的鐵鏈嘩嘩作響,就像是死神手中索命的奪命鎖一般,散發著漆黑色的光芒。

「大膽妖孽,找死!」銀魂一聲大喝,血浪都被震散了一大片,天地間,一座寶塔突然之間出現,金光萬道,落在了那一人一狗身上。

「啊….!」凄厲的慘叫,血浪翻湧,氣息狂卷。

那條狗,也在掙扎,騰起萬丈血光。

只是,有什麼用呢?

這是白斬天祭煉過的兵器,威力無窮,只要至尊境以下,但凡是魔,都能鎮壓!

血海不見了,眾人又回到了房間中,似乎從來也沒有移動過,整個過程,不到三秒!

「我在做夢嗎?」姐妹兩人如在夢幻,惡鬼太可怕了,可那座寶塔,似乎更加厲害,鎮壓了那惡鬼。

而那座寶塔,似乎是從眼前這位老人家手中飛出去的。

洛恬靜雙眼放光:「老頭,沒想到你還有這麼厲害的兵器啊?給我瞧瞧?」

她真的很心動,剛才那光芒萬丈的場面,雖然只有短短的瞬間,但深入她的心啊,如果她也有這麼厲害的兵器,是不是可以更上一層樓?

「瞧什麼瞧?你不聽話就把你關進去。」銀魂沒好氣的說道。

這是白斬天送給他的寶物,怎麼能隨便讓人瞧?天地之間只有這麼一件,比炎黃國那寶庫中所有的兵器都要厲害。

「小氣。」洛恬靜嘟著嘴巴,一臉的不爽。

「這就是奪命快遞嗎?果然厲害!」銀魂有些感嘆。

剛才那種幻境,雖然不能傷害自己,但也不容小覷,大意不得。

很顯然,背後的布局者一定很不簡單,是一個可怕的人物,只是不知道他為何要這麼做?

「再厲害又怎麼樣?有你出馬,我相信你能搞定。」白斬天笑道。

「呵呵,我會儘力的。」銀魂說道。

隨即,銀魂又問道:「白先生不打算親自出手嗎?」

奪命快遞背後的布局者很不簡單,說實話,銀魂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如果白斬天能夠親自出手,當然不會有什麼問題。

這個世上,銀魂實在是想不出來有什麼人是白斬天的對手。

「切,就他,遇到真正的惡鬼,還不被嚇死才怪!」洛恬靜不屑的說道。

白斬天沒有理會她,對銀魂說道:「我現在只是一名快遞員,只負責送快遞,其他事情嘛,隨緣吧。」

「那好,我馬上就去辦。」銀魂點點頭。

「恩,去吧,記住,安全第一,萬一遇到強敵,給我打電話。」白斬天說道。

「我記住了。」銀魂臉上閃過喜色,有白斬天這句話他就放心了。

白斬天看了洛恬靜一眼,沉吟了一下,說道:「你叫洛恬靜是吧?你就留下來,負責保護輕瞳和輕舞,如果出了什麼差錯,看我怎麼收拾你。」

「姓白的,你…!」

「閉嘴,你師父沒教過你要尊重人嗎?」白斬天一聲冷哼,呵斥道。

「你敢罵我師父,看我不好好教訓你。」洛恬靜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張牙舞爪,就沖著白斬天撲了過來。

房間里就像是颳起了一陣狂風一般,所有的東西都漂浮起來,就連張輕瞳姐妹兩人也站立不穩了,要倒下。

發狂了的洛恬靜可不管那麼多,心裡只想著要教訓白斬天。

「住手!」銀魂大吃一驚,急忙呵斥,封魔塔在手中浮現,就想出手。

「銀魂,無妨,我倒要看看這丫頭有幾分本事,敢這麼囂張!」

這小丫頭,太過分了,簡直罔顧人命,這要是換做一個普通人,怎麼受得了?還不被她一掌給打死?

洛恬靜的身子撲了過來,快如閃電,雙手伸出,直奔白斬天的胸膛。

光芒籠罩了洛恬靜的雙手,氣勢非凡。

白斬天的眼神冷冽了起來,這要是打在普通人身上,不死也得脫層皮。

「看來不給你一點教訓,你還不知道哥的厲害!」

白斬天伸出一隻手,輕輕向前一拍,一隻金色的手掌憑空而現,直接拍飛了洛恬靜,讓她嵌在牆上去了。 鋼筋水泥的牆體,瓷磚鑲嵌的牆面,貼著幾張精美的圖畫,註定又要多了一道完美的人形印記。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張輕瞳和張輕舞姐妹兩人目瞪口呆,看著那鑲嵌在牆上掙扎的洛恬靜,眼中完全是震驚之色,兩張小嘴再也無法合攏!

這得有多麼大的力氣才能做到?白斬天還是那個白斬天嗎?

自從她們認識白斬天以來,白斬天表現出來的就是一副陽光般的男孩形象,絕對沒有所謂的暴力。

可是眼前的這一幕,又豈是暴力兩個字可以形容的?

還有那個女孩,雖然被嵌在牆上去了,但似乎無恙,這又是什麼道理?電視劇里的特種兵都沒有那麼厲害,恐怕只有那些武俠小說中的人物才能夠如此吧?

「啊….我要殺了你!」洛恬靜掙扎著,發出驚天怒吼。

我家養了一隻小惡魔 奇恥大辱啊,有生以來誰敢對她這樣?

身為五百年前第一高手遁世老人的關門弟子,本身實力又是超強,就算是遇上了當今世上的絕頂高手,比如銀魂之流,就算打不過,那也可以不放在眼裡。

沒辦法,誰讓師父輩分太高呢?當今天下,要數輩分之高,恐怕非遁世老人莫屬吧!

只有這個該死的白斬天,竟然敢這麼對待自己,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這個仇一定要報。

「啪!」

洛恬靜從牆上掙脫了出來,一個不小心,摔在了地上,摔了個標準的狗啃泥。

「噗嗤!」

姐妹兩人沒有忍住,一下子笑出聲來,隨即急忙用手掩住小嘴,生怕得罪了洛恬靜。

這是神仙在打架啊,她們姐妹兩人只是凡人,惹不起的!

「哈哈哈,小丫頭,這回知道天外有天了吧?看你以後還敢在老夫面前囂張不。」銀魂大笑不止。

一物剋一物,洛恬靜這刁蠻的小丫頭遇到白斬天這個怪物,註定是受虐的份。

「哎呦!」洛恬靜咬牙切齒,從地上爬了起來,感覺鼻子上黏糊糊的,伸手一摸,鮮紅一片。

「啊…姓白的,我要殺了你!」驚天的咆哮,驚醒了太多的人,只差沒有把房頂給掀翻。

白斬天無視洛恬靜的咆哮,淡淡的說道:「這次只是給你一點教訓,若有下次,我廢了你的修為,沒有了修為,我看你還拿什麼來囂張?」

「你…..!」洛恬靜氣急,可終究還是閉嘴了,一臉的委屈之色。

她想報仇,可就憑白斬天剛才的那一下,洛恬靜就知道自己絕對不是白斬天的對手。

不過,對手越強,洛恬靜越是興奮,不甘的揮了揮拳頭道:「你不要得意,我一定會打敗你的。」

白斬天懶得理她,對姐妹兩人說道;「這幾天她就留在你們這裡,負責保護你們的安全,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嗯,謝謝白大哥。」張輕瞳點點頭。

「白大哥,那你呢?」張輕舞問道。

「我上班啊,還得吃飯不是。」白斬天笑道。

白斬天還有一句話沒有說,有人竟然利用他來送奪命快遞,這簡直豈有此理,他去上班,看看能不能把那個人給找出來。

「哦,那你小心點。」張輕舞擔心的說道。

「呵呵,你們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白斬天心中升起一抹感動,笑著說道。

銀魂也說道:「你們就放心吧,那什麼惡鬼,如果敢去找白先生的麻煩,那是自己找死。」

雖然不知道銀魂有多厲害,但銀魂仙風道骨的外貌無疑更讓人信服,他都這樣說了,姐妹兩人也就放下心來。

「我走了,白先生保重。」銀魂打了聲招呼,出門而去。

這是白斬天交給他的第一個任務,一定要認真的去做,不但要做,而且還要做的完美。

「嗯,你自己也小心一些,凡事不可強求,儘力就好。」白斬天囑咐。

薄少溺寵小情人 他不是很擔心,銀魂身經百戰,就算不敵,也會照顧好自己。

白斬天擔心的是那幕後的主使者,照銀魂所說,已經有許多人接到奪命快遞了,想來接下來還會有更多的人收到奪命快遞,如果不及時阻止,恐怕還不知道有多少人遭殃呢。

不過這些事情暫時還輪不到他插手,銀魂會處理好的。

本來今天已經請假了,不過銀魂他們既然已經到來,洛恬靜這丫頭雖然刁蠻了一些,但實力還是很不錯的,張輕瞳姐妹兩人的安全應該沒有問題。

既然是這樣,白斬天也不再休假,開著他的三輪車去上班。

來到公司,原本很忙碌的公司今天很冷清,只有一個前台小妹在無聊的發獃,臉上甚至帶著些許的驚恐。

「嗨,美女,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啊?其他人呢?」白斬天敲了敲桌子,問道。

他有些奇怪,往日里這個時候應該很忙碌才對啊,怎麼會沒有人呢?他們都去哪裡了?莫非出事了?

「啊!」前台小妹一聲驚呼,被驚醒了,嚇了一大跳。

「怎麼了?」白斬天很奇怪。

我有那麼可怕?

「你是鬼啊,走路都沒聲音。嚇死人了你。」

「呵呵,對不起啊,我下次注意。」白斬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還想下次啊?」前台小妹白了白斬天一眼。

前台小妹也沒有真正責怪白斬天,無奈的嘆道:「其他人都被警察帶走了,現在這裡只有我一個人在。」

「這是為什麼?」白斬天問道。

「你沒看新聞嗎?昨天很多人都收到了神秘快遞,已經有許多人瘋了,聽說還有人死了,這件事鬧得很大,聽說就連省裡面都驚動了。」

「那和我們這裡有什麼關係?」白斬天還是不太明白。

「有什麼關係?關係大了去了。」前台小妹的臉變得蒼白起來,說道:「因為所有的快遞都是我們公司送出去的,我估計啊,要不了多久,就有警察來找你了。」

正說著,門外真的走進來了兩個警察,看見白斬天,二話不說就抓住了白斬天的手臂,說道:「你涉嫌犯罪,跟我們走一趟。」

白斬天沒有掙扎,而是問道:「證據呢?」

什麼都沒問進來就抓人,有這麼辦事的?白斬天心裡一百個不爽!

「有什麼話等到了警察局再說吧。」一個警察說道。

「我要是不去呢?」白斬天冷哼。

「由不得你。」

「好吧。我跟你們走。」白斬天想了想,也沒有爭辯,任由兩個警察把自己拷上,帶上了警車。

去警察局看看也好,警察畢竟是專業的,如果他們真的能破了這個案子,也省的自己動手了。 警車上,兩個警察並不友善,態度極其惡劣,視白斬天如他們的仇人一般。這讓白斬天很是不解,好端端的,自己又沒有招惹他們兩人,反而是他們兩人一開始就對自己惡言相向,怎麼反倒好像是自己欠了他們幾百萬似的?

這不正常,難道說如今的警察都這樣子?高高在上,無視平民百姓?

「小子,老實點,進了警察局,有你好看!」一個警察冷冷的說道。

「我欠了你們的錢?」白斬天沒有在意警察的態度,好奇的問道。

進了警察局,又能把自己怎麼樣呢?我白斬天如果想要走,這天地間又有幾人可以攔住自己?

別說小小的警察局了,就是炎黃國特別行動處的總部,也不可能攔得住自己,沒見銀魂那老頭都在幫自己幹活嗎?

當然,這些事情兩個警察並不清楚,如果知道了,估計也就不敢這麼對待白斬天了。

開什麼玩笑?一個小警察又如何能與銀魂那等人物相比較呢?

「你涉嫌擾亂社會秩序,涉嫌謀殺,識相的,就老實交代,或許我們會看在你主動承認錯誤的份上對你網開一面。」一個警察說道。

「哦,罪名還挺多的嘛,證據呢?」白斬天微笑道。

「哼,證據,等到了警察局你就知道了。」

「是嗎?那我倒有些期待你們能夠拿出什麼樣的證據證明我有罪的。」

警車呼嘯著駛進了警察局,白斬天被帶到了一間審訊室,先是把他晾在那裡一個小時,接著又進來三個警察,兩個男人一個女人。

不得不說,那個女警察還真是漂亮,一身制服襯托著美好的身段,凹凸有致,就算比起那選美冠軍來說都不逞多讓,美中不足的是太冷了,一張俏臉布滿了寒霜,就像是誰欠了她幾百萬沒還似的。

白斬天有些納悶,這些警察都是怎麼了?為什麼都綳著一張臉?就像自己欠了他們錢似的,自己根本就不認識他們啊?

就算是因為他送出去了奪命快遞,也不至於如此吧?送快遞那隻不過是自己的工作而已,又不管包裹里是什麼東西。

「啪!」

女警一拍桌子,就這麼站著,俯視著白斬天,一雙大眼睛瞪著很圓,彷彿有火焰在跳動。

兩個男警察都嚇了一跳,對視一眼,戰戰兢兢的坐在女警的兩旁,不敢有絲毫動作。

看起來這美麗女警的威力還是蠻大的,最起碼鎮住了她的兩個同事。

「姓名!」冰冷的聲音,沒有絲毫的感情。

「白斬天。」白斬天沒有在意,他現在只是一名合法的公民,有義務回答警察的問題不是。

「性別。」 重生之漣漪 女警又問。

Prev Post
……
Next Post
在他看來,楊風剛才的表現確實是比較強悍,但是,和紫林比起來應該差距是很大的。這樣的話,如果和紫林作對的話,那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如果要是楊風也成長起來,那時候就另當別論了,但是現在,最後忍著點。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